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二节 蝴蝶翅膀扇动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二节 蝴蝶翅膀扇动

  正阳和柳道源的日程安排都相当紧,仅仅只有两天时初五就一起飞离了安都,只不过一个人飞回北京,一个是飞到黔阳。

  蔡正阳本来还有些时间,但是接到了来自委里办公厅打来的电话称国务院那边将会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会议要求他和经贸委主任秦泽东亲自参加,据说是洪副总理亲自主持,蔡正阳和赵国栋都意识到恐怕是那几篇收集起来送上去的资料和建议起了作用,只是没有想到上边效率如此高,这样快就要过问这件事情。

  实际上赵国栋从蔡正阳升任国家经贸委副主任之后就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怎样最快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能够回忆起来的一切来为这个国家作一点事情。

  思前想后,他觉得唯一能够确信的就是石油价格将会从现在的十几二十美元一桶,在经历了美国对伊拉克战争之后会迅速攀升到一百多美元一桶,直至最高点的1美元一桶,能不能阻止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赵国栋不知道,但是赵国栋也坚信即便是没有美伊战争,石油价格也会缓慢的上升。

  而中国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对石油需求越来越大,而国内石油资源的日趋减少,国际油价将只有上升,没有下降的可能,而中国原油自给率将会迅速下滑到只能满足一半不到,而且这个趋势将是不可逆转的,那么如何能够未雨绸缪,抢先建立起属于中国自己的稳定的原油进口供给体系,将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而放眼这个时候的世界,中东石油资源基本上已经被各方势力瓜分殆尽,中国很难插足,而诸如伊朗伊拉克这些地区又受到来自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的政治影响,中国目前还不具备挑战美国霸权地实力,非洲石油资源虽然丰富,但是第一距离太远,中国影响力一时间还难以达到,第二,运输成本也将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尤其是在这个低油价时期,运输成本也就显得更加敏感。

  而以里海为核心的里海沿岸地区将逐渐成为石油生产的另外一个核心区域,对于中国来说,苏联的解体、俄罗斯的经济衰退以及中亚地区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难得机遇,怎样抓住这个时机,将中亚乃至俄罗斯地西西伯利亚和东西伯利亚地区丰沛的资源纳为己用,将这几个地区建成中国稳定的能源进口基地,同时加大对西部尤其是西北地区的开发,促进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实现双赢,这就需要尽早布局。

  蔡正阳进入国家经贸委担任副主任,无疑为赵国栋这样一个计划提供了可能性。赵国栋一方面尽可能的收集资料,一方面也尽可能将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写成东西寄给蔡正阳。

  不出所料,赵国栋的东西引起了蔡正阳的兴趣,虽然只是半信半,但是这种观点在国内经济界并非没有遥相呼应者,坐在这个位置上,蔡正阳可以轻而易举的与国内各大高校研究机构以及社科院系统地研究部门等机构团体取得联系,并且迅速获得这方面的十分丰富而又准确资料和信息。

  蔡正阳对于赵国栋的思路相当疑惑,他难以想象像赵国栋这样一个年轻人,一个从事公安专业的年轻人,怎么能够对于这样一个涉及相当复杂地和广博专业的行道有如此深邃精准地看法,通过与国内的一些社科机构和高等院校研究部门以及经贸委内部的政策研究机构专业研究人员的探讨和交流,蔡正阳越发觉得赵国栋有些深不可测。

  96年土库曼斯坦因为天然气价格问题已经和俄罗斯方面发生了严重地分歧。双方争执不下。而俄罗斯借助它对输气管道地绝对控制权死死地掐住了土库曼死他地喉咙。使得对方反抗无力。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以极其低廉地价格强购天然气然后高价转卖给西欧牟取暴利。面临困境地北极熊如果不通过这样地手段攫取廉价丰富地中亚天然气资源。那么他们地经济状况将会更加困窘。

  而97年土库曼斯坦和俄罗斯之间天然气价格纷争将会怎样。蔡正阳也有些怀。土库曼斯坦不具备和俄罗斯抗争地实力。原因很简单。土库曼斯坦地天然气出口通道完全掌握在俄罗斯手中。也就是说俄罗斯是它地天然气唯一买主。它别无选择。

  但是赵国栋却告诉蔡正阳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是一个相当倔强地政治家。他不会轻易让自己地国家屈从于北极熊地压

  以土库曼斯坦极有可能与俄罗斯闹翻。而这正是中国

  贫血地北极熊现在已经是外强中干。他们没有太大能力干涉中国在中亚拓展势力。尤其是强化在能源方面地投资。因为他们自己国内地能源企业一样处于极度困窘地状态。而经过私有化折腾地能源生产企业生产能力和效率已经跌到了一个相当困难地境地。而国际油价地相对疲软更让他们雪上加霜。

  蔡正阳这两个月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之间地天然气纷争日趋升级。这和赵国栋预测地一样。两国在天然气出口价格和付款方式上地巨大分歧使得他们之间一时间似乎难以寻找到解决地办法。这让蔡正阳对于赵国栋精准地看法更是佩服。

  赵国栋和蔡正阳在关于国内能源问题上也进行过多次探讨,包括电话和书面资料的相互传递,得出的一致结论是中国对于外部的能源需要将会越来越大,而进口能源比重也会日渐增加,而且增幅还会越来越大。

  鉴于中东地区局势的不稳定性以及欧美列强对于中东地区的高度关注,中国目前能够寻求的最好的能源供应渠道最便捷和稳定的只能是中亚和俄罗斯,其次才是东南亚(缅甸、印尼和柬埔寨)和非洲,而采取各种方式和手段进入因为苏联崩溃而处于虚弱状态的以上区域无是最合适时机,一旦俄罗斯从虚弱中喘过气来,那中国就将失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蔡正阳一直认为赵国栋应该在中央部委的一些政策研究室中工作更适合一些,他甚至坚信如果赵国栋能够在诸如中央或者国务院政策研究室这一类国家智囊智库这一类的部门得到锻炼的话,赵国栋的发展前景将会更加广阔,但是赵国栋似乎对于进入这一类研究机构不太感兴趣,而更愿意在基层中老老实实的发展。

  在基层中发展固然很重要,但是能够去中央工作无可以让自己站在一个更好的平台上,但是赵国栋思衬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作为国家智囊机构中,各种深谋远虑眼光智慧超群的高人不可胜数,但是为什么蔡正阳的观点就能获得最高层的关注,而这些持同样看法和态度的人的建议和文章却只能作为附件资料出现?

  原因无他,因为他位置站得够高,这一点让赵国栋深有感触。

  雷向东已经正式接到了调令,他将卸任安原省农业发展银行副行长职位,升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任副局长,正式成为副司局级干部,而且位列中央金融核心中枢之中。

  这将是他在安都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过了节之后他就将正式走马上任。

  赵国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与他在金融危机方面的一系列探讨对雷向东的人生也产生了蝴蝶扇翅膀引发风暴的效应,但是雷向东自己却不讳言,正式因为赵国栋和他探讨的关于东南亚诸国金融部门尤其是泰国金融部门存在的巨大系统性风险将极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这个看法,使得他这几个月来一直孜孜不倦的钻研这个问题,而也使得他频繁在国内外金融刊物上发表此类警告性文章。

  这在客观上增加了他的影响力,但是也给他带来了相当压力,如果金融危机并没有像预想那样发生,那他将沦为天大的笑柄,即便是他的理论再正确也没有人相信。

  不过很现实的是他的观点赢得了一些人的支持和认同,而且多半是相当高层人士的认可,否则雷向东不相信像他这样一个籍籍无名的角色会骤然被调任人行中去。

  金融风暴将会以一种什么方式席卷而来不得而知,甚至究竟会不会来一两句话也很难说清楚,不过雷向东倒是坚信无。

  金融风暴归金融风暴,对于现在的赵国栋来说,怎样立足现实,踏踏实实作好自己本份工作更重要,其他一切对于当事人来很重要,但对于自己来说还是虚无缥缈了一些。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现在么,赢得市委主要领导的认同对于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即将到来的这一年里怎样实现更进一步的跨越和飞跃,那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