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六节 搭档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六节 搭档

  麟观大酒店就位于,还是更喜欢正宗的安原菜系。安原菜系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独有菜系,准确的说也就是川菜的变种,然后融入了湘菜和南菜的一些特点,同样以鲜香麻辣为主,只不过在接受花椒的程度上不及川菜那样深刻。

  虽然蒋蕴华上桌子之前好不准搞车轮战是面对来自花林方面的热情相邀,加上碧**酒的酸甜入口,蒋蕴华和章天放很快就有些招架不住了,不过让赵国栋意想不到的是唐耀文在如此优势的情形之下居然先行倒桶,这让花林方面都有些觉得脸红。

  唐耀文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已经到卫生间里去“噢噢”吐了半天是他还是坚持坐在了席间,酒到杯干,总算是把架势拿足了,这让赵国栋对于唐耀文的看法好了不少。

  拿赵国栋的来说,这叫作输酒可以,但不能输了气势。

  先前赵国栋对于唐耀的看法并不太好,这位不到四十岁的年轻干部一直就在团委和宣传部门工作,基本上没有在基层干过,简历上他唯一的基层经历就是在原来的宁陵市也就是现在的东江区辖下的一个乡当过一年的党委副书记,后来就调到当时的宁陵市任团委副书记来成为宁陵市团委书记、宁陵地区团委副书记,最后才又调到地委宣传部任副部长。

  对于这样未在基层搞过经济工作地角色突然分派到正处于高速发展地花林县来担任县长。这让赵国栋很有些不满意。他需要地是一个能够和自己携手共进。全力将花林县经济打造成为全市第一流。将花林县城市打造成为真正地宜居之城、花园之城。而这个搭挡很重要。尤其是在他已经正式升任成为县委书记之后。很多具体地活计就不应该由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来指手划脚地具体运作。而是该由新来地县长来承担起这副重担了。

  但是唐耀文能挑得起这副担子么?他很怀。

  而且有能力是一回事人必须要能形成合力才能真正把有限地力量用在一处。实现自己地意图。而唐耀文这个县长能否和自己做到齐心协力。这还有待于观察。

  不过现在唐耀文喝酒地表现还是让赵国栋认可。酒量不行没有关系只要你把气势拿足。没有坠了县里地威风至于酒么。倒也不在话下。

  唐耀文此时胸中如翻江倒海一般。

  他地最大弱势就是烟酒上吸烟。就缺乏一种融入群体地天然手段喝酒那更是给人以格格不入地感觉。好在他原来只是在宣传部。而部长毛萍本来就是一个女人。也不吸烟。喝酒也很少。所以还能缩着。但是现在下到了县里。尤其是担任了县长。你便是想要躲这一遭。那也是躲不过地了。

  蒋蕴华和章天放一人只是端了一杯酒祝贺他担任县长,就已经让他有些难受

  回敬两杯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和赵国栋这个日后的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六杯酒下来,他就再也压不住了。

  从洗手间出来,那胃里的难受劲儿简直比大病一场还难受,望着那灯火通明的雅间,唐耀文第一次感受到要在基层开展工作,自己这个酒量就是天生的瓶颈,无论是上级的赐酒,还是下级的敬酒,如果你不接招,隐患有时候就此种下。

  但是你来者不拒,那就只有每一次都是竖着走进来,横着抬出去,既伤身体,又损形象,想到这儿,唐耀文真想仰天长叹,酒害人啊!

  面对着仍然在觥筹交错的赵国栋几人,望着旁边还在等待着和自己拼上两杯的花德才和万朝阳、鲁达、庞钧以及另一位从奎阳县过来担任县长助理准备参选副县长的霍云达,唐耀文真有一点想要现在就倒地不起的冲动,反正最后结局都是倒地不起,还不如趁着现在就倒地不起,至少身体还不至于太遭罪,神志也还能保持清醒。

  “来,唐县长,你新来咱们花林县,老花敬你一杯,日后咱们四大班子可是应该多找些机会聚一聚,赵书记当县长时可是和我们人大关系处于最佳的蜜月期,希望唐县长来了,也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人大工作,怎么样?”

  花德才也是老林了,在乡镇下边有着很厚实的人脉基础,虽然人能力一般,但是没啥坏心眼,赵国栋在当县长期间和他处得相当不错。

  罗大海年前和市里领导起到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考察,也是赵国栋极力促成花德才也跟着一行,这让花德才很是感激又满意,加之赵国栋这一年里把花林县经济搞得风生水起,经常邀请人大代表视察各项工作建设,在资金上也比邹治长罗大海时代邀宽裕得多,人大和政府自然而然关系也就一下子热乎起来。

  花德才这话出,让唐耀文就没有退路了,他还是代县长,几天后即将到来的人代会就将正是产生县长,虽然从常理角度来看这种等额选举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但是这却并不代表万无一失。

  眼前这个家不就是现成摆着一个例子,横刀夺位,活生生就把梅英华赶走,跳票上位,而且还能高票当选,让市委硬生生捏着鼻子默认。既然花林已经有了这个历史了,谁也不敢说会不会发生第二桩这种事情。

  现在赵国栋虽然担任委书记,但是他来花林时间不长,而且年纪轻,和下边的关系人脉究竟怎样唐耀文也不是很清楚,虽然罗大海和高阳在饭后都明确告诉他,有赵国栋坐镇,选举根本不是问题,但是唐耀文心中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现在面临花德才的将军,他也无法推辞。

  唐耀文端酒杯二话没说,一饮而尽,让花德才满意的点点头也将自己酒杯里的酒倒入口中。

  蒋蕴华和章天也似乎才想起这么一遭事情来,“国栋,德才,下个星期的人代会都已经安排好了吧?你们可是最后一个进行人代会选举的,耀文县长和云达副县长必须要选上,这是组织交给花林县的任务,可别给我出什么乱子。”

  “放心吧,蒋书记,我以党性保证,花林县人代会将会圆满成功。花主任那边一切事宜都已经准备停当,明天开始我会和唐县长、霍县长一起下去到各区和乡镇转一圈,在抽点时间到几个局行走一走,保证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请相信花林县委的战斗力。”赵国栋信誓旦旦的保证。

  “嗯,我也相信现在花林县的班子是具有战斗力的,希望你们在座的大家抓住历史机遇,齐心协力把花林建设成为我们宁陵的一个标竿,以实际行动和光辉业绩向党的十五大献礼。”蒋蕴华满意的点点头。

  “嗯,国栋,蒋书记很是看重你们花林县,所以我们最后一站才会走你们花林,而花林也是仅次于丰亭和苍化班子调整最大的县份,祁书记坐镇丰亭,麦市长坐镇苍化,下个星期就由我来花林,你可千万别给我下软蛋啊。”

  章天放也是半开玩笑半提醒的道,他不担心唐耀文,但是却有些担心霍云达,毕竟花林县排外心理一直比较强,稍有不慎还是可能出现翻盘的可能,这副县长选举翻盘可比县长等额选举要容易得多,尤其是在赵国栋刚刚接任县委书记的时候。

  “章部长放心,下个星期您过来,只管喝茶听结果就是了。”赵国栋自信满满的拍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