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二节 诡变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二节 诡变


  栋自然没有想到眼前唐耀文会有如此多的想法,经飞到了北京。

  在向市委常委、秘书长尤莲香请假时,尤莲香明确告知他后天的全市经济工作分析会他和唐耀文必须参加,缺一不可,祁书记要在会上亲自作分析,而且省委还有一系列人事变动要在会上宣布。

  赵国栋当时吃了一惊,他隐约得知蒋蕴华的工作将会有所调整,没有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随后与蒋蕴华的联系中,赵国栋才知晓蒋蕴华将调到省委宣传部任常务副部长,正厅级干部,而蒋蕴华的副书记一角则是金永健和严立民在竞争,暂时还不清楚二人谁将最后胜出。

  这一事情又让赵国栋原本相当不错的心情打了一个折扣,蒋蕴华这个位置相当重要,对于自己的发展帮助也相当大,而他一旦离开,则必然让自己的政治前景蒙上一层阴影,尤其是在严立民还很有可能上位的情形下,这种危险就更加凸显了。

  如果说金永健这个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还要好一些,赵国栋和金永健虽然关系一般,但是两人之间没有啥宿怨,而严立民一旦坐上这个位置,那也就意味着原本现在已经有一点被自己拉过来的鲁达风向又会发生变化,这对于花林县来说不是好事情。

  赵国栋倒不是惧怕严立,站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就算是严立民担任了市委副书记,他也没有能力让自己卑躬屈膝了,只不过花林日后工作难免会受到很多掣肘和牵制为分管党群组工的副书记对于县里边各项工作指手划脚的机会实在太多了,而且严立民如果真的上位,省委不可能不征求祁予鸿的意见也意味着严立民的上位是获得了祁予鸿的支持,这才是最麻烦所在。

  纵然自己也祁予鸿建立相对良好的关系,但是在公事上尤其是日常工作中,在严立民和自己发生冲突时,祁予鸿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严立民一方维护市委威信的角度来说,他都必须这样作。

  赵国栋在星期四的中午就正式知了正式而准确的消息,蒋蕴华调任省委宣传部任常务副部长,穆刚调任即将面临撤地建市的千州地区任地委副书记、专员严立民任宁陵市委副书记,原建阳市委常委、景湖区委书记陆剑民调任宁陵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原绵州市人民法院院长蓝光调任宁陵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赵国栋相信这一系的人事变动对于绝大多数宁陵市的处级干部们来说都和自己一样,提前一天或者半天就已经知晓,只不过知晓归知晓,他们也只能坦然面对只要不是从七县二区的一把手们产生市领导,他们都可以相对平静的对待顶多也就是在琢磨一下新任的领导或者说在不同位置上的领导们会有什么不同的表现罢了。

  穆刚地高升倒是不出赵国地意外。这个家伙在担任组织部长时就深藏不露而在担任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期间更是韬光养晦深居浅出。等闲难得出现在公众场合并不代表他就无声无息了。丰亭县一位常委和苍化县地一位副县长都在这一年中被市纪委拿下。虽然抛头露面地都是市纪委地其他干部。但谁能忽视背后站着地他?

  上午十点钟开会那也是考虑到宁陵辖各县距离宁陵市区远近不一。远地如花林和苍化需要两个小时才能赶到。近地如奎阳只需要半个小时。远近不一和路况优劣不等使得开会时都不得不考虑到这些问题。好在花林到宁陵地路况随着915国道和新花公路地竣工已经大大改善。从花林赶到宁陵如果车速快一些地话也就是一小时二十分钟就能赶到。

  赵国栋和唐耀文是九点四十准时赶到市委会议室。因为这不涉及主要领导地调整。所以会议规模不算很大。加上市里边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在即。所以两会合一。提高效率。

  赵国栋虽然是新任县委书记。但是也算是这种正处级干部会议中地常客了。自打祁予鸿要求每季度地经济工作会议县委书记和县长必须参加后。他和其他县地县领导们也就很快熟悉起来。会后总免不了有受了表扬地县份领导被其他县领导敲榨一顿伙食。宁苑、乌江大酒店、乌山楼、水晶舫这些宁陵知名餐饮场所都被这些个各县来地领导们品尝了个遍。而罗大海和赵国栋在去年一年中被迫买单地机会最多。

  刘如怀有些羡慕地看着

  文谈笑着走进会议室地赵国栋。这小子真是不简单。但没有把这个家伙打趴下。反而让这个家伙来了一个咸鱼翻身。担任一年多县长就升任县委书记。这又创造了宁陵市地一个记录。

  刘如怀与霍云达的私交相当不错,在霍云达回奎阳后与刘如怀聚在一起时也谈及过对赵国栋的观感,雄心勃勃,胆大手快,思想开放,敢于放权,这是霍云达给赵国栋的十六字评价,尤其是胆大手快这一个特点,霍云达就给刘如怀举了一个深刻的例证。

  小城镇建设试点户口方面的政策就是在连省里边都尚未正式出台政策之前,赵国栋就敢指示花林县里边先行确定城市建设配套费标准以及上户条件,然后主动将他们的试点意见通过市政府报给省政府,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使得省里边后来出台的政策也有很多参照了花林县呈报的试点意见,而这也让花林县在标准上就占据了先机。

  至于后来收取诚意金,抢先放开政策等等,更是抢光了风头。

  在其他县的小城镇建设只吸引了寥寥几百人落户的时候,花林县却一口气吸引了将近九千人来落户,光是城市建设配套费这一笔收入就让花林县今年财政一年都可以宽宽松松的运作,更不用说这九千人落户花林购房、消费甚至投资等带来的种种拉动作用。

  实际上伴随着九千人落户指标而来的远不止这九千人,不少一家五六个人都只办理了两个或者三个人的转户手续,尤其是老年人更是基本上没有转户,而中青年特别是小孩则是毫无例外的都将户口转到了花林。

  根据县公安局的统计,花县城内仅这半年常住人口就增加了超过两万人,而旧城改造的拆迁房和商住楼的陆续竣工使得原有居民和外来居民都正好接上了这个趟,而这也直接带动了花林县城内各种商品零售的消费大幅度上上升,花林县城的老居民从来没有觉得花林县有现在这样热闹过,花林县公安局也紧急向县委县政府打了报告请求增加县公安局警察编制,以满足日益复杂的社会治安需要。

  所以这一切深刻变化就源于当初赵国栋的大胆甚至可以说是妄为,虽然罗大海和赵国栋在市委常委会上被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其给花林县城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而这顿臭骂一样丝毫没有影响到罗大海和赵国栋的升迁,看看罗大海在年龄临近到点前升任市人大副主任,而赵国栋在年仅二十七岁之际就升任县委书记,这份荣耀真是足以让无数人侧目了。

  其人成功必有过人之处,这是刘怀给赵国栋下的结论,并不单单只是背景或者说运气能解释得过去的。

  几乎是一条不成文规矩,市委会议室里的摆设一直延续了这个规则,会场中间这一顺溜一般说来都是各县区领导们的位置,而两侧则是市直机关各局行的一把手们的座位,这一次开会也是来得格外整齐,没有到九点五十,除了主席台之外,下边该坐人的位置已经坐得满满实实。

  花林县正好和奎阳县的铭放在了一起,赵国栋也紧挨着奎阳县委书记焦凤鸣,前两年从市委副秘书长下来的资深县委书记。

  “焦哥,今天不该轮到咱们两县挨吧?”赵国栋随手递给身旁的焦凤鸣一支中华,一边打燃火,焦凤鸣和赵国栋算不上很熟悉,但是对于赵国栋的谦恭还是相当满意。

  “嘿嘿,老弟,这得看祁老板心情如何了,这一下子空降两个干部过来,省里边可真是欺咱们宁陵无人啊,祁老板心情未必舒畅啊。”焦凤鸣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听说那位陆书记今年才三十六,而且已经担任建阳市委常委两年,嘿嘿,三十四岁的副厅级干部,老弟,看来这份历史就只有你去超越了。”

  “焦哥,咱们宁省长三十八岁就是副部级,嘿嘿,陆书记虽然也厉害,比起宁省长还是稍逊一筹了。”赵国栋将身子微微向后一靠,“焦哥就别挖苦我了,我咋能和陆书记这些发达地区过来的领导相提并论?我也就是拣了罗主任上走的一个落地桃子而已,要不哪能坐在这个位置上?”

  啥也不说,更新求票,至于相亲一事,一定为给者一个意外中的惊喜,但仔细一想也会在意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