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八节 牵线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六十八节 牵线


  四姐,你打了电话给我?”女子一边熟练的操纵着汽道飞驰,一边打着电话。

  “嗯,你忙完了?人我已经替你见过了。”刘乔有些头疼该怎么向这个女孩子解释今天这场见面。

  “噢?你见到了?”女子有些惊讶,百泉文彩历来不接待非会员,难道这个家伙也是百泉文彩的常客?不可能,那解释就只有一个,就是这个家伙为了见自己去办了一个会员资格,心中鄙屑之意更甚。

  “嗯,很让人意外,我认识这个人。”刘乔决定实话实说,这个问题上隐瞒没有任何意义。

  “你说什么?!四姐,你说你认识他?呃,那个小官僚?!”女子差一点要伏在方向盘上停下车来好好问一问了。

  “嗯,记得我和你过那一次我在安都遇上的事情么?我不是告诉过你当时有个帮忙的年轻人么?就是他,当时他还是安原一个县的县长,现在他已经是县委书记,也就是你二哥你替牵线的对方。”刘乔在电话中也是颇为感慨,“天下的事情就有这么巧,世界真小。”

  “会不会是”女子沉吟道。

  “别那么敏感,我想还没有那事如神的人,就能料到我还有一个妹妹需要相亲?”刘乔笑了起来,“我只给了他一张名片而已,如果仅凭一张名片就能设计得如此完美周到,我想象不出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以不被他设计的。”

  女子也了起来,自己太敏感了,或许是天性如此,“对了四姐,既然你认识,你就把我的难处和他挑明了吧没有考虑的婚姻的计划,完全是家里人的一相情愿他原谅和理解。”

  “Daisily,我想你也许可以保持和这个人的系,”刘乔在电话中的声音变得有些犹疑定,这立即让女孩子警惕起来,“四姐什么意思?”

  “我是说这个人真地不。也许刘乔话语微微顿了一顿正欲再说。却被对方冷冷打断:“四姐。我只是让你替我去说一声抱歉。我好想没有授权给你作其他承诺。”

  “Daisily。不要激动也是替你着想。你想想。叔他们一直很关心你。要不刘岩为什么会来凑这个热闹?如果你拒绝了这一个。下一个又会接踵而来烦不胜烦。而且可能频率也会越来越高。你能全数拒绝么?”冰渣子一般地话语砸过来是刘乔没有作恼。她知道这个性格相当**刚烈地堂妹历来如此“更主要地是这个人似乎想法也和你一样。所以我才会如此考虑。

  ”

  “你说什么?!”女子目光一凝“四姐说什么?你说那个人和我想法一样?呃。我没有理解错地话。你地意思是说他也不想接受这样地安排?”

  “嗯。他好像也是被人逼着来地。一副不情不愿地样子。或许他早就有意中人吧。所以我才在想。既然你们俩都是这样想法。为了避免日后麻烦。何不就演演戏。虚凤假凰。装作在交往。这样对双方安排这场相亲地人也有一个交待。而你们也可以安安心心地作你们自己地事情。顶多也就是有时候通通电话。或者见见面聊一聊。了解一下双方各自现在所做地事情和情况。这样双方长辈问起来。你们也可以敷衍过去。”

  连刘乔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地急智。顺理成章地娓娓道来。竟是半点纰漏也无。

  “他知道我们刘家么?”女子瞬即问道。

  “也许知道一点,不太清楚吧,不过他也很明确的表示他不会接受这样的婚姻,纯粹是为了敷衍,我也说了你的难处,他很理解,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刘乔心中倒是有些希望二人能够见见面,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意图一暴露,只怕Daisily就会断然绝裂,所以只能曲线回环。

  电话对面的女孩子犹豫了一下,刘乔的建议的确很具操作性,通通电话了解一下对方的情况,然后就可以在家人面前交差,至少可以拖个两三年不需要再操心家里人的折腾,只是她有些担心万一家里人要求见面怎么办?总不能到时候把这个人叫上来演一出?

  电话另一边的刘乔似乎觉察到了电话这边的女孩子担心所在:“Daisily,车到山前自有路,到时候真的你家里人要看,再来想办法,大不了请他来演一出戏而已,我想一个大男人,请他帮帮忙,同样也是再帮他自己的忙,这不算太为难吧?”

  良

  话另一头才传来一声轻轻的“嗯”,刘乔知道这事了,至于日后他们真有缘无缘,那就不管自己的事情了,自己只是随意的替他们创造一下机会而已。

  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赵国栋觉得头有些隐隐作疼,他撑起身来看了看四周,是在房间里,并没有睡梦中那令人血脉贲张的种种香艳,寇的确来了,不过是带了一个同事一起来的,很显然这是有意无意的一种暗示,赵国栋当然明白。

  她那个同事显得有点疯,喝起酒来却是狠辣得紧,两瓶蓝方下去面不改色心不跳,煞是骇人,连赵国栋都有些怵了,也知道寇是从哪里请来这样一个杀手级人物,何况他也真没又想要占她便宜的意思。

  好在那女孩子虽然疯,但是却并不干涉赵国栋和寇之间的叙旧,自顾自的在一旁享受着。

  和老同学在一起,又接着酒意,连赵国栋也觉着自己胆子大了许多,脸皮厚了不少,平素还有些碍口识羞的话语也就毫无顾忌的张嘴就来,虽然只是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旧事,但是还是能逗得两人都有一种时光倒流恍然如梦的感觉。

  虽然寇掩饰很好,但是赵国栋还是很小心的觉察到了寇眉目间的一抹抑郁,直到快要离开酒吧时,赵国栋才找到一个机会小心询问他和他那位“肥羊”先生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赵国栋没有想到自己的发竟然被耳朵贼尖的那个疯女孩听见了,恶狠狠的瞪着自己似乎自己就是罪魁祸首一般,弄得赵国栋莫名其妙,莫不是寇和她那位“肥羊”或者“费翔”闹别扭还是因为自己而起?

  只是这何说起?自己似乎也就只有在华联商厦门口和那位肥羊见过一面,连话都没有说两句就各奔东西,说不上什么恩怨情仇吧?莫不是八年前自己的“壮举”被肥羊了解到了,所以才会?那未免也太小气了,早已经随风而逝的事情也能引起这样的风波,那可真太夸张了。

  寇到最后也没有说她和那位肥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实际上连寇自己也不清楚费洋为什么会那样执着的追问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事情,尤其是翻来覆去问赵国栋的现状。

  寇本来也就不清楚国栋的现状,只是听同学说起过他最初被分到一个乡下派出所,后来好像没有干警察了,最后好像又离开了江口到了山区某县里去,具体在干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他很落魄,处境很糟糕,也就没有谁刨根问底的去问个明白,这也太不厚道了,而赵国栋和高中的同学们联系并不密切,也没什么人知晓他的真实情况。

  但是费洋似乎始终觉得自己欺骗,寇解释不听的情况下也就恼了,没想到这一闹崩,费洋竟然就有点不依不饶的味道,再也没有来找寇,这让寇伤心欲绝,但是却硬着骨气没有主动和对方联系,两人的关系似乎也就这么僵冷下来。

  赵国栋自然不清楚这其中底,他只是觉得寇似乎情绪不太好,赵国栋也就知趣了早点结束,只是被那个疯女孩给灌了两瓶威士忌下去,也让赵国栋有些吃不住,这一夜睡下来到天亮都还有些头疼。

  赵国栋这一趟北京之行安排得相当紧凑,除了相亲任务之外,他还和房子全约好见面聊一聊,虽然电话往来很多,但是许多问题当面交流问个清楚更稳妥,另外还得和雷向东见见面深谈一次,亚洲金融风暴的阴雷声已经在天际滚动,泰国人已经开始感觉到风暴到来之前的阵阵潮意了,但是他们仍然很乐观,或者说太天真,一只要到风暴将他们和他们邻居们身上的内衣内裤都卷走,他们才会意识到这一场寒潮的威力。

  赵国栋断然否决了房子全兴致盎然的扩大投资计划,到明年和后年有太多的鲸吞机会,宏观经济的趋冷和对外出口的萎缩会让传统产业陷入困境,而这正是手中握有大笔真金白银的企业兼并重组的最佳时机,赵国栋只是提醒房子全抓住今年最后的辉煌,将能卖出去的每一吨煤都要卖出去,不要留半点存货,要把现金握在手中,到了明年后年,你就是想不留存货都不行了,紧锁的市场会让市场从高峰跌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