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八节 不得安生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八节 不得安生

  我也这样认为,所以写了几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其上了上,另外有一篇观点尖锐了一点,发在了《金融内参》上。”雷向东虽然言语间竭力轻描淡写,但是还是难以掩饰内心的得意和喜悦。

  赵国栋在另一边就笑了起来,看来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爱慕虚荣的诱惑,财经内部刊物,属于涉密刊物,只针对人民银行系统内部司局级干部可以参阅,但是其影响力可想而知。

  “东哥,发表在那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话有没有人听,在我看来就你这省农发行一副行长,你就是在联合国大会上作主题讲演,估计也没有多少人听,更没有人信。”

  赵国栋半带调侃半带戏谑的话电话那边的雷向东气得够呛,刚刚浮起的一点优越和自信感都被赵国栋这一句话吹得烟消云散,“你小子,就会打击我,不管有没有人听,至少我尽了力,也把我自己的观点阐述出来了,我看能在《金融内参》上发表,本身也就意味着一种意思,我就不信诺大一个中国,就没有人能看得到这隐藏的风险。”

  “嘿嘿,能看到的人不少,能说出来的也有那么一些人,问题就在于有没有人相信,或者相信到什么程度,亦或是又觉得咱们中国金融体系健全得很,根本就是杞人忧天呢?”赵国栋咧咧嘴:“若是你坐在你们人行总行副行长,或者你们国家农业发展银行行长位置上连续写这么几篇关于这方面地文章,也许可以上达天听,引起高层注意。”

  “得了,你就洗刷我吧,就这样我就很满足了,省人行周行长还专门来了电话问了问我的看法,问我是我一个人地观点,还是其他还有人持同样观点,我告诉他我和国外几个原来大学同学以及原来五道口的几个研究生同学都或多或少有些这方面的预感,他邀请我抽时间到他他那里去坐一坐,我估计是上边也有人在询问这个情况。”

  即便是隔着电话,赵国栋都能想象得出雷向东那副压抑不住内心喜悦的得意嘴脸,能得一省金融系统地一号人物的亲自打电话来询问了解,这份殊荣可是难得,也难怪对方沾沾自喜。

  “噢,原来是得到了人行周行长的青睐啊,难怪就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到我这里来炫耀显摆一番,刺激我还是咋地?咋,就还能为此提拔你不成?”赵国栋半开玩笑的道。

  雷向东沉默了一阵,之后才缓缓道:“翻了年我的工作可能要调整。”

  赵国栋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又要调整?不是才任副行长么?又要提拔?到哪儿?”

  “说不清楚。我只是有这种感觉。也没有人具体和我明确。”雷向东犹豫了一下之后才道:“有可能要到人行总行。”

  “噢?那可是天大地喜事儿啊。具体到哪个部门?”赵国栋也知道雷向东这个人素来沉稳。没有把握地话也不会轻易出口。多半都已经是有领导风声。甚至可能是和他谈了话。有了意向性地走向。雷向东才会告知自己。

  “还不明确。估计是负责金融稳定和防范风险地部门。”

  雷向东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地机遇。别人梦寐以求地机会却落到了他头上。虽然央行里不比下边分行这么实惠。但是却是发展前景无限。对于雷向东来说他也不太热衷于金钱。相比之下。他更喜欢参予到这个国家地金融伟业中去。哪怕只是一个普通地参予者。只要能够体会感受到那份跳跃奔腾。也足以令人热血***。

  “这不是正和你意么?”赵国栋心中一阵亮堂。估摸着也是雷向东“不务正业”。发表地这一系列文章引起了上边地重视。不管观点对错与否。只要能够拿出自己地见解观点。这就不容易。尤其是现在国际国内发展局势本来就风云激荡。变幻莫测。谁也不敢断定一个细微地变化会不会是某种巨澜地先兆。能够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来进行分析判断。本来就是国家养起地那么多部门机关所做地工作。

  “嗨。一入侯门深似海。是祸是福可难说得紧。保不准我地那些个文章就会成为受人抨击地标靶。”雷向东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

  “呵呵,别像个怨妇似的,东哥,你说错了,作文章论观点不怕没有人抨击,就怕没有人在意,那种泯然众人的文章这年头太多了,就是要发人深省却又

  物的文章才能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当然我不是指众取宠,作些骇人听闻的惊人之举啊,咱们的判断不也是有理有据么,这你怕啥?”赵国栋倒是满不在乎,“错了,改正了就好;正确了,那也显得你高瞻远瞩目光犀利不是?”

  “行了,行了,死人都得被你说活,不说了,等春节回来咱们两兄弟在好好聚一聚。”雷向东也被赵国栋这一番话说得心里边亮堂许多,是啊,不怕被人骂,就怕没人理,你观点有针对性,言之有物,才会引人注意,要不自己怎么会被总行注意到?雷向东可不认为自己在五道口人行研究生部里拿了个硕士研究生算是金融系统的黄埔弟子就有这么大面子,和自己一道的同学现在和自己状况差不多的也是大多数。

  “好好好,等春节回来在细说吧,对了,咱们,连自己都忘了,没想到对方还挂在心上。

  “行,等翻了年,天气暖和一点,我就送她来住一段时间。”雷向东心中暖融融的。

  搁下电话,赵国栋才感叹的咂咂嘴。

  又是一个要进京的,虽然比不上蔡正阳那么显耀光鲜,但央行这个塘子里那可是藏龙卧虎,决定着泱泱大国的金融走势政策,影响着整个亚洲乃至世界的动向,自己也不过是借助了一些后世记忆提点了一下雷向东,让雷向东能够借助亚洲金融危机这一阵乌云或者青云直上九宵。

  现在就看雷向东能不能够利用这一次亚洲金融危机展示一下自己,趁机再上一两个台阶,实现他自己心中的抱负了。

  自己呢?赵国栋自嘲般的撇撇嘴,这个县长可不好当,看似风光,却是艰辛。

  每一年年头年尾都得绞尽脑汁琢磨着,年头琢磨这一年工作咋开展,县委管大方向,只要与党中央和上级党委保持高度一致就行了,着重务虚,县政府可就得说实在的东西,县委的每一条每一款想法意图都得通过县政府的具体措施来落实,发展经济,居民增收,改善环境,哪一条听起来也就是四个字,但是要落实到实处,那就不知道得花多少精力。年尾更是难,面对上边条条的考核,上级领导的关系处理,干部职工的奖金福利发放,欠的一屁股烂账的偿还,这样样都是考纲的事儿,稍不留意就会让你坐蜡。

  一想到这些破事儿,赵国栋就觉得有些心烦,王二凯的事情罗大海那边总算是说通了,和翟化勇打了招呼之后,这事儿也就算敲定了,万朝阳身体这一段时间一直不太好,看样子也是主动退让了,不会在这些问题上作文章,况且就算是他作文章,几个人意见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他的声音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现在就该是考虑翻年之后市里边定盘子的问题了。

  从章天放口中得知除开丰亭三县报上来的推荐人选可能会被搁置之外,市级机关推出了十三人,其他各县推出了九人,二十二人,而空缺出来的副处级干部只有十一个,也就是基本上按照二比一的比例来筛选确定,淘汰率也是百分之五十。

  赵国栋盘算了一阵,花林县推荐了三人比曹集县还多一人,其他几个县都只推荐了一人,只是这三人里能不能上都还是未知数,但是赵国栋确信按照现在祁予鸿的思维意图,花林上两个应该没有啥问题,剩下那一个就要看祁予鸿的心情了。

  咋来运作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才能让祁予鸿顺理成章的认同花林三名干部的能力和品德,让祁予鸿能够相信这三位同志能在更高的岗位上取得成功?

  祁予鸿不是绝对的任人为贤者,也不是任人唯亲者,准确的说应该是介乎于两者之间,获得他认同的,那就没有问题,无法获得他认同的,就困难了,而这种认同,既有可能是对你能力人品的认同,也有可能是对你印象上的认同,同样亦有可能是对你身后背景渊源的认同。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春节自己又不得安生,运作这件事情都得把自己给折腾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