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九十节 高山仰止

第七卷 海阔鱼跃 第九十节 高山仰止


  这倒也是,不过本省高速公路建设咱们天孚还从没估计困难不小。”杨天培沉吟了一下之后才又道:“我们天建筑和市里边打交道时间多一些,和省里边却没有什么往来。”

  “培哥,现在宁省长在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不是曾经视察过你们天建筑公司么?而且你们接管了市九建司和五建司,替安都市接下这么大两个包袱,宁省长不会不清楚吧?宁省长从沿海那边过来,对于私营企业不像有些领导有歧视心理,我觉得你可以以天孚集团的老总身份光明正大的拜访宁省长,以他安原省辖下的私营企业主名义请求省里在进行高速公路建设招标时,给予私营企业一个相对公正的环境。”赵国栋一边思索一边缓缓的道。

  “你觉得这有用?”杨天培有些疑惑的道,如果不是知道赵国栋不会在这些问题上开玩笑,他真要怀对方是要拿自己开涮。

  “培哥,去一趟又不会少一根毫毛,给领导加深印象也好啊。何况像天孚集团这样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私营企业在全省也有一定的知名度,每年向国家缴纳的税收是多少,替政府解决的下岗职工是多少,这些问题是省领导最关注的热点,五建司和九建司这两个濒临破产的市属企业都是宁省长在担任市委书记时候接下的,我想他应该有些印象,你只要光明正大的去见他,提出的要求既合理又合法,他凭什么不支持?就算是没有实质性的支持,在口头上呼吁一下予形势上的支持,总可以吧?这种事情往往是你不去争取那就没戏,你争取了,总算是聊胜于无!”

  赵国栋不赞同杨天培的观点民营企业家们总是爱走两个极端么就是根本不和政府打交道,全凭自己的能力本事去打天下,觉得政府官员都是一帮只会收刮民脂民膏的官僚,而且天下乌鸦一般黑,层层机关各个部门都一样政府部门敬而远之;要么就是视政府干部为可以拖下水的蛀虫,千方百计腐蚀干部与政府打交道视为权钱交易的唯一出路,但实际上往往是前者丧失了很多本可以利用的机会,而后者则是事发之前盛极一时,一旦东窗事发就是拖累一大帮领导干部锒铛入狱,而企业因此一蹶不振。

  杨天培的观点有些倾向于前者,但是搞建筑这一行你不可避免要和政府部门打交道所以杨天培也是尽量采取不给政府打麻烦的策略,而政府方面安排的事情也是尽可能的接下。在赵国栋看来固然能够赢得政府的好感,但是如果说你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情况下都不能为自己企业争取应得的支持和政策就只能说是太迂了,甚至可能会被被人视为冤大头。

  “唔国栋,你的观点有些道理,看来我原来的想法有些太方正了,这年头在法律法规范围之内,还是应当把政策用足,咱们天集团每年也算是替社会做了不少贡献,就算是修建这些高速公路也是替省里边做贡献,没理由连同等待遇都获得不了吧?我准备和市里分管领导接触一下,请市里边也帮着吆喝吆喝。”杨天培点点头。

  “对,姚市长和宁省长关系不错,虽然宁省长到省里去了,我看他们之间的香火情还是保留着的,你可以重点找一找姚市长,请他帮忙转达一下希望,另外再直接找一找宁省长。”赵国栋赞同,“我估计随着经济形势滑坡,国家会出台一系列刺激经济拉动内需的政策,基础设施建设将是重中之重,以宁省长的风格,这三条公路的规划只怕都会走到前头,届时安原这三条公路估计都会获得国家财政方面的支持,我估摸这三条路投资下来就是两三百个亿吧?天孚建筑公司在其中拿下几个标段,完成一二十个亿产值也在情理之中吧?”

  “三条高速公路里程在安原境内的里程都要超过七百公里,静态投资都要在一百八十个亿以上,动态投资估计要到二百五十个亿以上,这样大一笔投资当然不可能是省里边一家来承担吧?”杨天培也在琢磨,“如果按你所说中央要出台拉动内需的政策,那么在资金上估计也会要给予支持,到时候安原可能也会沾光吧?”

  “嗯,这是必然的,现在虽然情势还不明朗,但是我估计宁省长是等不到中央政策出台之后才会行动起来,我估摸着他可能会先期启动一些对于安原省内至关重要的路段建设,如果中央政策和资金下来,他再借势扩大投入规模,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推进交通建设,拉动

  展。”赵国栋咂咂嘴。细细品味道:“培哥。工作公司在外省已经有丰富地高速公路建设经验。回本省报效本省人民也是情理之中。抢先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很有必要。”

  “放心。国栋。现在我担心地是没活儿干。不是担心没有人手!这两年兼并了九建司和五建司。这两家都是一级工民建地资质。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都相对充足。经验也有。就是体制僵化。加上经营不善。奖惩机制流于形式。我这边一上手。那就是打乱重来。我不看你以前如何如何。只看你现在能干什么。愿不愿意干。能干又愿意干。那就没说地。有你地位置。不愿意干。干不了。对不起。那你就只能当咱们天集团地一个小股东。拿好你地股份。等着年底分红。不能因为你个人而损害所有股东利益不是?”

  杨天培对于这方面确实相当自信。“我这边都是和效益挂钩。外出干活儿。出门在外。肯定辛苦。但是工资奖金津贴就不会少你地。去上海建设沧浪大厦。都知道辛苦。但谁都愿意去干。为啥?能挣钱啊。就拿他们地话来说。上班就是干啥?就是来挣钱地。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早上一杯茶。下午一张报纸。轻松是轻松了。一个月给你拿一两百块钱你干么?”

  赵国栋也是很久没有和杨天培这样痛痛快快地聊聊了。这一段时间都泡在县里工作上。脑袋都有些固定模式化了。现在回到安都之后。思路也要开阔得多了。

  乔辉也终于从人堆中挣脱出来。走了过来。

  虽然没有在天中挂名。但是无论是天孚建筑和天孚地产。乔辉都是鼓足了一股子劲儿帮忙拾掇。天筑地项目谈判和收款联系。天产地拿地和拆迁。这些活计都毫无例外地落在了乔辉身上。拿乔辉自己地话来说。自己这后半辈子怕是都要被这天孚集团给折腾了。反倒是自己独家经营地加油站和加气站倒全数扔给了大丰接手。这样也好。也算是把大丰给拴着。让他没时间去和他那群狐朋狗友鬼混。

  三人的话题很快就回到年经济走势问题和天孚集团的发展方略上,赵国栋相当肯定的告诉二人,出口下滑,经济紧缩,国家必定会出台政策来应对,扩大内需,拉动经济,这两条是必然选择。

  在基础设施:上加大投入对于天孚建筑相当有利,而房地产行业政策也会很快明朗化,但是这一两年这怕房地产行业将会进入一个寒冬期,也是一个洗牌期,而能够在这一轮洗牌期中活下来的,都将是日后的得利者,而能借这个机会大鱼吃小鱼趁机壮大者,日后必定就是这个行业的大鳄巨头。

  赵国栋给天集团确的策略就是,建筑方面大规模出击,尽可能扩大业务量,壮大企业规模,尤其是在高速公路这样的政府项目上更是要加大力度进入,房地产这边则在业务上收缩,不宜上大项目,主要把精力放在拿地囤地上,积蓄实力等待时机,等待房地产井喷时期的到来。

  其免不了谈及沧浪集团的发展轨迹,乔辉也已经知晓了沧浪集团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事实上这种事情赵国栋也没有打算瞒乔辉,赵望作为天集团最大股东和乔辉这个第四大股东不可能不认识,而这个几乎从没有露过面的第一大股东是何许人要想瞒过乔辉也说不过去,那么赵国栋这个隐身背后的人也就呼之欲出了。

  乔辉对于赵国栋的感觉只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了,高山仰止。

  他他时还是在乡下派出所混的小民警,几年下来,沧浪集团已经是国内矿泉水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连娃哈哈、乐百氏这沿海的两大水业巨头都被踩在了脚下,而沧浪集团居然是赵国栋指点他两个兄弟白造,而自己入股的天孚集团已经是安原省内私营企业中赫赫有名的建筑巨头,并且大力进军房地产市场,整个集团职工数千人,资产更是数以亿计,而第一大股东赫然是赵国栋那从未露过面的父亲。

  所以这一切都是一个年仅二十七岁的年轻人一手缔造,而这还不算他本人已经是一县县委书记!他缔造这一切也同样与他担任的职务毫无瓜葛,拿杨天培的话来说,如果说赵国栋肯放弃公职的话,只怕沧浪集团和天集团的发展还要更可观。