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八节 黑市情人 冲刺!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三十八节 黑市情人 冲刺!


  子全,别那么兴奋,规模扩大并不意味着你就能做一年至关重要,如果今年你都不能取得一个好的效益,那么明年后年要想熬过去那就难喽,而一方面你要扩大产能,增加效益,另一方面你也得确保安全。”赵国栋看着房子全抓耳挠腮的那股子兴奋劲儿,忍不住提醒道。

  “国栋,你都把话说得这样清楚了,我还能不明白,放心吧,我今年一年就得呆在那边回来也得把它弄起来,有长庆和许伟帮我管住下边的工人,另外我矿上也有几个管技术安全的都是熟手,而且还有一个是国营煤矿退休的老手,我专门挖来替我管理,就是怕出事儿。另外矿上职工我都花钱买了保险,真要有个意外,也得对得起他们家人不是?”房子全竭力收敛住内心的兴奋之情。

  “嗯,有备无患,值得提倡。”赵国栋点点头,房子全也不是原来的房子全了,在煤矿里打滚了两年,也算是对这个行道有些钻研了,至少比自己强,自己除了能给他在经济走势上提醒一下,倒真还没有其他可说的。

  “国栋,你没事儿也可以过来看看,北国风光比起咱们安原这边的山水还是大不一样,感受一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味道,那也能使心胸变得开阔许多,那边的人可比咱们安原这边的人朴实耿直多了,有啥说啥,有啥矛盾吵过了就算,不会记仇,只是吃苦比不上咱们这边人。”房子全感叹道,“咱们这边人能吃苦,可心眼也多,不好管理,幸好有吴长庆和许伟能过去帮我一把。”

  “所以管理企业,管理人是最重要的,能把人管好用好,你这个企业就成功了一大半。

  ”赵国栋也是赞同对方这个观点。

  “国栋你不在喜来登住去哪儿住?回交通厅里?”房子全见奔驰车转向,不像是往交通厅宿舍方向,有些诧异地问道。

  “你就甭管我了,我有地方住就行了。”房子全住在金星宾馆,赵国栋也懒得和他解释,不过他也知道对方隐约知晓一些自己的事情,自打孔月离开自己去了加拿大之后,房子全就不在询问自己的私生活,两人似乎在这方面有些默契。

  房子全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是却不再言语。

  赵国栋回到滨江庭院时,徐春雁正要上床休息,听得门铃响,从猫眼里看了看,赶紧打开门。

  “你咋这会儿来?明天一大早我就要和秋雁一起千州老家去。”徐春雁接过赵国栋地包。怪地道:“也不先打个电话。万一秋雁在这儿”

  “你不是说你妹妹从来不在这儿住么?”赵国栋一脸坏笑。见到徐春雁那高领套头衫下高耸地胸房和羊绒紧身裤裹得紧绷绷地身段赵国栋就觉得身体有些发热。尤其是那明显羊绒裤袜内里三角内裤勒印更是令人浮想联翩。

  徐春雁被赵国栋话一堵。徐秋雁原来是和徐春雁住在一块儿地。但是后来觉察到了自己姐姐和赵国栋关系之后。便知趣地和另外一个俱乐部地练租房住在一起了。徐春雁怎么挽留也不行。

  “哼。还不是怕你”徐春雁脸色绯红。虽然比赵国栋还大两岁。但是徐春雁发现自己在对方面前却越来越表现得有些害羞害臊了。

  “怕我啥?怕我把她吃了不成?男欢女爱。饮食人伦。我和你有没有妨害到谁。”赵国栋见徐春雁有些羞涩地模样。心里也是一荡。

  “那也不好。这房子又小。隔音效果也差。”徐春雁话一出口才发现语病。心中大羞。再也说不下去了。

  “嗯,雁姐,买一套房子吧,大一点的,你妹妹一个人在外边住也你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儿住,我也放心,万一哪天晚上有人闯进来,劫财倒也罢了,千万别劫色害命。”

  赵国栋曾经和徐春雁提及过这个问题,但是徐春雁坚决拒绝了,如果说创业赵国栋帮了她,她还能接受,而买房再用赵国栋钱,徐春雁就觉得自己在赵国栋心目中的地位真的要蜕变成为情妇的角色了,她不想那样。

  虽然现在这种关系也有些尴尬,不过徐春雁却很满足,残花败柳之身,一无所长,还能期盼什么?真要在社会上去挣扎沉浮,多半都是沦落烟尘,原来纺织厂里无数姐妹这两年地坎坷经历已经证明了这一切,现在她这个健身俱乐部里都还招募了两个昔日同厂姐妹打工。

  “现在挺好,

  要。”徐春雁摇摇头,语气虽然温柔,但是态度却

  赵国栋也是无可奈何,两姐妹就因为自己时不时要过来就只能分开,这实在有些不近人情,这让赵国栋也有些难堪。

  似乎是觉察到了赵国栋的不高兴,徐春雁嫣然一笑:“真地,秋雁也是和别人合租住在一起,挺方便的。”

  赵国栋也不多言只是捧起徐春雁的脸庞,那丰润厚实的嘴唇真的有点索菲娅罗兰那张大嘴的味道,一口吻下,舌尖撬开对方贝齿,直抵口腔深处。

  凶猛地热吻立时让徐春雁忘了一切,双手环抱赵国栋熊腰,只能嗯嗯吱唔呢喃,赵国栋的手已经滑入高领套头衫下摆,迅捷地寻找到乳罩的被扣,食指拇指轻轻一捏,胸前一对山峦迅即得到解放。

  兴许是受了头一夜那萧牡丹和孔姓少*妇那丰腴身体地以及有些放荡言语的刺激,赵国栋变得格外兴奋,索性一把掀起羊毛衫下摆,直接将徐春雁上衣连同乳罩一下子脱了下来,在徐春雁地惊呼声中,顿时变成了一个半裸美人,白生生的**就这样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中。

  赵国栋贪婪的揉弄着对方胸前的那对**,蓓蕾在他有些粗鲁的侍弄下顿时肿胀起来,没等徐春雁反应过来,赵国栋双手早已滑下,扣住羊绒裤袜腰际皮筋,向下一压,裤袜连同内裤一下子就被褪到了膝弯处。

  在徐春雁惊叫声中赵国栋一手揽膝,一手抱背,径直就往卧室里走去,羞得徐春雁只能用手捂住自己脸,不敢吱声。

  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竹被翻红浪。

  赵国栋轻轻捻着还陶醉在**余韵中女人胸前肿胀的乳珠,对方仍然还间歇性的抽搐显示这个女人的性生活的确不多,除了自己偶尔来耕~这块肥沃的土地外,就再没有人能够踏足这里了,这让赵国栋有一点狭隘的窃喜,明知道这样太过卑陋,但是哪个男人又不是这样?虽然嘴里说得比谁都大方,但是真的知晓了和自己相好的女人有了别的男人,那份苦涩酸楚还是没有人愿意品尝。

  温润如玉的躯体蜷缩在自己怀中,赵国栋手在女人身体上逡巡,从臀瓣到小腹,从丰胸到圆肩,光洁细腻,煞是可人。

  “明天回老家?”

  “嗯,打算把父母接到安都来,租两套房子,我弟弟弟媳也打算到安都来打工,所以家里就没有人了。”徐春雁腻声道。

  “你还有弟弟?”赵国栋有些惊奇,他一直以为徐春雁只会有两姐妹。

  “我咋就不能有弟弟?他在老家没出来,现在街道上的企业也垮了,两口子没了生活,正闹腾着闹离婚呢,孩子才一岁,所以我想让他干脆到安都来找个工作。”徐春雁叹了一口气,“现在这国营企业为啥都不景气呢?一家接一家的倒闭,拿上几千块钱就算是把你打发掉了,日后怎么生活?”

  “不行,就让他去培哥那儿吧?他原来是干啥的?”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托尔斯泰不是说过么?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赵国栋也是叹了一口气。

  “在一家五金工具厂里当水电工。”

  “嗯,正好,建筑公司和房地产公司都需要。”赵国栋想了一想,“雁姐,你父母都要过来,这儿怎么住得下,现在在安都市区租一套房子也不便宜,我看还是买一套吧,也是兰溪御苑和溪畔逸景得五六月才能交工,要不倒是可以在那儿拿一套。”

  “不用,国栋,那房子也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能住得起的。”徐春雁摇摇头。

  “雁姐,你也别这样,难道说你和我之间就必须要用这一点钱来撇清么?”赵国栋滑下身体,和徐春雁面对面直视,“一套房子对于我来说实在算不上啥,只是一份心意而已,要不这样吧,买一套合适的房子,写在秋雁的名下,你不愿意要,现在可以让你父母居住,就当秋雁日后要嫁人时我送的嫁妆吧。”

  徐春雁凝视对方,赵国栋坦然相视,目光清澈,没有任何杂质,一抹泪影慢慢浮起在眼角,然后哽咽了一声将自己的脸靠在了赵国栋胸膛上,娇的身子也紧紧贴在了男人身上,能得男人这样的善解人意和体贴入微,便是给他当一辈子无名无份的黑市情人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