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三节 野望无限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三节 野望无限

  兆国也很快收到了上边传递过来的消息,不扩散,放纵,也就是说处理归处理,但是不要声张,只是对两方都要有个交待。

  在等待上边消息下来之时,刘兆国的电话几乎被打爆,省市乃至北京方面都有电话过来,甚至连一位有些时间没有见面联系的老战友都破例打电话来过问,由此可见这涉及双方的关系是多么的宽泛。

  其间赵国栋也通过交警部门查了查那辆黑色的沃尔沃960牌照,车管所显示这辆黑色牌照的轿车是属于一家港资公司所有,倒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等这会儿事情都处理得七七八八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香榭丽舍俱乐部主人姓苗,一个对体制内情况相当熟悉而又与各方面都有交道的玲珑人,殷勤的挽留刘兆国就在这里用餐,刘兆国本不想答应,但是经不住秦勋的苦劝,最终还是留在了香榭丽舍。

  一餐饭吃下来看样子也是本着少而精的原则,赵国栋甚至感觉到一样菜似乎没夹着两筷子就所剩无几了,倒是两瓶十龄茅台还有些味道。

  茅台的后劲很足,赵国栋有些晕晕乎乎,刘兆国让司机把赵国栋送回宿处,赵国栋也不知道怎样想的也就径直让司机送他到了滨江庭院的一幢楼下。

  当赵国栋醒来时,觉得有些口乾舌燥,看了看天花板,感觉到旁边睡著有人,手一伸却摸到一个热呼呼的身体,对方似乎也醒了过来,“国栋,你醒了!”

  赵国栋吸了一口气,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两瓶酒几乎就被他和秦勋包了,刘兆国身体不太舒服没咋喝,这两瓶酒就倒进了二人肚里,加上也没咋吃菜,这酒劲起来就够味道了。

  被窝里暖和,但是屋里没有空调,赵国栋动了一动想要撑起身体,“啪”的一声床头台灯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下,徐春雁丰腴的只裹着一件菲薄的细羊绒衫,甚至连两点凸起地都清晰可见。

  “是不是要喝水?”徐春雁坐起身来,端过茶杯,替赵国栋喂水,因为一伸手缩身,羊绒衫收起,露出丰腻的腰肢,火红的鲜色亵裤也隐约可见,让赵国栋口渴感更甚。

  温热地蜂蜜水灌进肚里。赵国栋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

  真有一点家地感觉。赵国栋在心中叹息一声。人生到底是在追求什么?很多人不就是在追求这种家庭地温馨感觉么?那自己又在追求什么?

  或许是感觉到凉意。见赵国栋感觉好多了一样。徐春雁也缩进了被窝。正准备伸手去关台灯。却被赵国栋一手拽了下来。

  饱满鼓胀地双丸在赵国栋手中变幻不定。入手那份腻滑温软令人爱不释手。手指轻轻捻揉着那鼓凸一点。顿时肿胀着翘起来。赵国栋一把掀开羊绒衫。在女人地惊呼声中。在灯光下细细把玩起来。

  一双手在对方身上尽情地倘佯着。身体中地也在不断攀升着。但是赵国栋现自己此时地思维却格外清晰。

  那一个梦改变了太多地东西。在他后世印象中是没有徐春雁这个女人地。也许按照原来地轨迹这个女人早已经屈服在熊贵仁地淫威之下。又或愤而不屈重新回到车间里当她地纺织女工。但是同样在滚滚而来地下岗大潮中沦为最艰难地失业女工了。总而言之。她地命运因为自己而生了改变

  自己现在还改变不了宏观,但是在自己周围的点点滴滴,无数个具体细微处,却已经烙下了许多变化的印痕。

  手指滑入女人的亵裤中,细细地捻着那浓密的毛,赵国栋思绪确如天马行空一般四处游荡。

  周围的世界已经改变了太多,至少许多印象中的东西都生了不大不小的改变。

  蔡正阳从市长助理变成了副市长,然后又跨越式的到了国家经贸委,柳道源没有选择绵州而去了宾州,最终实现了跨越到了阳,迈进了副部级干部地台阶,赵国栋后世记忆中没有这两人的痕迹,毕竟完全不属于一个层次,而刘兆国地变化却历历在目,印象中刘兆国并没有升任政法委书记,而是在谢其祥下了之后又当了三年常务副局长之后才升成市公安局长,而最终只能在政协里边慢慢老去,而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

  女人懂事儿的将丰臀翘了起来,亵裤被褪了下去,赵国栋甚至懒得将亵裤褪到底,听凭那亵裤挂在女人地膝间便挺身而入,层峦叠嶂,方寸之的腻滑湿热,让他忍不住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而女人也出一声哽咽般的呻吟。

  一边抚弄着那光洁细滑的臀瓣,一边有力的耸动,赵国栋思绪仍然如天际白云一般漫无边际的漂浮。

  一切都在改变,从自己走出不同的一步之外就意味着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原来记忆中的那个世界,虽然很多事情都一样在生,甚至连时间分秒都不差,但那是因为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影响到那一切。

  徐春雁已经没有再在天孚公司了,自觉自己在天孚公司也帮不上太大忙,而且徐春雁也不像过那种寄人篱下甚至还要承受一些有色眼光的注视,她选择了离开。

  世界是残酷的,一个一无所有的单身女人,而且还颇有姿色,你想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大都市里生存下去,似乎除了出卖自己就再也找不到其他方式了。

  问题是自己这种方式算是出卖自己么?徐春雁曾经扪心自问,得出的答案其却是模糊不清,骑在自己身上享受着自己身体给他带来快乐的这个男人无是优秀的,但优秀的又如何?他并不属于自己,但是他的忽来忽往却总能给自己带来喜悦,连徐春雁都有些羞愧于自己这种沾沾自喜的心态。

  又是一记凶猛的冲撞粉碎了徐春雁理智中残存地思绪,她完全迷醉于灵肉交媾中带来的快感中。

  徐春雁离开了天司,赵国栋并不意外,徐春雁虽然是一

  女子,但是骨子里的自卑混合着自傲的情绪却是相当至远胜于自己接触过的其他女性,她或许可以接受自己的恩赐,但是却绝不愿意在别人面前低三下四。

  这个女子健身俱乐部应该是她们姐妹俩的最好去处。一个完全属于她们姐妹俩人自己的东西,从房屋产权到健身设备,赵国栋并不认为自己拿出这笔钱就算是对自己良心的一种赎救,徐春雁算自己什么人这个问题也曾经困扰过他,情人,情妇,还是性伴侣?情人,似乎却少了一点共同语言和交融地感情;情妇,似乎两人之间并没有多少真正的利益牵扯;性伴侣,那更不是,固然在身体上的相互吸引,但是在感情上的某种纠缠不清才是上床的基础,嗯,只能说是介乎于情人和情妇之间吧,比情人略少一点纯真的感情,比情妇更多一分与利益无关地怜惜。

  欢爱之后,赵国栋仍然恋恋不舍的不愿离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种感觉真是让人迷醉。

  “俱乐部经营怎么样?”

  x红的脸庞上水汪汪地媚眼勾魂夺魄,沿着娇腻的粉颈赵国栋可以清晰的看见那锦被边沿遮掩着的那一抹凸起地雪白乳肌,深凹的乳沟更像是一条大峡谷勾引着人思绪向下延伸。

  “你也关心这些小事儿?”

  “咦?这话说得可奇怪,我什么时候不关心你的事情了?”赵国栋笑了起来,在外的肩头有些凉意,这让赵国栋思绪更清醒。

  “很不错,秋雁很喜欢这个工作,每天都是尽心尽意的在打理,还专门从广东那边请了一个瑜珈师来教授瑜珈术,很受欢迎,现在报名参加的人数都快要赶上她亲自教授地有氧健身班了。”

  徐秋雁自然就是徐春雁的孪生妹妹,也就是那一晚戏耍了赵国栋地女子,两人相貌几乎是一模一样,连身材也相差无几,拿赵国栋有些龌龊的想法来说,也许只有把两女脱光放在床榻上细细品味也许才能分清楚两女地差别,不过感觉上赵国栋觉得徐春雁似乎要更丰腴一些,而徐秋雁则要更健美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徐春雁这块沃土时不时有自己回来耕耘一番的缘故。

  “噢,如果经营状况不错,你们还可以再扩大一些经营范围才是,比如现在比较流行地香薰沐浴等,办成一个综合性的养生健身俱乐部。”赵国栋兴致勃勃的道。

  “项目经营多了,那就顾不过来,还不如专心致志的作一两项更合适。

  ”徐春雁摇摇头。

  “没有必要亲自去作,你们是老板,主要是负责管理经营。”

  赵国栋想起徐春雁和徐秋雁两姐妹穿起那一身羊绒健美装的丰姿就禁不住口乾舌燥,尤其是那紧身裤一缩,那四瓣丰实的臀瓣高耸翘起,连私处形状都隐约可见,那份肉感刺激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诱惑,尤其是这一对双胞胎姐妹如此,那更是令人目眩神迷,想到这儿,赵国栋身体又开始有了生理反应。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畔男人身体变化,徐春雁更是娇嗔般的瞅了赵国栋一眼,身子一阵扭动,“你才是真正的老板。”

  “是么?那你是什么,老板娘?”赵国栋随口道。

  徐春雁脸色一黯,但随即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却没有躲过赵国栋的双眼,“雁姐,都是我这个人太荒唐,才会”

  “不,国栋,这不怪你,我心甘情愿。男女之间的事情从来就没有谁对谁错,只要过得舒心快乐就行。我从来没有奢望些什么,像你这样优秀的男子自然有无数女人投怀送抱,而你也不会是只沉迷于儿女私情的男人,你有更远的目标更大的抱负需要去征服和实现,我知道,不仅仅是我,我想任何一个女人试图想要彻底俘获你我想都是徒劳的,你生来就是要作大事情的人,从你在江庙当派出所所长时我就知道,所以我甚至还有些幸运,不是么?至少这一点我想得很明白,不像有的人想不明白,一门心思想要把你彻底拴住,那才是悲哀。”

  徐春雁丰神如玉的脸庞露出一抹俏皮的笑意,看在赵国栋眼中却更是诱惑,但让赵国栋更震动的却是徐春雁的话,难道说自己真是一个野望无尽的男人?如她所说,那自己奋斗的极限是哪里?市长书记还是省长部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钱还是醒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的叱吒风云?

  这可不是封建社会,还真能当皇帝不成?

  赵国栋嘴角浮起一丝苦笑,可自己给自己定的目标却从来都是有些模糊的,爬上一个又一个台阶,越过一道有一道的坎坷,站得越高看得越远,就越觉得世界原来如此之大,似乎自己伸手可及,但你如果你一手揽获,却又总觉得够不着,就这样驱驶着你不断的前进。

  或许自己能够改变一些什么,不是身畔这些琐碎的细节,而是真正能为这个国家改变一些什么,哪怕只是一点点,让这个国家能够走得弯路更少一点,经受的挫折和碰撞更轻一点,迈进的步伐更快更稳一些,这大概就应该是自己最终极的目标了。

  赵国栋思绪渐渐清晰起来,而要做到这一点却不是现在自己这副德行就能行的。

  政治地位极其附属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人脉关系网络及其带来的隐形力量、以及可供支配的财富资本,这些都缺一不可,尤其是第一个要素更是基础,而只有把几能够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也许才能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想法。

  而自己现在似乎才刚刚踏出最基本最起码的第一步,距离要想真正如自己所期望甚至是奢望的那一个支点似乎还遥遥无期,但是只要有了目标,那就可以沉下心来向着那个目标一步一步迈出脚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