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六节 多元化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六节 多元化

  车里气氛一时间显得有些沉闷。

  赵国栋也在思索已经将产业资本渗透到金融资本中的沧浪下一步该怎样走下去,以赵长川目前的状况虽然还算能控制局面,但是赵长川也已经学会了放手,这一点很重要,比如沧浪之水交给屈平来负责,这一步很难得,也很必要,沧浪之水已经走完了它最初的步履蹒跚,现在该是奋勇前进的时候了,而这就需要更加专业更加精于此道的行家来运作,单单靠先期灵敏的嗅觉和超前一步的眼光已经不足以再让企业上一层楼了。

  “哥,你就没打算找个嫂子?”

  “嫂子?”赵国栋从思索中惊醒过来,怔了一怔之后才笑道:“咋,你和德山等不及了,怕我不结婚,耽搁了你们俩?”

  “哪儿的事儿啊,我和二哥现在都没心思考虑这个,我是真没有时间考虑这个,二哥看样子是不打算结婚了,我看他整日里也挺乐呵的,嗯,身边也不是没有女人。”赵长川吞吞吐吐的道。

  “噢,德山有女人了?”赵国栋一惊之后转念一想,都是二十好几的大男人了,自己都有女人,难道说以赵德山的身份还能没有女人扑上来。

  “嗯,一个小歌星,二哥在北京那边开拓市场时认识的,不知道咋就把二哥给傍上了,还有一个有点名气的模特也是和二哥纠缠不清,我看二哥也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凑和着在一起,也不知道他咋想,问他,他又说都是玩玩儿,还没有想过结婚那码事儿,还说这辈子就没有打算要结婚,怕被被人缠住,实在不行找个女人生个孩子留个根儿就行了。”赵长川脸色也变得有些怪异,二哥这种想法着实有些怪异,深怕大哥听了之后会大发雷霆。

  赵国栋却是一怔之后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没想到赵德山居然有如此新潮的想法,这要换到十年后这种想法倒不新鲜,现在这种想法居然能从赵德山脑子里钻出来,实在让赵国栋很是不解,咋这念头就能在赵德山脑子里发芽?

  见赵国栋默不作声,赵长川心中更是不安,“哥,”

  “唔,行啊,没想到德山能有这样新潮观念,嘿嘿,别让爸妈知道就行了。”赵国栋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这赵德山平时看不出,倒是没有想到如此有女人缘,也不知道别人究竟是看中了他的钱还是身份?

  “哥。我看刚才那个站在华联商厦门口有一对男女在和你说话。嗯。哥你看那个女人地眼神有些不大对劲儿啊。”赵长川见兄长如此开通。心中也是一宽。语气也变得随便起来。

  “滚!瞎说些啥。那是我高中地同学。北大高材生。人家可是在北京高就。和咱们不是一路人。”赵国栋没想到赵长川地眼睛如此刁毒。就自己脸上残留点表情神色也能被他看出一二。信口解释。

  “不是一路人?啥叫一路人?北大高材生?北大高材生来我们沧浪集团我也得看看有没有真材实料才行。哼。这年头难道说还能以学历家世来划分人地等级不成?笑话!”赵长川轻蔑地笑笑:“咱们集团里名牌大学毕业地难道还少了么?”

  “好了。好了。你别在那儿借题发挥了。我看你就整一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地角色。真想让自己充实一点。去念念商学院地MBA吧。价格虽然贵了点。但是能长点见识开阔一下眼界也值得。

  ”赵国栋笑了起来。

  “对了。哥。子全哥打电话来问你啥时候回安都呢。说有重要事情要和你商量。打你电话老说无法接通。”赵长川想起啥似地。赶紧道:“看样子他是有啥急事儿要和你说。我问他啥事儿。他说要和你面谈。不愿和我说。还把我当小孩子似地。”

  “我和他的事情你少掺和,你自己专心致志作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赵国栋也猜得到房子全有什么事情。

  今年煤价持续上扬,炼焦煤、动力煤、无烟煤,三大类价格都在上涨,房子全素来胆大,许伟也给自己打个电话说房子全厉害得紧,才去没两个月就把当地政府上上下下搞得热乎得紧,而且要和当地银行搅得很紧,上一次说好地五百万估计还不够,多半是要准备再和自己商量商量怎么扩大规模,看样子房子全是要准备在那边大干一场的样子。

  “哥,子全哥也不简单啊,这才多久,就能在内蒙古那边站住脚跟,这两年弄煤能挣钱,当然也有风险,搞这一行越胆大越能挣钱,只是受国家宏观经济影响很大

  经济紧缩,煤价必然猛跌,这煤矿必定亏本。”

  赵长川也估摸着房子全只怕是在自己兄长那里借了不少钱,当初房子全搞砖厂也就是大哥一手扶持,然后又在平川那边搞煤矿,现在才算是一大步跨出去搞点真正上台面的生意,赵长川也听许伟打电话回来,那边那个矿年产量能达到三十万吨,而且是几个矿连在一块,房子全恐怕是想要把那几个矿都拿下来,加上选煤厂洗煤厂这些个配套设施,至少也得千万左右。

  “从长远来看,搞资源这一行肯定赚钱,赚多赚少就看你自己把握时机的能力,另外也要将一些关系和运气,有关系你地煤销路才会不愁,在煤价贱时你能熬得过去,煤价高时,你就能大赚一笔,至于运气么,你要是接上手就遇上宏观紧缩,能不能支撑下去也说不清楚,很多矿主也就是死在这宏观紧缩上,运气好,一接手宏观经济好转,那赚钱就只管用麻袋装吧。”赵国栋半带调侃味道的说道:“子全胆子够大,不过想一想也是,就像他说的,咱们原来不也是一无所有,大不了从头再来。”

  “嘿嘿,哥,又有几个人能像伟人一样经得起几起几落?”赵长川喟然叹道:“稍许挫折还行,真要从风光无限的顶峰跌落下来,一落到底,只怕心态都要发生很大的变化,能不能再重新创业,我看很难说。”

  赵国栋点点头,看见前面沙漠王子正在打转弯灯,才发现已经到了喜来登酒店门口。

  “你们住喜来登?”

  “是啊,哥你那浅湾的别墅咱们也不敢去,万一里边有其他人咋办?”赵长川似笑非笑地道。

  “你小子,咋,还来试探你哥不成?”赵国栋也不解释,现在大部分时候瞿韵白都住在里边,自己那辆沙漠王子也是瞿韵白在用,赵德山和赵长川都十分知趣的从不问那辆车哪儿去了。赵国栋也知道自己几个弟弟也很关心自己地个人大事儿,不过这不属于他们考虑关心的范畴,赵国栋也从未打算要将自己私人生活暴露在其他人面前,弟弟们也不行。

  “你们也没打算在安都买房?我看天孚公司地梅江明珠二期别墅都还不错,如果要住高层,‘溪畔逸景’也行。”

  “哥,集团总部现在都在上海了,我们还能有多少时间呆在安都?买套房子又有啥意义?”赵长川摇摇头,“我倒是打算合适时候在上海买套房,二哥也有这个想法。

  ”

  “要买趁早,选个合适的,贵就贵点,虽然上海不是最适合居家地地方,但是作为中国经济首都,公司总部设在上海是最合适,无论是日后拓展业务,扩大影响,融资联络,都相当方便,而且正如长川你说的,陆家嘴那边日后将会是上海乃至中国的金融核心区,说是中国华尔街也不为过,我相信沧浪大厦日后的价值将会增值无数倍。”

  赵国栋下车,门僮早已迎了上来。

  “哥你也这样认为?”赵长川陪着赵国栋上了电梯,赵德山落在了后边,二人也没有等他,赵长川对于自己兄长的看法十分看重。

  “没错,这一点我还是可以肯定。”赵国栋看着赵长川若有所思的神色,微微一笑,“是不是又有啥想法?”

  “嗯,现在陆家嘴那边地价虽然已经攀高了不少,但是如果真如哥你所说的那样,我觉得陆家嘴那边值得投资,如果可以的话,那我们沧浪明年就准备再拿下一两块土地,嗯,就以沧浪置业有限公司的名义拿下。”赵长川眼睛闪动着坚毅的光芒。

  “拿下土地闲置在一边屯着,政府肯定不会答应,但是你若是要开发,这在资金上肯定会出问题。”赵国栋皱起眉头,“企业扩张势头太猛,一旦资金链断裂,那就会酿成灾难。”

  “哥,我考虑过,我们在安都商业银行和宁波商业银行入股,那股份一样可以作抵押贷款,而且更重要的是沧浪之水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每年的现金流回笼相当充裕,就只按照去年的汇款状况,修建沧浪大厦不是问题,拿下土地只要一两年内开工,我想也能说得过去,问题就在于陆家嘴是不是会像哥你所说的那样快速发展起来,真正成为中国华尔街,如果投资方向失误,大厦建成而租售困难,那才是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