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七节 刘家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七节 刘家


  乔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需要去和对方打一个招呼,所说,相亲一方应该是一个县委书记才是,没想到是他。

  短短几个月时间,这个家伙就从县长到了县委书记,刘乔对于体制内这些事情并不陌生,县长到县委书记看似也就是一线之间,但是这中间没有一点资历打熬和政绩积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就算是在边远贫困地区,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但转念一想,能和刘岩拉上线的人估计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角色,这个家伙怕是也得助力不少,不过经过香榭丽舍那一次突发事件之后刘乔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印象相当不错,否则也不至于还给对方了一张名片。

  赵国栋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缓步走到自己面前的女子。

  “赵县长,哦,现在是该叫赵书记了吧?”

  赵国栋一怔之若有所悟的站起身来,替刘乔拉开座位,“刘小姐,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可真是有缘啊。”

  当然不会是这个女人,无她表现得多么雍容闲适,但是岁月的痕迹无论用什么化妆品和服饰都难以完全掩盖。

  刘若,这个女人也姓刘,看来应该是有些关系才对。

  赵国栋好以暇的放下书,静静的等待着。

  “真是不好意思,Daisilyy临时有去了天津来不了,让我来代她说一声道歉,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一趟。”

  刘乔美目流盼。嫣然道。自信和美貌交织在一起组成了成熟女性地独特魅力。

  “Daisily?”赵国栋怔了一。

  “噢。是若彤地英文名字们家小一辈地都习惯叫她Daisilyy。”刘乔抱歉地道。

  “刘小姐是刘若彤小姐地姐姐?”既来之则安之。说实话。赵国栋倒是对这个女人十分好奇。

  “不是亲姐妹。她是我三叔地女儿。不过我们关系一直很好。我是看着她长大地。”刘乔笑了笑。“我怎么也没有想到Daissily让我来替她说声抱歉竟然会遇上熟人。这世界可真小。”

  “唔。真是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刘小姐。坐一会儿?”赵国栋脸上地笑意温文逸和。

  “嗯。”刘乔颌首。

  咖啡很快就送了上来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眼前这看上去很是闲适惬意的男子,似乎丝毫没有受到正主儿没来的影响,落落大方而又没有半点浮噪矜夸的味道,倒还真有点深藏不露的架势。

  “嗯,若彤是我妹妹,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国栋吧,我记得你叫赵国栋。”刘乔浅笑道:“我印象中国内能当到县委书记县长这样的角色而没有成家的不能说绝无仅有,但是也很罕见了,国栋是什么原因?”

  “嗯,家庭这个概念很沉重,我觉得如果没有作好各方面的准备最好不要轻易作出决定,当然这可能和国内主流观念不一定相符,但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婚姻自由的含义既包括选择配偶的自由,同样也包括选择结婚和不结婚的自由,不是么?”赵国栋转移话题。

  “当然,但是国栋你既然是在仕途上走,就得服从主流观念是么?”刘乔淡淡道。

  “嗯,所以我这不是从安原乡下还跑到京城里来享受一下会员制俱乐部的气息么?”赵国栋耸耸肩。

  “真是不好意思,大概Daisily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实在抱歉。”刘乔也是笑了一笑,“还好国栋你进来了我们怎么再次相遇呢?”

  “没关系,能够见到刘小姐算是物有所值了。”赵国栋朗声笑道:“刘小姐平时在北京时候很多?”

  “嗯,和香港那边一半一半有就是在飞机上的时间最多。”刘乔叹了一口气,“天生劳禄命,没办法。”

  刘乔见对方丝毫没有想要提及这一次相亲的意思,心中也约莫估计到大概眼前这个年轻人也是对这一次相亲没有什么兴趣,似乎也只是迫于压力而来,也不知道是谁替他牵线。

  刘乔虽然主要精力是放在生意上,但是对于国内政坛上的风吹草动还是相当敏感。

  大伯家的刘岩是在国家经贸委某司,现在似乎分管那一片的副主任蔡正阳似乎是从安原那边突然起来的,听说是很得那位号称铁腕的大人物器重,这么一琢磨,刘乔也大概能猜到这牵线者是谁了。

  有这层关系,价值看上去这个家伙谈吐见识也不俗,难怪这个家伙能如鱼得水般的步步高升,刘乔心中也是微微意动,眼下刘家三代枝蔓虽众,但是游走商场上多,涉足仕途的却没有几人,Dai

  似也是在政道上,但是女承父业,也走进外交这

  外交这个行道太过于特殊,受限很大,日后要想转行只怕不容易,而且和Daisily日常言谈间也感觉她好像无意于这方面,难怪刘岩这个家伙经常慨叹刘家真的要沉沦下去了。

  寥寥几句话之后似乎就有些冷场,刘乔也意识到只怕对方也是来完成任务,只等着自己一起身就好溜之大吉,她也有些遗憾,虽然Daisily未必有心要考虑个人问题,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无是她所见到的这个年龄阶段中的佼佼者。

  既不像那些所谓世家子弟的那种老气横秋或者就是张狂无羁,也不像那种削尖脑袋挖空心思想要往上爬的草根官僚,嗯,怎么说呢,总给人一种隐藏得很深的感觉,让人难以看穿彬彬有礼谈吐有致背后隐藏着什么,但是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言谈间对方眼睛中跳跃的光焰总是在不经意间暴露出一点什么,是野心还是雄心?亦或是**?欲盖弥彰还是偶露锋?刘乔有些拿不准。

  直到目送刘乔离开,赵国栋才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一次相亲还能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对方似乎也无意掩饰什么,从对方的姓氏就可以觉察到一些东西,刘家不是简单一句根正苗红就能概括的,赵国栋虽然并不清楚上层的风风雨雨,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能得蔡正阳都不遗余力的替自己安排的,自然不会是寻常的等闲之辈。

  不过这并不代这种方式就为自己所接受,赵国栋不想让自己的婚姻和感情都变成一种负担式的束缚,顺其自然最好,若是为了所谓上位就不顾一切的去追索,那也未免太下作了。

  奥迪平稳的滑进车流,拨的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再拨打,却又不在服务区了,刘乔叹了一口气,合上电话。一个不错的年轻人,虽然未必适合Daisilyy,但是在刘乔看来至少值得交往,只可惜Daisily不是常人,她的心思就连自认为自己最了解她的刘乔也拿不准。

  赵国接到蔡正阳电话时正是去赴和寇的约会路上,听得赵国栋已经和对方越好去三里屯酒吧坐一坐,蔡正阳大感惊讶,他隐约听刘岩说他那个堂妹似乎很有些不太看得起男性,性格很是冷傲,怎么赵国栋就这么本事,一下子就能把对方给吸引住?

  不过蔡正还是高兴听到这样的好消息,至少证明自己选的人独具魅力。

  *****************************************************************

  “Daisilyy,干得不错,没想到几个摸你半点也没撂下啊。”一身野战装的男子笑吟吟的走过来点点头,脸上却有些遗憾,“不过你现在似乎用得上这些的机会实在不多了。”

  女孩子脸上也掠过思遗憾和无奈,啥事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想想自己家里的安排她就觉得心烦,自己的决心虽然让上司很是欣赏甚至赞许,但是欣赏归欣赏,但是还是无法抵抗来自高层的压力,这一切都源于自己的家庭,有时候她甚至有些恨自己这个家庭和出身,让自己无法想要去干自己想要干的事情。

  “看吧,我想我自的事情还是要由我自己来决定。”连女孩子自己都觉得自己这番话显得软弱无力,若是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自己也不需要去威尔逊国际和公共事务学院去学习两年了,家里人是希望自己和他们一样去当一个体体面面的外交官,而不是去隐身黑暗中。

  “Daisilyy,有时候想一想,人生境遇本来就很奇妙,你想要干的未必能如愿以偿,但是你不喜欢的也未必就不能有异曲同工之妙。”野战装男子笑了一笑,“万事也不失绝对的,也许你能二者得兼呢。”

  女孩子摇摇头,虽然对方宽慰的话语让她很愉快,但是她知道这不现实,自己想的和自己要从事的从来就不可能重叠,异曲同工这个词儿勉强可以说得上,但是绝不是自己所希望的生活。

  向对方挥了挥手示意告别,女孩子便走进了旁边的更衣室。

  几分钟之后一个优雅恬静的素妆女郎娉婷婀娜出现在大楼后面的停车场,一辆看上去十分简约朴素的欧宝威达迅速滑出生态停车场,消逝在直道背后隐藏的后门外,隐入绿意一片的山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