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八节 羽翼 1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八节 羽翼 1


  成双提款的收缴实际上是一个相当考较一地党政班工作艺术的复杂活儿,力度不大,很有可能就无法完成,力度过大,哪有可能酿成事端,如何巧妙的把握力度和方法有机结合,这就是工作艺术。

  搞好这项工作要求领导既要有不达目的誓不休的毅力和决心,又要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策略和手腕,这也就要求党政主要领导尤其是一把手在任用基层干部上尤其要精于选择那些对党的工作既有热情和信心又要头脑灵光手腕灵活的能人,这对党政主要领导的要求也就更高。

  霍云达能在当阳镇担任两年镇长和三年党委书记期间就把当阳镇一个普普通通的乡镇带上这样高一个位置,不能不说他这个一把手在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然这只是霍云达给赵国栋的第一印象,不能说光凭对方敏锐的观察力和深刻的思考力度就断言对方是值得信任的可用之人,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日后机会还多,大可交给他几个棘手一点的人物来掂量一下这个现在的县长助理究竟是浪得虚名还是真正有货。

  “耀文,云达,扳起指头一算,我来花林县也不过两年时间,但是两年时间却让我在花林学到了许多东西,也让我深有感触。

  花林老百姓的朴和干部的踏实作风都让我很受感动。”赵国栋脸上露出回忆般的神色:“花林底子的确很差,尤其是基础设施相当落后在很大程序上约束了花林的发展而经济发展不起来,县财政就没有余力来改善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这样恶性循环下去,就只有越来越穷,与外界的差距也只有越来越大。”

  “我来花林第一仗就是打交通仗,只有打通的交通这条动脉,才能让花林的气血顺畅起来才能让花林这个久病的病夫焕发青春,现在新花公路和花蓬公路已经建成,这也直接带动了畜牧业、林果业、食品加工业以及旅游产业的发展,可以说我们花林现在正处于一个最好的发展机遇期。”

  “怎样抓住时成我们花林的飞跃,就是我们花林县党政班子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也希望耀文和云达你们两位不要考虑选举的问题,而要尽早考虑选举结束后如何尽早进入角色开展工作,这才是我们最急迫的问题。现在已经是三月中旬了,这一晃三月就过去,今年就除去了一个季度,一年之计在于春们不能有半点自满和轻怠的情绪,否则今年我们就会丧失最好的机遇。”

  赵国栋话语中透露出的强烈信心和急迫心情让唐耀文和霍云达心中都有些感触实际上从最初赵国栋提出打通交通线带动畜牧业、林果业和食品工业以及旅游业的发展时,两人也就已经开始沿着赵书记的思路在考虑问题了。

  只不过唐耀文考虑的是怎样沿着赵国栋的思路寻找一些新亮点既不违背赵国栋确定的大思路大框架下烙下属于自己的印痕,当然这是后话在需要考虑的是怎样将自己融入到赵国栋铺设的道路中去,站稳脚跟,打好基础,加快推进目前已经有一定基础的工作,然后才能说得上其他。

  霍云达却在考虑当选后县委将会怎样考虑自己地分管工作。原来地常委副县长苗月华已经正式担任常务副县长。她所分管地农业工作自然交出来。按理说这项工作应该由新入常地老资格副县长韦飚来分管。但是韦飚分管城建国土这一摊正面临旧城改造和新区建设地关键时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太适合调整。那么县委会不会就让自己分管苗月华交出来地农业工作呢?

  霍达内心对工作倒没有啥挑剔。农业工作对于他来说轻车熟路。在乡镇上搞了接近十年。当副镇长时就分管过农业工作。也算是一把好手。只不过当了副县长所占角度不太一样了。不过他更倾向于能摸一摸工业和招商引资这方面地工作。当阳镇是一个纯粹地农业乡镇。乡镇上企业几近于无。他一直有些遗憾没有能够在工业这一块来打磨打磨。若是有机会倒是希望能够在工业这一块来锻炼锻炼。

  事实上并不像唐耀文和霍云达担心地那样。人代会进行得异乎寻常地顺利。章天放果真如赵国栋所说地那样。只是抱着杯子在主席台上亮了亮相。就算是完成了工作。除了和赵国栋在主席台上不时微笑着耳语一阵。他几乎就没有任何表现地机会。

  在庄严地国歌声中人代会宣布闭幕。唐

  云达都以相当高地票数当选花林县人民政府县长中间没有出半点难杂症。这也体现了花林县委在这方面地控制力和驾驭力。

  赵国栋都觉得自己电话有些发烫了,对方才恋恋不舍的挂下电话,是冯明凯打来的,他已经在阳市委办综合处上了一个多月班了,虽然暂时只是干些打杂的活儿,但是那股子兴奋劲儿似乎仍然没有半点消退的意思,隔三岔五的打电话来汇报思想工作,弄得赵国栋倒有点像他的直接领导一般。

  赵国栋倒也不忍打击对方的兴奋劲儿,毕竟能一步跃入市委办,也算是鲤鱼跳龙门成功吧,除了叮嘱他好生夹着尾巴做人,眼明、手快、腿儿勤、嘴巴甜、脑子灵这混办公室当秘书这些角色的五**宝要随时烂熟于心之外,赵国栋也懒得多说,各人有各人的造化,自己能帮冯明凯帮到这个份上,也算是够意思了,至于说日后他能有啥造化,那就真的只有靠他自己去奋斗了。

  刚合上电话,电话却又响了起来,赵国栋刚接起电话,却见牡丹走了进来,“赵县长,噢,不,赵书记,霍县长来了,他说要向您汇报工作,您看”

  赵国栋微微皱起眉头,他不喜欢在休息时间听什么人汇报工作,尤其不喜欢在这里,招待所里人多嘴杂,虽然萧牡丹人挺可靠,但是这些女孩子天生就是传播谣言的媒介,稍稍有点风吹草动,总能感觉到她们在其中起的作用。

  用手势示意萧丹请对方进来,赵国栋这才接过电话,电话是桂全友来的。

  桂全友现在已经是西江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但是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还不及在花林县工作这样顺心痛快,呆在西江区就像是呆在一幢沉闷抑郁的古董建筑中一般,感受不到一点奋发向上的漏*点和冲劲,除了开会、接待和按部就班的安排日常工作之外,这个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竟然就找不到一点自认有点意义的工作来开展。

  赵国栋很随的示意走进来的霍云达入座,然后继续接听电话,也许是那边桂全友也感觉到了赵国栋身旁只怕有其他人,也就没有多说,两分钟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桂全友有些苦闷,原本望能够好好作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但是却没想到会被安排到区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上,而这西江区现在的氛围却恰恰显得有些固步自封了,这一切都源于现在宁陵堪称资格最老的区委书记张绍文。

  为原来宁陵地区时的宁陵市委书记,在撤地建市时他本来是很有希望升任副市长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在第二轮的候选人筛选中出局了,这给了张绍文相当大的打击,加之与市里在观点思路上也有些不大合拍,这使得经济总量排位第一的西江区在宁陵市的地位也就显得有些尴尬起来了。

  为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的桂全友按理说就是为区委书记乃至整个区委一年工作出台规划和构想的大内总管,但是进入角色很快的桂全友很快就觉察到了区委主要领导与市委工组思路的差异,尤其是在经济发展方向上,市里和区上的观点更是矛盾更大,而以张绍文的资历和强势性格,即便是市长麦家辉也难以让张绍文低头。

  观迥异的两方较劲儿让桂全友这个新任区委办主任就有些坐蜡了,无奈中的他只能在一年工作思路规划上以张绍文的想法为主,同时适当兼顾市里边的意见,但即便是这样张绍文也是对桂全友拿出来的工作纲要很不满意,亲自修改了几处,而送到市委办又受到了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尤莲香毫不客气的批评,这份夹在中间两头受气的滋味委实有些难受。

  桂全友给赵国栋来电话的目的就是想要讨教一下目前的应对之策,张绍文对于他这个新任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已经有些看法了,在几次会议上都批评了区委办的工作,这也使得他在区委中的地位变得有些微妙起来,甚至区委办两个副主任也都或明或暗的在使些手脚,这更让他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