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九节 羽翼 2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五十九节 羽翼 2


  赵国栋给桂全友的回答很简单,那就是按照他自己的观点,究竟是张绍文代表的西江区委的工作思路更符合西江区实际情况更有利于西江区发展还是市委方面提出观点更前瞻更有开创性更有利于经济发展。

  如果是前者,那么那就要坚定不移的按照区委意图推进,在市里边那边尽可能作一些解释调和工作;如果是后者,那就比较麻烦,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说是尽可能的避开尖锐的冲突,尽可能的采取折中态度,如果实在无法回避,那也要策略性的表明自己的观点。

  实际上桂全友比赵国栋更清楚该如何处置,但是张绍文的强势和霸道让他处于一个相当艰难的境地,就连新任区长在张绍文的威势之下都显得黯然无色,更不用说他这个区委办主任了。

  对于这样的问题赵国栋也只有摇头叹息,这实际上是一个无解的答案,不在于你自己如何作,而在于对方怎样看待。如果为了迎合某人而丧失了自己的原则和理念,赵国栋也不赞成,张绍文就算是强横霸道,难道说这西江区就是他一人天下,就是独立王国?很显然这不可能,只要能够坚持下去,相信肯定会有一个结果,赵国栋也相信以祁予鸿的魄力和手腕是不会容忍这种现象太长久的。

  霍云达观察着赵国栋脸上残留的神色,看样子对方也是接了一个比较重要的电话,甚至脸上思索的表情都还残存着,而且应该不是令人高兴的电话,看样子对方情绪也不是很高,自己该怎样开这个口呢?

  “来坐,云达,我这里很简陋,也.没怎么收拾,坐吧。”赵国栋指了指茶几上的香烟,“随便些,我不抽烟,也不鼓励别人抽烟,但是也理解烟瘾来了的难受劲儿。”

  “赵书记,选举也结束了,这两天我.一直在考虑我的工作,估计县里也很快要研究分工,论理我不该来您这里汇报我这方面的思想,要说我刚当选副县长,应该服从组织安排,县委安排我搞什么工作就搞什么工作,但是我也想了一下,可以把我心里的一些想法向赵书记交个心。当然我也表个态,无论县里怎么安排,我都坚决并且高高兴兴的服从县里统一安排去开展工作。”

  霍云达思索良久,还是觉得开.诚布公的把自己的想法袒露出来更妥当一些,赵国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哄骗的,如果让他觉察到自己有耍心计的嫌疑,那反为不美。

  赵国栋耐心的倾听着这位新当选的副县长袒露.着心声,他感觉得到对方是抱着一股子裸裎相向和盘托出的想法,从他自己的成长历程到调整前后的想法,以及选派到花林之后的种种考虑,一直到和赵国栋一起到花林各区乡视察时的感受,应该说对方的态度是相当坦率的,当然目的也很明确,求得赵国栋在日后工作中的支持,以期能够作出更大的成绩。

  “云达,你在县科委和县府办都工作过几年,又到乡.镇上一干就是八年,应该说工作经历也相当丰富了,人代会上我们花林县今年的发展规划以出来了,说说你的想法,嗯,另外也主要谈谈你各人对这份规划中的一些看法和意见。”

  霍云达知道这是县委书记要给自己第一印象.打分了,这位县委书记显然不是想要来听恭维话的,花林县经济发展规划实际上出自于赵国栋的意图,唐耀文初来乍到并没有也没有能力在其中掺杂他的想法,所以这实绩上是要霍云达对赵国栋的想法拿出一个客观的评判来。

  “赵书记,其他我.都非常赞同,尤其是发展畜牧业、林果业和茶园茶山带动我县食品工业发展,使之与旅游产业一道成为我县经济支柱产业,这应该是相当切合我县实际情况的。但是我有一点有些疑惑,那就是我发现我县的制革产业已经有一定基础,我看了看关于皮革产业的发展情况和数据,应该说这几家落户的企业规模都还不算小,而且根据我县大华和三叶两家屠宰联合加工企业今年的发展预测,可供我县制革产业发展的潜力还相当大,也就是说这两家龙头企业可以提供的生皮数量还有很大富裕,为什么我们不将制革产业列为我县的另一发展增长点呢?”

  一针见血,赵国栋心中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家伙的观察力和勇气。

  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四家制革企业到花林落户了,而且规模是一个比一个大,县里对于制革产业的发展也有很大争议,一直是赵国栋和环保部门等部门持反对新增和限制发展的态度,而以苗月华、黄铁臣等人为首经济部门则主张放开制革产业发展,反对对制革产业施加太多的限制,原因就是这些制革企业工业增加值高,上交税收也多,吸收劳动力多,别的县招揽都招揽不到,而花林县却将这些企业拒之门外,这不符合经济发展大势的要求。

  “嗯,云达你看问题很尖锐啊。”赵国栋笑了笑:“那你了解过这些制革企业可能带来的负效应没有呢?”

  “赵书记你指的是污染问题么?”霍云达一扬眉毛。

  “当然,我姓赵的还不至于毫无根据的将来我县投资发展的企业拒之门外吧?”赵国栋微微一笑道。

  “嗯,我了解过,可能没有赵书记了解得那么透彻,但是也算是略知一二,制革工业不可避免的有一些污染,尤其是重金属也就是铬污染的治理据说现在国际上都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说是尽可能减小这方面的影响,但是我以为制革工业并没有法律限制,而污染问题不是不可以解决的,而这更不应该成为拒绝某项产业落户我们花林的理由,尤其是我们县现在拥有这样好的条件,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以及让农民增收才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霍云达这番话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

  “噢,那云达你说说,你觉得如果县里允许放开制革工业进入,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赵国栋也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受到的诟病不少,都认为他过分夸大了制革行业对环境污染的影响,尤其是现今发展才是主导一切的主流观点下,这就更显得格格不入,如果不是畜牧业和屠宰联合加工这几家龙头企业都是自己一手引进发展起来,只怕承受的压力还要更大。

  但是即便是这样,赵国栋也和县里班子成员的看法产生了一些分歧,连罗大海都对赵国栋的意见不赞同,而韦飚和黄铁臣虽然前期还算是勉强附从了赵国栋的看法,但是随着经济发展的呼声日高,他们的看法也有一些变化,那就是适当引进一些制革工业来消化生皮资源和县里的剩余劳动力,加快农村劳动力转化,制革工业的发展就势在必行。

  “我也琢磨过这个问题,污染事关子孙后代大事,若是不闻不问,那肯定不行,但是若是因噎废食,那也不可取。我觉得可以适当提高进入门槛,另外加强治污设施投入的监管,要求企业必须要达到一定治污能力,否则环保部门便要按照法律予以处罚,另外可以划定一个区域作为制革工业的集中发展区,由政府出面牵头多家企业联合兴建环保治污设施,这样可以集中对制革工业产生的废液废水和废料进行处理,这样既可以减轻各企业环保投入,又可以有效利用环保治污设施。”

  霍云达的这个建议让赵国栋眼睛一亮,实际上他也一直在考虑如何将环保和发展有机的结合起来,但是一直没有寻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来,环保投入的巨大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给企业设置先决条件要求他们环保必须要达到一定标准,其结果是要么企业被吓退,要么就是勉强答应下来,但是最终却无法兑现落实,使得环保治污成为一句空话。

  现在已经进入花林的四家制革企业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建设,而且几家企业都集中在一起,远离主城区和水源地,按照霍云达的设想完全可以以目前这片区域划出来作为制革工业集中区,集多家企业之力,建设一个规模大、功能齐全、设施技术先进的环保项目甚至是环保企业来专门从事污染物处理,这样不但可以解决制革企业的污染问题,甚至还可以附带解决其他工业发展带来的环保污染物。

  两个人就治污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探讨和争论,然后从环保问题慢慢延伸到目前花林经济产业结构问题,怎样利用丰富资源建立具有特色的食品加工业,然后再利用食品加工业的发展扩大产业链,辐射到周边县市,确立起花林肉类食品加工业的中心地位,从而促进制革工业及其附属产业在花林县也逐渐演变成另外一个支柱产业。

  一席话下来,赵国栋对霍云达的观感深刻了许多,这个和唐耀文年龄相仿的副县长感觉起来比唐耀文更踏实,和自己的共同语言也不少,在很多问题的观点上也和自己比较接近,除了稍稍急功近利或者说眼界窄了一点外,其他条件都相当好,而且能更快的融入角色适应工作,对于对方若明若暗的表达的意图赵国栋也是心领神会。为了方便访问,请牢记bxwx小说网,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