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一节 左和右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一节 左和右

  国栋,听说你和老严关系处得不怎么好?”刘兆国一边道,外边天气不太好,这一次几家人聚会也就选择了条件相对好一些的一家四星级酒店,一个外带棋牌室和卡拉OKK间的一体式的娱乐包房让一家人都可以其乐融融的在其中自由自在的享受。

  柳道源和蔡正阳坐在了一起切磋起棋艺来,拿赵国栋的话来说,两人都是臭棋篓子,臭到一块儿去了,相互对掐,就看谁犯错误少。

  “哦?谁说的?不会是严书记吧?”赵国栋心中一梗,自打在县公安局局长位置上生了一次对抗之后,严立民就基本上不来花林了,来的时候也是自己不在的情况下,花林县公安局业务在市局的排名也始终上不去,拿陈雷的话来说,主要指标花林都没有问题,问题是领导有了看法,要想挑你碴儿那实在太容易了。

  “你小子还在我面前打马虎眼,严立民来我这儿没提你半个字,我就知道你们之间有问题,国栋,你现在还只是县长,有求于市里边各个部门的事情很多,没有必要和严立民较劲儿,能忍则忍,能让则让,最好不要和他直接对抗,他毕竟是常委,在常委会上毁你两句,给主要领导形成一个先入为主的意见,你不少工作就白做了。”刘兆国瞅了赵国栋一眼,“当然我也不是让你没有原则的退让,哪些事情可以退让,哪些事情必须坚持,这中间分寸你应该拿捏得准才对。”

  “刘哥,我也不是不想和他搞好关系,可是他不给我机会啊。”赵国栋笑了一笑,“就为公安局长的事儿弄得有点不愉快,不过现在我也要坚持这一点,如果说在公安局长人选问题上,县里边都没有了言权,那这个县委县政府责权利就是不完整的,县局不是分局,它应该有自己的独立性。”

  “国栋,你小子在我这个安都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面前说这些话是不是在敲打我地工作方式啊?加强政法工作尤其是公安工作,由市里边统筹安排,可以避免地方盘根错节的势力影响,这对对方社会治安很有帮助,为什么你这么抵制?”刘兆国吃完了放下碗,笑吟吟的道,“你若是在安都地面上这样做,那我在市委常委会上就会毫不客气的批评你。”

  “嘿嘿,刘哥,公安工作的原则就是‘条块结合,以块为主’,县公安局也是县人民政府的重要组成机构,县里失去了对县公安局长的任免权,那就相当于变成以条为主了。”赵国栋也笑着道:“你就是撤了我,我也得坚持这个原则,更别说批评了。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此所谓大丈夫。

  ”

  “滚你个蛋!你这和威武不能屈扯上上啥关系了?”刘兆国笑骂道:“你小子甭仗恃着有人替你撑腰你就为所欲为,总得有些事儿落在别人手上,你就得抓瞎。”

  “嘿嘿,刘哥,我挺本份地,何况这也不是啥不共戴天的仇怨,工作上的一些看法不一致而已,严书记大人大量,他不会和我计较这些地。”赵国栋笑道。

  “有些时候不共戴天地私仇往往顶不上这你看似不经意地小嫌隙啊。”刘兆国若有深意地提醒道。

  赵国栋一怔之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刘哥。我明白。只是有些时候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官场就是江湖。甚至比江湖更像江湖。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唯求尽量不伤及自己要害罢了。

  “十五大之前。上边人事问题估计不会有太大地变动。倒是下边舆论上地交锋颇为激烈。改革方向究竟向何处去。私营经济究竟是活水还是祸水。现在争论得相当激烈。虽然在主流方向上仍然坚持以92邓公南巡讲话精神指引。但是不容忽视地是一部分人仍然对于改革会不会动摇我们国家社会主义根本性质持怀态度。”柳道源小口小口地抿着茶。捧着茶杯目光有些飘忽。

  “哼。看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不仅仅是地方上有着这种思潮地泛滥。在京里不也是一样?私有制经济将成为新生资产阶级政治要求地经济后盾。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将战胜谁地问题在我国远未得到解决。用股份制改造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达到私有化目地。这一系列地言论到处可闻。这些人自己找不到合适地方法来解决目前国家面临地问题和困难。却只会用指责和煽动来对抗改革地探索。僵化地思想在他们脑子里已经根深固。

  容否认他们仍然有相当影响力。他们是想借十五大之以便于为他们在十五大召开时赢得一些关注。”蔡正阳也点点头。在中央机关中这种明枪暗箭地观点交锋显得不显山露水。但是其炽热程度一样令人感觉得到那份激烈。

  “主攻目标还是私有经济。”柳道源颌。

  “没有一个主攻目标,怎么会起到攻其一点的作用?”蔡正阳笑了一笑,“我看要不到十五大召开,中央就要出来表态,否则这些言论迟早会影响到十五大。”

  “嗯,我也这么看,现在距离十五大召开还有将近一年时间,国家正处于展地关键时期,不可能这么久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在我看来,不但要回击这些言论,而且要理直气壮地正面回应!”柳道源重重的点点头。

  赵国栋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很显然在这一点上地两人所代表的力量完全一致,对于开改革开放的倒车都无法容忍。

  “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好像是老人家说的,我觉得在现在,依然具有相当深刻的现实意义。”赵国栋悠悠的道。

  蔡正阳和柳道源交换了一下眼色,同时点头,柳道源道:“国栋,看来你也闻到了味道?”

  “没有,我只是听你们谈论有感而,改革开放是摸着石头过河,没有经验可循,难免不会有一些观点上的碰撞,也难免不会走一些弯路,这都可以理解,但是如果想要借此开历史的倒车,那就必须要旗帜鲜明的给予回击,蔡哥,柳哥,我觉得改革开放的大势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撮人可以逆转的,这是全民的心声,想要老百姓从新回到以前那种物质极端匮乏精神生活几度枯燥的时代中去,这就是在逆潮流而行,必将被碾得粉碎。”赵国栋清楚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切,自己的后世记忆也如此证明,“我觉得二位大哥不妨可以在这个问题上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尤其是在一些党报党刊上表明态度,以正视听。

  ”

  蔡正阳和柳道源心中都是一动,这小子这一招够凶猛啊,不错,若是选择诸如这一类党报党刊表文章阐明观点,那无是竖起一张标靶供那些人开火,陷入这样的泥潭中有没有意义?

  见两人都露出深思的表情,赵国栋这个时候才诡异一笑:“方才我那话是开玩笑的,现在是不是合适时机表明态度值得商榷,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那就是大势不可逆!蔡哥和柳哥不妨埋头按照自己的路子去走,该干啥干啥,在一些场合上也可以公开表明观点,这样有助于下边的思想得到统一,尤其是柳哥你现在是黔阳市委书记就更应该如此。”

  赵国栋那一番话让蔡正阳和柳道源都对争论具体问题失去了兴趣,而对于日后该通过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两人都有些想法,通过党报党刊表明态度,无会赢得高层的瞩目,对于日后展必将起到一定作用,但是这也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守旧势力的攻,利弊分明,会不会影响到自身的工作,一言也难以道清。

  赵国栋也知道这两位现在身份不同,在处理任何事情上都需要三思而后行了,利弊大小,短期效应和长久影响,舆论反应和高层观感,这些都是需要他们考虑的,不可能遽下决断。

  97年注定要成为一个历史上闪光的一年,对于这个国家和自己来说都应该如此,赵国栋也是默默的想着。

  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走到这一步,自然不能辜负了上苍对于自己的赐予,看看现在还不能望其项背的几位兄长,自己虽然年轻,但是时间一晃而过,机会稍纵即逝,只有站得越高,才能将自己后世记忆中能够回忆起的那些东西作用挥得更大,对于那些无力改变的自然不必去说它了,但是自己有能力去改变的为什么却不去作呢?

  纵然自己做不到,但是自己完全可以通过自己去影响那些能够做到这些事情的人,比如说影响蔡正阳,影响雷向东,影响柳道源,影响熊正林,让他们的观点和想法去影响更高层,同时也可以让自己获得更好的展空间,为日后自己能亲自去改变那一切作出自己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