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五节 舆论攻势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五节 舆论攻势


  国栋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不会因为这一次和省委面而改变,他能够感受到杨天明对自己的欣赏,但是欣赏是否就能够提升到某种程度,就算是刘兆国事后也是心中没底,只是说杨书记对自己印象不错。

  不管日后的命运会如何,摆在面前的事情照样得一件一件落实下去干起走。

  一行人望着远去的汽车,这才慢慢走回县委县府大院,“耀文,铁臣,云达,看来这件事情还得抓紧落实,西华乳业是咱们全省的乳业龙头,他们能落户必定会刺激到另一个竞争对手——伊利集团,咱们坐拥二十万亩优质牧场,能够为他们提供丰沛优质的奶资源,不怕他们不来上钩!”

  “赵书记,看来我们提前进行花西公路的准备工作的确很有前瞻性啊,如果西华乳业和伊利集团都要落户我们花林,那就算是我们县里边的草坡资源还有不少潜力可挖,但是必将乳用牛和肉用牛羊争夺草场资源的矛盾逐渐会暴露出来,但是花西公路一旦建成,整个新坪和西河县南部就连成了一片,那边自然条件和我们这边完全一样,畜牧业才起步,只要咱们好好引导一下,肯定会成为咱们县这几家企业的最忠实的原料供应地。”

  唐耀文显得格外兴奋,这西华乳业来花林是他一手引进,赵国栋虽然也起到了一定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更多的时候赵国栋已经退身幕后,顶多也就是在一些关键时候处处面表表态,这让唐耀文也终于能够得到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

  “嗯,唐县长说得,西河县那边交通不便是915国道通往他们县城的道路有基础,而且咱们又主动愿意承担咱们县境内这一段道路的建设,他们怎么会不来劲儿?”

  黄铁臣分管农业之后也兢兢业业,几乎整天都在乡下跑动国栋给他提出的关于花林县农业产业化发展的这个大课题让他既感到压力又有些兴奋,尤其是这个课题是与安原大学联合推进,安原大学也把这个课题当作一个实验作品来作,县里和安原大学配合得也不错,甚至还专门拨出五万块钱用于这个课题的调研经费。

  “这条路一修通,事实上也就相当于咱们花林县把西河县向咱们花林拉近了一步,也相当于把西河县从通城市拉远了一步,通城对于西河县的吸引力又被咱们花林这一手给削弱了不少。”霍云达思绪显然是追随着赵国栋的意图,“越是这样河的资源就越能为我们花林所用,事实上我们也就剥夺了西河那边吸引加工企业落户他们西河县的机会,只不过西河县那边现在尚未察觉罢了。”

  “西河方面就是觉察也没选择。通城市距离西河县城七十多公里,中间还隔着一个普罗县,而普罗县和西河县经济状况现在都和咱们宁陵这边的苍化差不多,可以说咱们花林对于他们的吸引力可要大多了。”赵国栋一边走一边道:“行政管辖权固然对经济吸引力有一定制约作用是那也只是一定程度的,超过了一定限度,经济就会挣脱这个束缚,投向最能让它产生效益的地方。”

  “西华乳业提出的这种公司加农户方式很有吸引力,这不但可以给农户带来稳定可靠的收入,而且也能为这些奶制品企业提供稳定的原料来源方各取所需,这种方式在农产品加工类企业中相当流行。”霍云达思索着道,“提前签署合同约定,也可以避免双方市场风险过大。”

  “嗯。今年咱们争取打一个翻身仗年咱们比奎阳差一点。今年奎阳上了一个大项目只怕又得和咱们把距离拉大咱们也得把曹集和土城两县给撂下!”赵国栋信心十足。“GDP前三甲是咱们地最低目标另一个指标就是咱们地农民纯收入增幅要继续保持全市第一名。而且要争取把第二名甩开!”

  “这应该不是问题农民纯收增幅咱们县这两年都一直是第一名。而且去年把第二名曹集县甩开一大截。至于GDP前三甲。曹集去年也只比我们高出六千多万。我觉得按照我们县今年地增速。应该可以超越他们才是。”唐耀文也是对这些数据了如指掌。虽然去年他还没有来。但是今年各种指标每个季度都要考核评比。他当县长自然不敢轻忽。

  “嗯。耀文。铁臣。省电视台做地那一个农业问题专访电视片。今天就要到市里。估计明天就要到咱们花林。你们都准备好了吧?这是一次难得地机会。耀文。你重点要介绍咱们县整个农业和农村工作地布局和设想。另外提一提咱们县里针对农民劳动力地职业培训计划。花林二中改为职业中学地计划市里边已经批复了。日后将作为我县一个职教基地。也是农民技能培训中心。这一点一定要提

  “铁臣。你陪他们采访。中间可能也要采访你。你就主要介绍我们如何因地制宜。在省科委和省农业厅地帮助下。实现高校和地方对口帮扶。帮助我们发展特色产业。实现农民脱贫致富。”

  “另外。下个星期《人民日报》驻安都记者站两位记者朋友可能要到我们花林县调研采访我们花林县农业产业化发展状况。省委宣传部蒋部长推荐了我们花林县地农业产业化发展很有特色。所以耀文和云达你们两位要负责接待好。陪同他们重点到大华、三叶、陈氏集团以及裕泰河口茶厂参观。另外让宣传部和县府办把各种资料也要准备齐全。以备需要。”

  “赵书记。最好还是你来”唐耀文心中一动。这可是难得地露脸机会。县委书记理所当然应该是接受采访者。

  “耀文,我们原来就说好的,如果是来采访大政方针作风建设,我当然要接受,经济工作主要还是政府方面在作,你是县长,铁臣和云达他们俩位是分管副县长,这是你们的份内工作,能够得到上面的肯定,我们大伙儿脸上都有光彩啊。”赵国栋笑着摆摆手。

  蒋蕴华的确很忙,这两波宣传都是他一手安排的,这让赵国栋很是感激,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宣传也就代表了某种风向,虽然未必能起决定因素,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影响领导们的心理因素,精于此道的蒋蕴华当然清楚。

  “老祁,改天我们几个县的部想来你们宁陵取取经,怎么样?”刚刚散会走出省委小礼堂的祁予鸿从背后被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叫住了。

  “哟,沈书记,这话不是寒碜我么?我们宁陵能有什么值得你们学习的?要说学也该我们宁陵到你们蓝山来学才对。”祁予鸿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沈国华,蓝山市委书记。

  “老祁,我是说真的,你也别我面前装,前些日子安原电视台的《聚焦农业》专题片花了足足二十五分钟播放在你们花林县的采访,你们花林县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搞得很好啊,粮食生产总值只占到你们农业产值的百分之三十不到了,行啊,老祁,你们这一步可是迈到全省前面去了。”沈国华顺手将包递给一路小跑过来的秘书,然后摸出烟给祁予鸿递过一支,“今天《人民日报》又报道了你们花林农业产业化发展走出新路子,嘿嘿,季书记和宁省长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啊。”

  祁予鸿怔了一怔,安原电视台的《聚农业》专题片他知道,在宁陵采访的事情他也知道,毛萍和他专门汇报过,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主打对象是花林,像传统农业大县曹集和土城却没有上榜,这倒是有些令人惊讶。

  沈国华倒是有注意到祁予鸿的神色,自顾自的道:“我们蓝山在这方面有些滞后了,我们分管的副市长打算带上我们那边几个县的县长过来看一看,到时候还请祁书记给予支持。”

  “沈书记见外了,能得兄弟市导的传经送宝,我们宁陵市扫榻以待啊。”祁予鸿一怔之后就反应了过来,满口应承下来。

  正说间,祁予鸿秘书也是小跑过来,把电话递给祁予鸿,“祁书记,秦省长秘书电话要您会议结束之后去秦省长办公室一趟。”

  “瞧,老祁,领导召见肯定是好事啊,听说中央现在对农业越来越重视,秦省长前些日子在我们那边视察工作时不看工业专看农村和农业,嘿嘿,和中央要保持高度一致啊。”沈国华和祁予鸿一边握手道别,一边道:“老祁,有空也来我们蓝山坐坐。”

  目送沈国华离开,祁予鸿心中却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花林农业产业调整是搞得不错他知道,正巧又碰上上边看重农村农业工作,一下子就把花林推上了聚光灯下,这本是好事,不过正好处在这个骨节眼上,这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