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四节 秋后算账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四节 秋后算账

  赵书记,你这只是一种美好设想,在没有落实之前镜中花,算不得数的。”唐耀文摇摇头,一脸黯然,“我也希望能够出现那种情况,但是那得三五年之后,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是县财政恐怕不得不陆续投入两千多千万以上的资金来建这个所谓的污水处理厂,而真正受益却是制革企业,他们从中能拿出多少来投入还是一个未知数。”

  “和几家制革企业的谈判要抓紧时间进行,我的想法就是合资建污水处理厂,出资多,占的股份就多,日后其他企业要进入园区,都需要缴纳治污费用,而污水处理厂要完全按照市场规则运行,获得的利润也算是回报初始入股分得的红利。”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这个设想带有一定的理想主义,但是目前却只能如此。

  唐耀文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赵书记,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啊,如果真是一个能够赚大钱的企业,别说这些制革企业们,只怕与此无关的投资也愿意投资啊,这政府财政投入本身就意味着这是公益性的投入,这些制革企业一样清楚。”

  唐耀文所说也是事实,如果真是一门赚钱行道,这环保产业早就展起来了,正是因为环保投入和排污成本根本不成正比,国家法律对于污染的惩处力度远不能让企业产生危机感,也就是说这排污成本比起环保投入来实在相差太远才会使得企业都宁肯采取其他手段诸如缴纳罚款或偷排漏排等方式方法来敷衍,也不愿意真正在环保治污上投入。

  “耀文,你所说的在目前来说应该是事实,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种现象存在就认为它是合理的,存在即合理这个法则在某些时候是因为国家或说地方政府执行力度没有达到那一步才会如此。

  ”

  赵国栋也觉得:己这些话说服力有些软弱是事实就是如此,如果自己不是县委书记,如果不是自己前期建立起来的威信,如果不是唐耀文的初来乍到,只怕这一场常委会上的争执鹿死谁手还真难说。

  鲁达、庞钧、翟化勇以及何才四个常委都没有表态,相当于是投了弃权票,足以显示出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是持反对态度的,只是因为一来不涉及切身利益,二来不愿意公开和赵国栋意见相左,所以才会选择了不表态而韦飚、简虹、边锋以及王二凯支持自己意见,形成了五对二的结果,实际上赵国栋和唐耀文都清楚,如果有其他外界因素介入的话只怕那四个人的意见也许就会推翻赵国栋的意见。

  “赵书记,我这人只看现实虑不到那样长远的事情,嗯,当然最现实的是常委会有了结果,我本人当然也要服从常委会的决定。”唐耀文苦中寻乐一般的咧嘴笑了笑,“这一档子事儿落定下来,咱们花林今年的宽松日子又算是到头了。”

  县公安局那边的秘密查也很快有了眉目如赵国栋先前所猜测的那样,无风不起浪是要有一些人若隐若现的牵缠其中,自以为做得隐秘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的专政工具若真是认起真来便是有七十二般变化也是逃不过如来佛的手掌心。

  赵栋瞅了一眼县公安局地调查报告。其中想要在其中作些土石工程抱着雁过拔毛心思地人也就那么几个。只等一声令下便可手到擒来。估摸着这场风波也就烟消云散。而那些所谓地举着环保污染大旗地村民们自然也就只有各自乖乖回家。本来也就没有搞清楚什么环保污染对于日后生活究竟会有什么影响。而真正能拿自己人生自由来博一把地也没有几个。

  所以说毛老家早就说过。农民阶级永远都只能当联盟地基础而作不了领导阶级。小农心态和无组织无纪律地惯性让他们根本无法成事儿。

  “陈雷。除了上边地东西。没有见诸于文字上地东西还有么?”赵国栋平淡地放下东西。顺口道。

  “呃。有一个情况。只是没有啥依据。也不好乱说。文化局牛德老家就是其中一个闹事村里地。有反应在此事之前一个星期牛德曾经回过老家。另外政协万主席老家也是东南乡地。当然”陈雷没有再说下去。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沉。牛德算不上个啥。现在要搓*揉他如碾蚂蚁一般简单。赵国栋也没有兴趣在和这种人计较啥。但是万朝阳不一样。不过赵国栋也清楚以万朝阳这么多年来在纪委地操练。就算是真有心。你要想去收集对他不利地证据。只怕

  不到半点把柄。弄不好还要到达一钉耙可能性更大。

  赵国栋原本还不想这么早动那几个家伙,还想利用这个机会向其他几个制革企业施压,比便能最大限度的减轻县财政压力,但是现在看来先前的想法太天真了一些,杀鸡儆猴,你总得杀两只鸡才行,否则你光是在那里舞刀,这些人是不会怕的。

  “那几个家伙如果按照现有条件,能否逮捕判刑或劳教?”赵国栋直接问及核心问题。

  “逮捕恐怕难度大一些,需要和县检察院衔接之后才能确定,但是这些人中牵头煽动闹事恰恰就是那些屡屡向企业施压要求包工程送料的,好生侍弄一番,劳教问题不大。”陈雷当然明白赵国栋话语中含义。

  “那好,立即动手,我和县检察院那边打招呼,要求他们尽早介入,争取能逮捕一两个,其他能送劳教的送劳教,够不上的一律治安拘留,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赵国栋果断的道。

  陈雷心中一抖,是要双管齐下了,那边政法委很快就要拿出答复方案向群众作出答复,这边却在积极收集证据对构成违法犯罪的人员进行打击,这两手下去,胡萝卜加大棒,可以想象这场风波的结果会是怎样。

  “老鲁,,老翟,我看了今年县和组织部的工作意见安排,我想提一下我的看法。”赵国栋显得很随意,鲁达目光却是目光一凝,翟化勇还是下意识的摸出笔来准备作记录,“我这只是一个意向性的看法,看看是否可行。”

  “去年中央制了《1996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对加强干部的思想理论教育作了全面部署,各级党组织按照中央部署,把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作为广大党员、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中心内容和要任务,围绕全面、正确执行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开展理论教育工作,我觉得这个干部教育培训规划对我县的党员干部培训教育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尤其是基层党组织干部的培训教育也可以借鉴这个方式,采取专题培训比如党的建设、农业和农村工作、政法工作、精神文明建设等等,进行轮训,时间不需要很长,但是要有针对性,请市委党校的教师也好,请一些学院的专业教师也好,都可以,作一次认认真真的轮训,提高我县基层党组织干部工作能力。”

  鲁达默默的听着赵国的话语,这是赵国栋就任县委书记一来第一次就党建组工方面的工作出指示,以往赵国栋的精力更多的是放在了经济工作以及大政方针的确定下,很少就党建这一方面的工作提出具体要求,今天还是第一遭,这让鲁达也有些隐隐不安,只怕是对方认为这一次东南乡的群访事件与基层党组织的信息不灵、能力不强有一定关系才是。

  “另,我记得94年党中央就提出了关于基层党组织‘五个好’的目标要求,建设一个好班子,尤其是要有一个好书机,培养锻炼一支好队伍,选准选准一条展经济的好路子,完善一个好的经营机制,健全一套好的管理制度,建立实行党建工作责任制和领导干部工作联系点制度,不知道我县在这方面的工作开展得如何?东南乡那两个村的联系干部是谁,为什么事前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鲁达心中一,果然来了,秋后算账来了,好在自己也是才接任这县委副书记不久,以前都是万朝阳的事儿,心中倒也不惧,只是这么以来又得要有针对性调整今年工作安排了。

  “老鲁,我知这事儿也不能怪你,但是今年你在分管党群工作,我希望你的思想要提出原有框框,工作要有新意,尤其是有针对性和切合我县实际的拿出一些新的点子路子来,不能像以前那样得过且过,这一次事件也充分暴露出我县基层党组织的涣散无力,经济展了,但是党组织建设没有跟上,这是要不得的。”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相当明确,“你和老翟要借这个事件契机,对全县乡镇基层干部进行一次有针对性的考察,对跟不上现今展形势的,要提出意见,拿出来讨论,果断给予调整,不能因为这方面脱了全县展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