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七节 务虚务实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七节 务虚务实

  三人的脚步声袅袅的消失在走廊转角处,|慢吞吞的走出来,几个女人直白的对话让他很有些感触,他一直有些担心自己和程若琳之间的关系会被人炒作,但是现在看来也有些杞人忧天,私下谈论归私下谈论,但根本没有人过多关注,干部们关心的还是一个词儿,收入,收入能不能增加才是一般干部职工们衡量领导是否合格是否值得信任最根本标尺。

  联想到前两天走了亲戚回来的萧牡丹在一起闲聊,说到乡里亲戚们都在纷纷养牛养羊,农技推广站的干部们都纷纷下到村里来讲课宣传,宣传资料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是却很通俗实在,怎样种植牧草,怎样搭配喂养,怎样出肥,怎样防疫,每周农技推广站的干部们都要来讲课,而且还要下到养殖户家中实地查看,这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大户养牛,小户养羊,大户圈养,小户散养,而且几家人联合起来修圈圈养的形式也出现了,大的养殖户养牛能达到几十头,养羊能上千头,小户也敢养上一两头牛,三五十只羊,信用社在审查养殖贷款的程序上也比以往快很多,拿萧牡丹的话来说,基本上贷款申请一上去,三天之内信用社干部和就要和村干部一道下来实际了解情况,看看是否符合贷款要求,而且村里干部的热乎劲儿也是以往没有的,看样子乡里也是把这个当作对村里一个重要考核指标,而且不少村干部就是带头的大户。

  赵国栋一边想一边回到办公室,听说城郊区那边已经有开始养殖奶牛的了,这也是农业科技示范园区地那些个研究推广人员和城郊区那边联系的点搞出来的,先前一直没有人愿意,最后还是落实在一个村干部头上开始,后来周邻看见这玩意儿还真有点搞头,每天产出来的奶就能直接换成钱,兴趣也就浓起来,跟风地也就来了。

  不过这在花林倒还是一个新鲜事儿,听说生产地鲜奶送到县城里来也是相当受欢迎,尤其是宣传跟上之后,牛奶对于人体的好处自然没得说,所以每天都是一销而空,而且还是供不应求,要求订奶的户数不少,尤其是这些机关干部们更是喜欢凑热闹,看来花林老百姓也在逐渐接受新鲜事物,这鲜牛奶也会逐渐风行起来。

  畜牧局是县里整风运动赵国栋亲自抓的点,就是考虑到畜牧业对于花林经济的重要性,看来畜牧局在这方面还是花了一些心血,组织这么多人坚持不懈地培训各乡镇农机推广中心和畜牧兽医站的人员,然后在督促着这些人下到养殖户里去落实包片包户责任,地确很有典型意义。

  大华和三叶公司的冷冻分割牛羊肉主是出口日、韩,还有一部分销售到香港,国内市场很小,典型的出口型企业,而且现在大华和三叶都有意要上精加工车间,规模还要进一步扩大,这也使得对于花林这边的畜牧业资源要求更高,县里也不得不早作准备,你想要企业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留在你这片土地上替你消化剩余劳动力,替你创造税收,那就得拿出一点像样的诚意,做一点实实在在在地工作来。

  不过今亚洲金融风暴就要掀起来,日韩市场必定会受到一定影响,看来自己还得提醒一下他们这些个以日韩市场为主打的企业们也得有些危机意识,应该考虑一下培育国内消费市场,真要亚洲金融风暴地寒流袭来,别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那可就麻烦了。

  威信就是这样建立起来,无论是在机关还是在农村,亦或是在企业里,你得替他们做事儿,得让他们感受到你的努力地确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改变,只有这样,你这个当领导干部地才算是称职合格的。

  “国栋,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当然是在花林了。刚从乡下回来。看了看企业运行情况。”

  赵国栋手中地摩托罗拉168出轻快地鸣叫声。这年头摩托罗拉一枝独秀。爱立信现在还真难以撼动摩托罗拉地地位。而诺基亚却表现平平。至少目前来说赵国栋还是更欣赏摩托罗拉地产品。

  “呵呵。怎样?今年你们那边不错吧。你们县里几家农牧产品加工企业都获得了咱们农行地资金扶持。别地县已经有意见了。幸好先前我们搞了一个试点协议。要不这事儿在省分行这边就说不过去。”雷向东地声音很洪亮。而且听得出来心情很好。

  “得了。得了。我承你情行了吧?春节回来咱们好好聚一聚。大不了我

  ”赵国栋假装没好气地道:“这么久也不来看我。路早就修好了。怎么还怕颠簸了你?”

  “咋。还生气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在行里也能说起硬话。就你们县那几家企业。大华和三叶已经成为宁陵市肉制品加工龙头了。听说他们下一步还有意上精加工项目。陈氏集团地果汁加工企业也开始要生产了。行里专门考察过。毕竟这是合资企业。他们地产品在港台和东南亚市场上很有名气。现在更是竭力在拓展欧美市场。至于说裕泰公司。嘿嘿。那可是咱们全国十大茶企之一。都是上等精选企业啊。我也在琢磨你小子运气恁好。咋就都能引来这么合适地企业?”雷向东在电话里声音很是乐呵。

  “运气好?东哥,你可真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你知不知道为了引进大华和三叶我跑了多少趟省里,为了环保问题和他们斗智斗勇,欺哄吓诈,啥手段都用上了,才把这两个项目落实下来。陈氏集团那是险险被开区给撬走了,我也是把甘省长的牌子扛起出来,祭起虎皮当大旗才敲定,裕泰公司那就说了,咱们县里也是让利求展,他们占尽了便宜若是还不落户,那我也就没辙了。这中间哪一个项目不是我亲历亲为绞尽脑汁?你一句运气好就把我的辛辛苦苦全都给打了?”

  “呵呵,没想到你这当县长也是这么辛苦,具体事情你应该交给你的副手们和招商引资部门以及职能部门去操作才对,事必躬亲未必就能显现出你的能力,要学会驾驭局面运筹帏幄啊。”

  “我也想,我也知道这样做有些失位,但是现在花林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刚刚步入市场经济大潮中,怎么最好最快的展起来,的确需要大胆而又小心的运作,尤其是万事起头难,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这第一步走稳了,日后也就能轻松许多,今年我就可以轻松一些了,让其他人也学着怎么和外来投资商打交道,怎样能留住来办企业的客商,我么,就把精力放在营造良好环境,打造创业氛围上来吧。

  ”

  在电话另一面的雷向东也有些感慨,能浮得起来也能沉得下去,这样的人才算是真正有本事,光浮在面上夸夸其谈,作不了实事儿,这种人成不了大器,可是光会埋头干实事,不会展现自我,不会协调沟通,不会攻关运作,这样的人能碰上欣赏你的领导或许还行,但是遇不上,那你就只能在下边憋屈一辈子了。

  赵国栋无是其中佼佼,而且如此年轻的佼佼,眼界高,目光远,人脉宽厚不说,而且还能在下边踏踏实实干实事出成绩,又对于官场上的这些东西也是琢磨得很透,这样的角色不爬起来都难,就连自己这些和他能沾上边的人似乎都能挨着沾点运气福气。

  “咋了,东哥,咋没声音了?”赵国栋可没有想到电话另一边雷向东会被自己这一番话弄得浮想联翩。

  “没啥,国栋,我就是和你说说,前两个月你和说的那事儿我这两个月里也找了一些资料研究了一下,另外我也和一个在荷兰皇家管理学院担任客座教授同学以及原来人行研究生部的几个同学一起沟通过,他们对你的怀疑和担心有赞同的,也有质的,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所说的有些道理,东南亚这几年展势头太猛,金融管制和监管体系松懈,而且存在相当多漏洞,尤其是中短期外债数量相当巨大,房地产处于高位运行,系统性风险已经形成,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化解的,如果有人盯住这一点,呃,我是指具有雄厚实力的国际炒家甚至是炒家集团盯住了他们,恐怕真的会有大麻烦。”

  “不是如果有人盯上,而是肯定有人盯上,我们都能看到,难道说那些天天就在琢磨这行道的人会看不到?至于说只要有利润收益,炒家集结起来那太容易了,国外那些游资基金不就是吃这碗饭的?”赵国栋信口道:“时间迟早而已,风暴迟早要来。”

  赵国栋并不吝于当一回预言家,事实上亚洲金融危机也不是只有自己能遇见,能遇见人多了去,问题在于是否能赢得相信,自己说话自然没人肯听,但若是雷向东或他们那些所谓的五道口同学们来吆喝吆喝,估摸着也能搅起一点波澜来,这对于中国经济究竟有多大裨益,现在还言之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