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七节 激荡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七节 激荡

  予鸿不为人察觉的皱了皱眉,赵国栋的入围究竟是蒋图还是章天放个人的观点?之前和章天放意向性的探讨人选时似乎并没有考虑赵国栋才是。

  “老蒋,说说你的看法。”

  “徐振平我比较了解,人踏实可靠,但是我觉得这位同志也许是在机关呆的时间太久的缘故,我总觉得他开拓进取的精神不足,缺乏一种敢打敢冲的闯劲儿,我们宁陵开发区可不能与安都甚至建阳和绵州这些地方相比,人家基础条件好,起点高,加上地理位置也优于我们,所以我们宁陵开发区要想实现快速的跨越式追赶,那这个主事者就得有冲劲有闯劲,但是又得收放自如沉稳有度,徐振平恐怕还欠缺了一点。”

  “嗯,老蒋的看法和我差不多,徐振平我看更适合在条条上工作,前期筹建开发区他劳苦功高,但是建成真正投入到招商引资这个正常工作程序中来之后,他反而显得有些跟不上趟了。”祁予鸿也赞同蒋蕴华意见。

  “至于李泽海和赵国栋,两个人我觉得都不错,李泽海原来在曹集县里也分管过一段时间工业,现在又在计经委磨合了一下,我想应该可以胜任,赵国栋也不错,花林县这一两年里经济发展势头很猛,增速一直保持全市前列,也是一个搞经济的人才,不过他才担任花林县长一年不到,现在调整合适不合适,还要请祁书记斟酌。”蒋蕴华以退为进。

  章天放有些惊讶,当初他和蒋蕴华商谈开发区管委会人选时候,他提出了赵国栋,蒋蕴华也表示赞同,现在听蒋蕴华语气,态度似乎又有些变化,难道是他觉得祁予鸿不会同意赵国栋到开发区?

  章天放一直觉得开发区掌舵最佳人选应该是赵国栋,赵国栋人虽然年轻了一些,但是脑瓜子灵,路子广,思想观念也相当超前,而且干事儿也有一股子魄力,敢冲敢闯,比起外强中干地梅英华来要强得多。

  只是他作为组织部长自然也要揣摩上意,李泽海与祁予鸿走得很近,而且前段时间也专门邀请组织部一帮子人聚了一聚,言外之意也很明显,看起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这个位置,他也不得不掂量其中轻重,所以他才会提出赵国栋征求蒋蕴华意见,蒋蕴华不赞同,他自然也就不会再去白费力,而蒋蕴华支持,他倒是有信心和蒋蕴华一起说服祁予鸿让赵国栋到开发区扛旗。

  但现在蒋蕴华却在临门一脚时打了退堂鼓,这倒是让他不好再继续进言,他也知道赵国栋和蒋蕴华关系似乎也不错,但是究竟是一般化的不错还是相当密切他暂时还不能确定,这种情况下,蒋蕴华既然态度模糊,他也就得稳下来观察一下。

  “赵国栋的确是棵好苗子,我看花林今年经济增幅和财税增幅都要名列全市第一,不过老蒋也说得对,花林眼下旧城改造正进入关键时期,而一旦桂溪大桥建好,他们的河东新区建设只怕又要掀起一个**,而从去年到今年,花林班子调整过于频繁,不太适宜在作大的调整,真要把赵国栋调走,只怕罗大海要跳脚骂娘的。”祁予鸿笑了一笑,“何况花林经济的迅猛发展也相当于为其他几个经济弱县树立了一个榜样,花林县能旧貌换新颜,你苍化县、丰亭县为什么就停滞不前,你奎阳县、土城县为什么就一成不变?”

  祁予鸿似乎有些跑题。但是蒋蕴华和章天放却知道这位祁书记可是思路明晰得很。这番话也就是在为日后地干部调整方向定调子。

  “老蒋。天放。你们虽然没有分管经济工作。但是作为组工干部。更应该要学会审时度势。了解国家中央和省里边地精神意图。经济工作是一切工作中地重中之重。怎样加快发展。是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探索寻找新路子。发展经济也是每一级党委政府地头等大事。而组工部门在选拔干部地时候也要有所择重。要善于将那些会搞经济工作、能搞经济工作尤其是经济工作上实绩突出地干部选拔出来。列为后备干部地首选。在干部提拔上要第一优先考虑。尽可能让他们到最适合他们地岗位上去发挥能力和作用。”

  祁予鸿地一番话看来也是有所值。蒋蕴华琢磨着其中味道。今年以来丰亭和土城两县经济发展缓慢。而且班子也不团结。祁予鸿对此很是有些意见。这话语虽然一下子拉进来四个县。但是蒋蕴华确能感觉到祁予鸿现在手腕也是越来越强硬。流露出来调整县一级班子地意图也越发明显。

  “我看李泽海在曹集分管经济工作时成绩也相当突出。又在计经委干了这么长时间。也算是高上低下都磨合过了。应该能够胜任开发区管委会这个位置。我地意见就定李泽海吧。”祁予鸿一锤定音:“至于赵国栋。让他好生在花林给我作出一番成绩来。我倒是真希望他能够把花林给我打造成为一块宁陵地名片。你们组工部门也要下去多做一些调研。为什么花林经

  展这么快。赵国栋固然有很大关系。但是也离不开力。花林能够形成一个发展经济地良好氛围我看和县委县府整顿作风和干部选拔任用上有很大关系。希望你们也要对此作能够拿出一些经验来。”

  “高,实在是高!”赵国栋背着双手看着安都市区主干道上张贴着的巨型广告画,一对靓丽的青年男女手持沧浪之水矿泉水正在仰视着一座沉浸在光芒万丈地舞台中,光芒中一个巨大的问号,下边几个醒目的黑体字。

  “魅力之夜,惊爆宁陵!巨星一出,花海林潮!”

  “WHO?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还是黎明?四大天王谁能称孤道寡?张雨生与齐秦,谁才是台湾歌坛真命天子?毛宁和杨钰莹,李春波,老狼,田震,还是刘欢,谁将引领大陆96风骚?”

  其中“花”和“林”两个字尤其巨大,彰显花林特殊地位,一个个炽热地字,更是将已经有了些许凉意的安都热度似乎都提升了几度。

  “哥,你在说啥?”推门进来地赵德山俨然一副冷峻一族,铁灰色的风衣加上时尚地墨镜,外加腋下的路易威登皮包,委实有些成功人士地味道。

  “我在说咱们宁陵市里的领导实在是高,就这么一招就把一切不稳定因素都消除在萌芽状态了,我还真不知道一场商业演出竟然会有如此大的魔力。”赵国栋摇摇头,“连安都都被搅得燥动起来,看来追星族不算少啊。”

  “哥,你说得轻巧,这场演唱会,咱们又得多出不少钱,陶宗汉那个老狐狸,他倒是打得好算盘,替他的旅游景区宣传打光告,却要咱们出大头。”赵德山呲牙咧嘴地道:“哥,你答应他干啥,他的旅游区日后还得靠你们政府支持,敢不听招呼?你又没有沾他啥好处,怕啥?理直气壮的要求他支持政府工作不就行了?”

  “你懂啥?都要这样,谁还上我们花林来投资兴业?这不是坏我们花林县委县政府地口碑么?”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得了,德山你就别给我在这里胡唧唧了,这事儿我作的主,不过公司里运作得不错,还能借助这个机会重新搞了这些策划宣传,也算是出了钱也稍稍沾点光吧。”

  “嘿嘿,哥,我不过是说说罢了,可没有别的意思。”赵德山连忙解释道。

  赵家三兄弟已经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赵国栋也是很想念自己两个弟弟,所以才会借这个机会来到安都。

  “大哥,我正好有事儿要和你商量。”赵长川手中拿着一叠资料,“安都市里地十几家信用社正在进行最后的整合,据说年底就要完成资源整合正式更名为安都商业银行,我到省工商联开会,一些商界的朋友问我愿不愿意参股安都商业银行,喏,这是安都商业银行筹备的资料。

  ”

  “噢?”赵国栋怔了一怔,这可真是巧了,丰越人他们几个正在谈论宁波商业银行的参股事宜,自己还在琢磨着沧浪集团是不是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正好进入金融行业,这安都商业银行又要挂牌了,“你怎么考虑的?”

  “安都商业银行还没有挂牌,但是那十多家信用社听说经营状况都不怎么好,我有些犹豫,但是哥你说过,中国最稳赚不赔地行业就是垄断行业,而银行业却是最为垄断的,所以我就有些动心。”

  赵国栋没有看那叠资料,只是淡淡地道:“我个人观点倾向于赞同,能参股金融机构,那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对于企业日后地发展帮助不可限量。另外我也听说宁波商业银行似乎也要挂牌了,那边政府也在邀请企业参股,老丰和老贺他们还有花哥他们几个都在讨论这件事情,我觉得你可以让瞿韵蓝和他们聊聊,看看有没有机会,我觉得宁波商业银行也应该不差。”

  “哦?这么巧?”赵长川怔了一怔,“只是我们沧浪集团在浙江那边没有啥根基,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

  “不一定,沧浪集团现在在全国都算是知名企业,尤其是在矿泉水行业更是龙头,我相信地方政府在选择参股单位时也希望能够有知名企业入股,那样对于这种新建金融机构提升知名度以及日后开拓业务都有相当好处,尤其是像沧浪集团这种现金流丰沛的企业更是他们欢迎对象才是,只是安都这边如果也要邀请沧浪集团,你倒是需要好生平衡一下,只是这种参股金融机构地机会绝对不能放过,只要资金允许,都要尽可能的满足。”

  赵国栋深知入股这些城市商业银行的好处,沧浪集团虽然不会像日后那些所谓股市上地这个系那个系入主金融机构之后那样呼风唤雨,也无意多元化发展,但是像这种入股金融机构的好事情却不能坐视,像沧浪集团已经在计划要准备在几年内上市,那么这种优质资产掌握在手中无疑有

  后上市时的影响,而且像这种金融机构股权随着经~显得越发稀缺,现在或许感觉不出来,但是越到后面,你就会越来越感觉到这种资产增值的巨大,而且其带来的影响力也是难以想象的。

  “哥,资金倒是不存在问题,咱们沧浪今年地效益更胜去年,尤其是东北和华北市场上的爆发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长白天池圣水已经成功进入了人民大会堂和中央各部委列为接待用的高级饮用水,其在我们沧浪产品中的利润比例正在急剧上升,我估计今年天池圣水在咱们沧浪产品利润中比例能占到百分之五,明年就能达到百分之十到十五!”赵长川相当自豪这个独创的长白天池圣水高端子品牌,这也是他自己决定要从沧浪之水品牌中**打造地。

  “今年仅旺季六个月我们的产值就已经突破了九个亿,估计全年突破十亿没有问题,毛利润可以突破二点六亿,大大超出我们年初预计的一点八个亿,除去我们在东北新增一条生产线和在新疆地新投资,估计纯利润至少可以达到二点二亿以上。”

  “嗯,大量的现金留在手上也并非好事,适当进行投资也有助于优化企业结构,尤其是参股金融机构,更是划算。”赵国栋点点头,“该贷款融资还是的贷款融资,但是该投资的也不能手软手短,长川,这事儿你得好好安排,宁波商业银行这边我觉得恐怕日后经济活力会更强,有助于沧浪日后在江浙一带拓展市场,你可以通过这一次旅游开发公司举办地这一次活动与老贺他们接触一下,他们在浙江那边有相当人脉,透过他向宁波地方政府表示愿意参股的意愿。”

  “好,我先让瞿韵蓝和对方接洽,听说他们几位近期也都要到安都来,到时候和他们见见面谈一谈。”赵长川见自己兄长这么重视这件事情,也慎重起来,然后又沉吟了一下才道:“哥,还有一件事情,我也得征求你的意见,现在公司发展很快,而且业务也已经遍及全国,公司总部设在宾州已经有些不合适了,我和德山以及公司其他高管都商量过了,打算将公司总部搬到北京或者上海,所以先来征求你的意见。”

  赵国栋见长川欲言又止的模样和赵德山脸色有些紧张的表情就知道两兄弟肯定有啥重要事情要和自己商量,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快两兄弟就要考虑公司总部迁址,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必经之路,只是没有想到来得这样快。

  “迁址?”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沧浪之水长大了,已经不是自己最初草创那个时代了,产值破十亿,现在桶装水市场也开始在安原、四川以及湖南、湖北推开,估计明年就要全面铺开,高端品牌天池圣水地推出和畅销的确让赵国栋也感到惊讶,赵长川地突破让赵国栋同时感到一阵欣慰,终于还是长大了可以**的去干他自己想干地事情了。

  “嗯,哥,我们琢磨过,像公司局限于宾州一隅不利于公司继续成长壮大,尤其是在东北基地和安徽基地的产能都已经超越了宾州这边基地以及销售市场地大范围铺开之后,这种趋势就更明显了。我的想法并不仅仅局限于国内,国外市场我们也在考虑,比如俄罗斯和越南,另外我也在考虑多元化的问题,比如说制药行业我觉得其中发展前景很广阔,就像哥你说的,要想做大做强,就永远不能止步,现在水业市场的竞争也日趋激烈,娃哈哈和乐百氏发展也很快,在市场份额的争夺上也是越来越火爆,由于我们没有推出纯净水,所以在总体上,他们并不比我们差太多。这份危机感随时压在我头上,让我不敢有丝毫疏忽懈怠啊。”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自己还在为沧浪之水的下一步发展绞尽脑汁时,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弟的思路早已经跳出了传统束缚,多元化这柄双刃剑最终还是成为了沧浪的选择,只不过他也得承认赵长川的嗅觉已经超乎寻常了,至少制药业这一块在日后十多年中一直是一块利润丰厚但是却有饱受诟病的行业。

  “哥,你怎么了?”见赵国栋似乎有些神志恍惚,赵长川和赵德山都有忐忑不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二人的这一番自作主张让兄长有些不悦。

  “没啥,嗯,应该说我很高兴,真的,长川,德山,你们俩就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干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专业化和多元化不是绝对矛盾的,在处理专业化和多元化问题上要慎重,另外保持现金流相当重要,另外就是在人才选拔培养机制上,要学会内引外联,既要注重从企业内部自身培养,也要考虑从外部引进优秀人才,其他我都没什么说的了,一切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干吧。”赵国栋安详的道,内心却是如怒海兴波一般翻腾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