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六节 嚼舌头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六节 嚼舌头


  ~春节姗姗来迟,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春节都|当不平凡的春节。

  市里边关于人事调整的方案似乎一直处于停滞阶段,仿佛是对这个问题一下子失去了兴趣,这让本来很多翘首企盼的人们都是望酸了脖子。传言很多,小道消息更是满天飞,以至于到后来连那些爱好八卦新闻的机关干部们都失去了兴趣,传来传去,各种可能都已经被他们“安排”完了,今天是某书记说的如何如何,明天是某市长暗示什么,但综归没一个落在实处了。

  年底的各种会议也是多如牛毛,应付各种检查也是络绎不绝,罗大海和赵国栋也都有明确分工,应付检查罗大海来,毕竟老脸一张闪金光,上边下来检查的部门领导们多少也要给几分薄面;到市里开会一般都由赵国栋参加,年轻领导多露露脸,接受一下上级领导和部门的“关怀”,总没坏事儿,没事儿还能在几个常委或者副市长们那里去转悠转悠,探听点消息也好,了解一下政策也好,总胜过在家里面对那一顿接一顿的酒肉饭局。

  财政收入增幅最大,自然会引发干部们无限幻想,不过市里边在这一条上还是给了相当严格的紧箍咒,不能超越规定,在这一点上市里边再三打招呼,任何人不得越雷池半步。不过就这样花林县里的干部们也都是一个个扬眉吐气,就这样也是花林县干部们历来拿得最多地一回,也该硬着脖子走一回了。

  往日里见着别县干部,尤其是像曹集、土城这边的干部都要矮人半截,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单论财政收入,花林县已经当之无愧地跃居第三名了,而且比起第二名的曹集县来,也是所差无几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放在包里,不像往日旋磨点扶贫项目款,就是拿了,领导也是再三打招呼不得外传,否则一旦穿帮,领导受批评,当事人还得退钱。

  去年拿了一回满成数已经把所有干部胃口吊高了,今年若是垮下来了,自然那是怨声载道,不过花林财政历史性的冲进了前三,这让所有干部都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份全额奖金是跑不掉了,不过听说市里边为了奖励经济发展快地县份,还专门出台了几个政策用于奖励GDP增速、税收增速、财政收入增速居于前列的几个县,而这三项花林县都当之无愧的拿了第一名,这几个政策下来,那又是一笔不大不小的额外奖励,就看县里能不能兑得了县了。

  现在是所有人都知道县里边关于钱方面地事情罗书记是不会管的,罗书记只管大政方针,而涉及钱方面的事情都得由赵县长来拍板,所以所有人下意识的也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几乎每天都看不到人的赵县长身上。

  “三个政策每个政策都是五百元,天呐,那就是一千五百元啊,加上本份儿奖金,那这年不是得过得鲜活滋润?”赵国栋从楼下厕所里拐出来,楼上厕所水压有些不够,他就下楼来,刚出来拐弯就听见了县府办几个女人在那里叽叽咕咕。

  “这算啥?人家康姐两口子都得拿这么多,那你还不得嫉妒死?”另一个声音接上话道:“不过听说赵县长只签了正份儿奖金,那一千五百元额外奖励却没有签字,也不知道啥意思?是不是财政局没钱了还是觉得咱们县发钱发多了?”

  “哪有嫌钱发多了的?我听财政局那边马会计说,今年财政是她进县财政局二十年最宽松地一年,咋能没钱呢?我看就是赵县长还没拿定主意发不发。”

  “这还需要拿啥主意?上边下来地政策。光明正大发。怕啥?”

  “你懂啥?这些当官地都要注意影响。你这一发下去。其他周围几个县会咋想?还不得埋怨他们地县委书记县长没本事。那不得弄得不愉快?”

  “咦?这话倒是奇怪了。我们县发展快受了表彰奖励。咋又管他们啥事儿了?他们有能耐也去挣个第一名啊!来眼红嫉妒我们干啥!”

  “哼。你这是你自个儿想法。当官谁又缺这几个钱。或许他就觉得这样高风亮节。或者说这就是要保持低调。”

  “我看你们俩都是在那里瞎诈唬。谁说赵县长不牵?只是赵县长这段时间都在市里边开会。根本就没有时间回来。”另一个不屑一顾地声音插话道。

  “不管咋地。咱们现在收入可比原来邹治长在地时候强多了。今年若真是能把这三项单项奖

  ,那可成了破天荒第一遭了。”另一个年龄较大的“往日拿了钱还不能往外说,深怕别县地戳脊梁骨闹腾起来又有麻烦,今年咱们可是理直气壮。”

  “刘姐说得是,这位赵县长来的确把大家折腾得厉害,听说其他局行机关里也有不少人在骂,说搞这个整风运动就是姓赵地挣面子好虚名,弄得大家卖菜都得快去快回还得藏着掖着,更别说是下午间出去玩玩了,被督察办的逮着,那可就要和年终奖金挂钩,而且还要把整个单位都拉进来,那全单位人还不得把你给恨死?桂主任整天把孔主任催着要他隔三岔五地出去督查,弄得孔主任也很紧张,不去不行,出去了就会得罪人,每次孔主任回来都是哀声叹气,说又得罪什么人了。”

  “呸!你们单位那位孔主任精明着呢,能替下边藏着掖着的,他都包涵了,顶多也就是给各单位一把个电话说说你们哪儿哪儿又有人不守规矩了,实在包不住的才捅出来,这多好?又能让各单位领导们承他情,还能把你们桂主任交待的工作也给完成了。”

  “这样也好,年终拿奖金大家也心甘情愿,话说转来,你愿意天天溜达没事儿干,喝茶看报纸没钱拿,还是整天有点事情干,年终拿这厚厚一叠?我看大家还是愿意后面这一种吧?”还是那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声音:“甭管人家领导的事儿,咱们把自己的事情干好就行。”

  “嘻嘻,刘姐,你说这位赵县长来了咱们花林也有两年了,咋就没看到他有女人呢?原来田玉和就是老婆在身畔守着也还敢弄个黄花大闺女替他生个崽,这赵县长二十多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没女人替他暖被窝他咋过啊?莫不是他看不起咱们花林这边的女人,还是在省城里就有相好的?我可是听说这位赵县长是没结婚的。

  ”

  “怕是没相好的吧?在这大院里我就没看见有哪个女的来找过他,不过听说那广电局姓程的,”

  “别去胡嚼舌头!你管别人领导私生活干啥?咋,别人没暖被窝的,你俩还想去替别人暖不是?各人回家去把你们自己老公守好就行了,这年头包里有两个了,别就让他们心也花了,就琢磨着一些花花肠子了,你没看街上那什么卡拉OK厅都多了不少,还有什么按摩院也出来了,你说这按摩院都是一帮子年轻女孩子坐那儿,男人若是去那种地方,你按过来,我按过去,还不得按出事儿来?”那位叫做刘姐声音厉声道。

  “也是,那赵县长身强力壮的,也不像不喜欢那一口的,没女人暖被窝那才奇怪呢,我们管他和谁困觉?他还和谁相好相好去,爱一床睡三个咱们也没意见,那是别人本事!只要每年能给咱们把奖金拿足,咱们就听他的,他咋说咱们咋办,最恨那些本事没有,就只会咋咋呼呼,有本事你也去拉两个大项目来落户咱们花林啊!”

  “那是,没本事就各人夹着尾巴领导说啥你就去干啥,我看你们部里那位就是很听话啊,罗书记、赵县长交办的事儿都是不折不扣的办理,在赵县长面前也是毕恭毕敬。”

  “嘻嘻,不那样行么?咱们部里可一下子就出去两个,都是去当领导,罗部长一下子就到了广电局当局长,回咱们部里胸脯都要挺得高些,这还不是简部长去帮她做的工作,以她那副冷脸只怕没那个领导会看中她!你们桂主任不也一样?我看赵县长还没安排工作呢,你们桂主任就已经先开展工作了,领会领导意思可比谁都快!”

  这女人家扎堆儿说起话来,那就是百无禁忌,啥都敢说,连自己的私生活也敢拿来开玩笑,听得躲在墙角边上的赵国栋不敢出声,虽说马本贵时不时也要把大院里的事儿给他作睡前报告,但毕竟没有这么直接的感受,听起来也别有一番味道。

  “好了,别说领导的事儿了,领导该咋干那都是他们的事儿,我们干好自己的,管紧自己嘴巴,啥可以说,啥不能说,那都得掂量着,别啥都出去胡嚼舌头们俩男人都在县里还有个一官半职的,别得罪了领导给穿了小鞋还不知道为啥。”那位刘姐厉声道。

  “那是,那是!”另外两女异口同声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