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六节 相亲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六节 相亲

  早谋徐图,循序渐进,只要我们有了这方面的准备,虞。”赵国栋沉吟道:“怕就是怕高层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毫无准备,等待发现问题严重性时,时机却已经不在了。”

  “嗯,我也是这样的考虑,这一次出访非洲八国,尼日利亚、安哥拉、苏丹、喀麦隆四国都有着相当丰富的石油资源,虽然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也已经进入这些国家,但是鉴于这些国家局势不是很稳定,加之殖民主义在这些国家民众心目中留下的伤痕仍存,所以这些国家对于我们来说有很大意义,加强和他们在能源方面的合作可以使得我们能源补给获得除中东之外的另外一个渠道。”蔡正阳抿了一口茶,声音低沉:“我们必须要主动出击,而且要落到实处,否则错过机会,那我们日后想要在这些国家获得合作的机会就会越来越渺茫,而西方跨国公司也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在非洲的拓展。”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赵国栋轻轻吟诵了一句唐诗,然后道:“国家在考虑与这些国家合作的方式上不妨更丰富和多元化一些,太过功利也许短期内见效很快,但是后期却会出现很多负效应,我觉得要想赢得这些国家的长久合作,一是需要互利双赢,二是需要将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优势传播影响到这些国家中去,这是一项长期而艰难的工作,但是却不能不作,要想让我们在非洲真正立足,这一点只能加大力度。”

  蔡正阳眼睛忍不住一缩,赵国栋的话再度让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和惊喜,文化渗透影响这一说现在在理论界也还只是处于一种探索和争论状态,但是美国的娱乐文化不断通过电影这些传播方式在全世界渗透已经让人们见识到了这种渗透带来的巨大影响里。

  一代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和审美观都在因为这些外来文化的渗透而受到影响而对于美国文化产生一种亲近感,这在不知不觉中就会起到某种潜移默化的渗透作用,让你对美国产生一种亲近感,这种影响力往往一场战争取得的结果还要厉害得多。

  而赵国栋所说那种短期的功利性合作目前却是占着主流,缺乏长远而深刻的考虑,之徒短时间的收益而忽视合作方的长久利益,忽略文化这种软实力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在这一点上国家显得有些轻忽了。

  抛开了相亲一事带来的不快,赵国栋和蔡正阳的话题顿时流畅起来。

  无论是国栋提出的新观点新思路,还是蔡正阳就落实到国家政策上的可能性两人的讨论争论都十分认真,从建立石油战略储备到鼓励中国能源国企实施走出去战略,从能源行业中下游放开到鼓励私营企业在国外能源上游企业去发展,这些政策两人的探讨也不是一天两天,但是争论探讨中总会有更多更细致的问题冒出来,蔡正阳尤其喜欢这样和赵国栋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开拓思维的想法观点。

  刘乔接到电话时有些啼笑皆非有想到堂妹会给自己一个这样的任务。

  “Daisily。这样不好。你这作还不如直接回绝对方好了。何必要弄出这样一出?”

  “四姐。家里催得紧。听说这个伙是专门从外地飞来北京地里介绍说是个年轻俊杰。仕途新星。要我必须要去。听说这是二哥介绍地。老头子发了话果我走不了。他要帮我请假。我地确走不开可又不想让老头子知道。你替我去看看就行了果这家伙懂事儿。也就知难而退了。”

  里地另一头野地训练场。女子熟练地操作着手中大毒蛇冲锋手枪。从抬枪、侧身。再到斜卧瞄准。凌空侧滚。然后悄然伏地钻行。一气呵成。

  站在远处双臂环抱地魁梧男子作出一个满意地V字手形。

  “你整天在忙些什么?人影子都看不到。你们非洲司地工作就真地那么忙碌?”刘乔也隐隐感觉这个自幼和自己关系密切地堂妹似乎不像是一个地道地外交部工作人员。总有着那么一股子说不出来地味道。尤其是在有外人在场时。那股子彬彬有礼背后隐藏地警惕审视。只有她这个一直和她从小生活在一起地姐姐才能偶尔感觉得到。

  刘家地人都是这样。不管男女老少。没一个省油地灯。想到这儿刘乔就摇摇头。

  “姐,我真的有事儿,不在北京,你就当遛遛腿儿帮我去看看吧。”对面电话里声音变得有些模糊起

  好了,我挂了,有啥情况两个小时给我通电话吧。”

  刘乔叹了一口气放下电话,抬手看了看表,走出了办公室,吩咐司机把车开出来。

  毫无问,这又是一个想要攀龙附凤者,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官僚,妄图靠上刘家这个门楣,想起她也觉得烦心,自己不也是这样么?当初的海誓山盟随着那华美的光圈渐渐褪去,一切都如海潮褪去之后的岩石一般呈现出狰狞冰冷的真实,让人每每想起都如毒蛇盘踞在心里那样难受。

  只是各家都有一个本难念的经,三叔家里也是这样,Daisily已经二十好几了,眼见得一晃又是青春韶华将过,而她对男人的鄙屑和冷淡从来没有掩饰过,家里人甚至担心她有同性恋的倾向,不过刘乔知晓Daisilyy并非那种有心理疾病者,只是后天尤其是家庭和生活环境影响让她显得过分**,使得她觉得完全没有让一个所谓的婚姻和家庭的枷锁来框在自己头上。

  百泉文彩俱乐部,相亲地点选在了这里,刘乔笑了笑,这不是故意捉弄人么?不过她还是得走一遭,既然答应了Daisiy那就得尽到责任。

  赵国栋的确很火,之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什么狗屁百泉文彩俱乐部,而蔡正阳也没有给他多余的介绍,他就这么懵懵懂懂的来到位于东环广场的俱乐部。

  来了之后才知道这家俱乐不对非会员开放,这让赵国栋火冒三丈,这不是分明戏耍自己么?很显然对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婉拒自己,赵国栋很想甩手一走了之,但是想了一想之后,还是硬着头皮办了一个会员资格,一万多块钱的入会费和年费,让他觉得这一次相亲是不是真还有点当冤大头的味道,钱不算什么,但是对方分明就是把自己当作傻瓜来逗弄,而且还想陷自己于不义,说不定对方就在哪个旮旯里等候着,只要自己到时候没到,一切责任便是自己的了。

  半个小,赵国栋给自己确定了时间,半个小时没有动静,那么自己任务也算完成,想想今晚该干些什么?

  房子全要明天上午才会到北京,今呢?赵国栋想了一想,嗯,寇的电话自己似乎还有些印象,老同学来了北京,到三里屯酒吧坐坐聊聊天,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坐在充满古埃风韵的文吧中,赵国栋随意挑选了一本梭罗的《瓦尔登湖》看了起来,这本书书时代曾经看过,但是却没有太深的领悟,现在看起来倒还有一点意思,如浸入一汪清凉的潭水,赵国栋慢慢沉浸在梭罗对那个理想之地的描述中。

  刘乔抵达东环时,正好卡在间,在文吧里随意的浏览了一圈便锁定了几个可能的对象,但是他很快就排除了其中一个,年龄和衣着描述中相当,但是身上那股子白领文员气息太浓了一些,和政府小官僚的味道格格不入。

  只剩下两个对象,一个埋头看书,似乎浑然不知外物;一个正随意浏览着英文版的《USATODAY》,刘乔立即排除了后者,一个小官僚应该没有这份英语能力,那么就只有前者了。

  对方对外界似乎并不怎么关注,也不太像来相亲的,也不像是在那里故意卖弄自己学识渊博热爱学习的样子,这年头这一手一点也不受人欢迎。

  《瓦尔登湖》?从侧面经过的刘乔瞟了一眼对方手中书本的书脊,看不出这人还有点雅意,喜欢这一类的作品,莫不是年纪轻轻就在政坛上摸爬滚打感觉到精疲力竭想要寻找内心的安宁?

  虽然刘乔基本上可以确定对方,但是出于保险还是用了一个电话,让办公室拨打一个号码,吩咐了两句,果然对方很快摸出了身上的电话,刘乔随即关闭了手机。

  赵国栋莫名其妙的瞅了一眼电话,这年头是咋回事儿,咋人一走背运,喝凉水也塞牙,连电话也会无缘无故的响起来,再回拨过去居然一直占线。

  赵国栋抬起头来的一瞬间,刘乔就觉得有些面熟,几秒钟之后她就立即认出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她努力的回忆着,这个人曾经给了自己一张名片,但是自己在整理资料时已经将此人名片放在了并不重要的资料中,好像是安原省某县的县长,他就是这个想要攀龙附风的小官僚?

  位置落后,奋力求票!兄弟们再支持一把,让俺位置更好看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