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节 卷入麻烦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节 卷入麻烦


  情既然确定下来,气氛也就轻松下来,实际上杨天还是倾向于拿下瞰湖大道那边的一系列地块,每一块面积不算大,可以连片开,也可以单独开,相当合适,但是出于对国家宏观调控局面的难以把握,他们也有些担心,毕竟这一千多亩地压下来就是两个亿的资金,若是两三年内房地产市场都无法启动,像瞰湖大道这边的地块那你想要开出来那就太困难了。

  现在赵国栋既然再度确定国家宏观经济态势,两人也就放下了包袱。杨天培谈了谈在广西和黔南两省见闻,也说了按照赵国栋的要求去拜会了黔阳市委书记柳道源,天孚公司在南省的工程和阳关系不大,谈不上什么拉关系,完全是一种礼节性的拜访,当然也不能排除日后天公司会有什么工程涉及到阳这边。

  柳道源虽然对于天孚集团不是很熟悉,但是赵国栋介绍来的,也很客气。

  一番交谈之后,柳道源倒是对天孚集团很有好感。尤其是在得知天集团已经从一个集体改制企业展成为股份制企业,并且兼并了江口一建司、安都九建司和安都五建司等多家集体和国有企业,展成为一家拥有资产超过五亿元,集建筑、房地产、园林绿化为一体的大型股份制企业集团时,更是对杨天培高看了不少。

  对于天集团参予了南省的高速公路建设,柳道源也是十分赞许,一家私营性质的股份制企业能在高速公路建设这种基本上是被国有企业垄断的项目中分一勺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说明这家企业不简单。

  到后来柳道源也表示欢迎天孚集团到阳参予阳地经济建设,这倒是有些出乎杨天培的意外,他有些拿不准柳道源这只是出于礼节性的话语还是真心实意希望天孚集团到阳展,所以也想问一问赵国栋这方面的情况。

  赵国栋一样不清楚柳道源的意图,在他看来应该是礼节性的可能性居多,毕竟天孚集团虽然在安原有些名气,但是放在国内这大江大河来说,也不过就是一条小泥鳅罢了,还远远说不上可以兴风作浪的本事,如果再给天孚集团两三年时间,看看天孚集团能不能成长成为一条名副其实地大鱼。

  乔辉接到一个电话出了门,雅厅里只剩下赵国栋和杨天培两人,两人正讨论着巴马丹拿设计事务所设计的方案的优劣时,却听得一阵有些放浪形骸地声音从外边传来。

  听得这些嘈杂的声音,赵国栋就禁不住皱起眉头,像这种场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一群男男女女从环形回廊上摇摇晃晃的走过去,几个保镖角色的家伙跟在后边。

  杨天培显然也不太常来这里。但是见到这种情形也禁不住摇头。如此优雅清静地环境本来给人地印象很好。但是这样一来顿时在心目中就跌了几分。

  “这就是安都最高级地会所俱乐部?嗯。环境还行。不过冷清了一点。凑和吧?比起天上人间可差远了。”一个有些浑厚地声音带着醉意道:“这里能干啥?喝茶还是咖啡。音乐呢?我要MIUSIC

  闹闹哄哄地声音让整个环形回廊这一顺都变得喧嚣起来。侍已经赶了过来请他们保持安静。但是显然这些醉态可掬地男男女女们都有些失去了自控能力。

  赵国栋和杨天培相视苦笑。这样地场合还怎么谈话?二人都只能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却听得那边声音陡然高亢起来。

  “咦?陪外国人你就了不起了。外国人很有钱是不是?还是你觉得给外国人当翻译挺牛地?告诉你。小样地。咱一样有钱!咱就看不惯你这种在外国人面前一副洋奴地模样!打倒帝国主义!”

  一阵阵嘻嘻哈哈地笑声从那边传来。一个温文娴雅却又有些愤怒京味儿十足地女声在其中显得那样单薄无助:“你们太不像话了!看看你们地表现。中国人地脸都被你们丢尽了!这位是德国驻安都总领馆地商务参赞哈尔曼先生。”

  “嗬嗬,德国人,嗨,希特勒!是这样地么?”一个醉汉摇摇晃晃的在行纳粹军礼,更加引起了旁边他地同伴们一阵嘻笑。

  赵国栋本已经准备离开,但是看见这群醉意醺醺的家伙似乎真地要在这里惹出一点麻烦来,忍不住走了过去,这群家伙站在一间雅厅门口正在欺哄,雅厅中只有两人,一位三十来岁的女性,气得满脸通红,怒意扑面,一位金碧眼地中年外籍男子,外籍男子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显然不太清楚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对于那名醉汉的纳粹军礼却是明显露出了怒色。

  请各位安静一些注意自己的形象好不好?这里是公

  “哟,你算那颗葱?”醉汉有些面熟,赵国栋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推了他一掌,扑面而来的酒臭气息熏得他忍不住想要捂住鼻子,“这是我们定的位置,他们把我们的位置占了,难道说我们连问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么?UNDERSTAND?

  赵国栋心火上涌,**你妈!你刚才还在说别人洋奴,这会儿你却给我来冒一句understand,你当我是白痴啊?!

  “对不起,先生,你们订的是V66,不是D6,您弄错了,V6请跟我来走这边。”一个侍应生连忙解释道。

  “什么V6D6,我不管,我只知道我们要坐这儿!”脑袋有些晕的醉汉瞪起牛眼睛,“让这两个人给我们让出来,要多少钱,我们给!”

  说着醉汉边从牛仔裤屁股兜里拿出钱夹,一下子抽出一大叠人民币和美元,“要多少,我给!今儿个哥们儿高兴!”

  事情到这份上,赵国栋也是无语,几个醉汉都是酒气熏天,摇摇晃晃的要往雅厅里涌,那名三十来岁的女性显然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而且也没有想到会在被誉为安都第一流的俱乐部里遇上这种事情,显得没了抓拿,而那位外籍人士更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有损国格!”女士气得嘴唇哆嗦,脸色苍白,一群人堵住门口在那里摇头晃脑,赵国栋甚至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心中一动,赵国栋迅速上前分开众人,挡住要往里涌的醉汉,双臂一力,几个家伙立时站立不稳,踉踉跄跄的退了出去,“请你们离开!不要在作有损我们国人形象的事情!服务员,你们的保安呢?把这些人撵出去!”

  被赵国栋这一推顿时退开的一帮人就像是被通了马蜂窝一样,疯狂的叫嚣起来,一个一个个摩拳擦掌寻找着酒瓶坐椅,准备要涌上来群殴一番,赵国栋倒是无所谓,这帮家伙就算是清醒时他也一样可以在三分钟之内全数搞定,更不用说这副醉态的情形下了,但是那位女士有些紧张,吓得脸色惨白,生怕真的要酿成流血事件。

  没等赵国栋要表演一番,楼下的保安已经赶到。

  香榭丽舍是采取会员制的俱乐部,并不接待非会员的客人,至少需要有人持有会员卡或有会员邀请才能进入,也从未遇上这种事情,保安们也显得处理这种事情没有什么经验,只能将这些醉汉拉劝到一边,但是这帮家伙相当张狂,不断的给外界打电话,要求对方马上来这里,一副要将这里掀翻的架势。

  赵国栋也趁着这个时候打了一个电话给天河分局局长秦勋。

  几分钟后,两辆警车赶到,一辆迅速将几个醉汉带走,一辆警车留下原地防止会有后遗症,并对事情进行调查。

  刘乔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上这种事情,自己本来是想联系到一家有意进军中国市场的德国大型的环保机械生产企业,通过一些关系了解到这位商务参赞先生和那家德国企业有的总裁有想当好的私交,所以才会不远千里从香港飞到安都,通过北京的朋友介绍认识这位哈尔曼先生。

  想到第一次会面选择这个距离使馆区也很近,环境也相当优雅的俱乐部会所里来喝杯咖啡聊一聊,却生了这种事情,简直就要让她气炸了肺,如果不是方才那位年轻人挡住门口,还真不知道那群醉汉涌进来会生什么事情。

  “季书记,你好,我是小刘,刘乔,对,对,您还记得我啊,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您,但是今天生的事情实在太令人气愤了,我觉得有必要向您反应一下,对,是这样一回事,”

  “嗯,谢谢您,季书记,嗯,你让他打我这个电话就行了。”

  当那个女人合下手机时,赵国栋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事儿自己怕是卷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漩涡里,这个时候抽身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他已经想起了刚才那个醉态可掬的男子是谁,国内颇有名气的流行歌星,在麒麟观囫囵山景区庆典时也曾来过,而其他几个男女他仔细辩识了一下也都是在国内叫得上号的演艺界的名人们,他这才想起安都卷烟厂成立四十周年的大型文艺会演在明天晚上就要正式在安都市体育馆拉开帷幕,这帮人显然是为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