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一节 好奇心害死猫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一节 好奇心害死猫


  有男朋友了萧致远知道,但是米娅那个追求虽但是米娅似乎却对那个人不太感冒,这让萧致远不由得生出窥觑之心,若是能把米娅这朵娇艳多刺的玫瑰花摘下,也不枉这一次同学会自己花费这样大的心血来替她们俩邀约组织。

  但是这赵国栋似乎却有点喧宾夺主的架势,这同学会倒成了他的表演台了,萧致远内心的鄙屑更甚,真还以为这年头光凭口舌之利就能抱得美人归?那才真是天大的笑话!

  这年头要想博得女人欢心那也得讲实力,实力是啥?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像米娅这种家庭条件优越,又在上海这些大城市里呆惯了的女孩子,岂是你赵国栋这种要地位没地位要钱没钱的角色能够痴心妄想的?

  赵国栋能够感觉到萧致远眼中一闪而逝的嫉恨神色,男人对于男人的敌意相当敏感,甚至连陈炳才也能感觉到萧致远似乎被赵国栋抢去了风头,倒是两个女孩子丝毫没有觉察的样子,仍然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赵国栋,你的口才咋变这么好了?我觉得高中三年加起来似乎也没有你今天一天讲的话多啊。”寇笑意盈面,婉然问道。

  “寇,你可千万如果我高中时候这样表现你就能接受我,那我今晚真的要辗转反侧独自流泪到天明了。

  ”赵国栋眨巴眨巴眼睛直寇的绯红的面容。

  “赵国栋,你就么一点出息,为这个也要痛哭流涕?”寇又羞又怒又有一丝得意。

  “嗨,男儿两行泪,一行为生,一行为美人经地义啊。”说词儿赵国栋那是张嘴就来,而且还是句句经典。

  正笑间,赵国栋电话响了起来,赵国栋瞅了一眼,然后到了个歉走到一边,“辉哥,在哪儿呢?”

  “你左前方二十处看见没有。遮阳伞旁边。我和培哥在一起说点事儿。没想到你也在这边。咋。约会?”乔辉地声音低沉中略带粗犷地磁性。

  “啥约会。同学会。”赵国栋看见了那点点头。

  “同学会好啊。都说同学会。同学会。搞散一对算一对着同学地手。只恨当年没下手啊!”乔辉地声音变得明快起来。“过来坐坐吧。培哥那朋友一家子我让秦菲陪他们去购物去了一会儿才会回来。”

  “好吧。我过来坐坐。”赵国栋点点头。

  和一桌同学和老师告了个罪国栋就穿过几丛灌木堆。来到了杨天培一桌。只有杨天培和乔辉两人。赵国栋一眼瞅见了很久不见地大丰。

  “别理他。还不情不愿呢。我就要让他给我坐在一边。”乔辉连眼角都懒得瞥旁边如坐针毡地大丰自顾自地道。

  “呵呵,辉哥大过年的,你把大丰管得这么紧干啥?”赵国栋笑着和大丰打了个招呼知道现在大丰现在替乔辉管着好几家加油站,现在又在折腾两家液化气加气站规模也是做得不小,这加油站和加气站,只要技术人员和每个站的管理人员负责,没啥技术含量,纯粹就是坐着数票子的事儿,对于大丰来说也的确是一个最合适不过的活计。

  “哼,我管得紧那是为他好,省得被他那帮子狐朋狗友给拖下水。”乔辉摇摇头,“我就得磨磨他性子,要不日后怎么干大事儿,整天心浮气躁,没一点干正事儿的样子。”

  “算了,让大丰解放半天吧,这放个假难道还能不让人松口气?”杨天培也劝道。

  丰子华大喜,一窜就站了起来,“给我把车撂这儿,打的去,别给我喝得烂醉如泥让人来抬你!”乔辉瞪了一眼丰子华,丰子华顿时又瘪了下去,等到乔辉这一句话一出口,那才是动如脱兔,车钥匙刚放在咖啡几上,人已经不见了影子。

  “唉,你说这人都是三十来岁得人,咋就长不醒呢?”乔辉叹了一口气,“我看他也就只有帮我守着这几个加油站加气站的能耐了。”

  “那也不错了,辉哥,这年头能够有一个死心塌地替你干事儿的人不容易,这加油站加气站交给大丰也挺合适,每年稳稳当当赚上三五百万不在话下,你还指望啥?莫不是人人都要当李嘉诚或霍英东那样才行?”赵国栋笑了起来,“再过几年这加油站价格涨起来,转手翻几倍价格赚他几千万也就够了。”

  “我正想问你这事儿呢,市里边听说又要开口子审批加油站了,现在一家加油站位置好一点的弄完也就是三五十万,一般的加油站也就是二三十万就能建起来,如果真如你所说加油站日后能卖起价,我打算在市郊再弄上十家八家,先把口岸站住。”乔辉抿着嘴唇道。

  “没问题,要不了三年,这加油站的争夺就得进入白热化,你若是想要玩短线投机倒不是不妨在这上边玩一把,若是真想搞这一行,加油站属于能源行业的下游零售终端,国家估计会逐渐收回,而且就算是你想要搞,你的油源掌握在国家垄断企业手中,你也只有玩死的命,所以玩投机可以,玩投资就免了吧。”赵国栋笑了起来,“不过加气站不一样,国家对这方面提倡绿色环保,鼓励G的展,还是可以好好经营一把。”

  “战略投资我没兴趣,玩短线倒是够刺激,你这样说,那我就得好好去运作一下,再弄他几家加油站,这种以小博大的活计我最喜欢。”乔辉不改本色,“真要玩战略投资,我还不如多押些在天上呢。”

  赵国栋也知道乔辉在安都市里有些人脉,计经委那边肯定早就有人给他漏了须子,所以才会有意做大,不过加油站本来也属于短命生意,等待国家开始收紧,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家分家之后些民营加油站要么就是被收购,要么就是半死不活的赖着,油源卡在这三家手中,你怎么玩?

  “嗯,天孚是一支成长的绩优股,押在上边没错。”赵国栋笑了起来,“培哥南那边工程怎么样?”

  “换了一个交通厅长,看样子还行,挺有魄力的,不过究竟

  浅还摸不太准,这次过来的是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副算本份,和我们也比较投缘,也没咋为难我们,所以我专门从上海飞回来接待。”杨天培点点头,“今年咱们天建筑要争取把业绩作上十二亿天产那边也要上一个大台阶,资金恐怕又有些紧张。”

  “唔,培哥,辉哥雨绸缪,得早作打算年可能国内外经济形势会有波动,不过总体来说应该是对于出口型的企业影响较大,像天样的企业没啥,不过也要早作准备才是,贷款上能够早敲定落实最好不过。”赵国栋思索了一下建议道:“尤其是在上半年能够敲定几笔贷款最好。”

  赵国栋的预言素来十分准确,无论是杨天培和乔辉都相当信服得赵国栋这般一说都十分重视,各自点头琢磨着该怎么应对。

  “对了兰溪御苑和溪畔逸景的预售恐怕也最好加大广告宣传力度,尽可能早一点出手回笼资金里有钱心里才不慌,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赵国栋想了一想之后又道。

  赵国栋这般一说倒是真让杨天培和乔辉都有些紧张起来了也就意味着经济形势真有什么变化,这对于建筑和房地产这些受宏观经济影响很大的行业来说就有相当风险了。

  见二人神色都肃起来,目光也投过来,赵国栋连连摆手,“别太紧张,这倒或许是一个机遇,国家也不会放任经济局势的大幅波动,弄不好还能让天孚能更快的展也不一定。”

  寇上洗手间时就看见国栋三人,她有些惊奇,那个围着白围巾的家伙分明就是从那辆宝马车下来的家伙,看样子似乎和赵国栋挺亲密,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也显得气度不凡,她是从赵国栋侧后方经过的,赵国栋并没有现她,这让寇更是对这个赵国栋产生出一丝好奇,这个家伙始终不愿意说出他的现状,但是却能在这美居酒店里谈笑风生,而且一碰就是熟人,这似乎有些不可想象。

  当赵国栋重回到本位时,他却并没有注意到寇盯着自己的目光多了一丝探究,在他离开之后萧致远立时又成了主角,滔滔不绝和陈炳才纵论时政,倒也真有些口才。

  “米娅,赵国栋现在究竟干什么?”寇小声问道。

  “咦,该问你才是,不是你说你在华联商厦碰见他的么?”米娅心中微微一动,不动声色的反问。

  “我觉得他有些怪,听他自己说好像是没有当警察了,似乎是被下派到了偏远山区去支边,但是我刚才看他在那边和两个男人坐在一起,其中有一个我亲眼看见是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的,而另外一个穿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也不像一般人。”寇在米娅耳边附耳道。

  “中山装?上午我遇见了那个中山和赵国栋在一起,好像挺熟的,是什么天集团的。”米娅想了一想才道。

  走在寇和米娅前面的陈炳才转过头来,“你们在说天孚集团?天集团怎么了?”

  “陈老师,你也知道天孚集团?”米娅一扬眉问道。

  “嗯,天产公司在我们安都很有名气,好像就是天孚集团的下属子公司吧。我们九中旁边原来市财政局和财干校的地皮就是他们开的,叫溪畔逸景,价格贵得惊人,听说打的口号就是献给先富起来那一部分人,口气大得很。”陈炳才点点头,“咱们安都有名的梅江明珠别墅群也是他们开的,据说那更是豪华无比,面对的买主都是全国各地的富人,连项目推介会都是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这些地方开的,安都本地人不少想买都买不到。”

  米娅若有所悟,她记得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据说是安都的一个高尚别墅群到上海作小范围推介,居然还在上海引起了一阵轰动,没想到就是这个天产搞出来的,不过不知道那个男子究竟是啥身份,看那模样至少也应该是天集团的高层才是,怎么会和赵国栋那样熟络,嗯,甚至超出了一般的普通朋友关系。

  “陈老师,你怎么对天产这么了解?”寇好奇的问道。

  “我有个老乡就在天孚公司,书时比我矮了好几届,他大学是学的建筑设计,原来在华茂集团,后来跳槽到了天孚地产,现在混得很好,专车,秘书,一应俱全。我和他在一起谈起过他们天孚地产的房子,他直接告诉我,现在天孚地产建造的房子都不是为一般工薪阶层盖的,明确说就是为那些先富起来的人改善居住环境而建的,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赚这些先富起来的人的钱,房子品质没得说,但是价格也够贵,那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陈炳才话语里满是羡慕之色,许明远这小子的确有些本事,跳槽出来,几下子就成了天孚地产的老总,玩得风生水起,现在更是连人影子都很难看到,听说经常飞东京、巴黎这些地方,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在搞些啥,连预定房子都不像别的商品房那样满街打广告,而是专门邀请合意的人看房子,真是不明白他们究竟以为他们卖的是琼楼玉宇还是咋的。

  寇和米娅都有些若有所思。

  寇本来就有些狐,那一日和赵国栋一别之后,男友就一直在追问赵国栋的情况,弄得寇很是莫名其妙,寇本来也不清楚对方情况,只是听赵国栋自己再说每当警察了,看样子也是有些落魄的样子,也没好深问,但是男友却一副不信的样子,觉得自己似乎骗了他,弄得两人也是很不愉快,男友甚至提前就回了北京。

  而米娅就更好奇了,照陈炳才说法,天孚集团可是大企业集团了,赵国栋若是真混不下去跑到偏远山区去,那完全可以去天集团啊。

  没装逼,真没装,两女和萧致远以及寇男友费洋都将是有戏分的角色,兄弟门稍稍耐心的,给票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