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九节 骚包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八十九节 骚包

  祝“兰溪御苑”正式开盘的酒会显得很低调,项目意保持了神秘的风格,这反而造成了项目遭遇热捧,这个项目延续了“梅江明珠”一二期的火爆,甚至犹有过之,只不过在针对层面上有所差异。

  如果说“梅江明珠”一二期针对的是国内富人阶层,那么“兰溪御苑”则主要是针对以安都市为主的省内富裕阶层了。

  销售的火爆情况连赵国栋都不得不承认至少目前,亚洲金融风暴的气息还没有让国内寻常人们感受到其中的杀伤力,除了专业人士注意到泰国国内汇市上泰铢的剧烈波动和泰国政府不断用他们那点可怜的外汇储备企图干预市场之外,其他人都还沉浸在对香港回收的期待之中,而国内一片大好的形势也让人们对经济预期更高。

  天孚地产的另一个在建项目“溪畔逸景”将在七月一日开盘,用以庆贺香港的回归,相隔两个月时间,正好也可以延续天孚地产掀起的这一波风暴。

  赵国栋端起酒杯随意的在文华大酒店这个冷餐厅中游荡,无论是杨天培还是乔辉,抑或是许明远,这个时候都显得十分忙碌,被选出来的客户代表,抽中奖的幸运客户,加上安都市政府、国土、建设、税务、工商、物价、电业、供气、供水单位的一些负责人们,将整个酒会也弄得热热闹闹。

  “忙完了?”看见许终于从人群中钻出来来到露台上,赵国栋端起酒杯淡淡的笑道:“有时候觉得你们的工作更富有创造性,至少可以亲眼看到一幢幢楼房拔地而起,就像是一个个孩子被自己抚养大,然后把它们贡献出去,让它们成为有用之才。”

  “呵呵,国栋,你若是真的有来我想杨总怕是要敞开双臂欢迎吧?”许明远叹了一口气“到今天我才是真正松了一口气。”

  “噢,销售很好?”国栋面露浅笑。

  许明远瞪了一眼赵国栋,咬牙切的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儿?都是你给杨总和辉哥他们吓唬的,让杨总和辉哥对市场前景都有些担心尤其是辉哥,更是一直嘀咕着别销售疲软回款不畅那就麻烦了,今年公司下一步计划可都盯着这今年第一炮呢。

  ”

  “哼那是为你们好。敲警钟。提醒你们别得意忘形。以为能造出好房子就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一定能大受欢迎。看看吧过了这几个月。你们就会想起我说过地话。”赵国栋漫不经心地道。

  “得国栋。你就别这么乌鸦嘴了行不?我算怕了。再向好地形势都能被你给咒得跨下来好这一次咱们这个项目地销售不像你所说地那样。要不我真要找你生事儿。”许明远呲牙咧嘴地道。

  “唔看样卖得挺好?”赵国栋看许明远那副模样就知道项目销售肯定不错。

  “还行吧。三天两天已经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了是现款现货。”许明远压低声音。“剩下地十多二十套估计一个星期下来也就所剩无几了实在出手不了地。就算做公司地单身公寓吧。”

  赵国栋吃了一惊。百分之九十?!这个不是一个小数目。这年头可不比十年后国民地那股子疯狂劲儿。在福利房尚未取消地情况下。房地产项目针对地消费群体要狭窄得多。虽然“兰溪御苑”这个项目针对地是高端群体。在消费能力上没有太大问题。但是毕竟这个群体数量有限。能一下子出手百分之九十。这就让赵国栋真地觉得有些意外了。

  “如果能一下子出手百分之九十。那这个项目就算是成功了。”赵国栋沉吟道:“看样子‘溪畔逸景’也不会差太多。不过明远。过了今年明年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过了。‘溪畔逸景’还是得抓紧销售。明年不是盖房卖房地好时机。但却是拿地地最好时机。同时也是大鱼吃小鱼地最佳时机。到时候就看谁地资金充足了。”

  “这么说你还是认定明年会不景气?”许明远也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杨天培和乔辉的观点,对于他来说今年经济仍然是一片向好之势,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利风向,但是赵国栋的态度很明确,而杨、乔二人又对赵国栋的眼光推崇备至,所以他也就不敢小觑年龄虽轻的赵国栋,明年真如赵国栋所预测的那样经济滑坡,消费紧缩,那对于房地产行业不是一个好消息。

  “怎么,明远,有些担心?”赵国栋笑问。

  “能不担心么?这房地产行业现在本来就不好做

  起市场不容易,如果一旦经济滑坡,这市场萧条,子再好,谁来买?”许明远叹了一口气。

  “经济滑坡不一定是坏事,你难受,别人也一样难受,一句话,保持快进快出,项目一出来,立即销售出手,保持回款的顺畅,尽量不积压,另外在资金上保持充裕,明年对于别的企业来说也许很难熬,但没准儿就是天孚的机会,我听说华茂集团的几个楼盘销售状况不佳,而他们又从市政府那边拿了不少好的地块,连培哥和辉哥都有些眼红,不过他们这几块的土地出让金却还没有支付,嘿嘿,看吧,保不准明年华茂集团就要遇上麻烦。”

  赵国栋一直关注着安度房地产市场的展,华茂集团是安都市房地产行业的三巨头中的老大,而天孚地产还只能算安度房地产市场上的小字辈,虽然这两年连续力出了几个精品楼盘,但是一来主要集中在高端楼盘上,二来“梅江明珠”的客户也只要是来自全国各地,安都本地人并不算多,所以虽然让人眼红,但是却并没有对华茂集团这些原有老房地产企业造成太大冲击,直到这“兰溪御苑”出场亮相才算是真正对华茂集团这些老牌企业构成了一定冲击。

  不过即将到来的寒潮会很快让这些房地产企业感觉到冬天的降临,拿地,即便是协议拿地,毕竟是在安都市区内,每一块那都是需要付出真金白银的,银行的贷款也是要付利息的,在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冒然拿地,那就太不明智了。

  杨天培终于空闲下来了,快步走到赵国栋面前,笑着晃了晃手中的水瓶,玻璃瓶装的矿泉水,“长白圣水”几个小字下边是“核心菁华泉”几个赫然在目的隶体字,“国栋,知道么?这文华酒店里这玩意儿卖多少钱一瓶?”

  “多少?十五,还是八?”赵国栋装傻。

  “嘿嘿,二十元人民币,可真把钱当钱啊,一瓶水二十元,都快赶上一瓶中档酒了,这个世界真是疯狂,而疯狂的制造就是你!”杨天培喟然叹道,“我这个时候才明白你为啥要一力支持长川他们要在陆家嘴修这幢大厦了,那是钱赚得太多,没地方用,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骚包了!”

  “骚包?唔,这个儿用得挺准确,不知道这‘梅江明珠’一期连着二期,推介会也要开到北京上海去,还故作神秘的搞点什么看房包机票,瞧瞧,这不,买房就买房了呗,还要抽奖送什么港澳几日游,呵呵,这是谁在骚包?”赵国栋笑着反击,“我想这种骚包方式不比这二十元一瓶的矿泉水和陆家嘴三十八层大楼程度差多少吧?”

  “你小子还真会挖苦人啊,不过这骚包方式和我无关,那是乔辉和许明远搞的,我只管结果。”杨天培摊摊手笑道:“邓公曾经说过,不管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我这也一样,不管采用什么方式,只要你能把房子卖出去,卖个好价钱,那就是成功!”

  “那长川他们不也一样?管你用啥噱头把一元两元钱一瓶的矿泉水能卖到十元二十元一瓶,只要受欢迎,受追捧,那就是本事,那就是成功!”赵国栋一样耸耸肩笑道。

  “嘿,都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但是商场上却只能以成败来论英雄啊。”杨天培颇有感触的道,“国栋,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啥事情?”

  “嗯,沧浪厦那边怎样?”赵国栋点点头。

  “很顺利,地下三层,现在打基础是最关键的时候,所以我这一段时间都不敢离开,地下基础打好了,我也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培哥,省里边有意要同时开建几条高速公路,安、安湘、陕安高速,坐拥主场之利,培哥,这种好事可不能放过啊。”赵国栋也是专门为此事来告知杨天培,现在建筑行业的利润率不比十年后,相对于房地产行业来说,效益都要好许多,而高速公路建设更是建筑单位们的争抢的肥肉。

  “噢?”杨天培眼睛一亮,“三条高速公路要同时开建?这么大的手笔,省里边能承受得起?资金会不会跟不上?”

  “跟不上也有省政府在背后扛着,还会跑得了?”赵国栋轻笑,“真要拿不到钱,就凭省政府欠你钱,你在银行里贷款那也是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