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四节 板荡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四节 板荡


  予鸿掷地有声的警告引的阵阵余波不仅仅在宁陵市开来,在各县更是引起了莫大的震动。

  甚至连罗大海和赵国栋也在认真讨论祁予鸿在会上的那一番颇有针对性的言论究竟是为谁而来。宁陵地区原来七县一市,现在宁陵建市之后改为七县二区,原来宁陵市一分为二变成西江区和东江区,其他县则不变。七县二区中除了花林在96年博得头彩之外,也就只有曹集县的展还保持了较快速度,无论是在GDP还是工业产值的增速上都仅次于花林。

  排在第三位的是东江区,作为原来未建市之前的宁陵市的乌江以东地区,这一片几乎是一穷二白,白手起家的情况下也算是小有成绩,只不过在经济总量上却排在了第七位。

  除开GDP增幅和工业总产值增幅排在前三位的,其他几个县区的一二把手们似乎都应该要感觉到压力才对。

  增速排在倒数三位的分别是丰亭、苍化、土城三县,居于中游的云岭、奎阳和西江。

  “这些数字都有水分,倒也不必太计较,只是你县里引来了多少项目,竣工开业有多少家企业,这却瞒不过市里边领导,咱们宁陵老在最后一个梯队力徘徊不前,祁书记来宁陵也有三年多了,这若是再没有啥大的变化,是担心上边有些不耐烦了吧?”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一切都向经济指标看,这也难怪罗大海不管不顾也要把那几家制革企业留在花林,即便是自己告诉了他存在的危害,最终还是选择接受,顶多也就是在环保条件上作了一些约束罢了。

  “国栋,看样子祁书记也是有些急眼了,通城、千州、宁陵,三个地市中咱们宁陵相对条件要好一些,若是还一直混迹于这个梯队中,省里领导恐怕是有些想法,祁书记才来那一年半载没有起色省里边也许还能隐忍,若是都三年了,你有啥本事也该使弄出来了,还上不去,嘿嘿,那上边恐怕就有想法了。”罗大海深深的抽了一口烟,坐在松软的真皮沙里有些满足地道:“幸好咱们拔了头筹,要不然出了这么多事儿,祁书记还不得把我们俩皮给剥了?”

  “呵呵,罗书记,领导也得看谁,有些领导喜欢四平八稳,别给他弄出事儿来,只要能平平安安过就行,穷就穷点,慢就慢点,求稳;有些领导就不喜欢这一套,他不怕你惹事儿出事儿,就怕你不做事儿!”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道:“祁书记原来还是有些求稳,或许和他当初才来没多久有关系,但是近一年来多来可有些变化,随便啥会都言必称GDP增速,句句不落招商引资,逢人便说项目,大会小会都在说要学会搞经济,要为经济展创造良好条件,都快要变成市长角色了,若是这种情况下你还闻不出其中味道来,那这政治嗅觉也未免太迟钝了一些。

  “嗯,我听金市长说,现在市里经济工作会改成每个季度都要进行分析通报,祁书记要求以后书记县长都必须要准点参加,排名靠后三位的县委县府要写出深刻认识,提出实实在在的改进办法。”罗大海再度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这年头领导也不好当啊,每次开会坐在那儿都是提心吊胆,领导现在批评人也是不留面子,管你年龄大小资历深浅,劈头盖脸夹枪带棒的一阵敲打,这滋味可以说酸甜苦麻辣,五味俱全啊。”

  “罗书记,咱们花林去年拔了头筹,今年怕有好多人都不服气,曹集的梁书记和马县长听说在他们县地总结大会上信誓旦旦的表示要在今年争第一,土城县顾书记据说也把县里总结会改成了誓师大会,要求土城县GDP和工业总产值增速必须要冲进前三,东江区区委书记辜立昌辜书记更是放言今年GDP增速要把第二名甩开三个百分点以上,嘿嘿,麦市长的高调煽情和祁书记地磨刀霍霍这一唱一和可是把下边人的火性血性全都给激荡起来了,目标都是对准咱们花林来了。”赵国栋滴溜着眼珠子琢磨着。

  “哼。梁开诚那是小蚊子打呵欠口气大。他曹集县是有几个大项目。但是去年就已经投产。难道今年还能变出戏法来?土城那边倒是有些潜力。据说省里边农综开项目已经圈定在他们县试点。顾长庚为此也是洋洋得意。不过光靠一个农业项目就能逆天?GDP那是得靠工业。没点上规模地工业。光靠在土里刨食。我看悬!东江区倒是有些看头。毕竟新建区。盘子小。低。要把GDP增速和招商引资增速拉起来。有几个像样地项目撑起就行了。这一点和咱们去年有些相像。看样子辜立昌大概也是想要学咱们去年地做法。冲冲第一。不过他们盘子太小。和咱们一样。冲上去也见不出啥。”

  罗大海分析倒是一针见血。几个县地利弊优劣也是吹糠见米。

  “哼。罗书记。要想比。难道咱们还怕了他们不成?”赵国栋也是轻轻一笑。“说别地咋不在行。要说这拉投资上项目。咱可不怕。今年只要桂溪大桥正式建成修通。河东新区规划全面出台。我再咋也得去拉两个像样地项目来。像这一次这个小城镇试点咱们冒这么大风险走偏锋。能有一大笔收入固然是主要原因。但是另外也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能花上几万块钱来咱们花林落户地。甭管他日后迁走不迁走。至少他现在是落脚在这儿了。几万块钱都能随随便便扔出来。那没有点本事资金不行。若是咱们花林地投资创业环境看得过意。保不准就要在咱们花林撒点下来。不管他规模大小。集少成多。那也相当可观。”

  “嗯。现在瓶颈就是桂溪大桥。泰华建筑公司地进度还行。我专门让吕安邦派人盯着。既要保证质量。也要讲求进度。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是咱们地生命线。这桂溪大桥就是咱们花林地展桥。要想把河东新区彻底从一片乱石滩地变成真正地新区。桂溪大桥越早建成就越能促使这个计划地早日实现。”罗大海也在憧憬日后桂溪大桥建成之后地远景。“新区建设能为我们花林县带来一个相当美好地明天。”

  “罗书记。咱们今年应该能有几个增长点。大华和三叶公司今年才能算是全面

  足马力启动。陈氏集团地果汁项目也要在年中彻底:灿煌集团地工厂和裕泰公司河口茶厂都要在今年开始力。加上进入春夏些言不由衷的话反倒有些虚伪,赵国栋不想那样。

  也许是罗大海也觉察到自己说这些话有些扫兴,话题一下子便转开:“国栋,我前两天去了蒋书记那里,也谈及咱们县这个缺额副县长问题,他说市里边好像还没有正式讨论这件事情,从市里边下来人地可能性很大,不管是敬良还是全友要想上的机率不大啊。”

  这也是一个令人烦恼的难题,赵国栋花了很大心思在罗大海这边把工作作通,作为交换,财政局长钱敬良也作为另一个候选人推了出来,县里一致推荐桂全友和钱敬良作为副处级干部候选人,但是市委那边一直没有回音,看来市里边似乎另有打算,这让赵国栋也很是气闷。

  虽然桂全友本人也还算是看得开,但是赵国栋却很有些不服气,若是又来一个像曹渊或苗月华这种不齐心的人,自己这一年里又不知道得多费多少心思。

  赵国栋现在没太多心思花在内斗上,虽然现在曹渊在下边也隐约有些小动作,赵国栋也睁只眼闭只眼装作没看见。

  这人都难免有些私心杂念,想要往上爬也正常,甚至拉拢几个走得拢地人他也能理解,花林这塘子太浅了一些,若是还不能集中心思好生运作一下,日后走到更复杂的塘子里去是,你就能更感觉到水深水浑了。

  “嗯,我也和章部长说过这事儿,他说市里边可能要面临一些调整,祁书记在这个问题上很有些想法,估计是要等到祁书记的想法基本上确定下来才会进行通盘运作考虑,全友能不能上还未可知,但是祁书记有意要在市委机关里边下放一些人下来倒是可能性很大。”

  “那你打算怎么办?”罗大海也知道桂全友跟着赵国栋挺紧,他也觉得桂全友是个人才,而且他也对桂全友没有什么恶感,所以在赵国栋和他说及这个事情时,他也就没有多说啥就同意了赵国栋的意见,把桂全友和钱敬良作为县委的副处级干部后备人选的推荐了上去,但是像副处级干部县委只有推荐权,决定权掌握在市委,尤其是一把手手中,别说是罗大海,就算是蒋蕴华和章天放也没有最终决定权。

  “看吧,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赵国栋摇摇头,这事儿就算是有想法也不可能在罗大海面前表露出来。罗大海一直想把钱敬良扶起来,虽然未必一定要在花林,但是想让钱敬良升一格的意图也很明显,翟化勇也很支持,别说现在市里边还没有定盘子,就算是开始定盘子,桂全友也未必能击败钱敬良上位,或即便是能升一格,也未必能留在花林县。

  回到家中的罗大海就给钱敬良打了一个电话,“老钱,这事儿得抓紧去办,祁书记那里你还得想办法落实一下,我帮你也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我看赵国栋也是一门心思想要让桂全友上,但是现在市里边那边都还没有松口,所以变数很大。”

  “罗书记,谢谢您了,我明白,但是市委祁书记那边还得请罗书记您帮忙盯着点儿。另外我通过一个亲戚了解了一些情况,说市里边关于这一次得调整恐怕一直还没有定下来,听说这一次盘子是祁书记亲自在拟定,蒋书记和章部长对其中情况都不是很了解,另外我还得到一个消息,说丰亭、苍化和土城三县都有可能要大动。”电话那边地声音显得很诡秘。

  “噢?!”罗大海惊了一惊,他知道钱敬良有一个表亲在省委组织部任处长,和章天放关系极为密切,与祁予鸿也有往来,这个消息肯定是来自那里,三县都要大动,那不是要成宁陵官场地震?“老钱,这些事儿别乱说,没谱儿的事情你知我知就行了。”

  “嘿嘿,罗书记,我知道,祁书记对咱们花林印象很好,对于您的实干精神据说是评价很高呢。”钱敬良在电话里也十分兴奋,似乎是胸有成竹。

  “呵呵,老钱,你就别在那里恭维我了,我有自知之明。”罗大海笑了笑,老钱这人也算实在连恭维话都不会编。

  “真的,祁书记的意思是说赵国栋虽然有能力有闯劲儿,但是太过毛燥,缺乏经验和通盘考虑地大局观,花林县还得要您这种的人来坐镇。”

  “行了行了,别在这儿给我废话了,你地事儿我也会放在心上,你自己也紧盯着。”放下电话罗大海摇摇头笑了笑,想想赵国栋眉宇间的坚决,他也唏嘘叹息,纵是工作中关系再是亲密无间,在用人问题上各人似乎都有各自地观点,谁也不会也不可能退让一星半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