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五节 公安建设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五节 公安建设


  经济要展,公安要先行!”赵国栋一边浏览着陈雷于《切实落实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精神,加强公安队伍建设的报告》,轻轻的念了一遍。

  公安的困境赵国栋也早就清楚,但是限于花林县财政状况的不佳,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花林县六十四万人口,警察不足一百二十人,七个派出所警力只占总警力的百分之四十,加上交警队、刑警队这些一线队伍,总警力只占到百分之七十不到,装备破烂,设施老旧,好在这也是全市公安通病,倒也不是花林一家如此。

  赵国栋看了看这份报告,前面对于花林公安现状描述得相当客观详实,从警力构成、年龄结构、文化层次都作了相当细致的分析,然后又从花林县公安局目前每年县财政拨款和罚没款项返还这些项目逐条进行了综合分析,最后又从目前花林县公安局人头经费、装备经费、燃修费、杂项经费等逐一罗列了一个详细名目,让人一目了然。

  陈雷虽然和赵国栋也比较熟悉,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马上就要过年了,翻了年就要说人代会前的预算讨论问题,他听得财政局这一次又按照去年标准,只拨给了县公安局不到四百万经费,而且根本就没有把县公安局指挥中心大楼的建设项目列入考虑,这让陈雷又气又急,而指挥中心大楼立项问题一直是政委许萍在负责,所以也就把许萍一道叫上。

  赵国栋看得很仔细,每一项每一条都一一过目,这让陈雷和许萍二人都交换了一下眼色,看来这位据说是公安出身的县长对于这一次县公安局送来的报告还是相当重视,要不随便走马观花的一掠而过,就给你撂在一边,再来一句等研究之后再说,那就让你的心能凉半截。

  许萍也知道局长陈雷与这位赵县长的关系不错,但是这不是私交不错的问题,涉及这样巨大地经费,很难说当县长的会怎么考虑,也可以想象得到,看到去年财政收入增势很猛的情况下不少局行都在闹腾着要求增加预算拨款,至少许萍就知道法院、检察院都像县人大作了专题报告,要求增加人员和经费。

  赵国栋方正的面孔在日光灯下显得有些青,颌下刮得干干净净的胡须倒有一种渗人的感觉,赵国栋很喜欢一边抚摸下颌这种光滑中却又有一点微微刺手的感觉,这能让人感觉到男人的味道,就像后世记忆中那吉列刀锋的作广告的那种味道。

  许萍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房间内的两人,陈雷显得稍稍有些压抑似的,不过这是他思考问题地惯有表情,许萍作为他的搭挡已经习惯了,陈雷这种眼睛半眯起背却又有点躬的状态就表示他在认真而又严肃的考虑某个问题。

  而对面这个坐在椅子中地年轻县长却显得很放松,一手拿起报告仔细,一手在下颌细细的抚摸着,彷佛这种方式是一种无上的享受一般,唇线还不断的变幻着形状,显然是在感受手抚摸下颌肌肤的滋味。

  据说就是这位年轻得过分却又异常强势的县长否决了市局下派干部来花林县担任公安局长地推荐建议,甚至不惜和严书记硬碰硬!

  这在市局里也引了一阵阵悄悄地议论。市局随后在苍化和云岭都成功地运作更换了局长。市局选派地人选都顺利地在这两县担任了局长。唯独这第一炮在花林却放了哑炮。也才会有自己地机会下来担任这个政委职务。也算是市委政法委和花林县人民政府地一种掰腕子之后地妥协吧。

  都说这位赵县长背景深厚而且手腕不凡。这些都只能通过一些云山雾罩地事情线索来推测。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否定地。甚至连那些栽在他手上比如说文化局局长牛德以及浦渡镇区工委书记袁广鹏这些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是个搞经济地好手。

  短短两年间。花林县财政已经突破了八千万元。尤其是去年地财政收入暴增。这固然与旧城改造和土地出让有关系。但是也与几大项目落户花林投产有莫大关联。何况旧城改造更是在遭到县里许多人抵制地情形下进行地。这位赵县长甚至还付出了被撵到省委党校去学习两个月地代价。但他还是成功地卷土重来了。

  赵国栋可没有想到对面二人地肚皮心思。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跟着陈雷后面进来地公安局政委许萍。市局办公室副主任下来地女政委。平常也几乎没有接触过。而到县公安局调研那一次这位女政委恰巧到省警专去参加新任局长政委培训班去轮训去了。

  “陈局长。你们公安局胃口不小啊?一开口就把县财政局给你们地预算拨款增加了一倍。这还不算你们这一份单列地公安指挥中心大楼。咋。打算来吃大户还是觉得我这个人好说话?”

  赵国栋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粗粗讲这一份

  多页的报告看完,而那份修建公安指挥中心的报告看了一眼就放在了一边,已经不是一个单位要求修建办公大楼了,县委县府刚刚露出要迁往河东新区的意思,下边局行就燥动起来,谁都知道财政这块馍馍就这么大,谁能抢到前面,谁就能占得先机,保不准明年财政好,你放在后边的搁上几年也不一定。

  “嘿嘿,赵县长,您咋这么说呢?前年县财政多少,去年多少?增长幅度那么大,咋拨款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呢?钱敬良他这是欺软怕恶,听说交通局王二凯在他办公室里拍桌子甩板凳,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要和他没完,把他吓得够呛,他就乖乖的按照王二凯的意思重新编制预算,咱们这些老实人就等着县里裁断,他就给我们来这一手,咱们许政委去找他协商指挥中心的事儿,他居然说今年根本没有考虑,要我们再坚持两年,你说这事儿气不气人?”陈雷笑呵呵的道。

  他和钱敬良也很熟,交通局的确增加了预算,但是那是赵国栋点了头的,他找钱敬良,钱敬良推给曹渊,他找曹渊,曹渊表态三五十万他能作主帮忙说和说和,数量大了,必须得赵国栋拍板。而钱敬良最后也和他在前两天一桌子吃饭时明确说,现在;罗书记不怎么管钱上地事情,最后直接去和赵县长说,只要赵县长能点头,其他都好说,还说要说得去早一点说,要不其他局行都在蠢蠢欲动,晚了,那就分完了。

  “县里也有通盘考虑,不是钱敬良能作得了主,这需要县委常委会和政府办公会来讨论研究。”赵国栋摆摆手,“你就是把枪仍在钱敬良桌子上,他也不敢答应你这要求。”

  “赵县长,所以咱们就来找您啊,钱局长他不敢作主,您能作主啊。

  ”许萍笑语如珠,“县里在您掌舵下财政收入实现了两年翻番,咋我们公安经费却没见长啊。”

  “不对吧,许政委,涨还是涨了的,只不过未必能让人满意倒是真的,财政局在编制预算的时候有些保守,我的意见是适当赤字也很有必要,只要咱们县里继续保持这样的增速,GDP、税收、财政收入都保持这样的增幅,日子会越来越好的。”赵国栋点点头,“好了,咱们不说题外话了,我看了你们送上来的报告,写得很中肯切实,也很精练,笔头子很足啊,嗯,老陈,许政委,你们俩也别给我玩虚的,说说你们地真实想法,虽然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但是我想听听你们今年的打算。”

  陈雷和许萍交换了一下兴奋地目光,看样子有戏!

  “赵县长,咱们那就撂实话吧,县局车辆实在已经不堪使用了,我座车就说了,许政委还在坐一辆老吉普212,随时抛锚,其他几位副局长都没有专用车,尤其是分管刑侦的局领导夜里有案子出门,还得让刑警队来车接,既耽误时间,又麻烦,而像几个区所连一台警车都没有,抓人带人放在边三轮摩托车车斗里,既不安全又作不了两人,实在相当困难,所以局里党委会也开了几次研究这个问题,这一次也特地报告给县里要求给予解决。”

  陈雷相当委屈的道:“我这个当局长的下到区所都不好意思,去和各区区工委书记们说说,他们都说那是该县里管地事儿,轮不到他们操心,赵县长,你说咋办?”

  “是啊,赵县长,咱们办公楼也的确太困难了,上一次您来局里调研我也不在,但是我听办公室里人说你在会议室里坐了一上午,那下雨漏水就漏了一上午,这可不是我们故意装,我们也算不到老天爷,的确条件如此,那都是八二年修的老房子了,实在不能适应形势需要了。”许萍也是趁热打铁马上跟进,“上一次严书记来局里调研,也是十分感叹,说咱们花林这幢建筑物都可以成古董了。”

  陈雷听得许萍提及严立民,微微蹙眉,许萍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收口,赵国栋听得严立民来县里调研,估计是在自己在党校期间学习的事儿,又见二人挤眉弄眼,不由得哑然失笑,看样子这两位倒是像陈雷自己说的那样配合得十分默契,并没有想像中地本地和市里之间隔阂。

  “别在我面前挤眉弄眼,严书记是领导,虽然和我在工作看法上有些分歧,那都是正常的,而且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们两位当事人不是也相处得很好么?”赵国栋笑了起来,“我看了你们的报告,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你们提出的计划基本可行,那一句经济要展,公安要先行,我觉得很有意义,这个先行二字我希望不仅仅是经费、人员和装备先行,而是这个”

  赵国栋指指脑袋,“而是思想观念要先行!怎样防患于未然,怎样未雨绸缪,怎样提高公安整体战斗力水平,怎样在硬件设

  以后让软件设施也跟上,最后带动公安队伍地战斗高,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陈雷和许萍两人都下意识的拿出了笔记本认真作记录。

  “我本人就是从公安出来地,警专也渡过了我热血沸腾的时段,警察作为国家机器,人民保护神和公仆,怎样在既服务群众地同时又要做到震慑犯罪,这是一个新课题。现在中央提倡严格执法热情服务,我觉得这两点并不矛盾,事实上严格执法也就是热情服务地另一种体现,你只有严格执法了,严惩了违法犯罪,才是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多数人的利益,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出我们党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广泛性,我希望县公安局党委要在这个问题上下决心,好好进行一次讨论,不要等装备经费跟上了,但是战斗力却见不到提高。”

  “请赵县长放心,我们回去之后就会按照您的意见召开党委会传达您的意见,进行一次认真讨论,切实讲我们花林公安建设成一流队伍,为花林创造一流环境,保障花林经济的健康展。”陈雷沉声应道。

  “嗯,建一流班子,带一流队伍,创一流成绩,我希望这三个一流能够在我们花林公安身上实现。尤其是现在我们花林面临着一个相当好的展局面,治安环境同样是我们打造优良投资环境极其重要的一个方面,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决定着招商引资工作的成败,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安全感地地方能够引来像样的投资商,所以我特别要提醒两位在保护展环境上下力气,另外县里也准备取消原来一直延续的罚没款返还抵扣财政拨款问题,不再给县局下达罚没指标,罚没款也不再返还,断绝利益驱动地源头。”赵国栋满意的点点头。

  “这份报告上提出了相当详实的规划,我不打算打什么折扣,甚至县里还要给予更大的支持和保障。农村派出所要保证每所有一辆新式警车,城关所和城郊所至少要有两台警车,嗯,准备新建地河东所也要按照这个标准配备,刑侦部门要保证有一至二台越野车,我指的是切诺基档次以上的越野车,不是现在的老吉普212。”

  陈雷和许萍交换了一下兴奋的眼神,陈雷甚至忍不住兴奋得搓起了手,这位赵县长不愧是从公安战线出来的,既能理解公安难处苦处,现在一出手就是这样大地手笔,要按照这个规格装备起来,光是购买车辆没有一百万都不行!

  “对了,老陈你也说了你们局领导的问题,今年财政状况有所好转,县里也要陆续买一批车辆,这样吧,你们打个报告送上来,你和许政委就买两台桑塔纳吧,许政委家是宁陵的吧?总不能日后让严书记又来戳我的脊梁骨,说我虐待他的下属,真要在回家路上抛了锚,也丢我们花林脸不是?”

  简直是喜出望外!

  陈雷和许萍可从没有想到过赵国栋会考虑得如此周全,替二人换车,这全市七县二区九个分县局里,除了东江区地局长和曹集县的局长坐上了桑塔纳,可人家都是政法委书记兼着,其他几个分县局局长要么就是和陈雷现在座车一样,以刑侦办案为由买的切诺基,要么就是最早从公安部直接分下来给贫困地区各县地三菱越野,那批车车龄都已经五六年了。

  “赵县长,那我们县局的指挥中心呢?”许萍兴奋之余也没有忘记了自己地责任。

  “呵呵,许政委,你可真是念念不忘你们的大楼啊,你这指挥中心大楼一修,其他几个部门地办公楼得撂下,这件事情我还得和罗书记商量商量之后再来确定。”赵国栋笑了起来,这位许政委还真是急切呢,“不过你们的人员补充问题,我会在常委会上建议今年的转业干部优先考虑到公安部门,尤其是要充实一线实战部门,另外我也给你们放个信儿,估计传了很久的拆撤小区合并乡镇的工作即将拉开序幕,将有一大批行政干部会考虑转行,而政法部门将是优先考虑的部门,到时候政法部门的力量将得到很大充实。”

  “赵县长,这小城镇建设试点咱们这边不是已经”陈雷欲言又止,“这一笔钱别说修我们公安局指挥中心,就算是修县委县府大院也绰绰有余了。”

  “行了,陈雷,你就一门心思来打这些主意吧,我告诉你别去做梦了,连县里能不能沾点荤腥都还不知道呢,就为这事儿市委祁书记已经把我和罗书记叫去好好上了一课,怎么,你还打算和祁书记争食儿?”赵国栋似笑非笑的道:“该考虑的县里都会考虑到,你就别去想那些非分之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