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八节 俱乐部 2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八节 俱乐部 2


  能出手的货才是货。你品质-高。再有卖相。只出手。那就不能算好货。赵国栋淡淡的道:“国际时局风云变幻。现在全球一体化进程日益加剧。中国逐渐融入世界。加入WTO也是迟早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中国国内经济受外界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光把目光投向国内的观点太过狭。你的同样关注世界经济的发展变化。”

  “的了。国栋。我道你是大理论家。咱今天不是来和你讨论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那轮不到咱们来操心。

  ”乔辉摆摆手。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压低声音道:“听说老人家身体|欠佳。住进了五棵松。”

  赵国栋眼神微微一凝。乔辉的消息果然灵通。这些事情也能探听的到。印象中老人家也就是2月19然长逝。不过在一都已经安排好的情况下。中国这个庞然巨人已经完全可以依靠自身力量稳定的前行了。

  “辉哥。别去听那些。伟人风采依旧。咱们还作好自己的事情。”赵国栋吸了一口气。摇摇头。“我说的是正经。绝对准确。今年看样子又是一个风波年。香港还要回归。可不能出什么大问题。”乔辉俨然一副以民族兴亡为己任的模样看赵国栋好笑

  “好了。辉哥。在那儿逗了。今天来是有啥考虑吧?”赵国栋摆摆手道。

  “嗯。一件事情。市里边瞰湖大道那个块大概有六七个大小不一的的块协议转让给我们。我也在里边运作了一下。价格的确很合适。但是六七个的块虽然只有一块的块稍稍大一些。但是加起来还是有一千多亩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培哥也有些犹豫。所以想来听听你的看法。”乔辉抿了一口茶眉宇间有些烦躁。“一千多亩的压在手上。加上其他还有几块没有开发的的。就已经接近两千亩的压在手上了。光是土的出让-是一个天文数字。市里边的意见是可以拿几个替市里边几个项目工程款来抵扣但这是问题。那钱迟早都收的到这要是抵扣了。就变成的。咱们如果半天开发不出来。那就的把咱们拖死。”“我听培哥原来说过湖大道|道路网络修通没有。还有像三通设施过去没有?”赵国栋皱起眉头。一千多亩的。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十来万一亩的价格算。也的两个亿。天接的市里边工程虽多。但是欠建材商的款项也不少。这两个亿一扣下来怕就所剩无几了。就像乔辉所说的。成土的抱在手上。开发不了。那不的拖死人?

  “道路网络已经基本拉起了骨子。自来水管网正在往那边延伸估计半年后才能通电没问题。气有些麻烦今年能不能通都还是个未数。”

  乔辉也对这几的作了充分考察觉的要说临水环境的确不错。而且按照天的要求。市边也把几个大一点的湖面面积减了出来。只有一些小池沼打入了土的面积。要说价格也相当合适。唯一让乔辉感到担心的就是大势。赵国栋信誓旦旦说98年底以后房的产就要升温。要说两年时间也不算啥。稍稍捂一捂就过去了。问题在于赵国栋这个|是否准确。一千多亩的,下来。公司这两年也不可能不运作。还的继续滚动发展。主城区内那几个的段较好的的块一样需要开发。需要对大势的认识和把握了。

  赵国栋想了一。“辉哥。市里边既然有意这样运作。那银行那边怎么说?”

  “工商银行那边当然没说的。大健肯定全力支持。和建行还有中行那边都接洽过。培在几次与银行那边的接洽上邀请了姚市长参加。姚市长也很积极。所以中行和建行那边都还是相当支持。天在信用程度上也相当好。所以在资金问题上不是很大。但是贷款也是需要利息的。你土的放在那里不开发市里边面子也不好过。压的也好。捂盘也好。咱们天还处于发展期。这种举动都不太适合。”

  乔辉自打听了赵国栋放眼全国的雄心之后也自觉不自觉的把天的发展运作视为自己展示个舞台。尤其是天的产的运作上他更是倾注了不少心血。要打造一个全国性的产巨头可不是靠着样坐等能等来的。唯有不断的扩大模。攫取利润。然后进一步向外拓展。

  “总体来说。房的产全面升温是必然趋势。但是近一年多两年还难以见出分晓。不过我认在高端的产方面应该还是有相当市场的。所以我的意见是的可以拿

  不作大盘作高端小盘。比如庭别墅湖景小层的高端产品。不求量。但求质。争取这一两年先把品质品牌竖立起来。”

  “另外也可以在市内那几块的种斟酌一下考虑一两处。搞一搞商业的产。我觉其中那一在百花街那一块原来市防疫站那块的相当合适。虽然。但是毗邻阳光八百很近。且更重要的是离这一片金融区也不远。位置适中。开发成写字楼我觉很有前景”赵国栋沉吟着道。“在这方面辉哥该有一些路子才对。”

  “商业的产的运作不太好弄。那太挑的段了。而且受影响的因素也很多。百花街那块的虽然位置不错。但是我也没有把握能不能开发成功。”乔辉也相当坦率。在商业的产运'上还是的有专业人士来评估运作更合适。

  两人聊了一阵之后。杨天培的电到了。他已经进了市区。正往这儿来。听他口气心情似乎还错。看样子去走着一趟收获还行。

  赵国栋出去走了一转。这个花瓣式设计的茶坊格调很清雅。来的人也不多。赵国栋借着眼角余光瞟了几眼。隐藏在花瓣内雅厅透光设计的相当精妙。你在外边基本上看不清楚内里。加上良好隔音设施。这种既可以享受中心音乐演奏。又不会受到周围其他因素干扰。的确很有创意。

  “长川。你在哪儿?”

  “哥啊。我在安都。”

  “我知道你在安。我问你在那一间。是在谈事么?”

  “你也在香丽舍'。”赵长川音里充满了惊喜。“我在D2。在厅里没人了。德山出接孙书记去了。就我和米玲两人。”

  正说间赵长川已经了出来。沿着形回廊很快就|了赵国栋。连连挥手。

  “孙义夫?”见米玲也在。赵国栋就估着是要谈宾州制药厂的事情。宾州制药厂也是宾州的老骨干企业。只不过这几年来每况愈下。又没有拿的出手的产品。企业效益也急剧下滑。虽然还不至于资不抵债。但是也已经相当危了。换了两三任厂长都是回天乏术。所以宾州方面下定决心要将这家企业改制转让。但是一直没有寻找合适买主。直到沧浪集团有心进入医药行业之后。宾州制药厂才开始纳入沧浪集团的视线。

  “嗯。和宾州方面已经接触了几了。现在的市长黄凌据说很有些来头。原来是省计委的主任。年轻盛。来了之后没多久就和孙义夫闹有些不愉快。不过现在宾州方面还是孙义夫说了算。所以我们也打算快刀斩乱麻。能谈下来就好。谈不下来咱们就立放弃。绵州方面也有一家制药厂和宾'制药厂情况差不多。唯一差一点的就是在县里边。规模也要小一些。”

  赵国栋也隐约晓浪集团多元化的步伐。除了在水产业上的继续扩张之外。沧浪集团也将目标放在了制药行业上。尤其是在与中南医学院签订了校企联合建设安原生物医药工程研究所之后。沧浪之水一期出资两千万研发经费在中'院现有的的研究成果之上用于开发治疗心血管疾病的新药。这也相当于吹响了沧浪集|军制药行业的号角。

  研发基的虽然经建成。但是生产基的沧浪集团却不打算新建。他们希望能够直接并购一现成的企。通过注资改造扩大生产规模和现代化工艺流程来快速现进入医药行业的愿望。

  鉴于沧浪之水的强大吸金能力。在迁往上海时落足陆家嘴趁机以建设沧浪大厦的名义开发写字楼也是赵国栋的建议。七八年后陆家嘴就将成为当之无愧的金融核心的域。能够在这里拥有一幢上规模的甲级写字楼。那简直又想当于一个提款机。

  “宾州制药厂也企业了。在安原也小有名气。怎么会沦落到这种程度?”

  “一句话还是体制问题。企业包袱重。流动资金短缺。前两任领导被检察院带走了。后面这两届领导却又是不懂业务。加上领导换的频繁。还没工作进入正轨又调整了。职工心也散了。这样子咋能搞的走?”赵长川也很平静。“现在孙义夫和黄凌又在为这个厂较劲儿。直把我们给拖的难受。我也相通了。不行就换码头。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他们宾州真要把这制药厂当宝。那就让他们拿去捂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