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节 三赢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节 三赢


  国栋不软不硬的一番话让李鼎南也有些捉摸不透,要绝了和谈的可能,好像也不是,尤其是最后几句话,分明又留有余地,似乎在暗示什么,要说应允了,也像是没有明确说法,云山雾罩的这么一出话,似乎也给人留了一点挂想。

  花林县财政增长势头相当猛,这个县里两大支柱项目——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的肉制品加工厂正式投产有很大关系,第三季度的工业产值增幅远高于其他县一大截,连带着税收增幅也是猛升,连麦家辉和李鼎南自己也要承认赵国栋这个家伙提前一步打造牧草基地作为基础吸引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的跳板的确是相当精妙而又富有远见的一着,而且将安原大学农学院的科研基地和教学实验基地项目也拉到了花林,直接促进了这个牧草基地的快速发展,正是这个牧草基地的雏形成形才吸引了大华和三叶两家业内龙头企业选择在安原落户第一站选在了花林,而现在一连串的动作已经开始显现出威力。

  据李鼎南所知几个开发区正在竭力拉拢的制革项目都是闻风而来,而这个风就是花林县两个肉制品企业每年宰杀数万头牛羊的副产品——皮子,牛皮和羊皮,现在国内生皮严重缺货,每年都不得不从国外大量进口,但是僧多粥少,沿海地区可以利用便捷交通进口,而内陆地区企业却只能在本地区打主意了。

  几家制革企业都有意在花林投资建厂,但是占据先机的开发区却抢先截糊,拉住了几家企业,希望他们能落户开发区,这一点花林县似乎还没有发觉,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会作何反应?

  李鼎南想得有些走神,财政局其他几个人自然不清楚李局长和赵县长之间的隐语交锋,也和其他一干陪客们吃得不亦乐乎。

  倒是李鼎南很快回过神来来,也再没有多余话语,让其他人都颇为惊奇。

  要说这位李局长即便是在其他县委书记县长面前也是相当托大的,资历浅一点的县长县委书记在他面前被他半真半假地调侃两句还只能一笑置之或者陪着笑脸打哈哈敷衍过去,可在花林这一遭这位全市财神爷却有点放不开手脚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赵国栋很主动地邀请李局长到花林宾馆的茶楼上坐一坐,李鼎南和很配合的接受了邀请。

  其他一干人自然也知道这种下来检查意味着什么,吃喝玩乐拿,该得的好处一样少不了,花林的土特产早已塞满了汽车后备箱,玩牌时抽屉里五百元地垫底钱也早已经放好,这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儿谁都乐意,自然也没有人在注意赵县长和李局长有啥知心话要说。

  “李局长,明人不说暗话,我也不想在您面前打马虎眼。

  不是我不想支持宏林公司。这么多领导关心我们花林发展。我当然感同身受。但是李局。您也知道花林财政太薄弱了。现在财政收入光靠税收没有三五年根本拿不起来。嘿嘿。三五年。我在哪儿都不知道。唯一地办法就是土地变现。若是把电影院、邮电大楼、新华书店还有图书馆这些公益性建筑物都放在老城区。那怎么提升花林河东新区地人气?没有人气。这地价怎么起来得了?地价起来不了。就算是地能卖掉。咱县里财政腰包也是瘪地。我这个县长干啥事一样是捉衿见肘啊。”赵国栋笑吟吟地道。

  宏林公司无和泰华建筑公司结成了同盟。这也正常。没有麦家辉。他李鼎南也在财政局长这个位置坐不稳。为了这个财政局长位置。麦家辉甚至不惜对祁予鸿在其他方面作出巨大让步。当然李鼎南这个家伙也是老奸巨滑。把祁予鸿也能侍弄得找不到合适地借口。

  “赵县长。可是当初与宏林公司签订地这个协议你们县政府也是占了很大便宜啊。名义上合作。可是县里一分钱不出。全市宏林公司垫资。所有风险都有宏林公司来承担。现在你们县里再来这一手。未免太不仗义吧?”李鼎南盯着眼前这个笑意盈面地家伙。耐着性子道。

  “李局。话不能这么说。签协议那都是你情我愿地事儿。县里并没有强迫宏林公司接下这单生意。就像是宏林公司也说过是看好我们花林日后地发展前景。不贪图眼前短期利益。嘿嘿。生意人什么生意都作。就是不作折本生意。您说是不是?”赵国栋不为所动。

  “可是县里若是把这些单位都迁到不可避免地就会对宏林公司运作地旧城改造收益造成巨大冲击。现在已经是花林旧城改造地关键阶段。县里也愿意见到对于花林县来说地第一号工程搁浅吧?那对罗书记和赵县长来说可都是一个不太好地消息吧?”李鼎南借助酒意半真半假地道。

  “呵呵。李局。搁浅这事儿从何说起?若是他宏林公司真敢冒违约风险。县里边倒是不介意耽搁一下另寻合作伙伴

  过造成地损失他宏林公司可就有点吃不消啊。”赵隼,凌厉生锋。

  李鼎南也没有料到对方语气如此强硬,脸子也有些搁不下,脸色微微一沉,“赵县长,你还年轻,前程远大,没有必要意气用事,这样两败俱伤的事情我想市里边也不愿意见到,逼人走绝路地事情最好不要走得这样远,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心平气和的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让大家都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呵呵,李局,您说哪儿去了,我相信宏林公司一帮领导也不是酒囊饭袋,会掂量其中利害得失,何况这件事情本来也是他们宏林公司自作多情!他们凭什么就认定电影院和邮电大楼就就应该修在桂溪大道上?凭什么觉得图书馆和艺术中心就要规划在指定区域?笑话,他们要能作这个主,还要我这个县长干什么?让他们当花林现这个家好了!”赵国栋装出一副愤怒模样,“县里的规划那也是积聚集体智慧的考虑,不是哪个人随便张口就可以调整的!如果市建委真觉得他们可以代替花林县一切作主,那好,我们花林县北边也还需要建设一座桥,南边的老区一样需要改造,只要他们愿意承担,花林县一切规划就由他们说了算!”

  李鼎南这个时候似乎才回过味来,难怪赵国栋脾气颇大,原来是宏林公司找了市建委来协调,没想到市建委这帮子家伙干点事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赵国栋这个顺毛捋地家伙给惹恼了,不过听赵国栋话语中的意思,似乎也并不是没有回旋余地。

  “赵县长,市里边只是指导协调,对于县里具体工作并没有决定权,恐怕是有些误会了。”李鼎南吸了一口气,“我听说县里河东新区也主要是以行政办公区和居住区为主,靠南也主要是工业发展区,似乎并没有商业规划,这么说像电影院、邮电大楼这些单位如果迁移到河东新区似乎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吧?”

  赵国栋心中一凛,看来这帮家伙也一样觉察到了这一点,自己地虚晃一枪看来并不能完全瞒过对方,不过作戏就要作到位,否则咋能勾人上钩?

  “李局,我也不瞒您,咱们县里的行政办工区都要逐步迁移到河东,而且桂溪大桥一旦建成,咱们县里边各个行政部门的家属住宿楼也要开始建设,这一大摊子建设铺开,日后各部门居住都在那边,县里边的意思肯定也希望有一些文娱设施规划调整到那河东那边,总不能日后大家都搬迁过去了,一到夜里黑灯瞎火的,或者就是一条空荡荡地街道,连人气都没有点吧?”赵国栋也是一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模样,“电影院、邮电大楼、图书馆、艺术中心过去也能让大家日后生活方便一些,这银行搬过去那是他们觉得跟随行政中心搬迁更合适一些,您说您站在我这个位置怎么做?”

  原来如此!这个家伙是想要收买人心,看来是为他日后要接任县委书记打基础啊,这倒简单,只要不是一门心思钻牛角顶着干那种人,李鼎南倒是心中一宽。

  “赵县长,我也挑明吧,宏林公司希望能把这些部门规划在老城区内,至于在区域上如何规划安排,都可以商量,希望县里边能够考虑他们的想法,呃,如果说你个人或者县里有什么想法,也都可以提出来,相信宏林公司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地角色。”李鼎南断然道。

  “好,李局也是快人快语,我个人没啥,只是县里希望能够加快河东新区基础设施建设,如果我们可以签订一个补充协议,宏林公司承担县里河东新区土地平整和道路建设事项,我个人将会表示感谢,其他一些规划上我个人也愿意支持宏林公司的意见。”赵国栋字斟句酌的道:“至于工程方面,我也建议就由泰华建筑公司来负责,李局你觉得怎么样?”

  李鼎南眼睛一亮,河东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量不小,哪怕只是几个街区地平整建设也是一个不小的单子,还不用说一大把市政设施建设了,若是泰华建筑公司拿下当然好得不能再好,赵国栋这个家伙倒是会做人,自己承他这个情,倒真有些不好推脱。

  赵国栋敏锐的觉察到面前此人的心态变化,也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等待。

  “赵县长,这事儿我可以去说说,不过希望县里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来考虑,其实住宅区和商业区混在一起并不合适,保持各自的**性更有利一些。”李鼎南沉吟了一下终于点头认可。

  赵国栋也是微微一笑,看来这事儿基本上成了,泰华公司能捞到一大单,李鼎南自然会不遗余力出面协调,这也算三赢吧,“那就劳烦李局了,县里一定实事求是考虑,务求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