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六节 人脉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六节 人脉


  中央也已经关注到了这些问题,秦池、巨人、三株、亚细亚这些红极一时的集团都步入了末境,虽然这些企业都不是国有大型企业,但是却代表着新兴的私营企业势力,他们的溃败对于现在国家主导展私营企业的思路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国务院已经派出了调查小组专门调查了解和分析这几家比较典型的企业究竟是怎样走入困境的,人行也派员参加了这个调查组,究竟是多元化之殇还是展思路过分激进积累了风险所致?主要领导也想要了解这其中的原因。”

  雷向东的话语已经有了几分原来在安原未曾流露出来的自信,其间表露出来的口吻无也是以一种俯瞰全局的味道出现,赵国栋心中也是感叹,站在什么位置,眼界也自然不同,说话的份量语气也就大不相同了,雷向东这口吻还真有点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气势,一句主要领导就能让人浮想联翩。

  “嘿嘿,这中间问题很复杂,只怕也不是一个两个问题纠结而成,何况每个企业都有具体问题,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展无度,没有科学的长远规划绝对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赵国栋也懒得多说,“东哥,你还是少管些与你金融风险无关的事情吧,想想如果金融寒流真的吹到我们中国,嗯,还有香港,你可以作些什么,这才是你需要考虑的,你作不了,你至少可以呐喊几声,表自己的看法意见,让高层了解到这一次寒流烈度之大,也算是有先见之明吧。”

  “金融寒流一来然会导致经济紧缩,实体经济肯定会受到打击,尤其是出口外向型企业,他们的订单主要来自国外只是不知道这场风暴会扩散到什么地方。”雷向东沉吟道:“中央这几年一直采取宏观调控手段,应该说泡沫基本上已经被挤干净了,如果遭遇这种外界冲击,可能会出现经济紧缩冷却的现象,这也不符合国家提出的快速平稳展的想法。”

  “东哥,看来你瞅得挺准啊,一旦出现经济紧缩,消费疲软,国家采取什么政策来应对新拉动经济展?外向出口型受阻,能不能在拉动我们国内消费市场?这些东西我不精通,你是金融专家,应该可以为中央出谋划策。

  ”赵国栋提点道。

  “嗯,行里都已经围绕着危机一旦出现怎样应对,之后如何处置一系列在制定我们央行得对策了,我们的预警已经很早就传递给了中央,而且现在中央也相当关注,几乎每个星期我们这边都要有详细的分析报告传递过去,重大事件的分析那更是随时都要召集起来分析判断。”

  提及自己工作雷向东显略略有些兴奋,能够站在俯瞰全亚洲角度来考虑对策份荣耀足以让人羡慕得要死。

  “噢,东哥,你说得那样眉飞色舞了,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你随时在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姿势,别刺激我了行不?”赵国栋装出一副艳羡不已的口吻。

  “得了国栋你小子就拿我涮吧,你现在可是一方土皇帝下几十万臣民,想干啥就干啥来羡慕我?”雷向东也打趣道。

  “嗨。这个土皇帝不好当钱。麻烦事多。还得和人斗心计。累得慌。算了。不说了。等那天你回安都再来细谈吧。”

  “呵呵。看来国你现在也有些斗志消沉啊。这可不像你地作风。短时间内我回安都地机会不多。你也知道这几个月怕是难得清闲。对了。你不是说你在北京相亲么?你没事儿可以到北京来啊。那我和你坐一坐地时间还是有地。”雷向东想起什么似地。“你那对象是哪儿地啊。上一次我也忘了问你。”

  “外交部地大员。连人影子都见着。和她地代理人谈了一会儿。”赵国栋笑了起来。他也觉得那一场相亲很有意思。既敷衍了蔡正阳那边。而且也没有啥尴尬。“不过这样正好。我看那边大概也和我一样。需要找个幌子。这么凑和着遮人耳目。也挺合适。”

  “你小子。就真地没考虑过婚姻大事?始终要走这一步。你要在仕途上走。越早结婚就越能让领导放心。”雷向东善意地劝道。

  “好了。不说这些无味地事儿了。我还没考虑好这个问题。”赵国栋中断了这个话题。“县里边地事儿都还忙不过来。哪有心思考虑这些?”

  “嗯。我相信你自己有主见。没事儿飞北京来。我陪你去香山、碧云寺去溜达溜达。放松一下。”

  “嗯

  闲下来了就找机会过来。”

  赵国栋有些感慨,虽然成功摆平了群访事件,但是他也得到消息严立民在市委常委会上点名批评花林县信息不灵缺乏政治敏锐性,为了展经济罔顾群众生命健康,而主要领导却还有心思外出,尤其是在面临香港交接的这种敏感时期出这种事情极有可能引不稳定因素,这让赵国栋也很是郁闷,这严立民借题挥敲打自己,好在自己和尤莲香是请了假,也只耽搁了一天。

  不过严立民的批评也起到了另外一个效果,那就是对唐耀文和苗月华也有些压力,罔顾群众生命健康这个大帽子扣下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的,如果再一味反对甚至阻挠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说不定责任就要落在他们两人头上了。

  由于群访事件的生,市委书记祁予鸿原定的视察花林城市建设也被延后了,不过尤莲香也提供了一个信息,五月中旬市委中心组学习可能要组织各县县委书记县长到一些点考察参观,花林县可以在这方面作作准备。

  市委中心组学习历来都是每年党建工作和研究展问题的重头,而这个中心组学习也大略能够揣摩出市里边主要领导的思想意图,可以说市委中心组学习的队伍到那里参观考察也就意味着市里边对你这个点这个方面工作的认可。

  赵国栋也一直盘算花林今年的亮点何在,要说经济展的亮点也很多,两家大型制革企业的入住本来就是一个十分值得一看的点,而畜牧基地的不断扩大,城郊区两个乡的奶牛养殖展和运输业展,西河县到新坪的县道建设,要说都可以拿出来一看,但是赵国栋总觉得这些亮点缺乏新意,和其他县可能拿出的参观点雷同,难以让领导有一个深刻而又新锐的印象。

  “耀文,你走我办公室来,我商量一下市委中心组参观考察我们花林点的安排。”

  严立民皱眉头的看着市委办送来关于市委中心组日程安排,以及学习和考察参观内容,花林县旧城改造和制革工业园区建设赫然在目。

  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严民随手翻了翻,考察参观点一共十个,开区和花林各占了两个点,连西江区都只有一个点,而且午饭还安排在在了花林,尤莲香可真是替看顾花林县啊。

  联想到在常委会上自己批评花林时蓝光替花林县的缓颊,严立民就有着一股子没来由的烦躁。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蓝光明知道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嫌隙,却敢于在常委会上出头,这意味着什么?是想要挑战自己这个市委副书记的权威还是觉得在涉及稳定问题上他更有言权?都不是,答案只有一个,蓝光和赵国栋在迅速靠拢。

  没想到赵国这小子的触角还真是灵便,三五两下就能搭上蓝光的线,原本还想利用群访事件敲打一下,没想到蓝光却一肩膀扛了过去。

  严立民放下手中的文件,尤香和赵国栋之间关系不错他隐约知晓,都是安都过来的,走得近一点很正常,要说自己也算是省里边下来的,只不过下来时间太长了,已经有些本土化的味道了,尤莲香显然和自己不太对路,却跟着祁予鸿走得很紧,这也巧妙的替赵国栋和祁予鸿之间搭上了一条线,虽然这条线未必牢靠。

  章天放也有些问题,不知道他和赵国栋之间似乎有什么勾连,但可以肯定两人关系不浅,从年前花林县三名干部被列入提拔考察对象,最后又都成功上位就可以感觉出来,虽然主要是蒋蕴华在使劲儿,但是没有章天放如此卖力配合,一个花林县一次性走出来三名副处级干部,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只是当初自己还是政法委书记,也不知道当初这中间有没有什么古怪。

  严立民沉吟着,赵国栋这小子来宁陵没两年,但是人脉铺垫得挺快,常委里边都有一两个关系密接的,而且还有几个对他印象也很不错,更难得的是这个家伙和麦家辉相处得甚是融洽,但是却又和祁予鸿走得挺近,能混到这程度,不简单,可是就是这个家伙却和自己格格不入,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原因还是他太过于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