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四节 两人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四节 两人

  ()  “给爸妈的东西买了没有?”

  岔开话题,赵国栋不想再谈这个问题,无论是赵长川还是赵德山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怎样操作运作他们有自己独立的看法,赵国栋也相信以赵长川和赵德山的智慧和经验加上两年来自己的提点敲打,哪些事情能作,哪些事情可打擦边球,哪些事情必须回避,哪些事情则必须拒绝,他们两兄弟自然有分寸。

  “东西?什么东西?”赵德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却被赵国栋给了他后脑勺一个盖顶,“咦?你小子是不是忘乎所以了?这大过年的,连买点东西回家孝敬爸妈的事儿都不会作?”

  “呃,长川说他买了,上一次去吉林视察基地时,那边地方政府送了几支老山参,我看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呢。”赵德山兴致勃勃的道,“咱爸咱妈现在身子骨还好用不上,保不准十年二十年之后就能用得上了。”

  “那是别人给长川的,你的呢?你就没有一点心意?爸妈不是需要啥,重要的是你的心意!明白么?”赵国栋恨铁不成钢的瞪视着大大咧咧的赵德山。

  “哥,你也没有准备吧?”赵德山狡猾的一笑。

  “是啊,所以我让你开到前面的华联商厦去,买点东西回去。”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德山在这方面还是没有长大,比不上长川考虑周全,他敢肯定刘成和大姐两口子以及云海和许伟都知道买点东西回来,唯独这赵德山是马大哈,啥也想不到。

  “赵国栋?!真的是你?!”赵国栋正站在商厦前等赵德山把车开过来,却听得一声有些惊异和欣喜的叫声,转头一看,顿时目光一滞,但瞬间立即恢复了正常,“寇苓?!”

  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不,应该说是准少妇的女子,那双眼睛依然灵动清澈,微翘的刘海和蓬松的卷发,一身裁剪合体的流苏长裙外加白色衬衣,外罩一袭厚实粗犷风格的毛衣,斜挎的一款绯红色的PORTS皮包,棕色高帮马靴,略略翘起的嘴角将那一抹一度让自己单恋沉迷不能自拔的优雅唇线更是勾勒得令人目眩神迷。

  还是那样令人心旷神怡,虽然只是略带惊奇的淡淡一瞥,一样令赵国栋觉得自己彷佛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高中时代。

  号称江口中学“绝代双娇”之一,明艳清雅,不可方物,即便是十年时间弹指一挥间,但是容颜丝毫未减,反倒多了一丝说不出道不明,落落自然的成熟韵味,昔日那点点滴滴依然如昨日一般浮现在赵国栋眼前。

  不过此时的赵国栋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稚嫩羞涩的大男孩了,虽然不敢说泰山压顶不变色,但是即便是心中波澜骤起,但是面色却是逾恒无波。

  “寇苓?你怎么会在这儿?不是说你在上海么?”咀嚼着舌间的淡淡酸涩,赵国栋脸上尽量浮起自然的微笑,“噢,是回来过春节?”

  “我在北京,你说的是米娅吧,她才在上海,现在在花旗银行上海分行工作。”嘴角泛起一丝骄傲的笑意,女孩目光澄澈,又有一丝好奇,“赵国栋,你现在在哪儿,听说你当了警察?”

  “嗯,当了警察,后来又改行了。”赵国栋淡淡一笑,昔日的种种已然逝去,留下的只是淡淡瘢痕寥落的洒落在心灵深处。

  当年的寇苓、米娅号称江口中学高八八届的绝代双娇,不但相貌出众,家庭条件也好,而且成绩特别好,每一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的前三甲,三甲中唯一一名男生一般都只能在第三名上当个配衬,让整个八八届的男生都只能偃旗息鼓,不敢牛皮哄哄。而那时候的赵国栋实在太矬了,成绩一直在班上处于中下游,连考上警专都是超水平发挥,也难怪那时候赵国栋在毕业考试之后鼓起勇气想要托人去说要和眼前这位交个朋友,得到的却是礼貌但是冷淡的拒绝,让赵国栋大受刺激,整个暑假都是恹恹抑郁。

  “噢,你又改行了?我倒是觉得你最适合当警察,凭你那一身功夫,当个警察正好啊。”女孩子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说不出的矜持,那份骄傲几乎要从脸上都可以刮一层下来。

  赵国栋笑笑不语,或许在她和米娅这些家庭条件好,成绩出众,颇受学校老师青睐的学生,天生就有着一种优越感,认为自己这种劳苦大众出身的莽汉就只能干些粗苯工作,哼,即便是十年过去,对方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那种倨傲仍然能清楚的感受到,和那一位米娅相比,这位寇苓的表现更令人反感,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总是在不经意间表露出来。

  比起米娅毫不留情的拒绝,那个时候的赵国栋更痛恨这种隐藏在皮囊深处的高高在上,恨不能一把将她们掀翻在地,踩在她们身上,问一问她们,究竟有什么值得骄傲自大的,觉得可以无视于其他同学们的存在。

  “嗨,为了生活,那也没办法。”赵国栋耸耸肩,正欲再问问同学们的情况,却听得电话响起:“哥,长川过来了,也在停车场这儿呢,要不我和他一道过来,接上你?”

  “嗯,也好,你们就过来吧。”赵国栋听得电话里赵德山似乎有些吞吞吐吐,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此时赵国栋却懒得多问,径直挂了电话。

  “寇苓,你现在在北京哪儿啊?”赵国栋放下电话迎着对方目光问道。

  “我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北京,分在了外经贸部,米娅毕业之后我也让她想办法来北京,可是她不愿意,就留在了上海,这几年都换了两三个单位了,都是些外资企业,也不知道那有啥好,可她就喜欢那样。”

  女孩子脸上又浮起了那种令赵国栋极不舒服的骄傲,外经贸部?啧啧,实在是个好单位,难怪这样眼高于顶,北大毕业的,是该牛,那米娅考上了上海财大,两个女孩子代表了江口中学高八八届的骄傲,连带着所有女生管她是癞蛤蟆还是恐龙类的都牛得不行,而那一届男生大多不争气,最好几个也只考上了安大和南京大学,以至于那一届的男生们都对组织同学会失去了兴趣。

  反倒是几个恐龙女生十分感兴趣,还曾经给当时在江庙派出所的赵国栋打过电话,只不过当时沉浸在和唐谨分手的抑郁情绪中的赵国栋根本就没有兴趣,冷冷的拒绝了那些个母恐龙们的召唤。

  “你们都是咱们江口中学的骄傲,北京,政治首都,上海,经济首都,你们俩可真是正好代表了咱们江口中学八八届的典范,我觉得咱们江口中学八八届的同学们都该开一次同学会了,嗯,就应该由你们俩来发起才对,其他人没有这份号召力啊。”赵国栋一本正经的道。

  “是啊,我也觉得我们一毕业就八年多了,同学们情况咋样我们都不知道,是该聚一聚才对,只不过我和米娅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可其他同学大多都在安原,不好联系啊。”女孩子脸上兴奋起来,但是随即又觉得有些不合适。

  “嗨,现在通讯工具这样发达,没有手机,也有电话,多委托几个人,都能联系上不是?”赵国栋略带揶揄的道:“只要你寇苓大小姐一发招,我看我们班上男生至少得来一大半替你跑腿。”

  沉浸在兴奋中的女孩显然没有注意到赵国栋话语中的揶揄味道,矜持的翘翘鼻子,“赵国栋,哪有你这种说话的?我觉得在在学校里你可没有这样油嘴滑舌,咋一下子就变化这么大?”

  “哪儿变化大了?你还不是一眼就认出我了?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落魄?像个打工仔?”赵国栋装出一副整理衣物的模样,的确,昨晚在麒麟观一夜,烟火香灰四处,皮鞋上也是灰尘扑扑,加上一大早又去四处走动看望,吃了饭就往安都赶,几乎就没有喘上一口气,看看自己这副打扮,还真有点那欠薪拿不到钱不敢回家的民工味道。

  “喂,米娅,你回来了?噢,前天回来的啊,我这会儿在安都呢,对,就在华联商厦,你猜我碰见谁了?赵国栋,对,就是那个整日里上蹿下跳的赵国栋,他现在干啥?嗯,原来当了一段时间警察,现在好像该行了,我还没有具体问呢,好,春节我们聚一聚,行,说定了。”

  赵国栋饶有兴致的看着对方搁下电话,“说曹操,曹操就到?”

  “嗯,米娅也回来了,赵国栋,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也给你一个电话,春节如果有时间我们聚一聚怎么样,不少同学现在都在安都,我看你现在也不咋和原来同学联系了呢?”女孩从皮包里拿出一叠纸签,写下号码,然后让赵国栋也把自己手机号码留下。

  赵国栋挠了挠脑袋,只得按照对方意图留下电话。

  “阿苓!”

  一辆出租车停下,一个身影钻了出来,付了车钱便跑了过来,赵国栋看看对方两人亲密的样子估计也是寇苓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只是淡淡笑着站在一旁。

  “费洋,我男朋友,在国家经贸委,赵国栋,我高中同学。”

  赵国栋打量了一下对方,男孩子个头挺高,脸上轮廓分明,真有点费翔的味道,以至于他差一点听成费翔了。

  “你好。”

  “你好。”

  对方显然并没有把赵国栋放在眼里,只是敷衍般的打了个招呼便想要招呼对方离开,“走吧,阿苓,时间差不多了。”

  “不忙,我还得进去买点东西,你陪我一块儿去。”寇苓在对方面前却是媚眼如丝,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寇苓,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有啥事情电话联系。”赵国栋已经看到了赵德山的车子过来了,也就礼节性的挥手。

  白色的沙漠王子没有在赵国栋面前停下,反而往前走了几米,后面的一台黑色轿车却停在了赵国栋的面前,赵国栋愣怔了一下,却见车门打开,赵长川从里边钻了出来,再看看车牌和车标,沪A牌照,奔驰S600,难怪赵德山方才吞吞吐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