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一节 都不容易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一节 都不容易

  在一起的静静地体味着这份难得的静谧和安宁,赵动,他没有想到他一直不太在乎的这个女孩子竟然用这样深刻而又炽热的一番言语诠释了她对感情的理解领悟,敢恨敢爱,作了便作了,无惧人言,无视别人的看法,只作自己想要作的事情。

  将自己的脸伏在蓬松卷曲的栗色长中,赵国栋觉得自己心间深处的缝隙中有一股子浅浅的溪水在流动,似乎是在自己已经被功利浸润得坚如岩石的心扉中滋润熔化,让自己阔别已久的真性在慢慢复苏。

  现实如此,让人不得不将自己隐藏在冷酷的面具之后,即便是纯净如初高中时代的同学情谊都难免受到金权的腐蚀,让人不敢再相信生在身边的每一件觉得不合常理的事情。

  小鸥的个头实在太高了,赵国栋从后面搂着对方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双手在对方平坦柔软的小腹上倘佯,赵国栋直觉得一股子亲情在自己胸腔中萌芽,彷佛经历了这一晚自己和小鸥之间的关系才真正步入了一种微妙的意境中,和以往那种浑然不觉的感觉完全不同。

  “哥,其实我很自卑,从小到大,我都和别人不一样,头和别人不一样,人家是黑色的,直溜滑顺,我是栗色的,卷曲;人家眼睛黑亮,我眼眶深凹还眼珠有些泛灰;个头比同龄女孩子高,胸脯比别人大,这都让我很自卑。”古小鸥安逸的缩在赵国栋怀抱中,如梦呓般的小声呢喃,“高一的时候我甚至把我的胸用布带裹起来,勒紧,希望我能和别的女孩子一样。”

  “傻丫头,别人梦以求,你还引以为耻?”

  赵国栋温柔的抚摸着女光滑细腻的大腿。

  古小鸥的有值得傲人的资本,那对即便是徐春雁也要稍逊一筹最让赵国栋着迷的是她那修长匀称而又充满动感韵律的美腿,再完美的与那一对堪称极品的臀瓣融合在一起,赵国栋得承认,混血带来的优势的确太明显了,东方血统带来了细腻的肌肤和匀称的身段比例,而白种人血统却给她带来了修长的身材和健美的肌体,无论是还是臀瓣,她都不会像黄种人那样一旦缺乏锻炼,随着年龄增长,就会日渐下垂。

  “是啊那个时候谁又明白这些呢?而且是在江庙那个地方。”古小鸥亲昵的将自己头靠在赵国栋的肩头,“直到上了大学我才意识到同寝室的同学们是多么的羡慕我,我才能自信的挺起胸膛,嗯,也是那个时候我才敢自信的面对你。

  ”

  赵栋苦笑。拍了拍对方光滑而富有弹性地臀瓣。“我有什么好。值得你这般?难道就因为我救过你。现在可不是古时候还有无以为报以身相许这一出。”

  “嗯。怎么说呢?或许是那一次种下了一子吧。没有合适地水分和营养。它不会芽。后来你和我爸又在一起。那就是有水分滋养了。而再后来。营养就更充足了。苗芽生长就成了树木了。”古小鸥细声细气地道:“我不像别地人。心里想却又不敢去追求或就是瞻前顾。担心没有结果情。你没有尝过。你怎么知道它地甘苦?不管酸甜苦麻辣。总胜过平淡无奇地白开水!至少我爱过。而现在我还在享受着!”

  说到后面两句小鸥声也提高了许多。赵国栋唯有抱紧对方那紧实地身体于这样一个率性爽朗地女孩子。你还能要求什么?就像她自己说地那样管有缘无缘。至少她追求过享受过。有没有结果不重要。何况很多时候结果未必就像享受时地那样美好。甚至会破坏享受时地美好回忆。

  “哥。我知道你是干大事儿地。我爸就经常说起你。说你是潜龙藏于渊。一遇风云就会化龙。不关你是在政府机关里混还是商场上。你都绝对是不甘寂寞地人。所以才让我不要去和你生什么。免得伤害自己。”

  “噢?”赵国栋心中一颤。“古叔这样说?”

  “我爸还说别看赵德山和赵长川现在风光无限。那都是你打下地基础。是你在幕后策划。就像杨叔地天孚公司一样。没有你地策划。公司根本展不到这样大。嘻嘻。当然我爸也不会赚这么多钱。我爸说他这一生最大地赌注就是押在了你身上。你让他投资入股天孚公司。他听信了。”古小鸥扭过头来将脸贴在赵国栋颌下。甜蜜地道。

  赵国栋有些感慨,虽然天孚公司由于几次扩股,古志常的股份已经被摊

  多,在公司的股份也已经降到了第四位,但是经过不断兼并重组,公司资产比起当初天孚公司初建时增长何止百倍?而且公司业绩更是蒸蒸日上,在安原乃至整个中西部地区建筑行道中也是赫赫有名,加上现在天产又开始力,进入安都市的高端地产市场,规模更是惊人,古志常那二三十万入股资本早已膨胀到了数千万,如果天集团最后真的走上公开上市,无论是在国内A股还是到香港联交所上市,相信资产还会翻几滚。

  “小鸥,那是古叔夸大其词了,我不过是在杨哥公司最初成立时帮他指点了一下方向,最主要还是杨哥的经营得力,后期事实上我根本也就没有过问了,全靠杨哥一力独当一面,在建筑方面,杨哥可是行家。”赵国栋摇摇头。

  “哥,你就别谦虚了,我爸虽然不是内行,但是我爸看人很准,他说过,你不想在商场上走,那是觉得能在政府机关里作出更大的事业来,他说你日后肯定前程不可限量。”古小鸥轻轻的扭动身体,感觉到身旁男人胯下似乎又有反应,得意的又扭了扭身子,让赵国栋更决难受,“我爸让我别找你就说你是干大事儿的人,不会为了女人而停步,女人只是你身旁的过客,无论是是哪个女人想要留住你那都是徒劳。”

  赵国栋没有想到古志常居然如此深刻的剖析自己,而且还真有一点一针见血的味道。

  “小鸥,你爸真这样说?”赵国栋有些讪讪的道。

  “嗯,他说你天生是不会甘于寂寞的人,无论是哪方面。”古小鸥微微笑道,“可是我就喜欢不甘寂寞,生活若是如白开水一样平淡,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精彩和乐趣可言?何况还有其他人和我一起竞争,这更让我感到刺激。”

  赵国栋忽然想起什么似,“小鸥,我听你刚才那几话好像若有所指啊?”

  “哼,别以为得好我就不知道,我看乔珊看你的神色都不正常,你相信不相信,一会儿她若是知晓我昨晚和你呆在了一起,她肯定脸色就会相当难看,只要稍加注意观察,你就会觉察出端倪。”古小鸥得意洋洋的道:“她就是那样,口是心非,心里边分明想,但是却又不愿意承认,永远都是竞争场上的失败。”

  赵国真有些骇然了,这些女孩子为什么现在谈论起感情来就像是如家常事儿一般?

  乔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撩拨赵国栋不是不清楚,只不过连古小鸥他都不想沾染,何况关系并不算熟悉的乔珊?而且赵国栋也看出像乔珊和蓝黛一样,心计都比古小鸥要深沉许多,虽然他能够理解现实生活中挣扎的无奈,但是却下意识的有些反感。

  吃早餐时赵国栋就知道昨晚自己和小鸥的事情只怕并没有能瞒过睡在另外一房的两个女孩子,乔珊虽然神情很平静自然,但是赵国栋还是能够觉察出对方眼底深处的那份失落和不甘,而童郁的眼神完全就是闪烁不定的躲避了,反倒是小鸥倒是表现得落落大方,这让赵国栋也是有些迷惘,剪不断理还乱,自己在女人上真是有些落进去就爬不出来的感觉,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莫非那方寸之地真要成自己的软肋?

  三女都面临毕业分配,赵栋问及三女的打算,古小鸥倒是无所谓,她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自己毕业之后要干什么,模特大赛的失手让她对原本一直十分向往的职业模特生涯也失去了兴趣,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现在没考虑好,只想怎么过得愉快高兴就行。

  而乔珊和童郁两个女孩子却面临着毕业就业的难题,乔珊是安徽宿州人,也是一个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不过乔珊家境似乎还行,至于说童郁,家在南那边一个县里农村,经济条件就很差。

  赵国栋也不知道古小鸥心里怎么想,不过她却直截了当的告诉赵国栋,希望他能帮一帮乔珊和童郁,尤其是童郁,最好能够留在安都市里找个比较稳定的机关单位工作,这让赵国栋很是怀古小鸥这样作的目的是不是试探自己什么。

  不过古小鸥相当坦然纯净的目光化解了赵国栋心中的心,以古小鸥的脾性,她似乎根本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法来试探些什么,只不过在应承下来之余,她和两女之间的关系还是让赵国栋很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