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九节 谋官 2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七十九节 谋官 2


  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年头,一切皆有可能,非从来就不曾从国人尤其是那些自诩领袖潮流尖端的人们脑海中消褪过,你怎么能把他们腰包里的钱给挖出来那就要看你怎样揣摩这些人心理了,而一旦这些人把这玩意儿当作尊贵的一种象征,那么趋之若者又会卷起一阵狂潮。

  “怎么,你们把这所谓的核心菁华泉也要通过这种模特大赛来拓展市场?”赵国栋随口问道,他已经不怎么过问沧浪集团业务的具体操作了,更不用说这些具体营销手段。

  “Noo,No,”看见赵国栋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赵德山赶紧收拾起他那些自以为时尚的英文词儿,“不,不是,核心菁华泉客户群那是政府和商务高端群体,怎么会在这些场合打广告?屈平对核心菁华泉的广告策略就是不让它在公开的广告媒体上出现,纯粹用价格和简略经典的推介来打开市场,目前我们只针对国内三星级以上酒店和高档夜总会、酒吧、茶楼才会配送这种核心菁华泉,不会在普通市面上出现。”

  “这就能保证不会在市面上出现?”赵国栋倒还真有些感兴趣了,如果是配送到高级餐饮娱乐消费场所,那量有多大?一天一万瓶还是三万瓶?

  “嘿嘿,哥,你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噱头,人么不就是这样么?物以稀为贵,越是希罕,人们就越是热衷,越得不到,他就越想得到,屈平说这就是要利用人们的这种心态,而且日后还要造成你这场所若是没有核心菁华泉水,那只能说明你这档次不够,咱们也和每个地方的独家经销商签署了协议们需要配送的场所名录我们都有按照他们报备名录发货,在量上有严格的限制,绝对不会出现一涌而出的现象。”赵德山说得唾沫横飞,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赵国栋也得承屈平把握人们的心态的确很准瓶水卖你十二元,而且是出厂价,拿到餐饮场所还不得卖你十八元二十元一瓶,这所谓的核心菁华泉究竟就比普通矿泉水好多少,还真不好说,但是这就是档次和身份的象征想我能喝一二十块钱一瓶的水,那自然就比你和一两块钱一瓶水的人是不是就要尊贵许多,身份也要不凡一些呢?这也可以折射出暴富和浮噪一族这个群体的心态。

  “噢,那你们这种所谓的核菁华泉一天出货量有多少?”赵国栋好奇的问道。

  “嘿嘿,秘密。”见国栋脸又黑了下来,赵德山赶紧道:“哥真是秘密,我也不知道具体数量整个公司内部大概也就只有长川和屈平最清楚,我估摸着现在每天出货也不超过一万瓶吧是严格控制发货,而且他们也制作了一个相当豪华的广告短片说只用于推介会上播放,不对外公开宣传,呃,那个啥词儿,嗯,叫作相当的唯美,就是这个词儿,唯美。”

  赵国栋心中暗赞赵长川和屈平个人搞出来这些把戏,还真能调动人胃口,没有公开的广告宣传,只在高端场合进行推介,保持一种神秘感,也就将能够消费这种产品的人与普通大众划分开来,的确能够激起人的向往和兴趣。

  见赵国栋似乎在寻找么人,赵德山有些讶异,“哥,你有没有票?”

  “我。你去忙你地吧。别管我。”

  赵德山等着这句话。他可是一点也不喜欢跟着让他全身细胞都处于一种受压抑地兄长在一块儿。虽然这个兄长只比他大一岁。但是却像是一座高山一般让他只能仰视。

  即便是坐在台下看着台上肉光孜孜地一个青春粉嫩地娇躯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赵国栋还是有些心神不宁。蒋蕴华地那番话始终萦绕在他脑海中。

  这是一个机会。不管成不成。他都得去搏一把。市里边怕是难得打通。那就在省里边来想办法。根基薄弱了一点也没关系。只要上边有意而祁予鸿不是坚决反对。赵国栋相信这种可能性也存在。事在人为。

  关键是找谁来破这个结。

  宁法?不太好操作。宁法出面肯定没啥问题。但是宁法肯出这个面么?蔡正阳固然和自己关系莫逆。但是他也需要考虑宁法现在地处境。杨天明和宁法关系本来就有些嫌隙。只怕宁法未必愿意出这个面。这高层次上地较量碰撞。即便是一个小小地细节有时候在大人物们心中都显得十分注重。面子就代表着自尊。岂能随意为之?

  而赵国栋在这一点上也不想太为难蔡正阳。

  潘援朝?如果说潘援朝下死力气来支持自己,只怕祁予鸿也无法拒绝,但是祁予鸿和潘援朝关系相当密切,而祁予鸿心目中有自己的合适人选,只怕早就会与潘援朝就这个情况进行沟通,就算是柳道源肯替自

  圆转潘援朝也未必肯买账,毕竟潘援朝年龄将到,那么多需要考虑顾忌的了。

  除开这二人,能够起决定作用的就只有省委副书记杨天明了。

  赵国栋知道刘兆国和杨天明的老乡关系,但是刘兆国从未在他面前提及过杨天明,赵国栋也只是在和蔡、柳等人这几年的接触中隐隐听得他们偶尔提及过这个细节,不过赵国栋相信他们俩的关系肯定不是表面上所表露出来的那么平淡,刘兆国能登临安都市委政法委书记不可能没有杨天明在背后的支持。

  似乎节点就只能落在刘兆国身上了,但是刘兆国能帮自己这一把么?倒不是担心刘兆国本人会不会帮自己,赵国栋担心的是站在杨天明这个角度上,他会轻易赵国栋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一个重大缺陷,那就是虽然自己已经站在了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虽然自己在更上层都有很好的人脉关系,但是那都是无法直接决定自己命运的,在最关键的省市这两个层次对于自己来都是一个人脉断层,而这恰恰足以决定自己日后许多年的发展前景。

  如果说没有能和省里边建立起良好的关系,那还情有可原,但是在市这个层次,无论是市委书记还是市长都和自己只保持着一种纯粹的工作关系,而市委副书记还和自己有点冤冤不解的味道,处处设限,步步卡压,对于一心想要求上进的自己不能不说是一个致命失误和短板,以至于在这种情形下,竟然无法在市里边获得半点支持。

  这么一拨弄下,这常委似乎距离自己还真有些忽远忽近,难以确定了。

  乔珊一直小心的观察着这个越来越显得大气稳重的男孩子,不,现在已经不能叫做男孩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干净挺括的西装虽然在这种场合下显得与周边的氛围有些不大适宜,但是却更能显出他的气度不俗,和旁边那些个充满**或者兴奋的男人和男孩子们相比,他总是显得那样冷静而理性。

  他如约而来,然是应古小鸥的强烈要求而来,但是乔珊心中仍然有着一种混合着说不出的酸意和兴奋的快意,舞台上闪烁不定的灯光将身旁这个脸廓并不算十分英俊的男子面庞映得忽明忽暗,这让乔珊心中更生出一种莫名的期待。

  伴随着清凉的传统丝竹乐的婉悠扬,一个手持折扇的古典美女们纷纷以旗袍登场,赵国栋很容易的就在一帮子婀娜多姿的女孩子寻找到了古小鸥的身影,这丫头这两年大学里似乎个头都还在缓慢的增长着,一米七八的个头足以让她在这群新生代模特中成为者,身旁这两个女孩子两三年前都和古小鸥身高相若,但是现在已经与古小鸥有了明显差距,或许是婚血血统让古小鸥在身高上更具发展优势。

  看着古小鸥高挑健美身段被旗袍勾勒得浮凸毕现,赵国栋也忍不住有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这样的身材怎么看都更适合泳装秀,旗袍这种若隐若现的魅惑,让人根本无法把注意力放在她们的表演上,而只能落在那凹凸之处,只能勾起男人们的无限**。

  略外族血统的古小鸥在整个相当优秀的选手群中都显得格外突出,并非她的表演格外突出,而是她的外表和身材实在太出色,以至于压倒了那些本该落在她的走秀上的目光。

  赵国栋了一口气摇摇头,让旁边的乔珊也是好奇的问道:“赵哥,你觉得小鸥表现得不好么?”

  “不是不好,而是她的外表和身材太过于出色,使得她的表演就成了配衬,评委们的目光哪里还能注意到她的表演,所以无论她怎样表现,第一名都永远不会落在她头上。”赵国栋笑着道:“不是有一句话说过么?外貌太过出色的模特绝不是最好的模特,原因就在于此,模特的功能是展现你所要展示的东西,比如服装,又比如珠宝,或者汽车,都去看你本人去了,谁还注意展示物本身?”

  乔珊翘起樱唇不以为然的道:“那赵哥你的意思是人生得漂亮反而不利于她在模特行业得发展。”

  “基本原理应该是如此,当然也不失没有特例。”赵国栋耸耸肩,“如果这是一场选美大赛,我相信小鸥应该可以取得一个很好的成绩。

  ”

  不出赵国栋所料,当最令人心动的泳装秀和晚装秀结束之后,古小鸥不出所料的只获得了第三名和一个最具魅力奖项,这让古小鸥和她的同学们都大失所望,这种竟技场上,从来就没有人记得第二名,除了第一名之外,其他一切都只能湮没在配衬的绿叶之中,无论你这匹绿叶多么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