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一节 观念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一节 观念


  耀文对于赵国栋如此干脆利落的就作出了对策还虑,尤其是在涉及前两项政策问题上,如果真的按照所谓政策进行宣传,只怕很难让群众满意,而这个问题会不会沉寂一段时间重新爆出来,他有些担心。

  不过在会上他并没有提出自己的担心,而是等到其他人都各自散去开展工作,只剩下他和赵国栋二人时,他才提出他的忧虑。

  赵国栋对于唐耀文的担心也很理解,但是他更清楚实际上环保问题只是一个导火索,虽然这个导火索会在日后成为真正的麻烦,但是现在那些打着环保污染问题幌子的村民们却没有几个真正明白制革业污染可能带来的影响,不过赵国栋倒是想要利用这个契机要把这个制革业的痼疾的危害性限制在一定范围内。

  道路建设问题倒是赵国栋真正觉得自己有些失误,正是因为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一些自认为更重要的问题上,忽视了这些事关民众需要的问题上,才会导致这些怨气积郁太久,最终通过这样一个机会泄出来,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尽快拿出补救方案也足以显示县委县府的重视。

  “耀文,不用太担心,这种事情日后随着经济的展还会不断增多,我在安都那边已经经历过不少这种事情,随着我们花林的展,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征地拆迁、环保污染、下岗破产、农转非生存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还会不断的涌现出来,社会转型期本来就是一个充满矛盾冲突的时期,而如何做到既要展经济,又要保持社会稳定,也就是考验一个地方党政主要领导的领导艺术和执政能力的重要指针。

  ”

  赵国栋和唐耀已经逐渐适应了他们之间这种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关系,年龄鸿沟上的差距已经随着角色的转化适应而渐渐消失,唐耀文也很自然平静的融入到了县长这个角色中,而赵国栋也更理性的站在了县委书记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和处理关系。

  唐耀文叹了一口气“但是书记,我觉得村民们提出的环保治污问题恐怕也的确值得引起重视,我接触了一下那个大学生,他在安原大学学的是化工专业于制革业制皮革中产生大量工业废水和铬污染也给我好好上了一课,下来我询问了一下环保部门负责这方面的同志,他们也基本承认那个大学生所说的属实就是说制革工业的展不可避免会带来环境污染,而且相当难以治理,环保成本很高啊。”

  赵国栋一边听唐耀文的感叹,一边也在琢磨如何和唐耀文就这个问题交换意见,形成统一认识,否则日后制革工业还会给花林带来不少困扰。

  然赵国栋一直不支持在花林展制革工业,但是他也得承认,以花林县目前如此好的条件展制革工业可以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说花林县委县政府因为环保问题而扼杀了制革工业,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是一种不智之举,因噎废食这个帽子肯定会扣在自己头上一辈子,而且这四家企业是在罗大海主政时期就已经以常委会决定的意见确定了引入,而且签订了投资协议,现在要想推翻已经不可能,也就是说目前需要考虑的只是如何将这个产业规划好即最大限度挥其生产效益,最小限度的控制污染。

  赵栋相信随着花林进一步扩大招商引资。已经有了四家具有一定规模地制革企业地这个制革产业园区加上即将谈成地这两家制革企业也会很快进入。花林制革产业成形大势也是不可逆转。如何引导这个产业向着高效环保地方向展就是花林县委县政府来斟酌考虑地问题了。

  在赵国栋看来。这还不是一届党委政地事情只怕日后三年五年身之十年。制革行业地环保问题都会困扰花林其那个时候再来头疼。还不如现在就要做好规划行确立标准。促使日后进入这个园区地制革行业都不得不遵守制定地展准则。

  赵国栋不认自己会在花林能呆得了多久。一年还是两年。他不知道。以唐耀文目前中规中矩地表现。如果时间长一些。这位唐县长可能会接任成为书记。如果自己在花林呆地时间太短。那么可能市委会考虑其他人来接任。

  但不管怎样。熟悉了情况地唐耀文都会在日后花林经济展中具有相当话语权。能够让唐耀文接受自己地观点和想法。为花林日后几年地展确定一个正确思路。这很有必要。

  。制革行业地环保问题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可以说洲这些环保要求更高地地方。制革业污染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制革行业尤其是初级制革业才会逐渐由达国家向展中国家转移。包括我国在内地展中国家由于处于大力展经济阶段。对于展经济地渴求使得我们在环保标准上也就有一些底气不足。或说虽然标准制定出来了。地方政府处于展经济地考虑。在执行上却是力度不够。以避免制约经济展。这种情况也不仅仅存在于制革行业。其他行业也同样存在。”

  唐耀文点点头。他在市委宣传部当副部长。分管新闻宣传这一摊子。前年市里媒体曾经追踪报道过曹集县造纸产业地污染问题。掌握地资料相当详实。污染状况也是触目惊心。唐耀文也看过那些照片。情况地确相当严重。曹集县地小王庄镇地老百姓也是屡屡上访县政府。但是采访报道出来虽然几易其稿。但最终还是被枪毙。让记们也是相当地无语。

  “有的人认为展经济不可避免的要以牺牲一些环境作为代价,我觉得应该一分为二的来看待这个问题。

  如果说这种污染破坏环境是无法逆转日后也无法修复的,那我们就绝不能拿子孙后代的幸福来为眼前我们的政绩涂脂抹粉,如果说一定的污染是可以治理的和修复的,那我们也应该未雨绸缪,提前介入,尽可能的将这些问题影响限制在一定的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唐耀文若有所思的颌,赵国栋的观点也有一定代表性,既不像他所说的有些人主张的那样展需要付出一定环保代价,也不像走向另一个极端的观点,那就是过度强调环保一票否决的权力,只要涉及有污染问题,那就不能开绿灯,当然后只是一种存在于理论界的观点,在实际操作中,前观点基本上占据了绝对主流。

  而持赵国栋这观点的人也不少,只是他们难以在重大问题上挥作用,一地主政官员目光都盯在GDP数据上,能够因为环保而对一地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一门产业设限的领导,唐耀文还真是没有见到过,也没有听说过。

  “我县制革产业也处在一进退两难的十字口上,群众因为污染问题而反对,但是经济展却又需要,怎样化解这个矛盾,我觉得县里恐怕还得在这个问题上下下工夫。”赵国栋目光深远,缓缓道:“制革行业污染问题归根结底是因为产业规模不够,治污设施投入巨大,以目前进入园区的这四家制革企业来衡量,即便是按照我原来的想法集中建成处理废水废液废料和含重金属污泥的处理厂,这四家企业也承受不起,我这一次去北京时就专门咨询过这个问题,就算是县里可以在配套上减免支持这家处理厂,资金差距都还相当大。”

  “那赵书记你意思?”唐耀文蹙起眉头。

  “快促成现在正在谈判这两家制革企业入园区,另外县里想办法贷款也,出资也好,建成一座现代化标准的污水污物处理厂,既可以处理工业园区的污水污物,也可以处理民用污水。”赵国栋断然道。

  “这厂需要投资多少?”唐耀文心中一凛,这个企业按照赵国栋所描述的,不知道要花费多大。

  “估计至少得三五千万吧。”赵国栋平静瞥了一眼唐耀文,任何一个县长只怕听到这个数目都得要晕过去。

  果不其然,唐文张大嘴巴倒抽一口凉气,三五千万?到现在还没有哪一家企业一次性再花林投资超过三千万呢,赵国栋居然说建一座污水处理厂就要花费三五千万,而且听他的口吻,那意思就是要由县政府来主导,这未免也太过分了!

  “赵书记,这恐怕不妥,制革企业污染理应有制革企业来承担起这个责任,怎么能由我们政府来担主责,如果说我们帮助协调用地或说提供一些配套条件政策还差不多,县里财政也根本支撑不了这样大一个公益性项目。”唐耀文摇摇头,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的观点已经不能用新颖超前来形容了,那是激进和钻牛角尖了,作为县长,他不能同意这个观点,而且他要相信就算是赵国栋在县里威信颇高,只怕也难以获得其他常委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