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二节 出击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二节 出击

  你去找兆国,直接和他说,让他去和杨天明挑明!:思的,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背负着双手的熊正林神色肃穆,在办公室里缓缓踱着步,“你说的没错,你在市里边没有过硬的关系,祁予鸿不会考虑你,在这种位置上无论哪个市委书记都希望他自己的人上,潘援朝和祁予鸿关系很到位,一般关系很难让潘援朝点头,老柳现在只怕都不行,现在除了季成功、宁法和杨天明,潘援朝只怕连贺宁和张广澜的面子都不会买。”

  贺宁是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张广澜是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虽然在职位上高于潘援朝,但是并不分管党群组工,潘援朝可以不认这份面子。

  “熊哥,我是担心刘哥不好去和杨书记说这件事情,另外杨书记愿不愿意为这件事情去和潘援朝打招呼呢?恐怕杨书记现在也知晓祁予鸿推荐的人选,潘援朝也应该和杨书记提及过吧?”赵国栋提出自己的担心。

  “哼,这不是需要你考虑的事情,杨天明在安都也只能呆大半年了,翻了年明年全国九届人大召开,他就要走人了,就让他发挥一下余热帮帮忙吧。”熊正林大笑了起来,显得十分随便。

  赵国栋也觉察到了熊正林的改变,这一去几个月,熊正林连说话的气势也变了许多。

  赵国栋也隐约熊正林又去主持查处了几个专案南烟王案只是其中一个,曾经风光无限的烟王只落得个锒铛入狱,也是让人感慨无限。

  “杨书记要走?”赵国栋讶然。

  “他不不行啊,在省里边也任职好几年了,估摸着中央也要安排一下。”熊正林随意的道,“当然现在还说不清楚十五大过后就应该明了啦。你还是别去操心别人的事情了,先把你眼前的事情办好才是正经,这个机会很难得,省里边一旦明确要推开,只怕就来得很快,你如果不把握好,就真的可惜了,只可惜你熊哥还没有那能耐,要不也可以帮你一把。”

  “熊哥,我也道这个机会难得是这样凭空无白的去让刘哥帮忙去说和,我总觉得有些不是个事儿。”赵国栋有些苦恼的挠挠头,就算是谋官吧,也得找个合适台阶才行啊,这么着指望刘兆国两句话说和,实在也有点子儿戏一般的味道。

  熊正林笑了起来,“你小考虑得倒是挺细致,但是现在时间这么紧,你能弄出个啥招来?杨天明分管党群组工这条线小子虽然搞经济是内行,可是杨天明身份不一样,他不会下来考察经济建设,何况就算是下来,也不大可能径直走到你花林来吧?到哪儿还不得有你们市里边一帮子人围着?”

  “嗯。就是时间太紧了点。再给我半年时间。我也能干出个名堂来。到那时候也要好办得多。”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可是愁煞人了。”

  熊正林摇摇头“栋。对于宁法来说。如果他当了省委书记日后搞经济出身地干部肯定会相对得势。但是杨天明却未必事儿要因人而异。我建议你好好和刘兆国谈一谈他帮忙参考一下。看看他觉得能不能行果他都觉得很为难。那就不好操作了。如果他觉得能行。我想怎么操作他会自己斟酌。”

  刘兆国地安排地确很费了一番心思。

  杨天明脾气虽然说不上古板怪异。但是要说方正严肃只怕在省委常委中堪称第一了。就算是少言寡语地省委书记季成功都对杨天明相当敬重。而宁法虽然一直主张党政一把手要必须擅长搞经济工作。但是对于杨天明提出地干部地政治素质才是决定一地经济发展地最根本要素这一观点也十分赞同。

  杨天明有些名方和刘兆国有些类似。那就是没有什么爱好。不喝酒。不抽烟。日常爱好就是写写字。看看书。顶多也就是天气晴好地时候找个地方甩两竿子。不过他即便是去钓鱼也是独自单车简从。不要旁人陪同。最多也就是一个司机相陪。在城郊哪里找一个水库或者池塘。而且专门找那种不收费不易钓起鱼地地方一坐就是半天。倒是颇有点自得其乐地味道。

  刘兆国也和杨天明一起去钓过几次鱼,但是都被杨天明的耐性给折服了,从上午九十点钟一直坐到下午四五点,水桶里哪怕只有一两条小泥鳅他也能安之若素,彷佛本来就是来寻消遣,能不能钓上鱼倒是其次。

  刘兆国曾经邀约过他到一

  不错也比较适合钓鱼的水库去试了试,很快杨天明趣,原因无他,就是觉得那水库太容易钓起鱼来了,以至于他觉得失去了钓鱼中那份闲适放松的心境,这让刘兆国也是相当的无语。

  光荣水库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水库了,六十年代建起来的,几度修缮,曾经还有一段时间想要废弃,因为储水量小,加之堤坝也年久失修,所以县上一直将这个水库视为鸡肋,要想继续维持下去,又得投入不少花费,而你要放弃,又总觉得这样一个倒大不小的水库,哪怕是闲置在哪里也能发挥些作用,如果一旦遇上个什么天灾**,这水库也能发挥一些作用。

  不过这水库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这水库从没有干涸过,据说是因为水库底部有几处泉眼,汨汨的往外冒水,所以即便是遇上干旱,这库底也总能见着那一米半米深的清水,夏日里荷花摇曳,枝叶满湖,倒也真有一分仙境的意味,

  两部越野车缓缓的驶上水库堤坝的侧岸,这一次是赵国栋委托邱元丰帮忙找的地方,就在碧池区最边远的旮旯里,山村中,相当于密云对于北京城的概念。

  杨天明注意到了和替刘兆国开车的小伙子,一开始还以为是刘兆国的司机,但是很快他就从刘兆国和对方之间亲热随便的态度看出来这个小伙子不是司机,而且看那副气度似乎也是一政府官员干部。

  他微微蹙起眉,刘兆国清楚他的作风,这种场合下他可不喜欢外人来参加搅和,而且他也最忌会什么人在他面前献殷勤,套近乎。他清楚自己的位置,在他看来如果想要依靠私人情谊或者关系背景来谋官者,从出发点上来看就有些不大正常。只不过刘兆国还从来没有犯过他的忌讳,所以他倒也不是很在意。

  刘兆国也就是担心这一,所以他一直拿不准赵国栋该以何种方式来出现,以及介绍给杨天明,虽然赵国栋口才相当出众,但是如果给杨天明一种先入为主的概念,也许杨天明根本就不给你发挥的机会,那么这事儿就算是化了。

  赵国紧挨着杨天明下钓,面泥饵料一甩便落入水中,这已经临近初夏,气温回升很快,正是钓鲫鱼的好时节,赵国栋也不搭话,自顾自的下钓。

  杨天明也打量着赵国栋,这个小伙子看起来下钓甩竿倒像那么一回事。

  他也不太精通钓鱼,也有刻意去钻研过,加上也不太喜欢别人在钓鱼这种时候谈及工作上的事情,所以着偌大一个安原省竟也没有几个能和他一道钓鱼的,倒是刘兆国能和他凑上趣,能在一起坐一坐。

  杨天明静静的坐在享受着这份难得闲适,虽然多了一个陌生人,但是刘兆国只介绍了一下名字,没介绍他单位,杨天明也没太在意,只以为是刘兆国的朋友,所以也就安然下钓。

  湖面相当平静,天明斜靠在专用半躺椅上,这样坐着可以享受着阳光的煦暖,又可以俯瞰水面,关注钓情变化,正是修心养性的最佳方式,也可以让劳碌一周的身心得到放松。

  赵国栋也知道现在不是考虑其他的时候,杨天明脾气方正,你若是刻意结交没啥,如果太过恭谦卑微只怕让对方真的觉得自己是那种刻意媚上投机取巧者,反而不美,当然最后事情总会有揭开的时候,但是赵国栋更希望能够在之前给对方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那样即便是后面有些意外,也能让对方稍稍适应一些。

  赵国栋手腕一动,一天巴掌大小的鲫鱼顿时凌空跃出,在湖面上一阵晃荡,最终还是没有能逃脱赵国栋的魔掌。湿滑的鱼体在赵国栋巧妙的卡压下,取下鱼钩丢入桶中,这已经是赵国栋一个小时之内第四条了。

  杨天明终于有点坐不住了,“小赵,你钓鱼技术不错啊。”

  “杨书记,还行吧,不过今天这天气本来就是钓鱼的好天气,应该能上手啊,怎么没见杨书记您?”赵国栋倒也不客气。

  杨天明脸微微一热,他平时主要是以钓鱼作为一种调剂身心的方式,也是这两年才慢慢学着用这种方式来养性,要说技术,既没有时间看书,也没有机会和什么人切磋一下技艺,每一次出门垂钓,都是驾驶员替他备好饵料物件,纯粹是一种消遣,没想到却被这小伙子小小的讥刺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