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节 同学之间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节 同学之间

  气一散,彷佛连天空的湛蓝都变得那样清澈透明起来赵国栋已经完全抛却了先前那股子想要搅扫一番的心情,毕竟也算是同学三年,现实环境的残酷让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不得不将成绩表现作为最重要的衡量因素,就像是现在以各人在社会上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来衡量个人价值一样。

  灰黑色的路虎跟着一辆墨绿色的宝马745i缓缓的滑行到酒店门厅前楣处,门僮早已经殷勤的拉开宝马745i车门。

  路虎车车门猛地推开,一个刀条脸的男子钻了出来,险些将有些酒意的萧致远撞着,可是对方却根本连瞧都没有瞧一眼萧致远,径直小步快跑往墨绿色宝马745去。

  萧致远正欲发作,但是看看车型,强压住内心的怒火,便再没有吱声,倒是旁边的寇看着有些不过意,“喂,你这人怎么一回事儿,车停在这儿不说,怎么差点撞着人连道歉话都不知道说一句?”

  刀条脸男子瞥了一眼义愤填膺的女孩子,没有理睬对方,自顾自的来到宝马7旁,“辉哥,这地方也没啥玩的,我想干脆我就先走,你有事儿我坐在这儿也难受啊。

  ”

  墨绿色的宝马下来的男子,一袭白围巾外加立领中山装,变色水晶墨镜,还真有点归国华侨的味道,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理睬一连讨好像的刀条脸男子:“大丰,这个春节你就不能省省?你那帮狐朋狗友除了喝酒玩女人还能干啥?你现在是走正道了,和他们搅在一起你觉得有意思么?”

  “辉哥,咱们也不能忘本不?他们现在落魄了,这大过年的,我和他们聚一聚,也没有耽搁正事儿,平素我也没和他们怎么往来,还有咱们搞这一行,有时候难免不求个照应,联络着也有好处哇。”刀条脸男子陪着笑脸道。

  “是么?你丰子还需要求他们照应?大丰,你是在寒碜我呢还是在寒碜你自己?”立领中山装男子冷冷的瞥了刀条脸男子一眼,“我告诉你,今天本来没你啥事儿,我和人谈正事儿,但是你今天就得跟着我,一步也不准离开!”

  刀条脸男子见中山装男子真的些恼了,顿时不敢再多说,只能灰溜溜的去把钥匙扔给跟上来的泊车员。

  萧致远挡着还欲上前论地寇。一脸紧张地道:“寇。没事儿。也没撞着。没啥。这年头没教养地人多了去。咱们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有几个钱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中国这鞋有钱人暴发户都这德行。”

  本来还有些愤怒地寇着萧致远这般一说。心理反而有些腻味儿。就这一事儿也能把中国人素质拿来糟蹋一番。这个萧致远怎么是这样一号人?

  国栋已经最先到了植物园咖啡廊。他没有去杨天培那边。那应该是天司业务上地朋友。天孚公司在南那边高速路很拿下了几个标段。做得也很顺手。如果不是上海沧浪大厦要开工。杨天培还不会把黔南那边地工程交给其他人。

  米娅和赵国栋又坐到了一块儿。不过多了一个陈炳才。陈炳才也觉察到赵国栋恐怕不像他自己所说地那样是无业游民。只是赵国栋自己不愿意说。外人倒也不好深问。

  寇和萧致远也看到了赵国栋他们这一桌。有些惊讶于怎么会有米娅和陈炳才坐在这儿。不过还是走了过来凑成了一桌。

  “致远。你现在是前途远大啊。团委一直是出干部地地方。好生奔两年。争取下去莲湖哪个街道办去当个主任书记。日后也算是有了基层锻炼经验。也好往上走。”

  说实话陈炳才在自己学生中也最看好萧致远,二十六七岁能在莲湖区当个区团委副书记那还是要些本事,那可是实职正科级干部了,自己都多大年龄了才算是混到一个副处级,而且还是在事业单位,可萧致远比自己小上十几岁已经是正科级干部了。

  “陈老师,说实话这也没啥意思,正科也好,副处也好,也就那样,还是米娅他们这样好,在外企当高管,收入高,又不受人气,多么潇洒自在,要不就得像寇这样,中央直属机关,高高在上,再没有下边基层这么多烦恼。”萧致远竭力想要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得意和兴奋,飘向周围人的目光也热切许多。

  “班长,你可别这么说,外企高管我可当不起,我就一普通职员,可能也是收入比内地要高一些,但是要论发展前途和日后社会保障,哪里能和你们国家干部相比?我倒是想要找个稳定单位,可是却始终难以如

  ”米娅半真半假的道,“像寇这样的中央机关干啥有啥,不愁吃不愁穿,又没有工作压力,我们这些外企都是外国资本家的私人企业,恨不能把你身上多余一滴由都榨出来,没法活啊。”

  “米娅,你少在那儿叫苦,我还不知道你的工作?”寇恨恨的道:“我让你来北京,你都不愿意来,你还好意思说呢。”

  “寇,我不太适合北京生活,嗯,我还是觉得在上海氛围更方便宽松一些。”米娅摇摇头。

  “国家机关和外企各有各的好处,国家机关工作生活稳定,没有太大心理压力,干啥事儿就可以从容不迫,而外企挑战性更大,也更能激发人的潜力。”赵国栋也笑着插言,此时的他心中那股子抑郁怨忿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参予融入的乐趣,“我觉得以米娅的性格更适合她现在的工作,寇么,中央机关对她是否合适就要看她自己了,外经贸部是个大堂子,一个女孩子出头不容易,如果只是想要在那里求个安稳平静,倒也合适。”

  赵国栋有点高屋建瓴的指点倒没有啥高论,不过倒是赵国栋的指点方式有点子陈炳才和萧致远有些接受不了,尤其是萧致远,总觉得赵国栋这小子咋就能用这样似乎凌驾于众人之上的语气来评点,莫非是他真有啥厚重十足的底蕴?

  米娅心中也是:发惊奇,如果说方才和赵国栋独处的时候对方的表现还能用在自己的魅力刺激下得以发挥,而现在这种从容不迫淡定自如的挥洒,就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甚至没有一点阻滞,轻快洒脱得就像在和一群洗耳恭听的下属说话。

  寇则更是震撼,眼前这国栋和昔日的赵国栋截然不同,和春节前那天邂逅的赵国栋同样是判若两人,此时的赵国栋意兴飞扬,侃侃而谈,周围原本应该是主角的同学老师反而有一种众星拱月的味道。

  “赵国栋,你现究竟在干嘛?”寇忍不住问道,这也是其他几人都想要问的问题。

  “我么?在遥远的乡下,真的,老师面绝无虚言,只是那地方太穷苦潦倒,我都不好意思提,等我们那旮旯变得好一点,我再邀请同学们去那儿做客。”赵国栋半真半假的道。

  “偏远山区?哈,赵国栋,你是去援藏去了吧?那条件可苦,一般人可没有那魄力去那些地方。”萧致远若有所思的道,“现在举国皆学孔繁森,不是你也去向孔繁森学习去了**支边吧?”

  “差也不多,就在省内,我也抽中了,于是就去了。嗨,不提我了,我现在落难之际,还望老同学们别揭我伤疤了。”赵国栋连连拱手抱拳告饶,“咱们多说说令人愉快的事情不行么?比如寇咋制定国家对外经济贸易的国策,米娅怎样和美国人斗智斗勇当硕鼠,赚他们的美元,又比如咱们萧班长怎么鼓励莲湖青年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国栋一席话逗得在座所有人都笑了起来,陈炳才有些感慨,昔日的赵国栋根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据说能打架之外,其他表现平平,而现在,赵国栋能在一干同学们面前表现得如此收放自如,那一看也是在社会上历练不少,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究竟在干啥,只是对方也不愿意在提及,所以也不好深问。

  “赵国栋,你是在故意挖苦我和米娅不是?我就外经贸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办事员,能指定国家政策?米娅是硕鼠?”寇一叉腰佯装愤怒道。

  “嘿嘿,位卑未敢忘忧国,寇,哪怕是一颗螺丝钉也该发挥它巨大的作用吧?至于米娅,嘿嘿,美国人那样可恶,当个硕鼠那也是爱国硕鼠,民族英雄!”赵国栋大放厥词,信口胡诌。

  赵国栋油腔滑调的一番言词又逗得两女笑得花枝乱颤,无论是寇还是米娅都没有想到八年不见的赵国栋口才竟然变得如此丰富多彩,妙语如珠,幽默风趣,两人的目光都渐渐移到了赵国栋身上,让萧致远很是不忿,这小子用这些庸俗的插科打来勾引寇和米娅,也不知道寇和米娅究竟看上了他什么。

  这赵国栋算个啥,听他口吻估计也就是被派到某个边远山区支边的小干部,这种一般来说都是没啥关系才会被发配到那些地区去。

  老瑞不喜欢专章拉票,但是还是希望兄弟们多给两张让月票位置再升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