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节 一锤子买卖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节 一锤子买卖

  公安转行出来的赵国栋自然清楚城镇户口这玩意儿~多么的诱惑人,但是很快就会随着时代的变迁从厚重变得轻薄起来,相反农村户口尤其是城郊地区的农村户口价值却会凸显,那些随着城市发展面临拆迁占地的农村户口就显得更金贵了。

  不过在现在城镇户口都还属于封闭状态的情况下,农转非仍然显得那样诱惑人,尤其是在不少企业招工条件后面都还添上一条限城镇户口,更是让人感觉到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之间就像有一条深不可测的鸿沟,而根据户籍管理规定,农村户口要想变为城镇户口更是需要相当多的特殊条件,等闲人是甭想跨越这一关的,一般说来也就只有考学、招工等才能跃出“龙门”。

  如果借助这个小城镇建设的东风让处于冰冻状态的城镇户口在花林得以解冻,那这个抢先吃螃蟹者必将赚得钵满盆肥,在赵国栋后世记忆中,即便是那些消息灵通动作敏捷的跟风者都捞得不少,但是随着城镇户口的贬值趋势日益明显,除了大城市的城镇户口还稍稍有些价值外,一般县市一级的城镇户口已经意义不大了。

  祁予鸿皱起眉头,听着罗大海和赵国栋汇报的想法,想法很新颖,但是却存在许多变数和风险,这两个家伙,一老一少,似乎都是不怕事儿的人,祁予鸿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两个家伙,罗大海是快要退二线的人,要说别人都想求稳不出事儿平稳过渡最好,可这位呢,却一门心思想要在花林搞出点名堂来。

  这一位呢,年轻有为还是胆大妄为?祁予鸿觉得还真不好评价。

  说年轻有为似乎也没错,一年多引进了这么多像模像样地企业来,工业增加值、GDP增幅、农民人均增收、财政收入增幅,估计四项最重要的经济指标花林县今年都是排名第一,连西江区都被甩在了后面,虽然在GDP总量和农民纯收入以及财政收入的绝对数量还无法和西江区、曹集县、土城县相比,但是今年花林县一举超越了苍化、丰亭、云岭三个县和新建的东江区,现在已经在与奎阳县争夺第四名的位置了。

  说胆大妄为也不为过,跳票事件的始作俑者,拦路上访事件这位也是当事人,现在又要异想天开的搞小城镇建设试点,而且直接将试点摆放在城关镇,这让祁予鸿真有些琢磨这个家伙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

  “老罗,国栋,你们的这个想法向麦市长汇报过没有?”祁予鸿思索良久才缓缓道。

  “祁书记,已经汇报过了,而且我们也向麦市长和金市长呈上了一份详细设想规划和意见,麦市长让我们将这件事情向您汇报,他的意思可能要我们先征求您的意见,最后才说得上市里边讨论。”罗大海点点头。

  “老罗,国栋,你们俩在我面前也甭给我打什么哑谜,说说你们地真实想法和意图。”祁予鸿轻轻哼了一声道。

  “嘿嘿。祁书记。明人不说暗话。您也知道咱们花林县现状。桂溪大桥虽然承蒙市里边地大力支持。但是就是剩下那点尾款也让咱们县里财政大伤元气。今年咱们县里又是赤字一大截。用钱地方实在太多了。窟窿也大。堵都堵不上。”赵国栋笑笑。坦然道:“县公安局对我们县这种已经长期脱离农业生产而且在县城有固定居所和稳定收入来源地户数进行了一个摸底调查。发现这种情况不少。大概有四五百户。接近两千人。而且根据我们了解。其中大概有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地人有意愿将农业户口转为非农业户口。以方便子女就就医以及工作生活方便。

  ”

  “鉴于这种情况。加上上边也有这个加强小城镇建设地意见。所以我们县里就有这个想法。能不能拿我们花林县城关镇来试点。反正我们花林县城市人口不算多。而且经济发展状况也一般。如果能够试点成功。也算为全市开了一个好头。如果有什么不妥之处。也可以及时发现处理。汲取教训。”

  “这就是你们最真实最直接地意图?”祁予鸿意似不信。

  “呵呵。祁书记。当然。这个农转非之后农业人口转化为非农业人口。又居住在城里。必定会对我们县里市政和公共设施建设带来一定压力。所以我们地意见也是比照以前一些相关规定。报请省公安厅和市委批准。请物价局核准。按人头收取一定数量地城市建设配套费。”赵国栋挠挠脑袋。在祁予鸿面前打马虎眼是过不了关地。何况这也不可能瞒住对方。始终得过对方这一关。还不如大大方方和盘托出。也好求得对方理解。

  祁予鸿轻轻冷笑了一声。这

  是这两个家伙的真实意图,以试点为名抢先尝新鲜也得承认对方把握时机相当好,而且这个中央出台的加快城市化进程,促进小城镇建设的意见纲要也的确有这方面的意图,选取一些条件相对成熟地地区进行试点也是必经之路,只是究竟效果如何还得要观察,没想到花林方面倒是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条信息。

  “老罗,国栋,这件事情说到这儿,我个人的意见是可以尝试,花林作为试点,但是试点方案一定要仔细周全,事前一定要把一切可能出现地状况都要考虑到,防止出现意外,另外这个户口问题涉及政策相当敏感,虽然中央和省上都有了政策出台,但是都是粗框框,没有具体实施意见,这都还需要你们以及市公安局与省公安厅进行衔接和协调。”祁予鸿放下手中的元珠笔,沉吟着说出自己地意见。

  “现在马上就要临近春节,看你们县里的意见,如果你们觉得早一步更好,那你们回去之后再把方案细化和修改一下,尤其是在考虑可能存在地问题方面多斟酌一下,然后和市公安局就户口调整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尽快报给省公安厅,我会和省公安厅明厅长打个电话,请他们也抓紧时间进行研究,这边具体方案重新作出来后,立即送上来,我们争取在春节前就召开常委会研究,如果常委会没有其他异议,我想过了春节就可以在你们花林进行试点。”

  当赵国栋和罗大海离开之后,祁予鸿才若有所思的徵询一直在旁边担任记录的副秘书长黄昆道:“老黄,你觉得花林这一次提出的试点方案怎么样?”

  “祁书记,这不好说,不过花林条件在我们宁陵虽然只是一般,现在省里边不是一直鼓励大家可以在各方面都加大力度摸索探索么?我的意见是不一定要局限于在花林,也可以将这个试点推广到其他县,除了市辖下的两个区之外,像曹集、土城以及奎阳这些县条件也都不错,我觉得都可以进行试点。”

  黄昆也是老资格的副秘书长了,在祁予鸿来到宁陵之后对祁予鸿一直相当支持,祁予鸿本来一直希望黄昆能够升任秘书长,但是省里边却派来了尤莲香,这也让他有些失望,好在尤莲香的表现还算令人满意,但是祁予鸿也一直在考虑想要给黄昆一个适合的位置作为安慰。

  “老黄,你在市委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我打算让你下去锻炼一下,怎么样?”祁予鸿似乎是突然触动了什么心事,漫声道。

  黄昆心中一颤,自打尤莲香来他也觉得祁予鸿与尤莲香关系从最初的平淡到现在融洽,那个女人的本事也很不一般,能够如此短时间就进入状态,黄昆也有些佩服,现在自己再呆在市委就没有太大意义了,现在祁予鸿这么一说,结合这一段时间祁予鸿频频与蒋蕴华、章天放以及尤莲香进行小范围会议,他就估摸着祁予鸿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大动干戈了,他也估摸着自己可能会动一动,只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对方突出提出来。

  从祁予鸿办公室一出来赵国栋就意识到这事儿绝对不会像祁予鸿说的那样轻巧,对方表现得十分感兴趣,自己只是稍稍一点对方就能领会,显然对方也在这方面有一些想法,这样的好事情不可能轮到花林头上,至少不可能只有花林一家能享受这种待遇,僧多粥少,先下手为强才能抢得先机,这事儿也是过了这村就没有那店了。

  “罗书记,这事儿咱们得赶紧。”

  赵国栋把自己的猜测和想法说了出来。

  罗大海犹豫了一下,“国栋,这事儿上边还没有拍板,咱们这样做会不会操之过急了?”

  “罗书记,我可以给你打包票,祁书记绝不会让咱们花林一家享受这种待遇,比起其他几个县来,我们花林没多少优势,我们只能先把花林内部的抓牢,然后再去发展其他县的,我想宏林公司也肯定有兴趣,他们在桂溪大道的那一大片商住楼不是已经开始起来了么?让他们加快进度全面铺开,正好把这个消息捅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取得预售证,只要签订了合约,交了钱,咱们就认可,咱们要抢在前面宣传开来!先把钱收了再说,尽量抢夺其他县的资源!”

  赵国栋咬牙切齿的道,历史记忆告诉他这是一锤子买卖,过了这村就没那店,时间一长,各县都搞起来,大家都弄明白了,市场热度也就自然而然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