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九节 同僚 1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二十九节 同僚 1


  节就在纷乱琐碎的杂事中不知不觉的来到了。

  旧城改造的拆迁已经结束,而基桩工程建设已经开来序幕,一公里多的规划干道两侧不少地块已经在开始开挖基坑,而设计中的桂溪大道也开在进行画线和平整,等待着正式铺筑开始。

  涉及的几百户都已经拆迁完了,虽然其间不可避免的有一些这样那样的争执和反抗,不过在绝大多数人都赞同的情况下,那么三五户不太满意政府给予的补偿条件的住户也搅不起多大风浪,毕竟这个危旧区的条件实在太糟糕了,尤其是恶劣的环境更是让人打心里期望像效果图展示的那种新生活的到来。

  看看那裸露在外的下水道和简陋无比的公用厕所,加上一点不隔音的简陋棚板,那那些不太在乎的年轻人话来说,就是两口子作点“正常生活”都得压抑着一点,否则保管第二天邻居们就得“善意”的提醒你注意身体,如此环境让绝大部分居住在这里的人都渴望着早一点能够搬离这里。

  虽然拆迁补偿房屋都在河东,但是现在桂溪大桥引桥工程都已经结束,开始进入紧张的桥桩浇筑工程,五月份之前,大桥主体工程就要完工,七月份之前,大桥桥栏桥面和辅道引道的装修铺设就业彻底结束,要抢在七一党的生日之际竣工向党的七十六周年诞辰献礼,届时估计又要搞一个盛大的庆典仪式。

  而一旦桂溪大桥建成,那么河东地区基本上就和河西老城区联为一体了,宽达四十米的大桥足以让桂溪东西两岸彻底变为坦途,甚至沿着这桂溪河两岸建设的溪畔公园还将成为一道靓丽地风景线,这也让这些个拆迁户们内心充满了期待。

  不仅仅是河东的拆迁补偿房建设速度进展相当快,而且河西这边桂溪大道两边的商住楼、河东那边的几块商品住宅房项目都全数启动,并且临近春节前这一段时间显得更加忙碌,几乎在夜里都是灯火通明,工人们加班加点的赶着工期,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前一段时间连基坑都没有动,这会儿却是一下子变得如此热络起来。

  毫无问这都是冲着那几千人的小城镇建设户口农转非带来的巨大机遇而来,就在桂溪大道一栋简陋地平房里,悬挂着售房点的牌子外围着不少人,前来询问商住楼和住宅楼销售价格和大小、户型的客人相当多。

  这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来自外地地生意人,听得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跃身跳出农门,对于祖祖辈辈都在土里刨食的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开了一道通往无上光荣的门缝。

  成为城里人的梦想使得在农村里勉强算得上是先富起来的这一部分人不太在乎这一套房子钱和所谓的城市建设配套费,在他们看来,在城市里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窝也就意味着他们真正融入了城市,可以理所当然地享受城里人的礼遇,这对于市民情结十分严重的人来说无是莫大的诱惑。

  踩在凹凸不平地地面上。赵国栋放眼望去。河中央因为枯水期水线已经下降到濒临底线地最低点。丰水期时浩淼地碧汪一泓水面现在显得有些单薄。还在河底之后一部分还能被水面盖住。不至于太过难看。引桥工程已经顺利地延伸到了桂溪大道接头处。向两端河岸沿线延伸地引道正在紧张地建设中。看样子也就是春节停工前就要完成。

  不过西边地河沿岸仍然还有两三百户拆迁量。拆迁工作尚未正式启动。县里拆迁办已经就改造桂溪河西岸地出了公告。与河西沿岸地住户协商工作也已经结束。拆迁工作将于春节之后正式开始。

  这边情况和桂溪大道拆迁差不多。绝大部分人希望尽快拆迁。但是仍然有一部分人对于政府拆迁补偿房方案不太满意。拿韦飚地话来说。如果每一项工程都要让人人满意。那工作就根本没法开展了。赵国栋赞同这个观点。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想法各不相同。只能说最大限度地满足绝大多数人地意愿。仅此而已。

  河里地基坑在拦水堤地包围下就像一个个堡垒。几大大型挖掘机正在施工。看样子河底工程怕是春节都不会停下来。按照计划三月之前就要把桥彻底固化立起来。看样子工期也相当紧。

  赵国栋眼前彷佛出现了一个花园城市。按照他地构想河两岸就是要建设成为花林县城地一道景观带。溪畔公园和各种公众性文体设施都主要放

  线。让市民们可以在享受山水园林般地环境时同样|政府为他们提供地文体服务。

  站在赵国栋被后韦飚也相当自豪,这一片片建筑群落和道路就要在自己的手中一点一滴的垒砌而起,对比以前的花林县城,任何人都禁不住要出一阵惊呼。

  桂溪大道建设如火如荼,建成时间甚至要抢在桂溪大桥竣工之前,东段没有啥说的,本来就是一片河滩荒地,西岸却一直等着拆迁工作结束才能动工,还要兼顾着两边建筑物的建设,这一年来他基本上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这上边,现在大道东西两段的架子都已经出来了,东段更是已经进入了铺设期,估计三月底之前就可以完成,而东段也将在五月底之前彻底建成,这还包括和大道交汇的两条南北向的次干线铺设。

  以桂溪河及其两岸的滨江大道和桂溪大道、桂溪大桥为十字架。一个全新的花林县城已经初具规模!

  赵国栋和韦飚伫立在桥头,一桥飞渡东西,天堑变通途,毛老人家的话语篡改一下用在这里相当地合适。

  “老韦,历史在我们手中改变,我不知道我们选择北线方案会不会有这样的效果,但是我知道把桂溪大道和桂溪大桥穿城而过绝对没有错。”

  “嗯,现在看来我们坚持中线方案是最明智的,如果不是穿城而过,这一片还是不能入目的棚户区,而桂溪大桥修在北边,无就是将这一片的改造无限期的延后了,甚至可能要到进入二十一世纪才谈得上这件事情。”

  韦飚自内心的道,赵国栋在这一点上的坚执既为他引来的一些麻烦,但是同样也为他赢得了尊重和赞许,至少在这些拆迁户们心中是清楚的,而县里的常委们以及那些消息灵通的干部们同样也清楚赵国栋被送到党校“深造”是因何而起。

  实际上这种事情也瞒不过人,大家心知肚明,倒是让韦飚有些佩服赵国栋的勇敢无畏,当然这或许和赵国栋的自信和背景有关系,韦飚自认为自己处在那样一个位置上恐怕便无此魄力。

  “老韦,我的想法或许有些超前,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到和谐统一。展的目的何在?不就是为了改善人民群众生活么?展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提高人民群众收入,让人民群众拥有更好的生活环境和生存条件,这才是目的。我们花林底子薄,条件差,所以很多人更热衷于招商引资,拉来企业建厂,而对于改善城市环境不太重视,这个观点不对。

  我也很重视招商引资,因为只有工业经济展了,才能增加就业,才能壮大财政,政府也才有更多的资金来办事情,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财力薄弱就不干事情,怎样将二和谐完美的统一起来这就要考验我们作为一级地方政府领导的执政能力和艺术了。”

  韦飚默默的点头思索着对方的言语,还是有些小看了眼前这位太过年轻的同僚,虽然韦飚一直认为这位上级能够站在自己上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着相当雄厚的背景,但是现在看来光靠背景一说是不足以反应对方的真实底细的。

  “选择中线可能县里会付出更多一些,甚至我个人也会遇到一些阻力,但是想一想如果能够提前几年让这么多棚户区老百姓住进新家,我觉得值得。何况我也一直坚信,要想让一个地方具有持久不衰的吸引力,城市环境建设以及给外来客人的印象相当重要,很难想象映入眼帘就是破败灰暗、杂乱无章的城市形象会能够让客人们生出想要驻留下来的好感,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哪怕是现在多付出一点,但是日后的回报必定会远远超出我们现在的付出。建设一个宜居的花园城市,一个充满吸引力的开放城市,这就是我的梦想。”

  韦飚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对方深邃而又富有魅力的侧面轮廓,自己的眼界和胸襟始终还是太短浅狭隘了一点,眼前这个人考虑似乎远远不是修两条街道大桥或引来两家大企业增加税收那么简单,这个人的心中所想绝对不是那样简单,他甚至有一种预感,此人不会长久卧藏于花林这个地方,花林这个池塘太浅了,对他来说或许宁陵甚至是省里边才是他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