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八节 余香袅袅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四十八节 余香袅袅

  了一句被狂喜冲昏了头脑的冯明凯不要向范进学+国栋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人越来越多的小会议室里了。

  和任何会议一样,来的越晚的一般都是自恃身份不同寻常的,即便是同学会也不例外。

  寇和米娅的出现让那个庞大的女生***顿时明显分成了两个小***,就像是迎接两位女皇一般向着各自的领袖簇拥了过去,紧随着两位女皇而入的就是一身西装外加浅色风衣的陈炳才以及那位风度翩翩的班长大人。

  赵国栋抱臂斜靠在角落里的桌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些人,旁边冯明凯抓耳挠腮显然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赵国栋,但是却似乎又担心触怒了赵国栋一般。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明凯,你就别在那儿恶心我了行不?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有些问题我无法回答你,有些问题我不能回答你,所以你就省省吧,你只需要知道你调到阳市委办就行了,实际上你也没有必要大肆宣扬,如果我不是看到那几个女同学那副德行,我本来也暂时不想告诉你的。你现在真的有心,那就好好琢磨一下几天后你到市委办去上班后该怎么进入角色吧。”

  冯明凯欲言又,最终还是默默的点点头,强压住内心无数问,坐在了赵国栋一旁,此时他对尚未正式开始的同学会毫无兴趣,这里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在八八级二班里,他和赵国栋一样属于被边缘化的群体。

  同学会终于在大家一致举下在萧致远的主持下开始了,赵国栋远远的看着这个意兴飞扬的家伙,丰富的肢体语言,即兴发挥,妙语如珠,不能不说这个家伙口才现当出众,难怪要让他来当这个主持人。

  按照同学会的议程,要求各个同学言简意赅的精练语言介绍一下各自的现状,然后还得接受其他同学的三个提问,而且要求回答问题不得撒谎。

  毫无问,光圈始终是围绕那些成功人士,如萧致远、米娅和寇以及另外几个混得比较好的同学,而像赵国栋和冯明凯这一类打扮寻常,身份一般的角色,甚至还没有轮到他们介绍自己现实境况时下边就已经是谈笑风生转入自由组队聊天了。

  “明凯,瞧,这就是现实,咱们得差,就没有多少人注意你,看看我,甚至连多余人问津一下都没有,你么至少还有一个江瑶关心你。”赵国栋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和冯明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国栋。你告诉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我不相信你会混得差!你能一个电话就把我调到阳市委。我就不信你会混得比那个萧致远差。他算啥?莲湖区区团委地副书记而已。有啥大不了?”冯明凯气咻咻地道:“没见他那副得意劲儿。我还真以为他是安原省团委地副书记呢。”

  “你小子。一副吃不了说葡萄酸地模样。至于么?记住。你已经是黔阳市委办地冯秘书了。再咋也得把架子端起。他们没有发现你。那是他们有眼不识泰山。”赵国栋调侃着道。“我日后到阳来。你可得请我去吃阳有名地酸汤鱼!”

  “国栋。你就别洗刷我了。就凭你这架势。到了阳还能轮得到我请客?”冯明凯叹了一口气。“国栋。一会儿江瑶如果问起这事儿。我咋说?”

  “撒谎你都不会啊?”赵国栋没好气地道。

  “可是我地根底江瑶都一清二楚。我若是能有关系调到市委办。那江瑶还用得着和她家里闹得沸反盈天?”冯明凯为难地道。

  他还是不太放心。又去打了个电话问了问分管局里办公室地副局长。副局长也从一把手那里获得了确切消息称明天市委办会有人过来办理他调动手续。还一再问他怎么一回事儿。弄得冯明凯也只能吞吞吐吐地说托了一个亲戚帮忙想地办法。

  “那你就说我帮忙替你疏通关系调去的,其他你啥也不知道,不要说其他的。

  ”赵国栋想想也是,“就是春节前我替你疏通关系调去的,其他一个字也不要多说。”

  得到了赵国栋的首肯,冯明凯立时将赵国栋甩在了一边兴冲冲的直奔去找江瑶去了,这样的好消息如果不能尽早让江瑶分享,冯明凯觉得自己简直无法再忍受下去。

  赵国栋百无聊赖的走出会议室,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样离开会让人误会自己,赵国栋早就离开了。原本想要去近距离和两位女皇接触一下,只可惜她们身畔的苍蝇实在太多,以至于赵国栋不得不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赵国栋?!”

  赵国栋扭转头,放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高挑女郎,黑色的A字形立领大衣半遮掩着下身苏格兰格子呢迷你裙,裎亮的马靴和连裤袜组成一道优美的柔性弧线,颈间一条鲜艳如火的标志性的爱马仕丝巾将女郎那张喜嗔皆宜的脸蛋衬托得生动明艳。

  “米娅,好久不见了。”上下打量半晌,赵国栋笑了起来,点点头,“不愧

  学校的骄傲,还是这么漂亮迷人,我真想捂住自己胸声,米娅,你太漂亮了!”

  米娅有些惊讶的望着眼前这个在自己面前表现得相当放纵无忌的家伙,其他男同学包括萧致远在内都不敢在自己面前这样放肆,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都得压抑克制着,而这个家伙眼中那份流露出来的欣赏和自信更是让她感觉到不可思议,不是说他混得很差么?连警察工作都没有了,但是眼前此人似乎并不像是十分落魄的样子啊。

  “赵国栋,你好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米娅扬起漂亮的眉毛,脸上柔和的线条动圆润起来,嘴唇微微抿起,淡淡的蜜色唇线一点一点透露出那份诱惑。

  “是么?我倒觉得我没怎么变,如果说觉得我和以前有些不一样,那只是我以前根本就没怎么出现过在你们眼帘中罢了。”赵国栋摇摇头,“以前你们都是高高在上,我们这些差生就只能龟缩在教室后边自我救赎。”

  米娅笑了起来,她能听出对方言语中故作的愤慨,这让她很高兴,“怎么,谁让你那时候表现得更像一个野蛮人?如果那时候你能有现在的一半的表现,我想你都应该成为瞩目的焦点人物。”

  “米娅,你是在安:我还是调侃我?我奋尽全身努力也从来没有考进过全班的前四十名,你和寇她们随时都是在全年级前三名徘徊,我还能成瞩目焦点,我不用打架和粗犷来获取你们的注意力,你说我还能用什么方式?”

  赵国栋随意摊摊手表露:来的那股子故作无奈和遗憾的味道显得自然而又不令人反感,更是让米娅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就是眼前这个男子似乎完全没有被自己的风采所震慑压制,反而有一种游刃有余甚至居高临下的感觉,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获取我们的注意力?嘻嘻,赵国栋,我得你在班上很少有什么主动进攻性的表现啊,除了毕业时那一惊人之举,对了,我正想问一个问题呢,毕业时你托人和寇说想和寇交个朋友,是不是有这回事?”

  米娅明亮乌黑的大眼睛直赵国栋,真有点要令人无所遁形的感觉,赵国栋挠挠头,坦然的道:“有这回事儿,为什么你们女生都爱关注这个事情呢?是不是还想知道下文,结果你们都看到了,我被拒绝了,而寇也有了他现在这个来自北京的男朋友,当然我也不至于去寻死覓活或者一蹶不振,更没有就此奋发图强报仇雪恨。”

  被赵国栋有些夸张风趣言语逗得笑了起来,米娅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男子和八年前那个完全没有多少深刻印象的男孩子联系不起来了,也许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同样也就让生存于这个世界的人们也同样变化太大。

  米娅很难想眼前这个优雅风趣的男子会是自己高中同学,一个在自己印象中已经完全模糊没有一点值得记挂的同学,除了他刚才提及的那一件事情。

  “嗯,我和她们关注的核心不一样,我是想问你我自认为当时我并不输于寇,你为什么没有向我表达这份意思,却要向寇表白呢?”

  赵国栋怔了一怔,他真还没有想到米娅居然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对方微微抿起的嘴唇形成一道曼妙的弧线,眼睛顾盼生波,乳黄色的V字领羊绒衫在爱马仕丝巾的遮掩下依然露出一小片白腻的乳肌。

  想了一想之后,赵国栋才慢吞吞的道:“在我们男生眼中,你们没有高下之分,争奇斗艳,难分轩轾。我当时比较害羞,你和寇相比之下,你的性格要明快一些,而寇要含蓄一些,就算是遭到拒绝,寇可能是委婉的,你则可能是直截了当的,所以我选择了寇,当然结果可能都会是一样。米娅,你可千万别说我当时向你表白你会同意和我交往,那我可真的要抱憾终生了。”

  “不会,这一点你放心,你当时向我表白结果也会是一样,因为我当时对你根本就没有多少印象。”米娅舒了一口气,笑了起来,“如果现在的你回到那个时候,你会怎样选择?”

  “嗯,简单,分别向你们两个都表白。”赵国栋眨巴眨巴眼睛。

  “赵国栋,你可真无耻啊,脚踩两只船的做法都想得出来。”米娅笑得花枝乱颤。

  “人不无耻枉少年啊。”赵国栋心情变得好了起来,能和女皇如此近距离接触,而且还能如密友一般交心畅谈,又算是一大收获吧。

  “你现在在干什么?”米娅掩住胸脯,如西施捧心般问道。

  “如果我说我没工作,四处打鬼混骗色骗财你相信不?”赵国栋信口道,“米娅,出去走走吧,阳光不错,这楼下后面好像有一处不错的植物园。”

  “你很熟悉这里?”米娅摇摇头,但是却接受了赵国栋的邀请,“我不相信。”

  “第一次来这里,还是法国人的浪漫风情怎么移居到了我们安都就有些变味了呢?难

  为橘,淮北就是?”赵国栋和米娅走到电梯处,按,煦暖的阳光洒落下来,的确让人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舒坦。

  绕过大楼就是一片常绿的植物园,零零落落一些遮阳伞分布在青翠的灌木丛中,背后的法式连体咖啡廊与植物园巧妙的融为一体,那一处晒台一直深入到植物园中心,坐在晒台上就可以最近距离的感受各种乔木、灌木和花木的气息,当然如果你还觉得不满意,那就可以直接坐在木丛中享受阳光了。

  赵国栋瞥了一眼,侍者走近二人,“先生,两位么?”

  “嗯,两位,米娅,你要什么?我来一杯卡布奇诺。”赵国栋微笑着替米娅拉开一张宽大的藤椅。

  “我要一杯柠檬水吧。”米娅颌首表示谢意,卡布奇诺,这似乎隐藏着什么深意,米娅脸微微一热。

  “嗯,怎么感觉有股子相敬如宾的英国绅士味道,那我们应该和红茶才对。”赵国栋笑了起来,“怎么没有看到你的追求者?”

  “咦,你怎么知道?”米娅放下包,讶然问道。

  “你和寇是明星人物,谁都在关注们的一举一动,这种事情那还不牵动亿万人心。”赵国栋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道:“明星是没有**的。”

  听得赵国栋说得有些夸张,娅噗哧一笑出声来:“哪有那么夸张,我和寇算什么明星人物?都是你们在那里牵强附会,胡乱攀附。”

  “不是么?我看龙彪他们提你的追求者都是口水爆绽眉飞色舞,比阿拉伯王子还风光啊。”赵国栋脸上总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嗯,怎么说,我对他没有什么恶感,但是要说有多少好感也说不上,他在一家日企工作,很勤奋努力,但是总觉得缺了一点什么,我也说不上来。”米娅并没有掩饰的意思,平平淡淡的道。

  “你和他没戏。”赵国栋:_了一下才很平静但是相当肯定的道。

  “为什么?”米娅大为惊讶。

  “你不是一个喜欢普通家庭生活的女人,表面上看起来你似乎很本分,但是我听寇说在上海你就在不停的换工作,嗯,这说明你是一个喜欢惊险刺激和挑战的现代**女性,那样温吞水一般的生活不是你想要的,即便是你拥有了,但是很快你就会觉得乏味和腻烦,你就想要挣脱生活对你的束缚,你就像一个旅行家,一辈子都需要有新鲜和刺激来满足。”赵国栋点点头道,“所以你最好明确告诉对方,免得误人误己。”

  米娅扬起眉毛,“那你的意思是我这一辈子都无法有一个稳定的家庭,或者说能够持手一辈子的人?”

  “不,我没有那样说,如果一个男人能够给你不断带来新鲜和刺激,让你对他的切产生浓厚的兴趣,而且这个男人给你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宝藏,越挖你越觉得丰富,或者像一瓶醇酒,越品越有味道,那么这个人就是你命中的真命天子或者说是你命里克星。”

  侍者已经将咖啡和水送了上来,赵国栋用银勺一边搅和一边嗅着那咖啡浓郁的香气,语气也是坚定而平和。

  “嗯,赵国栋,我怎么听起来老觉得你是在替你自己夸耀而是在诋毁别人呢?莫不是你觉得你现在更像那种宝藏或者醇酒,希望我能被你吸引?”米娅脸上露出一丝狡谲得意的笑容,反问道。

  “你这会儿才觉察出来?我一直在替我自己宣传造势,太后知后觉了吧?我像不像宝藏醇酒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追求者能不能给你带来你所想要的那种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赵国栋笑了起来,和聪慧的女孩子在一起聊天就是心情愉快,总能恰到好处挠到你心灵中的最痒处,让你有一种释放的滋味。

  米娅笑容渐敛,澄澈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飘忽:“我也知道他不是我最需要的,但是我又担心我所想要追求的东西是不是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中,完全是我的一种幻觉,所以我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究竟该相信什么,现实和理想,就这样彷徨迷惘。”

  赵国栋默默的点头,现实生活本来的五彩纷乱的,你很难通过表相去寻找到那真实的本相,尤其是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更加让沉浮其中的人难以把握,稍不留意就只能坠入其中不能自拔了。

  “米娅,嗯,怎么说呢,我还是觉得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不要违背本心,如果强要自己屈从于外界他人看法和压力或者勉强自己委屈接受不想接受的东西,那做人也未免太无趣了。”赵国栋想了一想,目光淡定从容,然后诡异的一笑:“请放心,这是我真心之言,绝无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