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九节 俱乐部 3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十九节 俱乐部 3


  国栋想了一想,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黄凌他也知岁就坐上了宾州市市长得位置,而孙义夫已经过了五十了,要说接班人位置摆着,没有必要这样和孙义夫过意不去才对。

  “长川,黄凌反对你们并购宾州制药厂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还不是价格谈不拢,制药厂老职工多,他要求咱们把所有在职职工全部承担下来,这也不说了,还在价格上提得很高,哼,也不算算制药厂在银行的贷款连本带息有多少了,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我都弄不明白这个看似精明的市长大人究竟在想什么。”赵长川冷笑了一声,“孙义夫这个人还算地道,虽然有这样那样的要求,但是别人知道底线,不会肆无忌惮的乱张口,像黄凌这种一上来就不讲谱子,让人简直没法和他打交道。”

  赵国栋皱起眉头,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美哥啊,在哪儿呢?”

  “噢,又和林姐去泡温泉去了?温泉水滑洗凝脂啊,嘿嘿,你们老夫老妻了还喜欢这么浪漫的情调啊?”赵国栋调侃道:“嗯,没啥事儿,打听一个人,方便不方便?”

  “嗯,宾州黄凌,听说是省计委下去的,这人怎么样?”

  电话里传来王甫美低沉的声音:“黄凌?哼,你说别人我不清楚,这人我还是有些了解,能力有点,但是那胃口也挺大,嘿嘿,在计委就那样,下宾州了胃口只怕还得更大。”

  “我明白了。

  ”

  “怎么。有事儿要找他?哼。没有必要。若真是要办正事儿。直接找孙义夫。孙义夫老练成精了。他想要在太岁头上动土还嫩了一点。再等两年看他说话能算话不。不过我看这样子。原来柳道源打下地底子要不了几年就得被折腾光。”

  搁下王甫美地电话。赵国栋心中也是暗叹。他也说按理像黄凌这样年轻地市长应该是思想观念比较开放才对。对于像沧浪集团这样地知名企业收购制药厂应该伸开双臂欢迎才对。怎么会反而跳出来挡路。就算是知晓沧浪集团和孙义夫关系密切。也不至于这样不知趣地来拦路挡道才对。这纯粹是损人不利己地事儿啊。除了没喂饱贡没有上够外。他实在也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会让对方这样作。

  “哥。咋说?”

  “哼。没喂饱。”赵国栋说出这话都觉得有些脸红。“你们没有和黄凌接触过么?”

  “接触不多。他到沧浪县基地视察过。也来过我们公司一次。但是看不出什么。德山和和孙书记关系不错。加上业务也逐渐在转移出去。所以也就没有刻意去结交。”赵长川脸上也是一脸无奈。“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哥。你说说这算啥?真要钱。说个数儿不就结了。咱们给。何苦来这么一着?”

  “哼。大概也是知道害羞吧。”赵国栋摇摇头。“现在宾州还是孙义夫说了算。他黄凌现在还作不了主。你们直接找孙义夫就行了。孙义夫只要支持。你们就接手。他若是连黄凌都搞不定。那你们也就趁早撤离。另寻它途吧。”

  米玲一直没有插话,这个时候才皱起眉头道:“绵州那家厂不太划算,在县里,交通条件远不如宾州这边,而且论中草药资源,宾州这边也比绵州要适宜许多。”

  “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其他么?”赵国栋听出米玲话里还隐藏有什么。

  “嗯,另外宾州制药厂占地三百多亩,而且位置不错,处于宾州主城区内,交通便利,距离宾州商业区也不远,米玲没有再说下去。

  “噢,你们看起那片地了?”赵国栋心中雪亮,这米玲也不简单,也能看出现在土地日后的增值空间。

  “我和赵总探讨过,如果能够收购制药厂,可以将制药厂整体迁往开区那边,重新征地,价格也要便宜许多,而且也可以避免对主城区地污染,这也符合市里边的意图,而制药厂这片土地只要把用途变更了,很适宜开。”米玲淡淡一笑,“把价值最大化,也算是替咱们公司增值。”

  赵国栋满意地点点头,一个财务总监能有如此宽阔的眼界眼光,不简单,难怪长川对此人如此看重,也不枉公司给她的股权。

  “沧浪也打算搞地产开?”赵国栋皱起眉头,沧浪集团刚刚开始涉足制药业,难道又对房地产行业产生了兴趣,他也没有听长川提及过。

  “那倒没有,沧浪主要还是水业,制药业是我们下一个增长点,作两个行业我已经有些担心了,哪里还敢考虑其他,但是那片地的确很有价值,不仅

  们,宾州有两家房地产公司也看上了那块地,但是百号职工却不是哪家房地产公司能接得下的,所以也只有望而兴叹,我们地想法是利用那片地和房地产公司联合开,坐享分利足矣。”赵长川解释道。

  赵国栋稍稍心安,他就是有些担心顺风顺水的成功让赵长川他们有些忘乎所以,现在看来赵长川还算理智。

  “对了,安都商业银行那边谈得怎么样?”赵国栋想起另外一件事情,“还有宁波那边呢?”

  “安都这边基本上谈妥了,总股本八亿五千万,市里边持股三亿五千万,另外南方电缆公司出资一亿二千万,华茂集团出资一亿一千万,省投资公司出资一亿,咱们沧浪集团出资一亿,持股八千万股。”赵长川点点头,“宁波那边还没有进入实质性的谈判,我让瞿韵蓝和云海去了。”

  “云海?!”赵国栋怔了一怔。

  “嗯,云海放假了,我让他去帮瞿韵蓝打下手,跟着贺柏龄和丰越人他们一起去了宁波那边,现在还只是意向性的谈,没有进入正式的程序,估计要过了春节才能敲定,到时候我也要过去。”赵长川目光中有徵询之意:“云海也小了,让他出来增长见识,也算是实习吧。”

  “嗯,长川你想得很周到,是该让云海去锻炼锻炼,要不温室里的花朵,永远也长不大。”赵国栋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起身:“好了,你们忙你们地正事儿,我那边还有几个朋友,长川,专注一两样事情,不要分心,我建议你把大原则交待给德山,具体操作交给德山去办,有些时候让他出面更有缓和余地,不至于一步走到头。”

  回到乔辉的包房,杨天培已经好整以暇的斜靠在藤圈椅中享受着醇香的浓茶了,赵国栋闻着味道有些熟悉,定睛一看,旁边拆封的专用小茶袋上正印着精美地碧雾山山尖状,不是碧雾山的黑茶却又是啥?没想到碧雾山黑茶已经打进了安都的高级会所俱乐部中来,这让赵国栋不得不佩服裕泰集团地营销推广能力。

  “培哥,终于回来了?”赵国栋乐呵呵的替杨天培添茶注水。

  “德山他们也在这儿?”杨天培认识赵德山那辆车,因为那样车车牌号太明显易记了。

  “嗯,在那边,他们也在这儿等人谈事儿,看来这里挺找人喜欢啊。”赵国栋点点头,“培哥,这一趟收获不小吧?”

  “还行,总算没有白跑,两个标段地工程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收尾活儿了,这边还差我们四千多万,总算是收回来两千万,能聊解口渴。”杨天培也是深有感触,“在政府部门收钱,他不会赖你,但你得有耐性,还得命长,要不就得有关系。”

  “培哥,你摊子铺得够大,但也得注意收款进度才行,尤其是明年恐怕会有一些麻烦,我估摸着今年年底就会有迹象,干了地工程得加大力度收款回来。”赵国栋瞅了一眼杨天培有些疲倦的面容,心中也是感叹,这当老总也不容易,整天飞来飞去,危险性也得大多少,不去还不行。

  “我知道,小辉把瞰湖大道的事情和你说过没有?”杨天培努力用香烟来提神。

  “说了,我赞同拿下来,还是按照开梅江明珠那种方式,开小盘小地块高端产品,目标选择高端阶层,其他地块捂着,等待合适时机开。”赵国栋点点头道:“这对资金要求很高,所以恐怕在这一点上天建筑这边得多承担一些压力,也就是说天孚建筑在资金上的回笼一定要快,银行那边也一定要协调好。”

  “上海那边工程也很快就要开工了,那也是一个吞金的主儿。”杨天培言有所指,沧浪集团这边的事情,天孚集团中也只有杨天培一人知晓底细,对于赵氏几兄弟尤其是赵国栋的佩服越甚,尤其是在上海浦东陆家嘴大手笔建三十八层的大厦,耗资近十亿元,这简直让人无法想象这就是几个年轻人几年之内打造起来的水业王国。

  “沧浪集团资金也还算充裕,应该没太大问题,他们和银行这边的关系也相当密切。”赵国栋会意的点点头,三年建成沧浪大厦,这基本上也就是由两家来分期承担建设资金,天孚得垫资,但是沧浪也得理解天孚的难处,赵国栋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骄傲,左手和右手的关系,十亿元的项目就这么在自己左右手换来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