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六节 运作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六节 运作


  天放接到赵国栋的电话时正在宴席上。

  丰亭县委县政府的总结大会邀请了市里边领导参加,但是市里边领导们或真有事儿,或推辞,最后只有落到他头上,代表市委市政府参加县里的总结大会。

  县委书记皮加泰虽然头梳理得溜光,摩丝打得透亮,西装笔挺,领带工整,但是章天放却能够从对方红润的脸膛中看出对方内心的压抑和愤懑。

  祁予鸿在全市总结会上虽然没有点名,但是谁都知道祁予鸿那一番话针对的是谁,皮加泰也算是宁陵市里县处级干部的元老了,还从没有遭遇过如此毫不留情的批评,这几乎有点最后通谍的味道。

  不错,今年丰亭的确有些问题,增长乏力,结构调整阻滞,导致经济展缓慢,拖了宁陵的后腿,但是这能怪他皮加泰一个头上么?县长力和他变着法儿的较劲儿,虽然皮加泰不在乎对方耍的那些小把戏,但是这样的环境下能一门心思搞经济么?

  一场总结会也是开得沉闷阴郁,连带着那些被评上先进优秀的单位个人都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喜庆气息一下子也淡了许多。

  章天放倒是放得很开,市里领导都不愿意来,他却不能不来。他不来,那就意味着恐怕市里边是真的对丰亭工作的全面否定了,再咋也得来这一趟。

  章天放在最后的讲话上也是饱含望,希望全县干部能够在县委县府的正确领导下抓住时机,振作精神,为迎接党的十五大召开作出自己地努力。

  午饭就在丰亭宾馆,章天放吃饭时皮加泰和力也是频频劝酒,章天放也显得很耿直,基本上没有推杯,他知道这时候若是在做作一下恐怕就真要引来不少闲话了,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接受下来。

  赵国栋的电话正好解了围,借着要接电话的空儿,章天放溜出了房间,赵国栋在电话里约着要聚一聚,章天放也应承下来,这位赵县长地道行也相当深,根本就不像省交通厅一个普通科级干部下来地,倒像是在省里边要害部门都厮混了多年的老手一般,人脉路子那是宽泛得很,这也是章天放看重对方的主要原因之一。

  话题最后回到了后备干部推荐问题上。赵国栋提出了要求增加花林这边推荐后备干部额想法。章天放犹豫了一下还是应承了下来。

  祁予鸿对丰亭等几个县地本年度工作很不满意。连带着这边推荐地干部也要受拖累。年龄到了地。需要转岗地。估计这边几个县里推荐出来地人都会被搁置。倒是像花林和曹集两县以及市直机关里边推出来地干部希望很大。这也是章天放敢答应下来地主要原因。这不过是第一关。真正能不能成并不是自己这个组织部长说了能算。上边还有分管党群组工地副书记和一把手。在某些位置上市长和纪委书记也有一定言权。这都需要在最后来平衡。

  看看丰亭这边气氛地抑郁沉闷。再听听电话中赵国栋地谈笑风生。章天放也有些感慨。这就是对比。你县里工作没拿起来。市里边领导不愿意来。县里领导也是心紧气虚。连带着这个本该是一片喜庆气息地总结会也变得索然无味。

  赵国栋在电话中也热情邀请章天放出席花林这边地招待会。但是章天放知道麦家辉将要出席花林这边地招待会。这是市里边定了调子地。所以就婉言谢绝了。

  祁予鸿出席西江区总结大会。麦家辉出席花林县年终总结会。这是常委会上确定地。其他县区地总结会。倒是没有明确。这也算是对一个是经济总量第一、一个是经济增速第一地区县一年工作地肯定吧。

  得到章天放地肯定答复之后。赵国栋心里边也笃定许多。现在就要确定地是谁能被推荐上去了。在人事问题上毫无问县委书记是具有第一言权地。但是赵国栋估摸着现在罗大海也没有料到市里边还会再给一个推荐名额。所以在钱敬良和桂全友推荐上去这件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也就没有人在来策谋此事儿。现在要做地就是让王二凯去把罗大海那边地工作作通。而这事儿现在自己还不能表现得过于积极。得让王二凯自己去好生去琢一琢。

  “二凯,这事儿我在市里边已经说好了,现在就看县里边推谁了,现在县里还没有人知晓,对,罗书记也还不知道,嗯,我刚和组织部长章部长说好,就这两天里就得弄好,你得掂量掂量咋弄。”赵国栋扶着方向盘,一边打着电话。

  “嗯,我暂时还不好出面,你应该明白这其中道理对,主要是罗书记那儿,我若是出

  张罗,保不准罗书记就得有想法,所以我的意思是你书记有这个意思,我再提出来,让罗书记也有个心理准备。”

  “嗯,有这层关系,这个时候正好可以用一用,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也就是顺水推舟的事儿,主要是不能让罗书记觉得咱们是事先商量好了,再咋也得留个台阶不是?”赵国栋一边下意识点头,一边将车转入香榭大道,这一片是使馆区,环境幽雅,林荫大道在夏日里显得更加阴凉,枝蔓蓬松的小叶榕像卫兵一样沿着街道两旁向后脱去,在冬日里也总有一种绿意融融的气息,“只要罗书记有点儿那个意思,不反对,对,只要他不反对,这事儿就算成了,至于日后市里边怎么定,能不能成,那再说。”

  “好,这事儿你尽早落实,我现在还在安都,明天就要回来,你落实了马上给我打电话,我好运作。”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又道:“简虹和庞钧这边不用打招呼了,算了,都别打招呼了,这事儿你就托人把罗书记那边说和好就行了,其他事情我来处理!”

  放下电话,赵国栋也就四处打量着,这一片也算得上是安都市区南片的核心地区,使馆区在这一片更显得鹤立鸡群,四周的繁华喧嚣却藏着这样一处幽静的地域,难怪省人行和省几大专业银行的总部办公楼都会选择在这一块。

  兼并了五建司之后的的天孚建筑公司在全市建筑企业中已经是佼佼了,拥有了一级建筑资质的天孚建筑公司在几大方向上都开始出击,出了在贵州和广西的高速公路建设上都有了斩获之外,在刚刚开工的渭潼高速公路上也取得了一个标段,除开高速公路上大获成功之外,天孚地产的力也让天建筑公司取得了另外一块相当稳定的业务,肥水不流外人田,天地产的业务自然不可能让别的建筑公司来插手。

  另外96年这一年里市政府各大行政机关开始陆续在市里的开区与主城区的接壤地带兴建办公楼,也让95年赢得了相当好口碑的天孚公司获得了几个相当重要的合同,使得业务量也一下子猛增上来。

  乔辉虽然没有在天孚集团中任职,但是在融资贷款和接工程拿地这几项工作中也挥了相当明显的作用,尤其是在天孚地产的后面两个项目中,银行给予的支持使得这两个项目十分顺利。

  拿乔辉自己的话来说,既然成了天孚集团的大股东,那就得为自己日后的分红多尽一分力。

  赵国栋汽车驶进被誉为“金融家和时尚精英的俱乐部”的香榭丽舍俱乐部的生态停车场时一眼就看见了赵长川那辆黑色奥迪1停在那儿,旁边那辆号码牛气冲天的丰田沙漠王子不是赵德山的却是谁的?当然乔辉那辆奔驰也很低调的摆放在角落里。

  他们俩兄弟也在这儿,赵国栋有些纳闷,似乎两兄弟应该在上海那边才对,虽然陆家嘴那边沧浪大厦的工地还没有开工,但是沧浪公司已经正式在浦东那边租下了一层房屋,将沧浪集团的总部正式移师上海。

  走到门庭处,门僮早已经礼貌的推开了旋转们延引赵国栋入内,“先生,您有预定么?”

  “嗯,我朋友他们先到了。”赵国栋点点头。

  “请问先生您的朋友”西装革履的大堂接待经理笑意盈面。

  “他姓乔。”

  “噢,乔先生是吧?这边请,他吩咐过了。”接待经理一个眼神,一名导引小姐已经婀娜娉婷的走了过来,“带这位先生到D8号。”

  香榭丽舍俱乐部的茶苑和其他地方的茶苑略略有些不同,沿着门庭进入,一道花瓣形状的环形道路将中间这一块空间包围起来,淙淙流泉配上上方空透的光线,正中间的一处平台正好可以容纳一支小型乐队演奏,当然这个时候上边空无一人。

  这许多花瓣向后延伸就形成一个个半弧形式的雅厅,既可以欣赏到正中处的音乐演奏,也不会受到旁边花瓣雅厅的影响,每一个花瓣雅厅之间都用了相当贵重的隔音材料间隔开来,可以说除了沿着环形道路走进对方花瓣内,你根本就无法看清楚里边究竟是些什么人。

  赵国栋一直在琢磨赵长川他们怎么会来这里,但是却无所得,不过他来并不是为沧浪那边的事儿,而是为了天孚这边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