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七节 资源产业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七节 资源产业


  兄弟一边讨论着陆家嘴的发展前景,一边回到赵长

  大年初一在外度假的人并不算多,即便是一些国外客人也知道春节对于中国人来意味着什么,就像他们的圣诞节一般,只不过中国人更喜欢回家团聚,而不是一大家人出去度假。喜来登的住客外国人不算少,但是随着中国国内经济发展速度加速,越来越多商务客人也喜欢选择星级宾馆作为宿处,而喜来登无是安都市里最受欢迎的五星级宾馆之一。

  “哥,爸妈也不愿意到市里来住,这还真是一个麻烦事儿,咱们几兄弟事情都多,现在大姐也有一家人了,都在外面晃荡,许伟跟着子全哥去了,我看许强也是在江庙呆不了多久,总不能一直让爸妈住在江庙吧?”

  赵长川替兄长端来一杯热茶,一边有些烦恼的道。

  “现在还不必担心,爸妈主要是不习惯没有了原来那些老同事的生活,现在身体也还行,我看现在可以听他们的,但是日后年龄大了,那还是弄到市区里来方便一些,真有个啥事儿,大家也能有个照应。”赵国栋倒不是很担心这个,父母身体都不错,你若是让他们现在就进城,人生地不熟的,他们更觉得难受,弄不好还得把身体憋出病来。

  “唉,哥你这个工作也是,怎么老是在那山沟里呆着?就算是你要走政道也不比非要去山里吧?”赵长川有些不解,自己兄长深谋远虑,每做一件事情都能看出几步的动作,这是最让赵长川佩服的,可是却愿意在那些个穷乡僻壤里蹲着,这一点很是让赵长川困惑。

  “长川,官场上的事情你不明白,山区也没啥不好,条件差但是能锻炼人,不是有句话么?人生的成功不在于你拿了一副好牌,而在于你能把一副坏牌打好,我觉得在花林每天醒来都能感觉到变化是我最大的安慰,这和沧浪集团赚钱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嗯,应该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快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觉得前者更令人回味。

  ”赵国栋摇摇头,微微笑道:“你们有你们地追求,我也有我的目标。”

  赵长川不以为然的皱眉,他觉得自己兄长在这方面有些矫情,未必在艰苦地方创业才是真正展现自我能力的好地方,在他看来以自己兄长地能耐,在像安都这些发达地区发展更能展现能力,而获得升迁的机会更多,只有站上更高的位置,你才可以获得更多施展抱负地机会。

  赵国栋注意到了长川的不以为然,正欲再说啥,手机又响了起来,“子全?嗯,我回来了,在安都,明天回江庙,噢,你也在安都?许伟呢?回南华去了?那你过来吧,喜来登,1,嗯,只有我和长川,德山出去溜达去了,谁知道他去干啥去了。”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和房子全地讨论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快十点。连晚饭都只有在喜来登吃地。好在喜来登饭店餐厅在春节期间一样营业。只不过不对外营业。只对在宾馆内住宿地客人营业。

  房子全带来地大量地资料。用档案袋装了厚厚一口袋。赵国栋一看就知道这个家伙是存心来让自己这个春节都不得安生地。房子全一力邀请赵国栋到那边去看看。最好是春节期间趁着飞机票还好买。赶紧过去。但是赵国栋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房子全地盛情邀请。

  房子全来谈地事情还是那个煤矿地事儿。

  并不出赵国栋所料。房子全地胃口被养大了。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房子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很显然内蒙古那边丰富地煤炭资源刺激了他。他很果断地将平川那边地煤矿处理掉了。甚至没有和赵国栋打招呼。真还有点先斩后奏地风范。拿他自己地话来说。既然赵国栋给了他这个权力。他就要用够。

  房子全前期拿下地那个矿实际上是那边一系列矿中地一个。正因为房子全是个外来户。所以价格也有些偏高。但是房子全很快就用他地本事证明了他不是来这边玩玩儿地。几乎全是房子全从江口和平川带过去地熟练工人。房子全把他们抱成一团。很快就打开了局面。煤矿开采效率远远高于另外两个矿。而房子全也花本钱大量更新了设备。改善了开采条件和安全条件。一跃成为三个矿中地佼佼者。而房子全没花多少时间就和地方政府官员们以及银行地管事者打得火热。

  另外两个矿在赵国栋地

  争下就显得有些吃力了,如果不是96年煤炭价格还比三号矿经营状况不是很好,就有些撑不下去了,现在主动要求卖给房子全,大概是觉得房子全是外地人,而且性格够豪爽。

  而那个二号矿矿主也想要买下,抢先一步和三号矿矿主接触,但是一来出价太低,二来他本身也有些力有不逮,内心并不是很想买下,只是不愿意见到房子全买下才会出面干涉,不过在价格上双方相差甚远,房子全也乐观其成,他知道二号矿矿主不具备拿下三号矿的实力,这样出面倒是可以帮自己压压三号矿地价。

  正好遇上春节,房子全矿上都是腊月二十八才正式歇业,正月初五又要开工,所以房子全也就忙忙慌慌的飞回来找赵国栋商议这事儿。

  赵国栋倒是赞同房子全的想法,要做就做大,小矿效益低,安全系数低,风险承受力也低,三号矿的储量和条件实际上比房子全现在掌握的一号矿更大更好,只是三号矿主是北京那边过来的,颇有些来头,只是吃不下那号苦,自己经常不在矿上,上行下效,管理自然就跟不上。

  那地方条件实在恶劣,整天得呆在矿上,娇生惯养久了的人,根本吃不下那苦,所以开采生产也就自然落下来了。

  房子全还好都带了一帮子本地过去的工人,业余时间也就能在一起乐呵乐呵,一来加强了感情联系,二来也能随时掌握井下情况动态,有个啥问题也能及时处理,吃住都在一起,也就习惯了,现在有这机会,自然是兴趣浓厚。

  在赵国栋印象中国家整顿资源型企业也就是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就要开始,煤炭生产在98年就要进入整顿期,这几年煤炭价格持续上扬使得各地煤炭产量猛增,生产事故也是频频发生,而亚洲金融风暴来袭,国内出口市场大受冲击,生产疲软,对于煤炭需求也是一路下滑,煤价也将出现暴跌局面,而国家也会趁机关停小煤矿,压产量,保安全。

  也是说煤炭生产企业现在虽然风光,但是马上就要面临98、99年的衰退,一只要到2000年煤炭市场才会转,不过紧接着就是一波黄金期了,也就是说好日子还有一年,98、99年煤炭企业就要勒紧裤腰带苦苦熬过这一个寒冬,两年下来不知道要有多少煤矿倒下,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矿主血本无归。

  危机期是危机期,但同样也是一个令人垂涎的机遇,当别人都已经撑不下去时,却正是收购兼并的最佳时节,当别人都对经济前景失去信心时,那也就是你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取优良资产的最好机会。

  房子全对于赵国栋把赵长川留下来并不意外,实际上他也知道赵长川早就在赵国栋的培养教诲下出道了,甚至比自己出道还早,而且已经是干得有声有色,只不过房子全的性格就是只专注自己要做的事情,只作自己能作的事情,所以赵长川两兄弟究竟在干什么他也只从许伟那里了解了一个大概,也从不深问,但今天赵国栋主动留下了赵长川就意味着事情的不同寻常了。

  赵国栋也详细了解了当地政府意愿,也对当地金融融资环境和运输状况作了一个仔细了解,赵长川也在一旁认真听着房子全的介绍和分析,几个小时下来也算是有了意向性的意见,赵国栋以赵孚望私人名义出资五百万,而沧浪集团出资一千万,加上原来煤矿资产组建国全矿业有限公司,其中房子全和赵望占百分之三十股份,沧浪集团占股百分之三十八,吴长庆和许伟各占百分之一股份,房子全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赵望孚和沧浪集团都不参加企业具体经营管理。

  坐在车里,房子全显得格外兴奋,他竭力想要压制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和激动,成立一家正规化的公司来运作管理煤矿一直是房子全的梦想,而这一次的整合无可以让崭新的国全矿业一步迈上一个新台阶。

  他甚至已经在规划整合了一、三号矿之后该怎样加大生产力度,怎样理顺销售渠道,不过他也牢记了赵国栋的提醒,97年一年是黄金末期,而进入98年之后经济大势就会出现波动,要做好苦练内功挖掘潜力降低成本的先期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