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三节 冲突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三节 冲突


  国栋是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被电话吵醒的。

  有些抱歉的看了看身旁躺着的瞿韵白,赵国栋披上睡衣起身,毫无疑问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绝不会是什么报喜电话。

  电话是庞钧打来的,赵国栋甚至可以听见庞钧电话中还有陈雷焦急沉重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事情?”赵国栋努力压抑住内心的烦躁情绪,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像正常一样。

  “赵县长,的确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可是有件事情我必须要马上向你报告。”

  庞钧在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急促而又沉闷,这让赵国栋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盘算了一下又看看表,正月初五不是庞钧值班,庞钧应该是正月初七值班才对,这个时候却是他打来电话,这就更让赵国栋心头发虚了。千万别出什么大事儿,尤其是什么安全事故交通事故这一类的事情,那这个年恐怕就真的不得清静了。

  “你说,我听着。”赵国栋吸了一口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得挺着,谁让自己是县长。

  “赵县长是这么一回事儿,”

  当庞钧言简意^的几句话把事情叙述清楚之后,赵国栋已经把牙关咬得咯咯作响,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如果不是顾忌着寝室里还有瞿韵白在休息,赵国栋几乎就要咆哮起来了:“老庞,我们县里公安局是吃干饭的?他们腰杆上别的是擀面杖还是吹火筒?!妈的,连别人到县里来把人都带走了,他们都不敢拦下?!不用多说!马上给我拦下,一个都不准离开花林,出了事情我负责!”

  “赵县长。这恐怕不太好啊。市局马局长带队。主要是接到公安部地紧急通辑令对全市所有大型宾馆酒店进行一次清查。要求搜捕两名犯罪嫌人。所以”庞钧在电话另一面犹豫了一下。轻声道。

  “老庞!这是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讲这些!我问你。陈善水带地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如果有证据证明地确是卖淫妇女。我们县里没说地。我马上与市委祁书记和麦市长联系。请求市委市府支持我们花林工作。外地投资商在这里来投资。就算是违反了治安管理是不是就一定要带到市局处理。我们花林县公安局连这样一个治安案件都处理不了么?!”

  “如果不是卖淫妇女。也就不成其为卖淫嫖娼。只是一般地情人关系。那就更滑稽了!道德规范来调整地范畴难道也需要他们市公安局来大动干戈?!命令陈雷。那就算是犯错误也要给我拦下!出了事情由我承担责任!”

  赵国栋如一头暴怒地狮子一般在客厅里来回踱步。“马上向罗书记报告。我赶不及回来了。请把我地意思转达给罗书记!对。给我拦下!现在太晚了。我不太好给祁书记打电话。严立民那边不管他。他们市公安局有本事就来花林把我们花林县公安局给撤销了!陈雷。我告诉你。今天这件事情你必须要给我顶住!不管他是什么马局长牛局长。我不管!它市公安局能处理你。我就敢给你记功!他有本事撤掉你局长职务。我就有本事让你官复原职!”

  “庞钧他和严立民在通电话?哼。不管他。他是以县政法委书记地身份和市政法委书记沟通。如果这件事情真地让他们市公安局都为所欲为了。那我们花林县投资环境优化如何体现?!这不是一个单纯地治安案件管辖问题。而是关系到我们县日后投资环境地打造!如果这种事情都发生在我们县里。尤其是处在我们花林正全力打造投资环境最优环境这个称号地时候。那就是故意给我们抹黑。连人身自由都得不到保障。那哪个投资商还敢来我们县投资?如果真是卖淫嫖娼。那也该由我们县公安局来处理。难道说一个堂堂县公安局连一起治安案件都处理不下来?荒唐!滑稽!”

  赵国栋越想越冒火。这个严立民简直就是刻意挑衅!

  他强压住想要给祁予鸿打电话的冲动,想一想昨晚才通过柳道源和潘援朝关系请到了祁予鸿坐了一坐,汇报沟通了思想,这个时候深更半夜去打扰祁予鸿,只怕祁予鸿对自己的看法又要打个折扣了。

  找刘兆国?意义不大,虽然刘兆国和严立民私交还行,但是这是事关两个单位,又非直接上下级的隶属关系,只怕刘兆国既不好出面,出面也未必有多少效果。

  赵国栋知道问题出在那儿,公安局长人选问题起因,

  近的导火索却是花林县公安局越过了市公安局从市~获取了一笔小城镇建设治安防控体系建设试点资金,五十万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实际上那也是花林县政府以这个名义向市政府申请地,而麦家辉相当爽快的在这个申请报告上签了字请金永健给予支持,所以事情也就顺理成章。

  五十万资金加上县政府给予的八十万配套拨款迅速变成了十台微型面包警车和两台桑塔纳以及两台警用切诺基越野车和一批诸如基地电台和车载电台、手持对讲机、照相机、摄像机、防弹背心等装备,而且第一批装备已经在春节前正式回来列装了。

  花林县政府和宁陵市政府之间地关系这半年来相处得相当融洽,尤其是赵国栋明确提出新的一年要在河东新区和河西老区加大市政设施建设,改善花林县人居环境,讲花林县建成花园城市、宜居之城的口号之后,麦家辉几次在市政府召开的会议上表扬花林县政府高瞻远瞩,心系民众,充分考虑到了老百姓地诉求需要,行得民心之举,为顺民意之事,如此高度的表扬,在麦家辉嘴里还是第一次。

  麦家辉甚至还在年前的百忙之中带着分管城市规划建设和国土、矿产的副市长孟渊一起专门到花林县旧城改造现场和河东新区建设工地进行现场考察和办公,要求市政府各职能部门要为花林县城市规划建设以及工业园区建设提供鼎力支持。

  罗大海和赵国栋都是全程陪同,相处甚欢,在小城镇建设项目的城市配套建设费上麦家辉也是表示支持花林县政府提出合理的方案,并且也赞同花林县政府将收取来地这笔资金主要用于改善市政设施配套以及如教育和卫生设施的建设上,罗大海和赵国栋也是心领神会。

  正是在这样一种相当融洽地氛围下,赵国栋提出了鉴于花林县小城镇建设工作即将拉开序幕,而针对这种新形势下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准备进行试点,要先行一步,所以也就试探性的向市政府提出能不能在专项经费上给予支持一下,没想到麦家辉相当爽快地就应允了,这让罗大海和赵国栋都是喜出望外。

  罗大海和赵国栋都没有意识到花林县这一出对市公安局的刺激有多大,市公安局打给市政府要求增添车辆和武器装备地报告被压了下来,而花林县政府一张口居然就能要到五十万,这分明就是一种无声的暗示,那就是市政府对市公安局工作很不满意。

  开发区诈骗大案至今没有消息,而西江区主城区内临近年底又连发飞车抢夺案,其中一名老妇在被抢夺今耳环时被犯罪分子用摩托车挂倒,至今昏迷不醒,在社会上引发轩然大波,而市公安局成立的专案组至今没有半点进展,使得麦家辉对于严立民看法更加不佳,大概这也是导致市政府搁置了市公安局要求添购车辆和装备的申请。

  但是这不是市公安局将气撒到花林县头上来的理由,何况是用这样一种方式,更是赵国栋不能接受的!

  陈善水和赵国栋私交不错,赵国栋也隐约知晓陈善水身边那个女人不是他老婆,而应该是在大陆包的二奶,一个籍女子,不过这个女的跟着陈善水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了,连赵国栋和陈善水在一起时都碰见过多次,虽然不是合法夫妻,但是也绝对谈不上什么卖淫嫖娼这一说。

  尤其是眼下陈善水正在积极游说陈氏集团总部准备加大在花林这边投资,上一条果酱生产线,主要是以加工番茄酱和猕猴桃果酱为主,而产品直接针对欧美和澳洲市场,而番茄基地也选择在了花林县城郊的密合乡境内,以生产大棚番茄和普种番茄相结合的方式为陈氏集团果酱生产线提供原料,并且已经就这个项目与花林县政府以及密合乡政府签订了备忘录,就等陈氏集团总部批准就要立项开建,仅此一项工程,每年就将增加产值两千万以上,利税预估也将达到三百万以上。

  现在突然闹出这么一遭事情来,这简直就是故意要破坏花林县的招商引资工作,故意破坏花林县的招商引资环境,在赵国栋眼中看来,严立民不可能不知晓这件事情,而且他甚至可以断言这就是严立民授意下的行为,这就是严立民的以手中公权泄私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