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五节 恩宠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五节 恩宠


  ()  “国栋,你这样做得不对!不管他们市公安局怎样作,你都不能下达这样的命令,你这是把花林县公安局推上了悬崖,没有退路的悬崖!”瞿韵白有些着急的道:“你们市公安局局长又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那是市领导,你们县里真的有什么问题应当马上向他报告,如果对他的处置方式有异议,那也应当先行服从,然后再向市委主要领导报告,来协调解决,你这样作让日后花林县公安局怎么办?你们那个局长日后又该怎么开展工作?”

  赵国栋也意识到刚才自己有些冲动草率,但是事情已经出了,市公安局的人已经同意将人交给花林方面处理,也就是说明面上的纷争已经结局,但是其带来的后续影响却是深远而麻烦。正如韵白所说的那样,花林县公安局该怎么开展工作?陈雷又该怎么开展工作?虽然只是和马元生发生了对峙,但是谁都知道马元生背后站着谁。

  想到这儿赵国栋也有些冒火,他马元生背后站着严立民谁都清楚,难道他马元生甚至严立民就不知道陈雷和花林县公安局背后站着的是他赵国栋和代表的花林县人民政府?!既然他们清楚的情况下都可以肆无忌惮的藐视自己和花林县人民政府的存在,那自己又何必给他们面子?!

  尊重是相对的,如果你都不尊重我,我为什么又要尊重你?就因为你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操!愤懑的赵国栋在心里深处骂了一句粗口,算个毬!

  “好了,韵白,事情出都出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赵国栋吸了一口气,紧了紧身上的睡袍,“你先睡吧,我想一想。”

  “国栋,明天你就给你们那个市委政法委书记打电话,承认自己当时在不了解的情况下有些冲动,求得他的谅解。”瞿韵白犹豫了一下,“不是说他也是安都人么,和刘书记关系也很好,要不通过刘书记帮你缓缓颊吧。”

  “没有那个必要。”赵国栋断然拒绝,“严立民这个人你不了解,貌似心胸宽厚,但是内里却是睚眦必报,这个时候你去求得他谅解,除了得到不冷不热的敷衍之外,什么也得不到,这事儿既然已经结了仇怨,那也就想开一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是市委常委不假,不过他一个市委常委他还定不了我的前程命运。”

  “国栋,”赵国栋看着瞿韵白有些担心的目光,笑了起来,“你怕啥,我都不担心,你怕啥?对付这种人,你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作出成绩往上走,只有让他意识到他要动你也许会得不偿失甚至可能会自取其辱时,他就会乖乖的安分下来。”

  瞿韵白娇嗔的瞪了赵国栋一眼:“问题是你现在有那份实力么?”

  “现在没有并不代表以后没有,何况他分管的政法工作范围很狭窄,对于我们花林来说没有太大的约束和压制作用。”赵国栋轻哼了一声,“他想要在我们花林指手划脚,等他坐上常委的前几把交椅之后再说吧。”

  赵国栋的确很想得开,事情既然出了,再来辗转反侧的牵肠挂肚,那不是他的风格,何况县委书记、县长这种位置,一个市委常委还左右不了大局,大不了他也就能在常委会上诋毁一下罢了,当然给花林县找麻烦的手段办法倒是不少。

  赵国栋担心的不是自己,倒是县公安局和陈雷的问题,如果严立民真的铁了心要折腾花林县公安局,就算是县委县政府能全力支持,但是公安局和其他局行不同,业务性相当强,在日常工作中有求于市局的地方很多,这也真是扯破了脸,还真不太好工作。

  ※※※※※※※※※※※※※※※※※※※※※※※

  赵国栋接到米娅的电话时还真有些愣怔了一阵,昔日高高在上的年级女皇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这份感觉能用什么来形容?受宠若惊,还是喜出望外?亦或是惘然若失?

  美居酒店同学会,务必参加,分别八年多的聚会,看看同学们能有多少变化?

  赵国栋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这又是一个发展得较好的同学们炫耀自我的一个舞台,唯有让昔日的同学们看到自己的成功得意似乎才能够证明自我的优秀,尤其是在异性面前就更需要获得这种心理满足,这实际上也算是一种心理安慰,但是似乎很多人都乐此不疲,把自己的得意建立在别人的羡慕之上,你若是不配合的羡慕嫉妒都还不行。

  赵国栋高中时代并不令人愉快,以至于他在高中时代并没有多少知心密友,班上更多的同学将他视作了一个莽夫,一个喜欢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的莽夫,实际上赵国栋并不喜欢这样的名声落到自己头上,但是这名声的积累似乎由不得他自己,一次打架就能让他一直到毕业时都背上这个名头。

  实际上只怕连寇苓和米娅都不清楚赵国栋当初为什么会和学校里比他们还高一级的同学打架,连学校调查都没有能够查出一个啥出来,好在大家双方都不愿意事情闹大,所以这一场当时炒作得沸沸扬扬的打架才算是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淡化,但是赵国栋骁悍暴烈的脾性却在江口中学尽人皆知。

  没有人敢轻易去高八八级2班去找麻烦,当然作为重点中学江口中学,八八级七个班,一二班是快班,其他五个班都是普通班,那年头的人也没有多少心思来放在学习以外的事情上。

  直到现在赵国栋依然能够清楚回忆起当时自己怎么会热血上涌,面对三个比自己还高一级的校篮球队的体育特长生,赵国栋异常嚣张而又凶狠的向他们用中指竖起向他们表示侮辱和轻蔑,以至于这场打斗就在只有寥寥几人的意外相逢下爆发,短短几分钟时间内,三名特长生都被打倒在地,起不了身,当然赵国栋也付出了些许代价,嘴角带血,并微微发肿。

  事后当事人都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三名特长生也是保持了缄默,直到现在赵国栋也能想起自己当时悍野的眼神让对方三人满面恐惧的表情,赵国栋漫不经心的提醒三人,如果再发现他们敢这样诋毁侮蔑寇苓和米娅的清誉,那么他只有见他们一次揍他们一次。

  想到这儿赵国栋都觉得好笑,那时的自己怎么会那样痴狂,简直比奶茶刘若英的那一首《为爱痴狂》还要疯狂得多,就为了对方几句以寇苓和米娅为对象的类似于意淫的话语,自己就敢赤手空拳挑战三个个头比自己还要高一头的壮汉,虽然跟着师傅习练过武技,但是这一次赵国栋才算是真正的全力以赴。

  直到电话里悄无声息了,赵国栋才惘然如梦一般合拢手机。

  同学会,如果是初中同学会或者警专同学会,赵国栋都会毫不犹豫的参加,唯独这个高中同学会他却有些不太想参加。

  高中时代留给赵国栋的印象是在不太好,江口中学是百年老校,建校时间要追溯到民国初年了,甚至还能在清朝末年找到一些渊源,所以说百年老校也不为过,也是县份中学中屈指可数的一家省级重点中学,不但江口县本县子弟以上江口中学为荣,而且邻县乃至安都市区内都有不少学生来这里读书。

  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懵懵懂懂的就会考上江口中学并且还分到了二班,虽然他中考时发挥得相当出色,但是这只能说勉强上江口中学,要想分配到快班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是分到了二班,所以他的成绩基本上一直在二班处于后五名之内,其他几人都是市县领导打过招呼进来的关系户,完全是来感受学习氛围来了。

  即便是如学校这样的净土,一样若明若暗的浸润着一些功利性的东西,比如说有关系的学生总能分配到一些较好的位置,要不是视线好而且旁边还能坐着学习成绩好又自觉的同学,这样同学们相互影响带动也就能让后进同学成绩得到提升。

  正因为这些点点滴滴加上老师对于学习好的同学的过分器重和宠爱,这才让赵国栋渐渐对高中学习失去了兴趣,以至于高考成绩想不是很高,只能勉强够得上警专而已。

  高中毕业之后各奔前程,赵国栋也就和原来班上同学少了往来,甚至渐渐失去了音信,其中不少同学都已经留在了安都甚至其他大城市发展,而自己在安都市呆的时间相当短,仅仅有那么几个月时间,这也使得更缺少渠道联络。

  同学会,赵国栋若有所思的浮起一丝苦笑,原来那些个同学们就已经相当势利了,不知道现在踏入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只怕会更加变本加厉吧?

  自己以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呢?是藏头露尾的低调神秘,还是风光无限的衣锦还乡?亦或是故弄玄虚的扮猪装傻?

  想到这儿,赵国栋就禁不住摇头,还真不是个事儿,自己能不配合么?

  这些人通知自己只怕其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好生羡慕嫉妒一下他们的风光得意,还得恰到好处的把羡慕嫉妒表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否则就难以让他们获得满足,也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谁获得这样的“恩宠”?

  老瑞很努力了,但是看看人家怒吼一声月票涨好几十张,自己确是寥寥无几,所以也就壮着胆子怒吼一声,要月票!希望明早起来月票位置能够站在一个令人欣慰的位置上,估摸着今晚能增加五十张月票,老瑞就能睡个安稳觉了,望兄弟们不吝支持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