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二节 红色资本玩家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二节 红色资本玩家

  况并不复杂,那位女士和服务生的反映很快就形成料,相当简单,就是一帮醉酒的家伙因为误以为V8是D8,将雅厅也包厅混淆了,加上酒意刺激,与那位刘姓女士生了纠纷。

  就这么简单一件事情,要说也属于两可之间,你要说是酒后寻衅滋生也勉强能够上,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拘留个三五天也不是啥大问题,要说是一个误会纠纷也差不多,调解一下,道个歉也没啥,问题就在于两边都是些牛皮哄哄的角色,这就把中间的仲裁给难住了。

  刘兆国也是皱着眉头听着秦勋的解释,只是示意找了一间清静的房间听取情况汇报。

  香榭丽舍俱乐部的老板也已经赶来了,一位资深银行界的人士,八十年代末就下海了,在广东、海南那边晃荡了一大圈,大概是挣了不少,所以回来在安都拿下这一处风水宝地,修建了这样一座中西合璧的建筑群落,打造了这一个背安都商界誉为“金融精英、商界名流和时尚达人的顶级交流场所”,而且尤以金融界人士和时尚名流们喜爱到这里来。

  “刘书记,李老板来了,他说那个女人是通过中行省分行梅行长打的电话来这里的,他们这里采取的是VIP会员制,没有会员卡或会员推荐,是不能进来的,这位女士不是VIP会员,所以必须有VIP会员介绍打招呼才能进来。”秦勋脑袋也很灵动,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位女士来头。

  “梅彦和?”刘兆国点点头,“看来得和梅行长联系一下,争取求得她的帮助,让这位女士不至于太过于较真,另外这边检查结果出来没有?”

  “出来了,有两男一女都有吸食,在他们身上也搜出有微量毒品。”秦勋也是觉得头疼,“但那几个重要角色尿检没有反应,估计没有吸食。”

  “嗯,那没关系,只要是他们一起地,相信他们自顾颜面会妥协,要不然这事儿让媒体知晓,我看他们就迎风臭出三千里,日后出场费都不知道要掉多少。”赵国栋笑了起来,“这些娱乐明星们就全靠着名气,没有了名气,你就是长得貌如潘安宋玉,或七仙女下凡,那也没有人请你了,对他们来说,名气胜过生命。”

  “唔,国栋说得有些道理,只是这位女士那边看来还得作作工作。”刘兆国咂着嘴巴,“我先和梅行长联系一下,不行我请黄市长和梅行长沟通一下,请他出面缓缓颊,看看情况,国栋,既然你也在其中充当了打抱不平地角色,我看一客不烦二主,你也帮忙去说和说和,争取把这事儿赶紧化了。”

  赵国栋苦笑着点点头,这事儿算啥,又给自己摊上了,这做好事还得做到底。

  省中行梅行长很快就赶了过来。显然也是得到了消息。刘兆国和梅彦和虽然不是一条线。但是也有些交情。毕竟在省城里边。一般有头有脸地人都能混个脸熟。金融和政法系统打交道地机会也不少。两人也不至于太生疏。

  梅彦和也不太清楚这位刘姓女士地来历。他也是受北京方面一位领导地委托而已。这倒是让刘兆国有些意外。不顾梅彦和在了解了情况之后很快就和北京方面通了电话。估计也是再辗转几道才能把意图转达到。

  刘乔接到北京方面地电话之后已经做完了笔录。这让她很有些不适应。不过见到哈尔曼一副泰然处之地模样。她心里也就平静了许多。外国人对于法律地尊敬程度还是令人钦佩地。对于警方地取证也相当配合。只是他不懂汉语。所以对警方调查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能叙述他看到地一切。并不明白其中生了什么事情。

  刘乔对赵国栋印象很好。这个年轻人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却很有一种不卑不亢地气度。而且也没有寻常那种企业家或生意场上人那种气息。给她地感觉更像是一个政府干部。但是政府干部可能在那种情况下来浑水么?刘乔有些不相信。在她印象中政府干部都是些唯恐惹火烧身沾染是非地角色。对于麻烦都恨不能视而不见避而远之。不太可能主动出面打抱不平。

  “真是不好意思。还没有请问先生你贵姓?”刘乔在接到了北京方面电话之后心态也平和了许多。能在这所谓安都第一俱乐部里出入地人。肯定也有些来头。她虽然不怕事儿。但是实事求是地说今天这事儿也说不上个啥。就是遇上一群醉鬼而已。平常人恐怕也就是笑笑就过去了。只是恰巧遇上她和哈尔曼谈事情。她才有些恼怒。

  “免贵姓赵。”赵国栋笑笑。“没事儿就好。没有耽搁你正事儿吧?”

  “哈尔曼先生不懂汉语,应该没啥,只是本来谈事情的心情一下子被破坏了,又得改天才行。”

  赵国栋看得出来对方心情也不是很差,估计对对方的事情也没有太大影响,所以心里也笃定许多:“这种事情哪里都难免,只要没事儿就好。”

  “这里不是说是安都第一流的俱乐部么?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简直无法想象。”女士摇摇头,一脸不可思议地模样,“这还是朋友推荐的,说这里环境最合适商务洽谈,所以我才会选择这里。”

  “呵呵,这里因为环境比较好,所以经常有娱乐界人士出入,那几个也就是娱乐界人士来参加安都卷烟厂四十周年庆典文艺演出地,大概是与上了朋友多喝了几杯,有些失态了。”赵国栋解释道。

  “噢,我有些印象了,难怪”女士恍然大悟,脸色随即转为不屑,“这些人怎么会这样?简直有损自己的公众形象!也不知道那些所谓地追星族们看到他们这副丑态会如何着想!”

  “呵呵,国情如此,理解,理解。”赵国栋笑笑,说实话他对娱乐界那些腌事儿也有些了解,后世记忆中曝光地那些个丑闻无论是国外,还是从台湾香港到内地,都差不多,被捧上了天地那些个星们一旦被民众惯坏宠坏就会变得肆无忌惮,只是信息的不对称,普通大众无法了解这些星们的真实另一面罢了。

  “我看赵先生好像不是生意场上的人吧?”刘乔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个很年轻的男人看样子也有些来历,否则能在这俱乐部里出入自由,而且和自己交谈这么久,也没见警察和俱乐部里人来打扰,看样子也是有意而来。

  “不是,我是人民公仆。”赵国栋露齿一笑,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地,“本来是来约一个朋友替我们那旮旯里寻找一些投资机会,没想到会遇上这件事情。”

  “噢,政府干部啊。”刘乔笑了起来,怪说不得怎么也感觉有股子别样气息,果然是政府机关里钻出来的角色,“不知道赵先生在哪里高就?”

  “嘿嘿,穷乡僻壤,估计刘小姐也不知道,宁陵那边一个县上。”赵国栋笑了一笑,“如果刘小姐有意到宁陵这边来公干,我无上欢迎。”

  刘乔心如明镜,看样子对方也大略知晓了自己的来历,只是她没有想通这似乎和对方扯不上关系,看当时那样子,对方也就是打抱不平,怎么又会被牵扯进来。

  赵国栋似乎看出了对方心里的惑,挠挠头笑道:“安原就这么大,我担心控制不了局势,所以打电话通知了当地公安朋友,没想到这事儿闹成这样,那一帮人明天又要参加安都卷烟厂地庆典演出,这可就把我朋友那边给为难死了,所以”

  刘乔也是聪慧无比的人,立时就明白过来,很爽快地点点头:“赵先生,这事儿如果你当时不站出来还不知道咋样呢,这样我也不为难你和你的朋友,我也不想和那帮人一般见识,公安上按照公安的规矩处理就行了,事后给我一个答复就行了,免得说我这个人不近人情,又影响了安都的庆典大事儿。”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这女人如此爽快利落,没等自己说出什么来便一口应承了下来,原本以为自己还得花一番口舌才行,立时对这个干净利落的女人好感顿生。

  “那就谢谢刘小姐了,这边肯定会按照法令给予处理,感谢刘小姐对警方工作的理解了。”赵国栋也笑了起来,一边站起身来。

  “相遇也是有缘,赵先生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请多联系。”刘乔想了一想,才从坤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赵国栋接过名片一眼掠过,上边印制地头衔很简单,“中华联合投资刘乔”,然后下边就是一个手机号码,地址却是落有两处,北京朝阳区××××××和香港弥敦道××××××。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笑,看样子又是一个背景深厚的红色资本玩家,中华这块牌子很大,不是谁都能用地,能用的就不是凡人。也不知道究竟是作实业投资地还是搞风险投资,或纯粹就是在资本市场玩空手道?

  对方既然递来了名片,明知道自己这名片拿出去有些寒碜,但是赵国栋却是心安理得,平平淡淡的从衣服内包里拿出一张从未使用过地名片递了过去,“小地方,山,请刘小姐别见笑。”

  刘乔倒是有些好奇,这位年轻人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她倒是想要看看。

  “花林县人民政府县长赵国栋,花林县龙虎街18号,电话××××××,移动电话×××××××。”

  刘乔接过名片粗粗一看,惊讶的扬起眉毛,内地一个县长和一个市长对于她来说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县长市长意味着什么,在内地这种讲求论资排辈的官场上,要想当上一个县长,年龄低于三十五岁的只怕都少之又少,而眼前这个家伙年龄显然不可能超过三十岁,只怕只有二十五六岁,居然就能当县长?而且是县长不是副县长,这也就意味着排除高层机关挂职的可能性!

  这可不简单!

  莫非也是哪位名门之后亦或是天子门生?似乎不大可能。

  这些心思只是一掠而过,刘乔面色却是半点未变:“哟,没想到还是一位县长大人啊,嗯,现在是该称呼你赵县长呢还是赵先生呢?”

  “呵呵,刘小姐这么说就是在打我脸了,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小赵好了。”赵国栋稍稍有些腼腆的样子,倒真有一副知识青年的模样。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年轻的县长呢,小赵,你这份年龄可真是惹人羡慕啊。”刘乔笑了起来,“国内你这么大年龄的干部应该都只能还在科级干部里边打拼吧?”

  “侥幸,侥幸。”赵国栋也懒得解释,自己这份年龄换了任何人都会引起无限怀,对于这个显然对于安原省情况并不太了解的女人来说,像宁陵、花林这种市县和江阴、温州这些市县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国家级贫困县,脱贫致富是咱们的唯一展目标,真心希望外来投资商能多看顾一下咱们花林县。”

  “国家级贫困县?”刘乔微微怔了一怔,随即心中反应过来,看来自己有些太过于敏感了,莞尔一笑,“那可真是磨练人的好地方,你如此年轻多打磨几年那前程不可限量啊。”

  “呵呵,欢迎刘小姐来花林做客,花林环境幽雅,气候宜人,是个修生养性的好地方,若是工作烦劳之余,来这里度度假,在寺庙道观里小憩两天,也是一个难得的调剂。”赵国栋可没有指望像这样的角色能看起花林这种地方,而花林也不会纳入他们这些资本玩家们的眼帘。

  “有机会一定来。”坤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一眼之后,刘乔矜持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如有需要就打这个电话,这件事情添麻烦了,那边我会打电话,就按照我们所说的那样处理即可,我赶时间,先走了。”

  “没问题,还请刘小姐多包涵了。”赵国栋也彬彬有礼的点头,送对方出门。

  目送一辆悬挂黑色牌照的沃尔沃960走了这位刘小姐,赵国栋若有所思,来自京港的强人,倒是有些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