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八节 开导

第六卷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八十八节 开导


  到吃饭时后,赵国栋都显得有些心绪不宁,而蒋来的电话似乎加重了赵国栋的心事。

  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这个位置明显要比花林县县长这个位置更令人瞩目,而赵国栋自信自己在开发区管委会这个位置上必定可以作出更大的成绩,但是蒋蕴华却告诉他蒋蕴华帮他掐断了去开发区管委会当主任的可能性。

  原因很简单,一是祁予鸿更属意李泽海,二是祁予鸿仍然坚持管委会工委书记由市领导来兼任,这相当于卡断了管委会主任想要借机上位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蒋蕴华认为既然赵国栋到了开发区管委会不能担任一把手,更重要的是又不能获得祁予鸿的完全认同,那还不如在花林踏踏实实干,明年年底罗大海年龄到站,顺理成章的接任县委书记一职,这样既可以保持花林经济发展政策的延续性,也可以让赵国栋放开手脚的大干一番。

  赵国栋也知道蒋蕴华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开发区管委会甫经大难,这个时候正是百废待兴,而花林这边已经步入了良性发展的正规,尤其是目前旧城改造和桂溪大桥建设全面铺开,正是要出成绩的时候,而桂溪大桥一旦修通,整个河东新区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这一点赵国栋坚信无疑。

  不过这一细节似乎让赵国栋本来就有些怔忡的心情变得更加不稳,弟弟们的成长起来让赵国栋鲜有的产生了一种失落感,尤其是赵长川表示在宾州的公司基地除了保留那一幢具有代表意义的建筑物外,其他准备出让的地块都已经水涨船高,价值不菲,而且公司居然已经和宾州方面沟通好了,这让赵国栋对赵长川和赵德山地人际关系协调能力也有一点吴下阿蒙的感觉。

  沧浪集团这种有点类似于倒卖土地的手法,居然能得到宾州方面同意,而且还是在明确公司总部将迁离的时候,这就不能不耐人寻味了,赵国栋不想过问赵德山和宾州那边有什么猫腻,现在的宾州市委书记孙义夫和赵德山之间似乎已经是一种远远超过地方领导和企业老板之间的关系,拿赵德山的话来说,他一个电话就能招来宾州市的副市长,不管他在干什么。

  长大了就要学会自己用脑袋思考问题,成年了也一样要学会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这是赵国栋给赵德山地提醒。

  一直到晚间赵国栋和杨天培、乔辉、许明远一起吃饭时,赵国栋心情才算是有所改善,不过杨天培的一番关于成长的话还是让赵国栋颇为动容。

  成长极有可能是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也有可能是在无数摸爬滚打中,但是总归要走向成熟,不需要对这一切变化感到惧怕和担心,任何人成长成熟其实都和这个世界的变化一样自然而然。

  梅江明珠第二期刚刚开建就受到了热烈追捧,有了第一期的炫耀登场,第二期就只能用招摇过市来形容了,连杨天培和乔辉都惊讶于先富起来的这一部分人绝对数量竟然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一期欧式独栋二期地中式古典庭院别墅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与此同时兰溪河畔地两块地皮都分别组建了项目部。原财政局和财干校地块立项“兰溪御苑”。以纯多层外加欧式大花园地绿化景区为主。交通局地块则立项“溪畔逸景”。以小高层和中式小桥流水景致为主打。双箭齐发。安都房地产市场上狂飙顿起。虽然两个项目盘子都不算大。但是一个刚刚踏入房地产市场地新军。就敢接二连三地出手。几乎是连喘息时间都没有。就一连推出了四个项目。几乎是以雷霆万钧地气势呼啸而来。

  “行了。培哥。辉哥。记住一句话。资本规模、现代管理外加土地储备。综合起来就是一个成功房地产企业。其实能占有其间两项。已经相当不容易了。若是三者皆全。那就是地产王者了。”赵国栋一边抿着香槟。一边微笑着道:“现在天孚地产地开局很好。走高端路线成功地吸引了人们地眼球。但是随后怎么做。还得看明远你怎么运作了。资本运作和土地储备是房地产公司地两大要素。如何有机结合运用起来。那就要靠现代管理。明远资本和土地不需要你操心。有培哥和辉哥。剩下地就靠你了。”

  “国栋。现在瞰湖大道还不成气候。但是市里边推销十分热心。希望我们能够在那边接手几块地块。我还是有些担心那边缺乏人气。砸在手里资金流压力太大。”杨天培拈了一筷子鹿肉。小口抿了一口白酒。

  “有多大?”赵国栋随口问道。

  “大小不等。也可以联成一片

  有三四百亩地一块地。小地也有五六十亩一块。大总有十来块。可以选择。”乔辉也插话道。他现在在公司里也不负责什么。主要就是协助杨天培接工程寻找合适地地块。

  “我的判断房地产市场会在98年末开始升温,瞰湖大道人气会随着市政设地逐渐完善而起来,如果能够拿下一些地块增加土地储备,自然是好事,只是需要综合评估资金流和土地储备的合理搭配,这一两年房地产市场还没有真正起来,但是一旦市场启动,你想要便宜拿地,那又不太可能了。”赵国栋斟酌了一下,笑了一笑,“培哥辉哥,若是我是你们,那我一方面要开拓业务,另一方面也要不顾一切拿地,资金不足那就尽可能地从金融部门想法,辉哥,在这方面还得靠你多给培哥撑起,以取得政府工程标的为抵押,我觉得应该可以从银行获得认同。”

  “听你小子的口气,倒是像与你无关似的。”乔辉只是笑了一笑,也多说,具体操作他自然毋须谁来指点,他更想借重的是赵国栋的眼光,对房地产市场的前景的判断,海南泡沫能够躲过,那就全靠赵国栋的犀利目光,而这一次,他也一样需要赵国栋来点拨迷津。

  许明远只是隐隐约约知晓其中的奥秘,他也无意去弄清楚,站在什么位置上干什么事儿,他很清楚,他也知道自己适合干什么,能干什么,房地产行业其实也并不像赵国栋所说的那么简单,资本规模和土地储备两个因素说起来容易,能够摆弄好其中一个已经堪称人才了,自己并不擅长这二者,而管理策划才是自己的强项。

  赵国栋轻轻撑起身体,看了一眼已经入睡的瞿韵白,斜靠在床头,默默地思索着。

  今天的一连串事情让他感触良多,沧浪集团的壮大伴随着赵长川赵德山他们的成长,不知不觉间已经成长成为一个全国知名的龙头企业,而赵长川也已经有了他自己的想法和规划,而天孚集团同样如此,几个项目一下来,就算是在安都房地产界算是站稳脚跟了,而且赵国栋也相信有了乔辉和许明远的加盟,杨天培可以有更多精力来考虑企业长远规划,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升温,天孚集团的崛起也是指日可待。

  这一切相比于自己引以为傲的仕途官场,让赵国栋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失落,如果不是自己下定决心要在仕途上干出一番事业来,无论是在沧浪集团还是天孚集团,赵国栋相信引领风骚者绝对属于自己,而这一切都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发生了变化。

  想到这儿赵国栋就禁不住摇摇头,就在自己为引进好一个千万投资的企业而欣喜得欢呼雀跃时,沧浪集团的销售收入早已经不声不响的越过了十亿,这看起来似乎多么荒谬,却又的的确确发生在自己身畔。

  “怎么了?”瞿韵白终于睁开有些朦胧的睡眼体贴的问道。

  “没什么,有些感触而已。”赵国栋爱怜的抚弄了一下瞿韵白散乱的发丝。

  “发生什么事了?”瞿韵白一听睡意顿消。

  赵国栋笑着把自己的今天所见所闻和内心的情绪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

  瞿韵白将自己身体紧紧贴在赵国栋身畔,静静的倾听着,一直到赵国栋倾诉完毕。

  “国栋,你为什么会觉得失落?是因为你觉得他们掌握了更多的财富,还是觉得他们创造了更多的价值?亦或是对社会作出了更多的贡献?”瞿韵白想了一想之后问道。

  赵国栋怔了一怔之后,想了一想,最后摇摇头。

  “都不是,对不对?我觉得一个人选择自己的道路不需要和别人相比较,而只需要在乎自己是不是干了自己内心想要干的事情,花林县在在你的努力工作下如果取得了长足的变化,老百姓生活的改善由你一份功劳,城市建设变化有你的辛勤努力,县里经济实力得到了大大提升,你的自我实现**得到了满足,我想这才是你需要的。”

  “至于说财富,就像你说的那样,当钱超过一定数量之后,那就只是一个数字符号而已,我想你不至于为了一个个数字符号而黯然神伤吧?何况他们现在取得的这一切难道说就没有你的一份功劳?”

  瞿韵白语气恬淡,充满哲理性的言语让赵国栋心怀顿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赵国栋再没有其他言语,双手下滑入被中,千言万语化为一句话:“人生得意须尽欢,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