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节 乱云飞渡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节 乱云飞渡

  国栋灼热的目光似乎要穿透对方抵抗的意识,要用精迫使对方屈服,对方羞涩中混杂不安的神态更是让他平添一种莫名的兴奋,准确的说自己就像是处于情期的公牛一般瞪着红红的眼睛注视着猎物。

  意识到这种情况对自己的不利,程若琳巧妙的避开了对方挑衅般的目光,而把话题转移到了赵国栋以前的工作经历上,花林县里对于赵国栋以前的工作经历都是语焉不详,即便是在当选县长之后的简介上也只能大略知晓赵国栋的基本概况,警专毕业,江口县公安局工作,然后任江口县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党工委副书记、岭东乡党委副书记,然后闪电般一步调到省交通厅高速办任副主任,最后下派到花林。

  简短的经历让很多人都是好奇,程若琳也不例外。

  被岔开的赵国栋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现实,这个女人的谨慎警惕心理还真不是一般的重,稍稍有一点过线便如受惊的小鹿一般跳开。

  从派出所的工作开始,到一步一步当上派出所所长,偷牛案的斗智斗勇,派出所的细碎琐事,初到开区管委会与检察院一道配合联手拔除钉子,招商引资时的殚精竭虑,尤其是谈及一套金庸全集引来浙江商人投资配企业,一个不拿么厚道的小手段使得广东客商放弃麓山而选择江口,再从在省交通厅高速办擅作主张邀请外资和港资财团入安原,最终促成安渝高速和安桂高速两条高速公路和宾州港建设全面推开,这一切都让程若琳充满了好奇而又兴致盎然,谈到兴头上,程若琳时而唏嘘赞叹,时而惊呼屏息,时而充满羡慕,先前升起的警惕又渐渐松懈下来。

  “没想到你工作时间不长,但是工作经历确实如此复杂!”程若琳忍不住叹息道:“为什么你的工作生活会是如此充满挑战和冒险性,如此丰富多彩,而我们这些人的生活却是如此单调枯燥呢?”

  “怎么?羡慕还是嫉妒?不要艳羡别人,那是因为你没有用心去感受生活去寻找生活的乐趣。生活本来因人而异,但是其”赵国栋笑了起来,“只要你用心去寻找去感受,大胆地去体味去品尝,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生活,和我一样!”

  被赵国栋这一番充满煽情气息的言语几乎是涌入心际,一下子就把程若琳薄弱地心壁击开一道裂缝,扑面而来的浓郁情潮几乎一下子就弥漫了整个心腔。

  微微烫地脸庞浮起一丝诱人的潮红,程若琳努力想要通过深呼吸来平静自己已经被搅乱的心绪,但是却不经意间被对方那灼热晶亮的目光锁住,炽热狂野的目光一把锥子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已经裂缝的心壁。

  一瞬间赵国栋轻轻捕捉到对方的羞怯和渴望,手沿着咖啡几台抚上了对方如羊脂玉一般的手腕。

  程若琳瞪大眼睛注视着这个放肆地男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赵国栋从容地将目光从她得头缓缓移到她地脸庞上。然后再沿着她地颈项下滑。最后落在了她丰隆鼓胀地胸部。白色地羊绒衫将程若琳饱满地胸脯勾勒出异常优美地曲线。急剧地起伏让那曲线变得更加惑人。

  赵国栋轻轻拿起程若琳地手。她地心狂跳。手却没有动。任凭赵国栋细细地摩挲抚弄。就像是在爱抚最心爱地珍玩。赵国栋又用手指轻轻在对方手心划动。细密地汗意让手心变得潮湿。

  程若琳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滚烫地脸颊呈现一种瑰丽地潮红。

  赵国栋悠然一笑。拾起对方手腕。放在自己鼻息间。轻轻嗅着。程若琳只觉得对方热乎地气息沿着自己手上地肌肤一点一点浸润入自己身体中。彷佛像麻醉剂一般一点一点腐蚀着自己地抵抗力。

  赵国栋终于低头轻轻在对方手腕一吻。在对方茫然惊恐而又迷离彷徨地目光中放下。然后一个响指示意服务生买单。

  牵着程若琳地手。赵国栋脚步平稳有力。外面已经飘起了淡淡地雨丝。凄冷地寒夜中。程若琳下意识地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坚实地依靠。

  出租车恰到好处的停在门厅处,赵国栋牵起对方的手,拉开车门。

  宁台宾馆是除了宁苑之外宁陵市条件最好的酒店,只不过偏处老城区东南一隅,显得有些冷清。沧浪集团在宁台宾馆一处角楼长期包租了一间豪华套房留给赵国栋使用,赵国栋有时候在宁陵开会办事太晚,也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倒也方便。

  赵国栋和程若琳进入宁台宾馆时并没有人注意到,但是程若琳还是下意识的竖起大衣领子遮住了大半个脸庞,而赵国栋却显得轻车熟路。

  随着房门咔喳一声落锁,两个人的心情都一样子放松下来,取而代之的的无尽的紧张和漏*点。

  黑暗中程若琳只感觉到对方从背后温柔从容的揽住了,她刚想说什么,对方已经拉开了缠绕在颈项上的丝巾,吻上了她的颈项,一种久违的温热鼻息浮动在她耳畔,吮吸着她身上散的体香。

  沉默中心跳如擂鼓一般砰砰,强劲有力的心脏压缩喷带来的震动在两具躯体中传递。

  程若琳闭上眼睛,轻微的喘息着,呼吸越来越急促,对方湿热的鼻息游移到自己耳垂旁,最后轻微的蠕动着,一丝丝随着那巧妙的撩拨慢慢在身体上下弥散开来。

  当赵国栋一双手慢慢滑到隔着羊绒衫挺立的上时,她竟如触电一般颤栗了一下,一种莫名的紧张压迫敢沿着身体慢慢传导到了小腹下,她有些惊恐。

  那是一对菲薄的丝织乳罩,他触摸到膨胀的,轻轻揉捏着。

  她的心悬在了空中,全身软。

  她试图推开对方的手,但是却没有半点力量,一种弥漫扩散在全身上下地灼热感荡漾在她身体每一处神经末梢,让她绝望而又渴望。

  男人的手开始小心的搅动着那两座沉寂已久地温柔火山

  ,::!粗重的呼吸就像一阵风一般要把程若琳吹倒,程若琳现自己似乎连脚步移动地力量都丧失了,值得就势靠在对方的胸前,赵国栋把她全身转过来,让她揽住自己的脖子。他明显感觉到两个温热顶着自己的前胸,就轻轻摇晃着自己胸大肌,两只手滑向那翘起臀上游弋,彷佛在轻抚掰弄两块俄罗斯大咧巴面包。

  程若琳再也忍耐不住,紧紧搂住赵国栋的脖子,把滚烫地脸紧紧贴上对方的脸。

  赵国栋腾出手来捧住她的头,黑暗中赵国栋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绯红火烫的脸颊。她正想扭开头,他的唇已经紧紧封住了她地嘴。

  她只感觉到一个强劲湿热的东西闯入了自己的口腔,一股不可思议的暖流顺着舌根传遍全身,令她一阵晕眩。

  舌尖相碰的瞬间,赵国栋听到一阵轻轻地呻吟,本来就被紧张和恐惧揪住心的女人,又被一阵阵眩晕的波涛掀翻,她几乎要休克过去。

  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狂野恣意地吻过,原来的丈夫从男友时代就只会温柔地蜜吻,而这种几乎要从身体深处唤起她的深吻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炼狱地热力。

  她酥软得像一个被抽光了骨头的蛇一般,几乎要瘫软在地,如果不是赵国栋适时的搂住她,她相信自己已经彻底匍伏在地毯上了。

  赵国栋将她抱起置放在床沿上,一盏暗光的床头灯将昏暗柔和的黄光洒向整个房间,程若琳幽怨的呻吟声似乎在胸腔中回荡。

  空调呜呜声显得那样令人着迷,温暖的气流在房间中荡漾,赵国栋跪在床沿上让自己的脸紧紧贴在对方胸前,尽情的呼吸着,彷佛要吸尽她身上的。

  大衣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扔在了地毯上,合体的白色羊绒衫在柔和的光线下把婀娜多姿的身段显得更加曲线妖娆。

  女人紧紧搂住男人的头,让它挤压在自己胸前。

  他终于小心翼翼的将手指伸进她的背后,用无比灵巧谨慎的动作解开乳罩上挂扣,然后屏住呼吸。

  如小时候期待精彩大戏开幕前那最令人心动的一瞬间,锣鼓喧天之后期待着帷幕的拉开,胸腔中的心脏一阵狂跳,让他有一种的疯狂呼号的冲动。

  大幕终于缓缓拉开,两只羞怯的山峰在他面前起伏不定,充满生机,乳晕上还生着一圈细细的绒毛!

  一股温热的香浪扑面而来。

  体香?奶香?花香?羊脂白玉般的山丘上,两个暗红的峰顶随着女人的呼吸起伏抖动,赵国栋用舌尖轻轻一舔,它们顿时变得鲜艳欲滴。

  浅吮细啜,舌如游鱼。

  程若琳只感觉到一阵阵难以抑制的酥麻感在胸前爆,如火山激荡,似喷薄而出。迷乱中的她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即将彻底熔化的蜡烛,连坐都坐不住,而私密处汨汨溢出的蜜液已经将亵裤彻底湿透,甚至渗透到了羊绒裤袜外。

  当女人几乎是哀求着他把床头灯关闭时,赵国栋只是温柔的替她闭上眼睛,让她一个人沉浸在黑暗中寻求一丝安全感,她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任凭这个男人将自己有条不紊的将自己的羊绒衫、乳罩、羊绒裤袜以及亵裤一条一条剥落下来,轻松而惬意,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置身于案板上的鱼,渴望着庖丁来解剖蹂躏自己。

  温暖的室温让赵国栋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这一切,女人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如此鲜美迷人,温软平坦的小腹和倒扣玉碗般的,再加上那隐藏在绿草茵茵深处的一抹暗红,配上那迷醉动人的火红面庞,无要让人抓狂。

  伴随着他强劲有力的一挺,荡人心魄的“咕吱”一声,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禁不住从内心深处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层峦叠嶂般的湿滑肉褶顿时淹没了男人的身体,那份蜜*汁浆液浸润的感觉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男性为之狂,赵国栋几乎一下子就沉迷其中,天堂还是地狱他已经无暇他顾,此刻他只知道尽情的享受生命。

  男人有力的呼吸和冲撞,一双手游刃有余般的在对方身体上游荡,伴随着女人低沉的呻吟渐渐变成高亢的呼号,很难想象先前的羞怯和含蓄。

  女人的手指深深陷入赵国栋身体肌肉中,几乎要挖出一块肉来,然后全身绷紧,表情痛苦,彷佛呼吸停止,瞬间僵直之后是快速的抖动,如同一具突然打开了开关通电的筛子疯狂的筛动起来,等着那浪花般翻滚的和声浪渐渐恢复平静,赵国栋听到的竟然是一阵细细的啜泣声。

  赵国栋努力克制着自己身体,小心的调亮床头灯,女人果然是泪流满面,温柔的扶住对方浑圆的肩头,赵国栋小心的问她是否触动了伤心事,女人摇摇头,怯生生的说:“不,我是太快活了,我好像从来没有这样过。”

  赵国栋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将灯光调暗,幽暗中的女人似乎是再度放松下来,只是紧紧的将身体靠紧他。

  昏黄灯光下程若琳的身体曲线玲珑,宛如一副西洋油画中的裸女,丰润、健康而充满灵性,刚刚被爱沐浴过的女人,通体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勃勃生机与活力,脸上幸福的光泽令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沉浸在快乐体味中的女人。

  “你爱我吗?”女人眼睛中充满了忧郁和快活,两种截然不同的神彩融合在一起,呈现出一种迷人的琥珀色。

  “看我的眼睛,你就可以知道答案。”赵国栋认真的回答,内心深处却在呼唤,我爱你,我爱这个世界!

  女人抬起目光深深凝视对方,赵国栋坦然相视,两对目光纠结在一起,久久无法分开,直到他们的身体再度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