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六节 癞蛤蟆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六节 癞蛤蟆

  约定同学签到的时间上午十点半钟还有半个小时,洋的在街道上晃荡着,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悠闲自在的独自漫步了,这样散着步走到美居酒店估计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

  美居酒店是法国雅高酒店集团管理的高档酒店,在安都这一家新建不到半年,规模也不是很大,估计是雅高集团在中国内陆地区的试水之作,位于天王路东段,正好处于核心商业区的边缘上,是一家小有名气四星级酒店。

  连续几天的阴靈天气终于离去,从初六开始阳光绽放出它迷人的光芒,让整个安都市区都笼罩在一片金色灿烂的明媚春光下,爱俏的女孩子们不顾仍然浓重的寒意,纷纷将靓丽的春装秀出来,也为热闹的安都街头平添了几分亮色。

  赵国栋将手叉在夹克兜里,漫不经心的在人行道上晃荡着。

  宁陵那边显得很安静,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但是赵国栋相信花林宾馆事件肯定早已经传遍了大人物们的耳朵,只不过一来是春节期间,二来大家见当事人都没有任何反应,难免都会觉得有些奇怪,至少赵国栋已经接到了蒋蕴华、章天放和尤莲香的电话询问情况,都或轻或重的批评了赵国栋的做法,当然批评是好事,证明他们至少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关心。

  而赵国栋也能够感觉得出来,对于市公安局地那种做法他们同样也都有些不以为然,在全市上下都在为招商引资绞尽脑汁的时候,你这样做无论是因为何种原因都有些说不过去。

  一辆铁灰色的标致505突然停在了路旁,“赵国栋?!”

  赵国栋扭动定睛一看,三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正向着他挥手,“龙彪?是你们?”

  “嘿嘿,我看走路姿势就有些像你,一点没变啊。”开车那个身材雄壮的青年乐呵呵的道:“妈的,八年了,真他妈一点没变!上车吧,你这样慢悠悠的摇晃,啥时候才能到啊?”

  “咦,不是十点半么?这还有二十分钟呢,又没多远,遛遛腿儿也算锻炼啊。

  ”赵国栋也不客气。拉开车门上车。第二排也坐着一个同学。昔日八八级二班地三人众之一齐壮。坐在副驾上是田同。

  “你还真有这闲心。同学会。大伙儿都巴不得早一点见到原来地老同学。你小子可好。居然安步当车地散起步来了。不是说你小子考上了警专么?怎么没见开辆警车来威风威风?”雄壮青年瞥了一眼赵国栋。启动汽车。

  “彪子。那警车那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开出来地?那都是些要带长地才能开。”坐在副驾上地田同笑吟吟地道:“你以为都像你啊。单位上地车随便你开。”

  “是啊。现在公安局也管得严。不是谁都能把车开出来地。”齐壮也是附和道。

  “那是哪年地事情了。我早就没干警察了。”赵国栋也懒得多解释。对方言语中地炫耀溢于言表。不过这个年龄能在单位上开上一辆像模像样地车。也不容易。至少也得在单位上混个一官半职地才行。

  这三人众在班上也属于成绩一般地那一类。当然比自己要好得多。好像龙彪是考上了外省一所普通大学。那田同和齐壮一个考上了安都工学院。一个考上了安都师专。不过看样子是家里有点关系。没有分去当教师了。

  “哦?你没干警察了?!辞职了?”三人都是吃了一惊,这年头警察这工作还是相当吃香的,哪怕是在县份上也很有吸引力,赵国栋居然说他没干了,除非出去做生意,但是这年头做生意也没有那么好作,弄不好血本无归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没有,我调出去公安局之后到处鬼混,走了不少单位,嗨,一言难尽,不说了。”赵国栋也是半真半假的道。

  赵国栋和这几个同学并不熟,准确的说还和龙彪曾经因为打蓝球时还起过一些小摩擦,不过都是本班同学并没有引起什么大动作,也就是口头上相互叫了一下劲儿,并没有真地打斗,这八年过去,原来那点不愉快早就烟消云散了。

  赵国栋那副饱经沧桑的模样也让三人有些感慨,估摸着现在赵国栋混得也好,再要刨根问底也就显得有些不厚道了,三人也就没有再深问下去。

  当龙彪驾驶着标致车停在了美居酒店停车场时一眼就看见了那辆相当耀眼的汽车,“哇,凌志GS300,原装进口货,好酷的车!”

  “彪子,呵呵,沪A的黑牌照,是不是米娅男朋友的车?”田同也相当兴奋,围着汽车绕了一圈,兴奋

  手。

  “不知道是不是,反正听说再追求米娅的那小子在上海一家日资公司担任高管,年薪过十万呢,米娅还爱理不理的呢。

  ”齐壮也是一脸艳羡,这年头年薪过十万,相当于一月就是一万块,啥概念啊,那就是一年的收入几乎就能买辆这标致车了。

  “那也该人家米娅傲,咱们江口中学校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折得到的,癞蛤蟆吃天鹅肉地想法也只有那些不自量力的人才能想得出来,赵国栋,你说是不是?”

  龙彪若有深意的反问一脸漫不经心神色的赵国栋,这小子还真能稳得住,当初毕业时候居然还想去追求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他这副德行就想去泡寇,寇真要找你这样的人,你养得起么?

  “那是,那是,啧啧,寇和米娅,那是咱们江口中学地骄傲啊,一般的癞蛤蟆还真吃不到这块天鹅肉。”赵国栋面不改色地道,“不过大彪,你说这天鹅肉不让癞蛤蟆吃,让谁吃?那癞蛤蟆吃不到那是因为它不够胆大心狠,真要脸皮厚一点,嘴巴大一点,身上疙瘩多一点,把天鹅吓昏厥过去,吃了也就吃了。”

  被赵国栋这一番怪异的言论说得目瞪口呆,龙彪三人都是面面相觑了一阵才笑了起来:“赵国栋,你还真是有意思,从哪里学来这么一套奇谈怪论?按你这么说,天鹅肉还真地只能被癞蛤蟆吃喽?”

  “嗯,我是这么看的,你觉得郎才女貌,豺狼配虎豹地事儿有几桩?一般说来都只能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为啥?因为只有牛粪才有营养啊,才能供得起鲜花的需要啊,一般的清水花瓶,能干啥,还不几天就萎了?”赵国栋也翻着嘴皮子和龙彪他们卖嘴白,“大彪,我觉得我们几个就是标准的牛粪,外表不咋样,但是内里营养丰富不是?哪朵鲜花真要插在咱们身上,保证不会枯萎,十年后一样鲜活滋润。”

  “得了,赵国栋,你想当牛粪,咱们可不奉陪,鲜花那也是瞎了眼才会插在牛粪上,一般说来牛粪都只有丢进厕所当肥料的命。”田壮意似不屑的道。

  四个人一边相互调侃着,一边走进了酒店。

  电梯直上四层,这里有一个小型商务中心,可供二十到五十人进行会议,看样子是被同学会的主持人给包了下来。赵国栋对于安都美居酒店并不熟悉,不过看样子这个小型商务中心的价格也不会便宜,也不知道是哪位大款能够如此大方的一下子包下来供这个同学会来享用。

  商务中心里的小会议室已经按照椭圆型的样式摆成了内外三层,正中间已经摆好了两个铭牌,一张铭牌是写着陈炳才的名字,一具铭牌则是写着萧致远的名字,还真有点开会的模样,三五成群的人们已经围成了几个***,正在兴奋热闹的谈论着各自这几年来的变化。

  陈炳才是原来江口中学八八级二班的班主任老师,后来据说是提拔成了副教导主任,然后调到了安都市九中,据说现在已经混到了安都市九中的副校长一职,安都市九中也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国家级示范性重点中学,能够混到副校长这个位置,也足以显示此人的本事。

  在赵国栋印象中,陈炳才这个家伙教书的确有一套,他是教语文的,上课时也是旁征博引,滔滔不绝,而且极富煽动力,口才那是相当的好,而且这人也相当擅长观风识色,也就是说结好领导也很有一套,所以能爬上这个位置也在情理之中,当然一般的学生也就很难入他眼了。

  至于那萧致远,赵国栋当然知道这个家伙是啥货色,那个时候就是学校的班长了,成绩虽然比不上寇和米娅,但是也算是名列前茅,高考考上了南京大学,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究竟在哪里混,不过能够作一张铭牌放在那儿,和陈炳才并驾齐驱,估计也不是光凭原来一个班长职位能做行的。

  赵国栋粗略的看了一眼,全班六十多个同学,居然来了三十来人,这寇和米娅的号召力还真不是一般化的强悍,不过看看来的同学中也是以女生更多,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想要看昔日高高在上的寇和米娅是不是已经成了败柳残花,还是想要和寇米娅比比现在的处境,赵国栋就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