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节 产业方向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节 产业方向


  入一月赵国栋就一直在注意中央动态,这也是他从来的,每年年初中央总会通过一些特定会议中传递出一些不同寻常的意思出来,始,中央再就业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连续三个会议的召开,中央排名前几位的大佬们都纷纷出场作重要讲话和指示,也就显示了今年中央的重心将会放在什么上边。

  农村工作和金融工作历来是重中之重,但是再就业工作会议提到了开年第一个会议来召开,足以显示中央对国企和集体企业中面临的问题尤其是下岗工人的生计问题越来越重视,甚至已经提到了一个政治高度来看待。

  不过对于赵国栋来说,再就业问题暂时还提升不到太重要的议事日程,毕竟花林县的国营集体企业屈指可数,就拿么寥寥几家,按照县里的规划,几家要死不活的国营集体企业都进行改制,除了建筑公司实行了员工持股的股份制改造之外,其他诸如农机厂等几家小厂则是因为旧城改造占去了他们原来的厂房和土地,给予一定补偿,统一买断工龄,这个困扰着其他地方的老大难问题在花林县却显得这样轻松,拿赵国栋的话来说,不达也有不达的好处,那就是没有那么多历史包袱来背,可以更轻松的轻装前进。

  赵国栋也并非没有烦恼,沿海和安都来的几家制革企业在频繁接触县里,不但在市里边也造出了一定声势,一样也在罗大海那里博得了相当好感,但是赵国栋却一直没有表态。

  按照赵国栋的设想,这几家企业实力都还不够,虽然他们可以在花林投资建厂,但是困扰制革工业的一个最大麻烦就是污染,制皮革不可避免的要产生污染,而且制革工业的污染却是相当难以治理,环保投入远胜于像肉类加工厂这样的初级加工业,含铬地重金属污染是任何一家制革工业难以回避的难题,而以赵国栋的判断,目前来花林投资的这几家制革企业都不是心目中满意对象,赵国栋不相信以他们的实力能够或说愿意在治污问题上投入多大。

  但是面对宁陵开区的争夺,县里也有些坐不住,虽然几家制革企业都倾向于到花林投资建厂,但是面对花林县政府表现出来的明显怠慢,几家企业都还是有些不满,宁陵开区和花林县政府地接待态度天壤之别,县委书记、县长一直没有露过面,而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在接待时也是语焉模糊,在关键的地价、电价优惠、税收政策等问题上都没有明确表态,与宁陵开区管委会一帮子地态度相比,实在相差天远。

  赵国栋也和罗大海交换过意见,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但是罗大海却对赵国栋的看法持有异议,在他看来目前花林形势一片大好地情况下过分强调环保上的高要求会挫伤外地客商来花林投资的积极性,对今后一年的招商引资工作都会起到相当消极不利地影响,尤其是面临宁陵开区的强劲竞争,花林县先更应该考虑展问题而不是其他,至于环保问题完全可以在一边引进一边来解决。

  两人在这个问题上意见的分歧相当大,赵国栋也能够理解罗大海的想法,毕竟好不容易迎来这样一个大好展时机,几家企业集中到花林投资,规模至少超过了三千万,几乎又相当于一个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的投资了,而且大华公司和三叶公司也迫切要求引进下游产业链的企业一边能够和企业生产配套,内外地压力和对招商引资的极度渴望使得罗大海无法拒绝这样地诱惑。

  赵国栋也承认在宁陵市任何一个地方政府只怕都不能拒绝这样一波投资,他希望的能够引来一家规模更大能够在环保上作出更大投入地想法也的确有些脱离实际,毕竟在这个时代,环保问题尚未真正被视为灾难,环保部门地意见还没有成为拥有一票否决权的金牌时,你想让企业主动提高环保意识甚至主动花大钱治污,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常委会上罗大海主导了关于引进三松制革等四家制革企业进入河东新区规划的工业集中展区内投资建厂事宜,赵国栋保留了自己的意见。

  但是其他常委在这个问题上却毫无悬念地出现了一边倒地情况。无论是万朝阳、鲁达还是曹渊、苗月华等人都赞同罗大海地意见。尤其是曹渊更是相当高调地提出了要在今年GDP总值赶超

  丰亭。那就必须要加快招商引资力度。在这个问题毫不犹豫地争取。绝不能让宁陵开区夺走一家投资。让赵国栋也算是见识了这位常务副县长地表演。

  在治污问题上常委们也一致认同罗大海地一边引进一边建设加强监督地意见却否决了赵国栋提出地设定强制标准地意见。

  赵国栋地意见第一次在常委会上遭到了否决。就连简虹和庞钧都赞同罗大海地观点。虽然他也知道在本质上不过是一个展观点地差异。自己甚至可以完全改为附和罗大海地意见。日后自己也绝不会有任何责任。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并非像要独自撇清或标新立异。但是赵国栋觉得有必要让常委们意识到环保地重要性。即便是现在他们一时间认识不到。但是至少可以为他们打一针预防针。防止日后各种工业污染地愈演愈烈。

  “你怎么了?”淡淡地咖啡水雾萦绕在二人之间。

  “没什么。都是工作上地事情。”赵国栋摇摇头。轻轻搅动着咖啡杯内地银勺。

  “是不是三松制革和嘉祥制革的事情?”女人轻轻一笑,淡淡的忧郁似乎这一刻似乎也在笑容间熔化。

  “咦?你怎么知道?”赵国栋也知道常委会上的分歧肯定会在最短时间内传遍县里,这往往又会被那些敏感的人们视作风向标的变化,但是他没有想到连她也知道了这事儿,这让他有些警惕县委县府大院内的风气。

  “别那么敏感,我是猜的。”

  女人清丽温和的面容如一柄熨斗将赵国栋心间的褶皱瞬间熨平,连心境似乎都变得宽敞起来了。赵国栋自省过,自己为什么往往会对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女性感兴趣,而对比自己小一些的女孩子兴趣乏乏,难道说自己心灵深处真有熟女或说御姐情结?

  “猜的?这种事情你也能猜到?”赵国栋翘起嘴巴微微笑道。

  “嗯,别忘了我在局里分管什么,每天电视新闻我都要看,三松制革入住河东新区工业园区签约仪式你没有露面,是黄县长签的字,嘉祥制革破土动工奠基仪式也是罗书记和曹县长出席,我又看了那两天都没有你的新闻,也没有听说你外出开会考察,再加上县里也有风声说你好像对这一系列制革企业进入工业园区有些看法,所以”

  “所以就揣摩我是不是因为这事儿闹得烦心?”赵国栋不由得佩服这个女人的观察力,两天不露面也能分析出一个子丑寅卯,不愧是搞新闻出身的,“嗯,也有一点这方面因素,不过三松制革签约本来就确定是黄县长,他分管工业,至于嘉祥制革的奠基,我的确不想去,就和罗县长请了假,嘿嘿,有点扫人兴,不过我不想违背自己本性,他们爱咋想就咋想吧。”

  “你为什么反对这些企业进入工业园区呢?我可是听说宁陵开区李主任几度亲自登门拜访他们,邀请他们去宁陵开区落户,但是他们被县里诚意所感动,才会落户花林,可是你这个一县之长都这样怠慢人家,他们怎么会还说被县里诚意感动?”女人有些好奇的扬起面庞问道。

  “资本家的每一块金币都浸润着血汗和罪恶。”赵国栋还第一次见到对方对自己工作上的事情感兴趣,莫测高深的笑了笑道:“这话有些过分,但是不假。你以为这几家制革企业真是什么好鸟不成?宁陵开区条件那么好,他们为什么不去?皮革加工是高污染行业,对环境污染很大,在治理重金属污染在技术上至今没有实质性突破,而且治污成本相当高,可以说目前这几家有意在我们宁陵投资的制革企业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来投入治污。”

  “国外达国家都早已经对这一类产业采取限制和淘汰政策,所以这些高污染行业才会逐渐向展中国家转移,在我们国内也就是近几年来才开始兴盛起来,当然这也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对于解决我县剩余劳动力也的确有相当大的好处,县里其他领导从展和解决就业问题角度来考虑也没有错,只是我的观点和他们有些差异罢了,这也正常,都是工作上的不同看法罢了,我个人保留意见,但是坚决服从集体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