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二节 熟人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二节 熟人


  国栋心情有些烦躁,坐在车里看着飞快向后退去的默默的思索着。

  他没有能够说服唐耀文,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挫败感,一直以口才自傲加之自以为对日后时局大势的了解,赵国栋满以为自己可以说服唐耀文赞同自己的观点,但是唐耀文没有妥协,虽然表面上他很尊重自己,但是在要耗资数千万建一座污水处理厂还是无法接受,尤其是这个污水处理厂主要是为制革企业提供污水处理,这就更让唐耀文无法理解。

  赵国栋和唐耀文在这些制革企业的日后税收和现在投入上的看法有很大差距,唐耀文认为投入几千万对于各处都需要资金的花林县来绝不现实也合适,而以制革产业最近三年的税收收入只怕都难以支付起这笔投入,更不用说考虑承担的贷款利息了。

  按照唐耀文的想法,那就是制革企业自己可以建设初级处理设施进行处理,不应该由县里来为他们统筹规划,而县环保局承担监督责任。

  赵国栋不清楚唐耀文是否了解这些制革企业在真正生产起来之后还会不会像他们承诺的那样按照标准那样处理污水污物,而县环保局有没有能力对这些企业的治污进行全程监控,偷排漏排你怎么防止?而一旦发现这些制革企业的治污效果根本无法达标时,县里有没有这份魄力让这些企业关门停产?

  赵国栋不认为耀文或者说花林县日后的领导们有这份魄力,这也就意味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以罚代法就会成为惯例,而污染也就会成为笼罩在花林县头上的一片巨大阴云,也将成为赵国栋心中一块阴影,无论他走到哪里。

  他不想给自己留下一个憾是现在局面却又有些难以控制。

  霍云达已经的把那四十多个村民用租用的大巴车拉了回来,其间也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把这些村民“请”上车免不了一些胡箩卜加大棒的手腕,赵国栋对于霍云达的观感越来越好,走了一个桂全友,来了一个能力不输于桂全友,但是基层经验犹有过之的霍云达也让赵国栋很是满意。

  麦家辉和蓝光要召见赵国栋,研花林县东南乡村民群访问题,因为村民们扬言如果他们的要求如果得不到明确答复他们将上访至省委省政府,这也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在距离十五大召开只有半年不到的时候,出现这种不稳定因素苗头每一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都十分忌讳的。

  赵国栋并不担心这件本身,他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处理好这件事情,问题在于上边领导会怎样看待这件事情,而县里边反对自己提出由政府主导建立污水处理厂意见的唐耀文他们必定会在这件事情上又会引起波澜,原本相对良好的党政一把手之间的关系蜜月期尚未过,也许就要蒙上阴影甚至濒临破裂。

  市委小会议室里气氛有些阴沉麦家辉地态度虽然很平静。但是意见却很坚决既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引发不稳定因素。也不能因为这个问题而使得花林县经济发展地步伐被打断言外之意就是既要摆平老百姓。同样企业建设这边也要尽快复工能停止。

  赵国栋也透露了自己地一些想法。是很显然麦家辉对于赵国栋地观点不感兴趣。要求制革企业投入巨资与县里边一道合力建设一家污水处理厂在他看来不太可能。如果投资过大。制革企业肯定不会答应。企业投入太小。县里必定会背负相当大地财政负担。这中间很难寻找到切合点。

  赵国栋也清楚这些领导们关心地是平息事情本身。同时恢复建设。其他他们都不感兴趣。毕竟这是属于县里自己地项目。市里边只是不希望看到这种群体**件影响稳定而已。

  “来坐。赵书记。你怕还是第一次来我办公室吧。”蓝光笑着道:“来杯碧螺春还是大红袍?”

  “呵呵。蓝书记。真地大红袍能落在你这儿办公室?中南海那边只怕都安排不过来。还能落到我们安原这一亩三分地上?”赵国栋被蓝光招呼到办公室时还有些意外。按理说既然在会上都已经确定了处理原则。市领导就没有必要在细问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地事情。不过对于市领导地召唤。赵国栋倒也很配合。

  “你小子还挺懂啊。那一棵树上地大红袍自然不可能。不过

  片山崖上附近的茶园也勉强可以叫大红袍吧?我一个人给我带回来的,味道我觉得还挺正,尝尝?”蓝光身材魁梧,短发板寸,方脸阔嘴,本来是个穿西装的好架子,不过却喜欢穿夹克。

  对于蓝光表现出来的友善赵国栋自然不会拒绝,现在绵州建阳那边的干部在省里边颇为吃香,一来是因为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张广澜发迹于建阳,二来省委组织部部长潘援朝曾经在建阳和绵州都任过职,是从绵州市委书记过来的,潘援朝估计在十五大前后就会要到省人大,那么这个时候发挥余热的劲头也就起来了。

  这也是赵国栋在春节期间无意间从王甫美那里听来的,最近一年来省里边调整的不少干部都有建阳和绵州渊源,这固然与绵州和建阳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经济总量在全省所占地位不断增强有关,但很大程度上也与张广澜担任常务副省长和现在担任省委副书记以及潘援朝有关系。

  赵国栋也曾经听说过原本宾州方面一些干部原本以为柳道源会接替潘援朝担任省委组织部长一职,那么宾州方面的干部恐怕也就有出头之日,甚至连蒋蕴华也隐隐有这方面的期盼,没想到潘援朝原地未动,柳道源却出省去了条件比起安原差许多的南省担任省委常委兼阳市委书记。

  当然赵国栋也从政务要闻中看到柳道源已经在上一个星期正式被任命为**南省委副书记,仍然兼阳市委书记,这是一个相当微妙的暗示,在十五大召开在即的情况下被提拔为省委副书记,那也就意味着要步入中央委员或者中央候补委员的可能性,而尤其是在现任南省省长年龄已经逼近正部级官员大限时,柳道源被提拔为南省委副书记就显得相当耐人寻味了。

  赵国栋也专门:柳道源打了电话去祝贺,柳道源倒是也显得很平静,话语中那意思也是省委副书记和省委常委差别不大,工作范围都主要是黔阳市,但是赵国栋却清楚,这个省委副书记和省委常委的差别看似只有一线,但是却能给很多人以无限暇想,而这种暇想却往往会在不动声色间变为现实。

  当宁陵这边很多人都把光聚在相当年轻而又十分豪爽的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陆剑民身上时,对于这位比陆剑民要大几岁也要低调许多的蓝光却少了一些关注,不过赵国栋却没有忽略这位蓝书记。

  蓝光并不是纯的法院干部,在担任绵州市人民法院院长之前他是绵州市辖下的安昌县县长,之前还担任过另外一个县的政法委书记和常务副县长,而且据说政绩不俗,可以说是在政法和经济这两条线上都颠簸过的老手了,这些情况都是王甫美为赵国栋提供的。

  “那就多谢蓝书记的厚爱了,哪怕能占着那一株茶树的仙气,保不准都能飘飘欲仙呢。”赵国栋也笑着很随便的接过了蓝光递过来的茶盅,“蓝书记既然喜欢喝茶,改天我从咱们河口茶厂精选点黑茶送来,也让蓝书记回老家时替咱们花林宣传宣传咱们这边独到的黑茶文化。”

  “嗯,我听老陶也提及过林的碧雾山黑茶味道非比寻常,而且独具的保健功能不是大红袍碧螺春这些茶所具备的,赵书记这般一说,我更要好好尝一尝了。”

  蓝光微微笑道,他这个堪称全省都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很有些兴趣,来宁陵之前他就隐隐听说已经正式升任市委副书记的严立民在担任市政法委书记其间可谓铁腕,但是唯独在花林县折戟,就是因为当时还是县长的这位赵书记强项硬抗,使得花林县公安局局长人选这场掰腕子最终以县里胜出告终,也难怪严立民对于花林县很是有些看法,市委常委会上也是一再强调要树立市委权威,或许也与此事留下的阴影有关。

  “老陶?!”赵国栋一怔之下恍然大悟,连拍脑袋,一脸喜悦,“呵呵,蓝书记,你不说我还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宗星宗汉两位先生可是老朋友了,嘿嘿,蓝书记,这么一说大家都不是生人了,我把宗星宗汉两位叫上,看看他们俩谁在,都在最好,今晚好好坐一坐,叙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