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一节 早起的鸟儿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一节 早起的鸟儿

  瑞根

  晨从睡梦中醒来。赵国栋撑起脑袋。轻轻观察这个睡香甜的女人。被爱沐浴滋润后的女人面显的安详娴静。嘴角那一丝微微翘起的笑容让赵国栋心中也是美滋滋的。

  能够摘取一朵孤傲娇艳的花朵。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莫大的骄傲。程若琳在电视台里就相当孤傲。对一般男人包括自己顶头上司都从不假以辞色。虽然没有见过她怒。但是她那种与生俱来的冷艳忧郁的气息下意识的人不敢生出异念。

  但是就是这样一朵艳欲滴的花终于被自己摘取。赵国栋承认能够吸引住这个女人其中也有自己这县长职位的原因。但是能够以这个年龄当上县长。本就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肯定和嘉许。而能力不过是魅力的一种体现而已。何况能够这样抱的美人归也足以彰显自己的男性魅力了。

  空调一直在呜呜的响着。让室温始终保持在二十五六度左右。一床薄被掩盖在二人身上。一抵死缠绵。梅开二度。让这个久旱逢甘霖的女人疲倦欲死却又兴无比。直到双双攀登上巅峰。才沉沉睡去。

  赵国栋轻轻抽身起床。薄被掀在一旁。

  浑圆丰|的体这卧在床上。在淡淡的灯光下显的如此生动。尤其是从背后这样看过。玲珑娇美曲线沿着柔滑的肩头流动。在腰际盈盈一握。然后倏然放大。构筑成一道漂亮的臀部弧线。银盆般的臀瓣中间一道幽壑隐约可。乌黑的青丝飘洒下来。与

  白如玉的背脊两相映衬。更是黑的亮。白的透光。

  赵国栋忍不住赞叹一。三成熟女人的体他都深深在心版中。

  瞿韵白身体匀称滑充满韵律动感。让人一上不征服就法下来。徐春雁的身体更能够吸引男人眼球。波大而挺。任何一个男人见第一面目光都会先落在她胸脯上·臀肥而翘如果用紧身裤一缩。那份肉感几欲喷薄出;唇丰而厚。堪堪美索菲亚罗兰那张性感之嘴。一个典型的勾引男人的胚子任何男人上了她就有一种不死不休精尽人亡的。

  眼前这个女人呢?慵懒中略带一份优雅。尤其是那份若隐若现的忧郁。更是令人禁不住浮起一种想要把她揽在怀中好好爱怜一番。而当你真正驾驭着她时你才会现你先前的观感完全大错特错床上的艳风景足以让你魂飞魄散。

  似乎是被赵国栋目灼伤。或是背后裸的凉意。沉睡中的女人轻轻动了一动赵国栋赶紧替她掩上被子

  走到外间赵国栋看了看。已经是早上八点过了给秘书林单打了个电话告他今天自己事之后赵国栋有吩咐总台送两份早点上来。宁台宾馆虽然生意清淡。但是服务质量却是不差。

  和宁苑不同。这里大多是外的一些大型企业或商务机构驻宁陵办事处常年包房。而赵国选择这一处角楼只是一幢类似于别墅般的两层楼建筑。一楼被外的一家大企业驻宁陵办事处包下。而二楼则被沧浪集团包下。只是使用权却给了赵国栋。

  |铃轻音乐响起之,。服务生送上两份早点。法式面包外加两杯鲜牛奶。另外还有一瓶果酱。相当清淡。

  想了一后赵国栋还是放弃了有些浪漫的作法。在桌上留下一张纸条。然后出了门。安芬在宁陵已经有了专柜。新开的百盛购物广场就有。赵国栋在售货员惊奇艳羡的目光中拿了两36C的内衣。一红一黑。红的艳。黑的诱惑。然后不慌不忙消失。

  当赵国栋回到房中时。程若琳也已经起身。正在愁该怎么穿着。那条明显有些腻的内沾满了蜜液显的湿漉漉的。这会儿洗了。一时半刻干不了。看见赵国栋走了进来。程若琳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男士睡袍。上身虽然已经穿。可是下半身却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若是只穿羊绒裤袜。虽然也不担心春光外泄但是总是有些不大习惯。

  当赵国栋将两盒内递到程若琳的手上时。程若琳娇羞之下内心却是说不出甜蜜温馨。这连细节都能考虑的体贴入微的男人。绝对值的青。只是这样卓越的男人世界虽大能遇上的却又何其少?

  一月到春节。个花林就成为了风口浪尖。以市委市政府呈报给省政府关于在宁陵市进行小城镇试点的报告尚未正式获的

  |批复的时候。花林县的宣传工作便已经不动声的展

  几乎一夜。那急欲获的城镇户口资格的人

  |便在县公安局户政科门口排起了长龙。尤其是在获这仅仅是试点。会不会随时刹车也很难说。有了这样极富戏剧性的表演。连带着宁陵市内其他县甚至像蓬山与西河这样宾州通城那边县份都的到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场面的火爆异乎。县公安局咨询接待电话连续三天。天天都被打爆。负责解释的干警一个回答的口乾舌燥。而排在县公安局户政科的队列一直绕出县公安大门的那条小北街。其火爆程度赵国栋印象中只有在后世的房的产潮买房时才这种盛景。

  而宏林公司最先开的商住楼立时就被席卷一空。前一段时间还在为房屋销售挠脑袋的销售人员几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手可热的人了。无数人背着钱蜂拥来。只为能够买到一套房子。

  按照花林县人民政府小城镇试点作办公室提供基本要求。固定居所是最起码的要求。而不少人虽长期居住在花林县城里。但是却并没有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房。对于急切想要获的城镇户口的人们来说。花上两三万块钱买上一套住房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两三百块钱一个平方的房价相对于那些急欲获的城镇户口的人们来说根本不成其为问题。

  短短三天之内。到林政府小,镇试点工作办公室登记的人数就急速突破了五千人。虽人只是收了一千元的诚意金。工作人员也再三重申这并不代表小,镇试点还属摸索阶段。最后政策还需要确定下来之后才能颁布。但是所有人都毫无例外的表示相信政府。

  不但宏林公司几块的的住项目同时启动。就连那家曼瑞房的产公司沉寂了许久的那块的也终于启动。连带着整个花林县的建筑材料都出现一定上浮。而宁陵市农机市场的农用车和拖拉机这一段时间里几乎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销往了花林。原因无他。小城镇建设催生出如此庞大一个房屋需求市场。而房建设又直接作用于建筑市场。谁能够无视?而已经建车的新花公路与花蓬公路在这个时候更是凸显其重要性。带动了整个市场的火爆起来。

  罗大海和赵国栋还是第一列席市委常委会。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参加市委常委会。作为“罪人”列席。

  委会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研究的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花林县小城镇建设试点问题。

  在市里边还没有获的省政府式批复。更没有布署此项工作的情况下。花林县委县政自对外宣布消息。引各界关注。甚至连省里边主要领导也在亲自关注这件事情。而引的社会效应更是难以估量。

  整个常委会上。罗大海被次点名起立要求向常会作说明。而赵国栋获此“殊荣”的率更是高达三次。严立民尖酸刻薄的言语和穆刚声色俱厉的批评。加祁予鸿雷霆万钧般的怒叱。构成了整个常委会上一曲电闪雷鸣般的三重奏。

  罗大海面色。脑袋低垂。脊背却是挺笔直赵国栋面无表情。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枯坐。任凭狂风骤雨。我自岿然不动。

  难熬的一个半小时罗大海第一次品尝到了这市委常委会和县委常委会的巨大差别。县委常委会上自己作为主宰和引领。可以意态悠闲。挥洒自如。而在这里。自己感觉就像是怒海中的一叶扁舟。惊涛骇浪扑面而来。时而抛上巅峰。时而丢入谷底。时而钻入波谷。随时都可能船毁人亡。

  暴怒的祁予鸿让罗大海第一次感受了一把手的威力。即便是他在仕途上没有啥追求的人。面对这样的厉声批评。也只有战战兢兢的低头不语。这个时候越解释只能越引对方的怒火。还是等着会后再来小心陪不是吧。

  赵国栋心中也是叹息。想一想也是。何苦来哉?自己若是不去争这个小城镇建设试点。也会招来这么多是非。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当了吃蟹。那这个蟹就要吃个够。别当了早起的鸟儿。却又没把虫吃够。却被后来跟风拣便宜。这可不是赵国栋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