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五节 海龟VS土鳖?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五节 海龟VS土鳖?

  国栋惑的摆弄着手中的这张照片,照片风格很简约干净净十分单纯的照片,一个只能大概看清楚脸部轮廓的一张照片,估计也不是近期的照片,怎么看背景都有点国外的味道。

  “呃,蔡哥,这是啥?”赵国栋举起手中照片不解的问道。

  “你的相亲对象。”蔡正阳看起来似乎比在安都彷佛还年轻了几岁一般,也不知道他是在北京这段时间里修身养气了还是工作太过于轻松,赵国栋怎么看对方骨子里都充满了闲适惬意的味道,嗯,另外还有一股子漏*点活力的印痕。

  “我的相亲对象?蔡哥,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就给我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就要我去和这个女人相亲,而我对这个女人一无所知,蔡哥就算是包办婚姻也没有这样武断吧?”赵国栋怪叫起来,“蔡哥,如果你真是受人之托一定要找个替死鬼来承担一下,我一咬牙替你扛一扛,不过如果你只是单纯因为同事同僚原因要想帮个忙,那我得告诉你,真的没有这个必要,我也不可能接受这样的婚姻。”

  “你想知道情况?她现在外交部非洲司工作,今年25岁,211岁人大毕业后到外交部工作,一年后赴普林斯顿大学威尔逊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进修,现在外交部非洲司工作。”蔡正阳微微皱起眉头,斟酌了一下言词才缓缓道。

  谁都不喜欢这的安排只怕那边也一样,如果不是迫于家庭压力,只怕对方也不会勉强同意见面。

  “噢,常春藤回来海龟?”赵国微微一笑,“这样优秀的条件为啥非要选我这样的土鳖去相亲呢?蔡哥,这是不是有些太不班配了?”

  赵国栋清楚林斯顿大学是啥货色,威尔逊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更是培养高级外交人才的一个摇篮中国现在也在逐渐融入国际社会,学习国际关系准则不可避免的要学会了解适应美国这种强权国家的基本观念。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就能选派到威尔逊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去进修培训,傻瓜都能想象得出来这个女孩子的背景肯定不同寻常,只是为什么会选择搞外交这个行道倒是让赵国栋略略有些好奇。

  蔡正阳叹了一口气,那个女孩子也见过,一句话也是一个**特行的人上赵国栋这种桀骜不驯的角色,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火星撞地球?

  “国栋,你年龄不小了个定的家庭有助于你的事业发展,”蔡正阳还欲再说,赵国栋却插话道:“蔡哥,你说句实话你觉得这个女孩子适合我?还是仅仅是对我事业发展有好处?”

  蔡阳噎了一噎。目光平视赵国栋有些挑衅味道地目光。

  面坐着地赵国栋在他心目中实际上是一个混合了多重定位地复杂角色。某些方面像是自己可供切磋交流地对象。某些方面自己则像是需要随时提点对方地兄长。而某些时候自己似乎却扮演着一种长辈地角色。

  “国栋。我不想多说什么只能说这个女孩子相当优秀。我想她地经历纵然不能代表一切至少也能说明一些问题。婚姻一事虽说要讲缘分是缘分是什么。也许一次偶然地邂逅是缘分是交往中地碰撞出火花就不算缘分么?”蔡正阳有些艰难地在自己脑海中寻找着合适地言语。他这个年龄还要来如初涉情河一般来妄言爱情和婚姻地感觉。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滑稽。

  赵国栋面无表情地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满目沉思。“蔡哥。你觉得这样地拉郎配有意义么?或者说是她需要这样还是她地家庭需要这样一次相亲。亦或是你觉得我真地很需要这样一个机会和缘分?”

  蔡正阳再度无语。赵国栋地话语很犀利。虽然他没有直接拒绝自己。但是言语间流露出来地反对和抗拒却清晰地表露出来。自己地道路要自己来走。借助外界地力量尤其是这种对于敏感男性来说似乎有些羞于见人地联姻关系来达到某种目地对赵国栋来说有些无法接受。

  蔡正阳并不这样认为。婚姻只是一个形式。对于你想要在事业上作出一番成绩来地人说。婚姻本身地重要性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尤其是在蔡正阳心目中赵国栋本身就不是一个传统地所谓忠贞不渝地角色。但是这番话他却不能说出口。一切都只有随着时间地推移和历练地增长他才会渐渐体味到其中地真奥。

  “国栋,我觉得至少见一次面没有什么吧?有缘无缘,年轻人在一起聊聊天,交流一下想法,我想这也不存在什么难处吧?”

  蔡正阳退了一步,实际上

  这个相亲没有什么信心,如果不是自己凑巧提及赵方的长亲又恰巧是相处甚为融洽的同僚,对这件事情十分感兴趣,他也不会如此急切的招来赵国栋来应急,实在是应允了对方,而对方又屡屡问及,估计对方也是在为他自己家族中的这个女子感到头疼。

  赵国栋笑了起来,点点头,“没问题,只要蔡哥不要抱太大希望就行,就当我去受教一次吧。”

  蔡正阳叹了一口气,对方都是抱着这种心态去相亲,怎么可能建立起好感?想一想也是,两人生活环境和背景迥然不同,现在所处的工作环境和范围也是天差地远,怎么可能有什么共同语言,而且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在有这种方式来撮和年轻人的婚姻大事,想一想也觉得荒唐,权当一次应付的任务吧。

  “国栋,当县委书记了,你自己也更应该慎言谨行。

  当你走上县委书记位置,你才算是真正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政治版图上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县委书记官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古时候说灭门令尹这句话现在听起来虽然有些夸大,但是也足以证明一地父母官手中掌握的权力。”蔡正阳稍稍舒展了一下身体,解决了麻烦事情,他情绪也要松弛一些了,“当了这一个月的县委书记,有什么感觉?”

  “嗯,从具体事务规划操作者渐渐向方向引领者转化。”赵国栋想了一想,用了一句话概括。

  “唔,差不多,看来还算是明了县委书记和县长工作上的区别,党政主要领导听起来都是主要领导,但是书记管什么,县长干什么,这中间有着明显区别但是二者关系却又不能割裂,如何处理好这种关系也是一个县委书记需要学习的工作艺术,你要记得四个字,驾驭,掌控,这就是县委书记的主责,做到了能游刃有余的掌控局面驾驭局势,按照你设定的方向来运行,你这个县委书记就算成功了,而如何做到这一点,组织人事保障,再通俗一点,用好干部,就是关键。”

  蔡正阳句句金,每一个词每一句话都让赵国栋细细咀嚼良久。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现在已经在这个位置上,我相信你知要做到慎言谨行,大事不糊涂,遇事多思考,对于你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蔡正阳见赵国栋一脸深思之色,也就不再多言,很多东西光靠言语是难以说清道明的,得让他自己在实际工作中去感受,去慢慢琢磨历练,你才能真正成熟起来。

  “蔡哥,下月去非洲是不是什么计划?”赵国栋也很关心非洲之行蔡正阳在其中的作用。

  “嗯,家原来就有这方面的意图,我们的观点明晰和细化了计划,而且更重要的是着重落实了计划,这一次去就有这方面的具体计划要逐一磋商,前期已经和各国驻华商务参赞进行了几轮商谈,但是重要的计划和文件仍然需要通过和他们国内负责这方面事务的官员直接谈判之后才能最后定板。”蔡正阳点点头,这一两个月来他都在为这些事务奔波,能源办刚刚建起来,很多工作压在身上都得他这个常务副主任来安排。

  “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件事情虽然宜急不宜缓,但是恐怕也需要掌握一定尺度,否则让谈判对象掌握着我们的心态也会不利于我们的后期工作。”赵国栋想了一想。

  “在委里呆得越久,我就越感觉到我们国家能源战略策略上的滞后和呆板,现在虽然油价处于相对低位,但是全球每年勘测可供开发的油气资源增长数量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丰富,而且许多地方的油气资源开采成本相当高,跨国能源巨头的触角早已遍及全球,几乎没一个国家和地区都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存在,而我们尚未真正走出去,面对我们国家不断增速的经济,我很担心几年之后我们国家能源需求将成为制约我们国家发展的瓶颈,在某种特殊情况下甚至成为绞索也不为过。”

  蔡正阳叹了一口气,处身中枢,能够接触到的资料和信息要比地方上不知道多多少倍,越是这样他就越感觉到压力,赵国栋给自己的几方面提醒他都有意识的通过各种渠道收集资料信息,得到的结果触目惊心,跨国能源巨头们已经攫取了他们能控制的一切资源,而国家对这方面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当然这也与目前国内进口能源比例不大和石油价格低廉平稳有关。

  啥也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