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七节 候选人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七节 候选人

  耀文和霍云达虽然表面上都是满脸春风,但是骨子里栋的拍胸脯有多大信心,也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唐耀文还要好一些,毕竟他现在已经是县委副书记,有了这个名分在里边,无论怎样开展工作也好,宣传也好,都要容易操作得多,而且对于等额选举来说,这中间要想真正翻盘,除非就是这个县委书记的授意了。

  倒是霍云达心中充满了忧虑,花林县排外的心态他早有耳闻,即便是邹治长在花林县担任县委书记多年,也没有真正完全掌握花林的局面,而且这还是在罗大海这个性格老好的人县长搭挡的时候,方持国和田玉和两个副手的强势反倒是将当时的邹治长和罗大海逊得有些黯淡。

  至于说赵国栋这个外来户怎么在花林县上演了一副立马横刀夺位得好戏具体情况他不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这和罗大海的支持绝对分不开,没有时任县委书记的罗大海的暗中支持,他相信赵国栋不可能把市委内定的县长人选挤走。

  现在罗大海已经调走,放眼县里班子成员,赵国栋和鲁达外来户,唐耀文现在自顾不暇,只有一个庞钧算得上是本地人,但是他也是才从政法委书记过来,是不是和赵国栋一个心思呢?霍云达还真有些拿不准。

  当时组织将他到花林县时,他就又喜又忧,喜的是花林县这两年经济高速发展,能到花林那也是说明组织对自己的信任,忧的就是担心在选举上出问题,一个二十七岁的新任县委书记,在这个关键时候是否具有这份驾驭时局的能力,能否确保在这样一个重大的政治事件中应付裕如?

  唐耀文和霍云达的担心快就随着赵国栋带领他们一道下区乡所感受到的一切烟消云散。

  赵国栋在新区几个乡镇的指点江山组干部脸上的由衷欢喜甚至是爱戴神情,这几乎是两个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候选人从未见到过的,乡镇干部的由衷敬意更绝非那种表面文章;在河口,从区工委书记到村里的村主任、村民小组长,和赵国栋都能随意的和他们坐在一堆,一起勾画着茶山茶园建设、果林的规划,憧憬茶厂和果汁加工厂今年的发展,老百姓眼中的那份期待企盼更是让二人深感震动。

  在马首,赵国栋更是如同回到了乡一般区里和乡镇上的干部以及沿线各村干部都是簇拥而来,谈论着旅游开发可能给他们带来的种种好处,家庭木雕、石雕作坊,草编、藤编作坊,小旅店、旅舍,小饭馆、小吃店手工艺品商店,一家家就在啥,尽管,别给我乱指手划脚就行,到时候上边来考察,奉承你的好话不会少你的。

  当然最好的还是能够和自己齐心合力想要作一番事情的,这是赵国栋最期望的,哪怕你真的能力上有差距,那没有关系,谁也不是生来就会,只要你愿意干,那两人商量着来,渐渐摸上道,也不是啥高科技的行道,秉着一番公心,寻着路子摸索着来,没有说办不好的。

  “赵书记,说实话,当时我来这花林县之前还是抱着半信半的态度来的,花林县前两年情况怎么样我也大致清楚,这一两年我也下来过几趟,不过一来业务不对口,而来都是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没有能真正深入到乡镇这一级来调研过,对花林了解也只能停留在一些数字和表面现象上。”唐耀文顿了一顿,似乎在斟酌措辞。

  “但是昨天和今可是让我开了眼,嘿嘿,赵书记,之前我还担心这下乡镇会不会遇上什么拦路上访喊冤的事儿,尤其是直接走到田间地头,面对面的和老百姓坐在一块儿,保不准谁有个怨屈都得把咱们拦住,那可就真的丢脸了,没想到情况确实如此之令人心动,我和云达也聊了聊,交换了一下看法,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这花林县能成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唐县长说得是啊,赵书记,一直以为我们奎阳县农村工作搞得不错,尤其是农村基层政权的威信和凝聚力建设应该在全市都是数一数二的。我原来是在距离奎阳县城十多公里的当阳镇当党委书记,一直以当阳镇基层组织有凝聚力有战斗力为傲,但是这两天和赵书记走了一走,看了看,觉得我原来所在的当阳镇包括奎阳县,在基层政权建设中仍然存在一些不足,那就是基层干部缺乏经济意识,缺乏带领老百姓致富增收的能力和手段,嗯准确的说是在观念上有很大差距。”

  坐在副驾上霍云达也扭过头来,一连深思之色:“我特别注意到了唐耀文的表现只能说差强人意的话,那么这个霍云达就真的有些不简单了。

  赵国也了解过这个霍云达在奎阳县担任当阳镇党委书记,相当有能力,把当阳镇每年的双提款总是第一个完成,而且基本上实现了零拖欠,这在一个贫困地区能够作大这一点就相当不容易了,当阳镇党委连续三年被市委评为优秀基层党组织,这大概也是霍云达能够被推荐为这一次任用的后备干部的主要原因。

  当然拿刘如怀的话来,霍云达的活动能力也相当强,这也符合情理,否则你就是再埋头苦干,没有人赏识你,也是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